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2章 松林恶斗

作者:云中岳

他也从青松老道的口中,猜出顺天王与此地的主持人清尘道长,仍无主从名份。

按理,顺天王功臻化境,宇内罕逢敌手,曾经率军数十万,称王道霸叱咤风云,虽则兵败亡命,但声威犹在,不可能降尊纤贵听命于清尘道长。

而清尘道长在茅山的潜力十分庞大,根深蒂固赫然领抽群伦,也不会接受顺天王的领导,决不至于将领袖的宝座供手让人,大权旁落乃是大忌,清尘道长决不是胸无城府四肢发达心智不全的人。

他不住寻思对策,详加分析之后,决定了空前大胆的行动计划。

目前,他掌握的优势是顺天王到达的风声已经传出,清尘道长当然知道鬼见愁与戚报应为何而来。

连宁王都不敢收藏顺天王,茅山小地方,庙太小怎容得下顺天王这尊大菩萨?只要加紧压迫清尘道长,顺天王将会再次成为失巢之鸟。

埋伏必定布在河谷地区,这里也是通向紫气峰的必经要道。这一带的山都不太高,更没有峻岭,任何地方皆可穿过,他何必冒险走河谷?

直捣清虚下院,这是他决定的大胆行动。

看清山势,他心中有数。

埋伏的重点固然在河谷附近,而各处山林中,也将有极高明的人潜隐,这些人定是真有绝世奇功的高手,他必须小心应付这些人。

他听到各处有隐隐的锣声传出,这是村庄传妇的信号。由此起彼落的锣声中,他知道对方已大举动员所有的人手,整个山区皆已成为戒严区了。

“且先试试他们的动静。”地想。

绕过一处山脚,眼前出现三座农舍。

当他出现在农舍百步外,便引起一阵騒动。六七名村夫一涌而出,挺枪提刀气势汹汹。三个村妇也握了镰刀,尖声怪叫。

几个村童也一面敲锣,一面大叫捉强盗。

他摇头苦笑,无可奈何地退回山林。

如果他能硬下心肠,把这些禁不起一击的村民痛打一顿,也许可以减少许多麻烦。但他不能,只好乖乖地离开,以后必须尽量避开村落,今后他休想能找到有食物果腹的地方,他算是处身在四面楚歌,孤立无援的地方了。

认准了方向,他越山而走。

越山行走十分辛苦,穿枝人伏攀在援葛,狼狈已极。越过两座小山,他心中逐渐有点焦躁。

他们竟利用村夫愚妇甚至顽童出面,全面封锁山区,手段不仅卑鄙,简直是毒辣残忍。

渐渐地,他意想愈冒火,也勾起了他的怒火和杀机。这些恼人的事不能多想,想多了就令人按捺不住。

动了杀机,他脸上的神色有了异样变化,像一头发现危机的猛兽,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

他沿山脊北行,山脊比较好走些。

山势上升,他听到松涛声,上抗定然是松林。果然不错,杂树已尽,松林出现,直延伸至山顶。

这一带的苍松,没有盘虬苍古的气势,都是粗有两人合抱,直上云霄的巨松。是可用来制材的培根松林,与天然生长的松树不同。这是说,附近定有种山人的村落。

将抵山顶,他突然在一株松树下站住了。

举目四顾,看不出异状。

一些不知名的小山雀,在松枝间觅食,吱吱喳喳无忧无虑,但不见有大型的鸟雀。

他仔细注视着树旁的地面,松针覆盖长着酷苔的草丛中,一堆松蕈上清晰地出现一个脚印。

松章是丛生的,有些大如饭碗,白白嫩嫩样子颇为悦目,旦其味不佳,尤其是章盖的下层有如泡棉,滑滑阿腻带有怪味毫不可口,因此吃的人不多。

是谁一脚踏在松草丛上?谁闲来无事到山上来鬼混?

他脸上的神色,突然变得悍野、阴沉。

从破碎的松章形状,他已可看出这人的脚有多大,也可以分辨出是草鞋或者是快靴所留下的痕迹。

更重要的是,从碎军的颜色可估计出这人是何时踏下这一脚的。

白嫩的松蕈一破之后,片刻间便会变成深褐色,色泽的浓淡,腐烂的程度,都可估计时间的久暂。

被踏碎的松章共有四朵,有两朵本来有虫蚀的痕迹,应该腐烂得特别快。但被踏烂的碎革是淡褐色,并未开始腐烂。

这是说、这人刚走不久。

不是穿草鞋的村夫,而是穿了快靴,身材高大的人。

人的一生机运极为微妙,很可能因一件毫不引人注意的小事,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机运。这一个脚印,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他仰天呼出一口长气,深深地吸入一口气,以便松弛刚才激发起来的紧张情绪。

他的脸色逐渐回复正常,而且有了笑蛋,举手向上挥动示意,大声说:“诸位不必费心了,在下不走这座山啦!呵呵!告辞,后会有期,咱们前途见。”

地扭头就走,沿来路向下举步,神色泰然,步履从容不迫。

仅走了五六步,身后上方突传来中气充沛的叫声:“阁下,留步。”

他徐徐止步转身,笑容满面说:“呵呵!尊驾打算请在下吃一顿酒食吗?”

他前面不足二十步,松树下的蔓草丛中,不知何时站起一个身材高大,目间的光的青衣中年人。

“过来说话。”中年人冷笑着说。

他的目光,落在中年人手上的大型折扇上,看出那是一把铁骨扇,也看到握扇的右手,拇指多出一个指头。

他的笑容先是僵住了,然后消失无踪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深秋的萧瑟景色,最后变成杀机怒涌的阴森面目。

“你看什么?”中年人讶然问,相距虽然在二十步左右,但已足可看到他脸上瞬息百变的怪异神情。

他颊肉略为抽搐,死死地瞪了对方一眼,然后一言不发,僵硬地转身,迈出沉重的脚伐,沿来路一步步退走。

如果中年人在他身旁,当可发觉他的呼吸极不正常,牙齿咬得死紧,眼中有怨毒的光芒闪动。

中年人一怔,大叫:“你这胆小鬼想逃走?站住!”

他脚下渐快,不加理睬。

中年人举手一挥,飞跃而进。

左右侧方的林木草丛中,纵出四个骠悍的大汉,每人手中有一具大型的诸葛连任,随同中年人狂追。

永旭双脚一紧,突然一跃三丈,去势如电射星飞,往下面杂林如海的山腰如飞而去。

如果他不曾发现足迹,只要再前行数步,便陷入弩阵的中心,在三十六枝可贯穿重甲的劲矢近距离集中攒射下,一百条老命也保不住。

如果中年人不存有侥幸的念头,在现身的同一瞬间下令发射匣弩袭击,二十步距离大辱的威力正是颠峰状态,很可能有几枝劲矢从松树的空隙中穿越,把他辞然射倒。

密林中视界有限,五个高手起初尚能从枝叶的响动声,紧蹑永旭的去向狂追,但到了山腰附近,再也听不到枝叶被拨动的声响了。

五个人站在林下发怔,中年人向四同伴说:“这小辈比鬼您还要快,咱们把人给追丢了。”

满脸横肉捧着匣营的一名大汉哼了一声说:“他一定躲在这附近,咱们分开摆他出来。”

另一名大汉苦笑,举目四顾说:“如何搜?满山遍野全是杂草荆棘,即使他就躲在咱们十步以内的草丛中,也难将他搜出来。除非……除非咱们放火烧山。”

“废话!”中年人不耐地挥动着铁骨扇。

“那……咱们……”

“人在咱们手下溜走的,咱们必须把他赶出来,不然如惊向上面交侍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听到邻近有信号传出,可知他仍然潜伏在咱们的地段内。”中年人阴森森地说。

“对,有此可能。”

“咱们分为两路,抄至山脚再往上搜,他躲不住的,任何人走过这种草木蔓生的野林,也会留下踪迹的,只要留心察看,不难把他搜出来。”

“也好,他可能就潜藏在这附近,前面是内坛三法主的地段。三法主功勇化境,法力无边,周小车如果逃至三法主的地段,决难活命,迄今尚未听到警讯,可知小辈并未逃至三法主的地段。”

“走,分开搜。”中年人断然下令。

两个从右面绕出的人,一前一后沿途小心地搜索,留心察看目力所及处的可疑征候,手中的匣芬随时准备发射,小心翼翼逐段搜寻踪迹。

在前面那人目光犀利,接近树下的一丛杂草,先察看树上是否有人隐伏,再细看本丛的例方,突然贴在树后,扭头向同伴低声说:“看到草丛中分的情景吗?有人经过此地。”

同伴左右察看片刻。狐疑地说:“按常任,从此地下山应该从右面走,犯不着穿越草丛开路而行,而这附近的矮树,地面的枯枝败叶短草,看不出任何人畜走过的痕迹,可知那是草丛自然中分的结果,不是有人经过而留下的遗痕。”

“你再看看,自然中分怎会有交错重叠的情形?”

“这……唔!是有点不对。”

“我去看看,掩护我。”

“小心了。”

两个人因此而分开了,不幸随即降临。

在后面掩护的人目送同伴走出十余步外,突觉后脑一震,便失去知觉向前一栽,人未倒地便被一双坚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。

上前察看踪迹的人,竟未能听到身后的声息,尚未到达可疑的草丛前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笑。

笑声吸引了这位仁兄的注意,本能地止步转首回顾,首先便看到宝蓝色的身影,接着看到地下躺着的同伴。

这位仁兄身手迅捷,但仍然不够快,惊骇中火速转身举弩,同时想张口大叫示警,但已慢了一刹那。

崩簧声震耳,九枝劲失有五校贯人这位仁兄的身躯,有一校正中喉部,矢尖直送颈背,矢的力道十分可怕。

蓝影一闪即至,是永旭。

持有铁骨折扇的中年人,带了两位同伴换了不少地方,却毫无所见白费功夫,渐渐地感到心中焦躁,警觉心也因此而逐渐松懈,对搜寻可疑踪迹失去了耐性。

绕至山腰附近,三个人已不知从何时开始,不再分别掩护逐段搜索了,而是三个人走在一起,大踏步而行,一面走一面不住咒骂神龙浪子没得虚名,见面便扮兔子溜之大吉,害得他们辛苦了两条腿。

绕过几株大树,中年人不耐烦地止步,扭头向同伴说:“咱们转回去吧,周小辈大概由原路逃掉了。这该死的东西狡狯如狐,逃走的功夫高人一等,难怪他在江湖混得有声有色,被他混出头来了,居然把咱们闹得食寝不安,岂有此理。”

“孙护法。”生了一只酒糟大鼻的大汉说:“周小辈在咱们地段里失踪,咱们如何向诸位长上解释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何不到三法主的地段碰碰运气呢?也许他躲在三法主的地段内,等候天黑再出来活动,如不早些将他搜出来,晚上咱们就无奈他何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孙护法不安地把玩着铁骨扇,脸色阴沉:“三法主不好说话,咱们闯进他们的地段,要是他们责怪咱们藐视他们,岂不自讨没趣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必多说了。”孙护法显得无比烦恼: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你管他人瓦上霜;人逃至三法主的地段,那是三法主的事。咱们追不及,不是咱们的错。走,去和从右面搜索的人会合。”

左侧方一株巨树后,闪出永旭高大的上半身,嘿嘿怪笑扮鬼脸说:“怎么?这么快就泄气了?你们到底在找什么?”

相距在二十步外,地面野草荆棘高及腰际,古木丛生,不可能正面接近。

孙护法举手一挥,示意两同伴左右分张,由两侧包抄用弩袭击,自己则轻摇手中未打开的铁骨扇,大刺刺地举步斯进,苏笑道:“好啊!你跑得真快,可是仍然不够快,仍未逃出老夫的地段。小辈,咱们谈谈。”

两个同伴已经不见了,悄然绕出包抄,身形已消失在树影草丛中。

永旭的身躯仍然隐在树后,仅露出头部,似乎不介意其他两人的去向,也不追究消失的原因,目迎缓步而来的孙护法说:“孙护法,有什么好谈的?在下要走了。”

孙护法心中暗急,心念一转,说:“谈谈顺天王的事,如何?”

永旭不走了,呵呵大笑道:“你可抓着在下的痒处了,妙啊!咱们就来谈谈顺天王。”

孙护法大为兴奋,脚下更慢了。心中在猜测,两同伴该抄到后面去了吧?

“阁下。”孙护法慢慢迈出一步:“你为何要一而再跟踪顺天王,处处与顺天王作对?他与你有何深仇大恨难以了断?”

“那是我和他的事,必须与他面对面了断。”永旭大声说:“姓孙的,不要再走近了,阁下的铁骨扇中,有三把细小而强劲。见血封喉的所谓无影飞刀,十步内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 松林恶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