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4章 顾此失彼

作者:云中岳

她们刚向东纵出,两侧四弟子也一跃两丈,两声沉叱,四支袖箭破空而至。

她们如果再向前跃,必被袖箭贯人后心。

除了向下转身挫倒避箭之外,别无他途。袖箭是小弩,可远及三十步外,挨上一箭可不是好玩的。

四枚袖前落空,四弟子井不抄到前面堵截,仍保持着测方位置,冷然相候。

浊世狂客带了两名弟子,从南面上风处缓步统来,一面走一面大笑道:“香海宫主,你走不了的,在下不希望杀死你,留下你与周小辈打交道,丢下剑投降,在下不为已甚。”

香海宫主知道大事不妙,银牙一咬,沉声说:“浊世狂客,你是不是说早了?你还没有掌握绝对优势呢。”

“真的?你没看到我的十二弟子赶到了?”

“多十二个人又怎样?能进人本宫主的绮萝香大阵吗?”

“等会儿八面放火,你的绮萝大阵有何用处?”

“本宫主知道你害怕绮萝香。这样吧,你我在阵外公平生死一决,如何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浊世狂客狂笑:“凭你也配说公平决斗的话?奇闻。”

“你是不敢吗?”

浊世狂客心中一动,点头道:“好,你的激将法用得恰到好处,在下如果不给你一次机会,江湖朋友岂不说江某小气!”

他举手一挥,示意要众弟子向外退。

十二弟子到了,为首的弟子奔上行礼。

“你们来了?追踪的事如何?”浊世狂客问。

“回庄主的话,那三个人十分机警,已经逃至这一带,是沿这条路走的,庄主没发现他们?”

“哦!是三个村夫打扮的人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刚才在此地,被人追散了。他们的底细查明了?”

“请庄主恕罪,弟子无能,始终接近不了他们,他们飘忽如鬼较,弟子连面貌也无法看清。”

“你们真没有用。”浊世狂客光火了。

“弟子知罪。”

“岂有此理!你们是愈来愈不中用了。”

东面百步外的上坡树林前,三个村夫突然钻出,为首的人大声叫:“不用怪他们,江庄主。你难道忘了我是所有的弟子中,最出色最高明的一个?”

浊世狂客勃然大怒,厉叫道:“辛文昭,你这该死的畜生,我要剥你的皮……”

咒骂声中,飞步便赶。

辛文昭领着两同伴哈哈狂笑,徐徐退人树林。

浊世狂客气昏了头,全力飞赶。

首先是先前随行的六弟子跟进,然后是十二名弟子在后飞赶。

香海宫主大喜过望,向两侍女一打眼色,立即向西飞掠而走,要向西面脱身。

糟了,出阵五六丈便是小径,她们越过小径,奔上西面的山坡,距山上的树林尚有三二十步,林内响起一声胡哨,掠出八名男女。

“来得好!”第一个掠出的人怪叫,赫然是只有一条腿的独脚魁:“香海宫主,认得我独脚险吗?”

其他七人是桑三爷的妻子、女儿桑王燕、绰号大弓的儿子桑世伟、客店主人刘十二、和三名身手矫捷的中年人。

绝笔生花一家老少都来了。

原来绝笔生花与浊世狂客打交道,已有用武力解决的准备,仅四个人出面,而将八个后援布置在树林中,准备万一与浊世狂客翻脸,后援的人便可出面显示实力。

绝笔生花追逐辛文昭三个人,离开了现场。这处树林无法看到路南发生的事,因此埋伏的人还弄不清绝笔生花为何离开的。

浊世狂客带了众弟子去追辛文昭三个人,可知绝笔生花已经把人追丢了。相距百步外林深草茂,将人追丢平常得很。

香海宫主认识独脚魈,却不知独脚篇是绝笔生花的死党。对商柳氏一家老少,她更是陌生。

她奉大魔之命,至广德州追踪浊世狂客,根本不知茅山一带所发生的事故,更不知永旭在瑞桑庄找绝笔生花的事。

字内十五名人,彼此之间有些是朋友,有些是死对头,有些曾在一起行道,有些从未谋面。

香海宫主从未与独脚魈朝过相,当然更谈不上往来,虽则两人同列三魔。貌美如花的香海宫主,真不屑与又老又丑只有一条腿的三魔独脚魈往来。

她还不知身陷危局,讶然止步问:“端木杨,你怎么在此地混迹?有何贵干?”

这一打交道便无法脱身了,对方八个人已经在她前面丈余一字排开,想走也走不了啦!

独脚魈嘿嘿笑,说:“司马宫主,不要问老夫在此有何贵干。呵呵!听说你与神龙浪子交情不薄,是真是假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大魔在三圣宫附近追踪顺天王,这件事你知道?”

“不错,我知道。”香海宫主只好承认:“你问这些事有何用意?”

“事已至此,老夫用不着隐瞒了。”独脚魈沉下脸:“敝友绝笔生花商老弟,与天台姬家颇有交情,也是顺天王的得力助手,是筹措财源的得力臂膀……”

香海宫主大吃一惊,悚然后退。

“咱们同列三魔,算起来彼此聊算神交,老夫给你一次机会,你愿随老夫去见顺天王谈谈吗?”独脚魈换了笑脸说,笑容十分可怕。

要是落在顺天王手上,哪会有好日子过?

香海宫主自然不肯,厉声说:“端木扬,少作你的清秋大梦,你还不配与本宫主谈条件,胜得了本宫主手中创,再主其他。”

独脚魈狞笑,阴森森地说:“妖妇,你知道三魔中,你香海宫主排名在老夫之前的原因吗?”

“哼!本宫主……”

“那是因为你的绮萝香颇为恶毒。而论武功修为,你香海宫主还不配名列武林一流高手。”

“看样子,你独脚魈是不服气了,何不一比一公平决斗,看本宫主是否浪得虚名?本宫主不用绮萝香对付你,你可以放心上了。”

对方有八人之多,所以她希望与独脚魈单独交手,让两侍女可以觅取脱身的机会。

但她知道情势极为恶劣,对方八个人已完全占住了人林脱身的方位,决不许她们人林,她唯一的退路是重新退至草坪。

独脚魈并不因此而激怒,也不急于进击,冷笑道:“你我皆名列三魔,在江湖上,谁不知道你我都是不守任何信诺的人?而且你一介女流,岂肯放弃自己的取胜绝技而用性命来冒险与老夫全力一搏?”

“本宫主……”

“你不必急急分辩,事实俱在不容狡辩掩饰。司马姑娘,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人如不自私,大诛地灭。神龙浪子并不真是你的朋友,你与大魔的交情也只是泛泛之交,你犯不着为他们卖命。目下的情形,已不容你有所选择,你已经无路可走……”

“你倒是一个说客镜片的材料,失敬失敬。”香海宫主抢着说。

“老夫确是为你好。”独脚魈似笑非笑盯着她:“你如果肯放弃成见与顺天王合作,岂不皆大欢喜,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好。如不把情势说给你听,你是不会明白利害的。你以为大魔还在三圣宫附近吗?”

“本宫主还不知道他在何处。”

“他已成了待决之四,目下已和穷儒成了死牢中的室友。南京双雄两个匹夫,已被严密监视动弹不得,他的信息传不出去,只能死守在大茅镇上,眼巴巴等候神龙浪子前来会合。千幻剑一群白道小丑,被毒王的百毒大阵,困在积金峰的死谷,早晚要暴尸荒野,粮尽水绝不死何待?目下唯一作绝望挣扎的人,就是神龙浪子周小辈。如果你肯合作,由你出面招引周小辈前往绝境送死,顺天王答应以重金相酬,助你重建一座富丽堂皇的香海宫。条件极为优厚,姑娘意下如何?”

香海宫主沉吟不语,似乎陷入沉思中。

独脚踢以为她意动,催促道:“司马宫主,良机不再,速作决定。”

香海宫主呼出一口长气,问:“你的话是真是假?”

“老夫岂是胡说八道的人?”

“大魔被囚的事,有何为证?”

“他的朋友逃散在各处藏匿,以后你定可碰上一些人,他们定然可以告诉你大魔被擒的经过情形。”

“这么说来,本宫主已别无抉择了?”

“是的。

“如果本宫主拒绝合作……”

“你决难逃过大劫。”独脚魈傲然说。

“你拦得住本宫主?”

“八个人中,你不是任何一人的敌手,你看到远攻的利器吗?绮萝香派不上用场的。”

桑世伟扣动弓弦,嗡—声弦鸣,宛若龙吟虎啸。

桑玉燕长鞭一抖,叭一声清响,两丈外的草丛飞腾激射,风雷隐隐。

刘十二一声长笑。右手一挥。三丈高空恰好有一只山雀飞过,砰一声响,一颗朱红色的小丸击中了山雀,火光一闪,山雀不见了,羽毛与细碎的血肉纷纷下坠。

一名彪形大汉一声怪叫,左手向后一拂。身后四支左右是树林,金芒一闪,一枚大仅寸余的星形镖,将一只正在树枝间跳跃的小松鼠击落。

彪形大汉迈步走向小松鼠落下处,捡回星形镖昂然返回原地,冷然屹立目不旁视。

香海宫主心中暗暗叫苦,感到冷气从脊梁上升,直透天灵盖,情不自禁打一冷战。

两侍女更是吃惊,花窖变色。

独脚魈淡淡一笑,泰然说:“你明白了吧?杀你不过是举手之劳,咱们之所以对你如此客气……”

“是希望本宫主合作,引神龙浪子人伏,是不是?”

“对,对极了。”

“这……本宫主要与传女商量商量。”香海宫主无可奈何的说。

“这是合情合理的事,请便。”独脚忽大方地说:“不过,千万不可离开原位,免生误会,些小差错后果可怕。”

香海宫主示意两侍女走近,低声说:“我已决定撤至绮萝香

阵,走一步算一步,你两人是否决定随我一同行动?”

“官主不必问我们,生死同命,小婢愿随宫主同进退。”小丽

机警的低声说,脸上神色不变。

“小婢追随宫主多年,不必问小婢的打算。”小莹也镇静地表示意见。

“那就好,我一举剑,你们立即回身全力飞纵,着地后立即仆倒,然后逐次折向急撤,我断后。”香海宫主沉静地指示机宜。

“不……小婢断后。”小丽语气坚决地说。

“不要和我争执。”香海宫主沉声说。

正在低声商讨,八位高手身后的树林,鬼魅似的钻出一个蓝色身影,伏在草中徐徐分草蛇行,声息全无。

草高及腰,人在草下爬行,由于分草的手法轻而熟练,草居然未发出声响。

八个高手全神贯注留意香海宫主婢的举动,随时准备出手袭击,竟然忽略了身后,听不到草梢徐移的极轻微声音,做梦也没料到有人胆敢接近。

光天化日之下,要想从后面接近八个艺臻化境的人,真是千难万难,必须花费不少工夫,而且须具有超尘拔俗的身手与无畏的胆气和耐心。

商量停当,香海宫主转向独脚魈说:“端木扬,本宫主已经决定了。”

独脚魈淡淡一笑问:“决定与咱们合作吗?”

香海宫主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说过你们八个人中,任何人皆比本宫主高明。”

独脚魈一敦拐杖,沉声问:“你不相信?”

香海宫主微笑点头,从容拂剑说:“你如果能硬接本宫主三招,本宫主答应与你们合作。当然,本宫主不会用绮萝香取胜,硬碰硬看谁的真才实学有多少份量,你敢是不敢?”

独脚魈怒火上冲,真冒火了。

硬碰硬该是一招换一招,剑比拐短得多,也轻得多,功力相当,用拐接剑招,即使不硬接也可稳占上风。

香海宫主要用剑接他的拐,口气狂得不像话,真把他激怒了,冷哼一声说:“有何不可?一言为定,老夫奉陪三招。”

声落,蛟杖一点,前移两步。

香海宫主一声娇叱,长剑上升。

这瞬间,两侍女左手一扬,洒出霸道的绮萝香,飞退两支外。

香海宫主接着飞退,快途电光石火。

一声狂笑,桑世伟的弓猛地一拉,弦上的箭待发。

同一瞬间,金星破空而飞。

刘十二稍慢一刹那,火弹尚未脱手。

这位老掌柜并不想将香海宫主炸毙,希望活擒可派上用场,因此略一迟疑,火弹慢了一刹那发射。

独脚魈一声怒啸,疾跃而上。

桑王燕也同时跃出,长鞭夭矫如龙先一步卷出。

这些变化说来话长,其实几乎在同一瞬间发出,都是些了不起的武林高手,反应的速度相差无几。

而在同一刹那,众人身后接近的蓝影闪电似的暴起,闪电似的到达。

噗一声问响,桑世伟的左耳门挨了一劈掌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 顾此失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