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1章 茅山涉险

作者:云中岳

四更天,全庄声息全无,不见灯火,没听到犬吠,因为所有的大都被拴在屋内了。

庄外共有十六处秘道出口,那是必要时用来激杀从庄内进出的人的通道,皆建在桑林内,外人不可能发现。

永旭从庄东北绕至庄西南,蛇行鹭伏有如幽灵幻影,一步一停耳目并用,搜遍每一处可供藏身能监视庄内动静的地区,尤其留意各处秘道出口有没有人进出。

依他的估计,前来监视的人不需要在庄外潜伏,地底九宫地道如蛛网,九间秘室皆可防身,来人只需潜人秘室,与留在庄内的人通信息,可说万分安全。但为兔白天被社出,因此天明以前必须撤出庄外。

终于,他到了庄西的桑林。

他伏在一株桑树下,运用耳力凝神静听,林下黑暗,星月无光,黑得伸手几乎不见五指,视力不及两丈,唯一可靠的是听觉。

久久,他蛰伏不动,像一头伺鼠的猫,极有耐心地留意四周的声响。

他移动了,慢慢地长身而起,慢慢地探出第一步。

林下生长了不少野草,枯枝败叶从不清扫,人畜行走其间,绝难避免发出声响,这也是防敌潜伏的方法之一,潜伏的暗哨可以及早发现接近的人。

他探出的脚步十分细心,脚掌缓缓踏实,声响减少至即使在丈内也不易听到的地步,然后方重心前移,再慢慢探出第二步。

第五步,已接近前面的一株桑树。

左侧方传来轻微的沙沙声,有物移动。听声源,相距约在三丈左右。

他并不急于隐起身形,急速的移动极易暴露自己。他屹立不动,甚至连头部也不转动分毫,仅利用眼角余光向声源传来处搜视,听力已发挥至极限。

他明白了,是秘道口的地面正向下沉落,缓缓地沉下丈余,即将有人出来了。

他当机立断,迅疾地向下一伏,前移丈余。

沉落声静止,两个黑影向上跃升,站在坑口举目四顾,久久不曾移动。

“我走了,切记设法套他们的口风,明晚我再来。”一个黑影低声向同伴说。

“好的,属下当设法套出他们的口风来。”另一个黑影也用极低的声音回话。

“哦!长上,属下曾听到天外流云徐禄,向周小辈说无法查出傅姑娘与什么杨总管的去向,说他们午前确是向天生桥胭脂网方向走的,但经查遍沿岸船家,发现他们并未在船下放南京,甚至不曾到过河边。人从何处失踪的,迄今仍是一个谜。长上,傅姑娘与什么杨总管……”

“这件事你不必打听。”第一个黑影急急阻止对方往下说。

“是,属下不过问就是。”

“难怪你起疑,这件事只有庄主几个人知道,事涉机密,不相干的事不要打听。”

墓地,身侧传来清晰的语音:“那么,你是知道此中机密的人了,妙极!”

两黑影骇然转身,看到丈外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,不约而同两面一分,向外飞掠而走。第一名黑影一掠两丈,因为前面有树相阻,不能全力掠走,身形左移。

“砰!”有重物倒地声入耳。黑影无暇判别何物倒地,继续逃走。

刚纵出桑林,奔人田影,语音起自耳后:“向林外空旷处逃命,你如不是自负就是白痴。”

黑影大骇,向侧急闪。

没见到有人追过头,却感到背部一震,笑声人耳,似乎发自耳畔。

黑影更是震惊,本能地身形急转,并伸手拔系在背部的单刀,因为已看到眼前有人影出现。

糟透了,刀不在鞘,手一把抓空。

而那位黑影却站在丈外,右手轻拂着原属于他的单刀。

“上!”黑影沉叱,没有刀便用掌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急进两步招发现掌,一掌向追踪的高大黑影攻去,用的赫然是劈空掌力,潜劲山涌。

追踪的黑影是永旭,不闪不避,右手的单刀突然平举,冲破劈室内劲的气流呼啸声刺耳,刀光不偏不倚,恰好对正拍来的掌。l’。

黑影知道碰上了硬对头,百忙中收掌,左生跟着吐出,金插手抢攻永旭的腹助要害。

永旭单刀一沉,“力划鸿沟”猛削对方的防脉。

黑夜中视界不良,招式收发全凭经验,招一发便决定了胜负,没有变招的可能了。

“噗!”单刀击中了黑影的左手腕。

黑影被震得倒飘八尺,手抬不起来了。

永旭仍在原地屹立,轻拂着单刀说:“刚才是用刀背,因为在下不想太早砍下你的手掌。”

黑影知道要糟,向侧一跃两丈余,轻功提纵术将臻化境,原地一跃两丈余,当有二十年以上的火候。

可是,刚单足沾地尚未再次跃起,永旭已如影附形跟到,笑说:“你的腿劲不错!”

刀尖已光临大腿,跃起必定丢腿。黑影大喝一声,“神龙摆尾”反拍即将及体的单刀。

“叭!”掌拍中单刀的侧面。

可是,单刀仅偏了三两寸,锋尖仍然挺进,无情地刺人右腿侧,护体气功挡不住以内力御使的单刀,双方的气功修为相差甚远,锋尖人体三寸左右,贴骨而过创口不小,力道甚猛。

“哎……呀!”黑影惊叫,扭身急退。

永旭丢掉单刀,一闪即至;右掌急扬,噗一声响,一掌劈在黑影的左耳门上,力道恰到好处。

黑影应掌昏厥,人尚未倒下,便被永旭抓住了。

永旭挟起黑影,远至田野一无遮掩地带,估计附近不可能有人藏匿,方将人放下,先在附近转了一圈,证实田野附近的确没有人潜伏,方回到原处。

一颗安神丹人腹,耳门亦在巧手的推拿下复原,黑影呼出两口长气,知觉渐复。

永旭平静低柔的语音,直送人黑影的耳中:“长上,庄主目下在何处暂避?”

黑影脸上的肌肉抽搐片刻,用不稳定的嗓音回答:“赶往茅山去了,那儿出了纵漏?”

“出了什么纰漏?”

“香海宫主跟踪浊世狂客,竟然未被发觉,几乎被她发现香堂所在地。千幻剑父子,也在南京钉上了毒王。大魔九现云龙更可恶,竟然潜伏在小茅峰与五云峰附近。因此,庄主奉召赶往布置提防意外。”

永旭心中狂喜,但语音未变:“庄主奉谁之召?”

“我不清楚,好像就是上次与姬家父子同来的人。”

“长上,你说过香堂。”

“是的,但我不太清楚,只有庄主父子知道。”

“那人是不是顺天王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香堂在何处?”

“庄主没说,大概在茅山附近。”

“那傅姑娘与杨总管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那杨总管便是上次与姬家父子同来的人。为了除去乾坤双绝刀,特地从香堂赶来的,没想到恰好碰上周小辈闹事。”

“他为何走了?”永旭屏息着问。

“接到香堂传来的紧急讯息,所以急急走了。要庄主觅机摆脱周小辈的纠缠,赶往香堂策应。”

“那人的功力,似乎不比周小辈强。”

“不见得。据庄主说,为恐暴露身份,不得不用普通的武功对付周小辈,真要到了生死关头,周小辈难逃一死,至少也彼此胜负难料。”

“为何不利用乾坤双绝刀来对付周小辈?”

“据庄主说,周小辈是讨消息来的,如让他与乾坤双绝刀打交道,岂不弄巧反拙,因此绝不允许他们与周小辈打交道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那毒无常交给周小辈,岂不失策?”

“那也是无法可施无可奈何的事,不将人交出,庄主就脱不了身。同时,毒无常不会招供,他这人不怕死,周小辈问不出什么来。庄主对毒无常不招出泄底的事,极感不安,这个可恶的东西,早晚会被查出来的。庄主认为这人必定是本庄吃里执外的混帐东西,很可能是内庄的弟兄,他逃不掉的。”

“庄主定哪一条路去香堂?”

“大概是绕漂阳的上桥镇走的,绕远些才安全。”

“庄内的信息,传至何处?”

“传至洪蓝市秘站,等庄主返回后再处理?”

“你这就回洪蓝市?”

“不,没有重大的变故,不必传讯,明晚我再来。”

永旭一掌拍破了黑影的天灵盖,将尸体塞在田里,匆匆回庄。

已经是破晓时分,庄了替他们准备洗漱物件。

永旭的邻房住着北丐,他一面洗漱,一面看着房门大声向邻房说:“花子前辈,今后行止如何?”

北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,一面洗脸一面说:“绝笔生花已经逃掉了,你不是要去见冷姑娘吗?”

他已洗漱停当,佩上剑和百宝囊,说:“冷姑娘的事,以后再说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小可打算向西追寻绝笔生花,他可能躲到石臼湖去了,他逃不掉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早膳后出庄再说,到河边先问问。”

替他们送茶水的人川流不息,北丐这老江湖大概有点醒悟,不再追根究底。

大魔派来与永旭联络的徐兄,就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天外流云徐禄。

徐禄为人机警,是个可独当一面的老江湖,所召来的十余位朋友,全是一些经验丰富的鬼精灵,连深水地方的泼皮地根,也无法查出他们的底细行踪。甚至绝笔生花那些化身有术的高手党羽,也控制不了他们的行动,他们依然往来自如。

天外流云知道永旭必定另有用意,在众人离庄之前,便派人封锁庄四周,禁止留在庄中的人出人。

在庄南的店旁林子里,众人席地而坐。

永旭将得来的口供概略地说了,最后不胜惋惜地说。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那杨总告很可能是顺天王,傅依依必定是灵狐郭慧娘,我真糊涂,失去大好的机会了。”

鬼见愁忧形于色,不安地说:“如果是他,那就麻烦了。这么说来,我和威兄追查教匪的事,必定与顺天王有关了。”

永旭语气极为肯定地说。“岂只是有关而已?如果我所料不差,上次与姬家父子经过此地,曾在金坛逗留两日,必定与茅山某一秘密教匪有所接触,取得了某项协议,顺天王投奔江西宁王府落空,不逃回四川反而往下走,显然已决定在南京发展他的潜势力,进可取得南京挥军北上,退可与江西宁王府结盟策应宁王北上先占半壁江山。”

鬼见愁大惊失色,骇然说:“我得赶回南京,把人全调到茅山附近加紧侦查,以便及早消再这滔天大祸。”

永旭苦笑,说:“你的人恐怕还未动身,他们使先躲起来了,我敢保证那所谓香堂的中枢要地,决不在茅山那几座富观中,主持人必定是当地的达官贵人土豪络绅,抓不住确证,你根本无奈他何。像瑞桑庄目下的情势一样,如果绝笔生花不是为了到香堂策应,他在庄中派人去把县太爷请来,请教,你能不乖乖溜之大吉吗?像这种情势,也只有像我这种江湖亡命,才能克制他。”

“依你之意……”

“你和威大人最好在外围大散谣言。让他们疑神疑鬼,等于是替我拉住他的后腿,让我乘机对付他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,我依你。”

“还有。”永旭拍拍天外流云的肩膀:“徐兄,你赶快通知大魔欧阳前辈,请他不要何得太紧,须防他们情急反团,只要虚张声势便可,让他们忽略了欧阳前辈,他们便可放心与我周旋了。欧阳前辈能否与千幻剑取得联实?”

“应该没有问题。”天外流云拍拍胸膛说。

“那么,请转告千幻剑,静候我的消息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恐怕对付不了顺天王的剑阵,但有千幻剑两位公子联手,便可稳操胜算。”永旭欣然说。

“好,我会把你的意思带到。”

“冷姑娘方面,也请转告一声。”

“她目下在欧阳老兄身边。”天外流云说。

“她所获的消息定然是姬家父子在金坛活动的情形,请她替我留意灵狐郭慧娘的动静。也许灵狐会重雄故技再设法控制她,利用她再来对付我,请她务必小心在意,提防意外。”

“你要她接近灵狐?”

“不,这太冒险,她不认识灵狐,敌暗她明,怎可自陷困境?灵狐会设法找她的,只要她小心应付便可。”

北丐接口说:“说了半天,你自己呢?”

永旭虎目中冷电四射,哼了一声说:“按口供推测,那疑是顺天王的杨总管是绕江宁镇而返回茅山香堂的,这时该已到达了。而绝笔生花与扮傅依依的灵狐,却是绕深阳走的,他们只能夜间赶路,这时可能仍在深阳附近,我从东面抄捷径堵截,半途如能追及,他们便会将我弓侄香堂。”

“你……你知道风险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茅山涉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