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5章 落星毙客

作者:云中岳

夜幕将临,浊世狂客有点焦躁不安了。

废墟的东面有百十丈荒野,草木丛生,河边的芦苇高有丈余,人如果想跳水逃走,绝难穿越密密麻麻的芦苇而不发出声响。

绝笔生花不同意就这样派人去搜,低声道:“人一现身,他们就会悄然逃走。”

浊世狂客心中一动,点头道:“对,必须封锁四周,再派人进去。”

绝笔生花是经验丰富的剧贼,笑道:“封锁?你知道那需要多少人?”

“当然不是全面封锁,只消在可逃窜的所在……”

“这里任何地方皆可逃窜。”

“那……依你之见……”

“咱们分别把守住北、西、南,推进至有房屋的一线,再派人从三方面进人,逼他们向河边逃。”

“对。”浊世狂客欣然同意:“只要他们从河上逃走,不怕追不上他们,我这些弟子的水性,都是出类拔萃第一流的。”

商议片刻,四组人立即展开行动。北面由浊世狂客偕六弟子为一组,中间两组每组六个人。

绝笔生花偕同构申、爪李为一组。

两个主脑人物各怀鬼胎,互不信任,所以各自使用自己的人手。

封锁线很快地完成,然后在一声暗号下,每组派出六个人进入搜索,以快速的行动寻踪觅迹。

浊世狂客这一组派出两个人,身旁的梁志豪突然说:“启禀庄主,请派弟子更换张超,张弟兄对搜索术……”

池世狂客瞥了梁志豪一眼,冷冷地说:“不行。”

“弟子……”

“你与小富生曾经同房三年,不能让你去。”

梁志豪默然,乖乖住口。

浊世狂客挥手示意,张超和另一同伴身形暴起,向前一窜,消失在一所半坍的残屋之前。

两人一进一停,快速地连搜五间破屋,逐渐接近废墟中心。

穿越一处灌木丛,两人掩身在树丛前缘。

张超向左前方一指,低声说:“曹宏,你到那面的破窗下察看,等我跟到再进去仔细的搜一搜。”

“那栋破屋有三进院,里面到处都可藏人。”

“所以要仔细搜。”

“他们不会傻得往屋里躲。”

“很难说。辛兄弟为人独特异行,常会做出匪夷所思的事。这几年来,多次被咱们追及,皆能有惊无险地脱困,就凭的是出人意外的特异行径而化险为夷的。”

“张超。”曹宏不带感情地说:“碰上了,你打算怎办?”

“不是你我打算怎办。”张超的声音更不带感情:“而是你我该如何办。庄主令出如山,绝对服从,你难道要我提醒你。”

“我走了。”

曹宏不再多说,向前掠出。

破窗下野草高与腰齐,附近毫无异状。

曹宏先侧着身子向里瞄,片刻即向后举手一招。

张超不假思索地向前急掠,距伏在破窗旁仍向里面用目光搜索的曹宏,约有六七步左右,跃到右足则着地,再次跃起的劲道刚发的刹那间,身后左侧原来并不杂乱的草丛急动,一个全身里草的人影长身前扑。

“噗!”一声响,一掌劈在张超的脊心上,捷逾电闪。

“砰!”张超仆倒,浑身发僵。

在人从草丛暴起的瞬间,曹宏听到了草动声,警觉地转身拔剑。

但已慢了一刹那,右方不足五步草丛急动,辛文昭推草而起,双手自然地下垂不动,低喝道:“曹宏兄,千万不可妄动。”

曹宏的剑仅出鞘一半,僵住了。

他倒抽一口凉气说:“辛兄弟,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的暗器从未失手过。”辛文昭冷冷地说。

“是……是的,你……你的飞钱和飞刀……”

“大小罗天八年期间,共有二十二位可怜的弟兄,不幸死在兄弟的手下,兄弟是不得已,我胜了每一场生死决斗。”

“你如果输了,早已埋骨大小罗天。”

“所以你如果妄动,我必定杀你。”

曹宏打一冷战,向同伴看去。

辛文昭的两位同伴,已将张超点了昏穴,正小心地将张超藏在草中,小心地将草拨回原状。

“你……你恐怕非杀……非杀我不可了。”曹宏惨然地说,手在发抖。

“不,我要制你的睡穴。”

“可是,以后……以后我仍是死路一条……”

“不会的,曹宏兄。在九华山,我已经表明态度,我要反击,是时候了。目下庄主众叛亲离,身边的人已越来越少,他不敢将失败的人处死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最好准备离开他,回故乡寻找你的亲人吧!”

“我……我怕……”

“不必怕他了,早晚我会埋葬了他。”

曹宏长叹一声,插剑人鞘转身张开双手说:“罢了,你就把我打昏吧!”

辛文昭小心地走近,突然伸手扣住了曹宏的右肩并。

曹宏浑身一震,吸声说:“庄主在北面。”

“我知道,同来的有些什么人?”

“有两个你一定记得。”

“谁?”

“梁志豪。”

“哦!是他,我与他同室三年,他天天都在耽心会被派和我生死决斗。”

“还有余小秋。你和她是第一次被派出庄,上山寺旗搏杀八寇的人。”

辛文昭一阵心酸,惨然说:“那次她的腿受了轻伤,几乎被活埋在大小罗山下,幸而腿筋未伤,所以留得性命。好可怜!那时我们还是小孩子,我和她杀了八个人,将旗夺回,返庄时已是半条命,只因为我不得不把另一面假旗带回,不但未获奖赏,反而挨了三十记皮鞭。”

“那是一段刻骨铭心永世难忘的岁月。”

“是的,你仍要跟他走?”

“辛兄弟,我……我不像你,庄主不知道你的身世,而我……我怕他向我的亲友行惨烈的报复。”

“看来,他不死,你们永世不得自由。”

“是的,哦!那两位弟兄是谁?”

“康诚,徐信。他们在九华山便跟着我,我们发誓要向庄主报仇雪恨。有人来了,对不起。”

曹宏的后脑挨了一指头,软绵绵地倒下了。

辛文昭迅速将人藏妥,三人鬼较似的向前绕。

蛇行鹭伏绕过一座尚算完整,孤零零的土瓦屋,前面一株矮树下突然飞出一道银芒,射向刚弯腰而起想向前窜走的辛文昭。

后面二十余步外仍隐在屋角的康诚,已先一刹那发现矮树枝叶无风自动,及时急叫:“小心暗器……”

辛文昭扭身便倒,急浪两匹。

柳叶刀几乎贴他右肩而过,危机间不容发。

“退!”屋的另一面隐伏着徐信,急声大叫。

两个人影飞射而来,暗器再次光临。

辛文昭不忍心下手回敬,贴地急窜退回屋角。

行藏已露,退不了啦!

两面人影来势如电,另两名弟子飞掠而至。

三面埋伏的人闻声急起,向此地集中。

“人屋死守!”辛文昭低喝。

这间尚算完整的土瓦屋真不错,上面居然有承尘,原来是以前为主宅的前进厅,可能以前是前有院,后有天井后进的大宅。

前面有两小窗,大门与富都不见了。后面因天井甚小,后进坍倒时,堵死了后面的后厅门。

他们三人只要守住大门与门两侧的小窗,冲进来的人势将暴露在三人的暗器交叉袭击之下。

“先不要进去!”浊世狂客叫吼声传到。

终于二十个人把破屋围住了。

暮色苍茫,屋内暗沉沉。

谁敢冒险闯进去送死?

浊世狂客站在原是院子的草坪中,左右有五名弟子列阵护卫。

绝笔生花等三个人,站在右首不远处,微笑着袖手旁观,看大小罗天的弟子互相残杀,彼此毁灭。

浊世狂客脸色狞恶已极,咬牙切齿怒叫:“辛文昭,你这该死的畜生叛逆!你给我滚出来,我知道你躲在里面。”

屋内无声无息,没有人回答他。

浊世狂客哼了一声,厉声道:“你不是要杨教头传话给我,要向我反击吗?你出来,本庄主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。”

屋内不像有人,没有回音。

浊世狂客拔剑出鞘,又说:“该死的虚云逸士,把大罗剑的大罗三绝真传,偷偷地交给了你,你用不着怕我。你出不出来?”

屋内仍然声息俱无。

浊世狂客怒不可遏,大吼道:“余小秋、梁志豪、金勇、谢全、你们四人冲进去,把他们赶出来。”

三男一女木然地从屋侧方现身,距大门约十一二步列阵,前二后二成四方形。

三个男的脸色苍白,神情木讷。

余小秋颊肉抽搐,眼中有泪光,口中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四剑齐举,左手掌心藏有暗器。

四人都明白,里面有三个人,其中有大小罗大众弟子中,艺业第一号称无敌的辛文昭,恐伯冲不近大门,四人就没有一个活的。

浊世狂客脚一跺,暴怒地叫:“你们等什么?”

身后,突然传来直震耳膜,中气充沛具有震撼力的语音:“要等你阁下亲自出马。你这胆小鬼,为何叫这些弟子们送死?”

众人大吃一惊,骇然转身。

暮色苍茫,在晚霞余晖下,可看清三丈外的草丛中,站着一身宝蓝色劲装,英气勃勃双手叉腰而立的神龙浪子周永旭。

绝笔生花脸上突然变得失去血色,骇然惊叫:“你……你是怎么来的?”

永旭淡淡一笑,泰然说:“击溃重重埋伏,我神龙浪子来去自如。原来那天逃出地洞口的老不死是你,你那竹如意暴露了你的身份。绝笔生花,有件不好的消息告诉你。”

“老夫并不想听。”

“哈哈!你要听,除非你斩情灭性。”

“什么你……”

“你的老妻、儿子、女儿、刘十二、独脚魈,你可知道他们的下落。”

绝笔生花心中一凉,硬着头皮说:“不关你的事,阁下。”

“他们没有一个人,经得起在下一击,好可怜!”

“什么你……”

“你们不是有八个人,躲在困香海宫主的现场……”

“你把他们怎样了?”绝笔生花悚然问。

“小意思,重伤一个,放走两个,其他的五个横七竖八,目下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杀了他们?”

“在下为何要杀他们呢?清尘妖道和顺天王擒了在下不少朋友,在下擒了你的妻子儿女,咱们不是有得谈吗?谈不谈当然得看顺天王的意思罗!”永旭轻松地说,似乎一无牵挂和老朋友聊天,而不是与即将生死相决的对头谈话,悠闲已极。

绝笔生花心向下沉,浑身冰冷。

浊世狂客哼了一声说:“商兄,他是在唬你的。”

永旭突然大笑道:“在下何必唬他?我神龙浪子正要把他也擒作人质呢!哈哈!还有你。”

浊世狂客咬牙怒叫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你狂够了没有?”

“哈哈!年轻人狂不是坏事,但像你这种年过半百的人狂,那是返老还童不是好现象,活现世而已。”

“你狂吧!你看清你的处境吗?”

“你算了吧!阁下。你人多,在下也有不少准备提俘虏的朋友。”

“你不是一个人?”

永旭提高声音叫:“辛大哥,出来吧!你我双剑联手,杀尽这些丧心病狂,妄想打江山夺社稷,以无数生灵的血肉填他们永难满足的慾壑,血腥满手的妖孽。”

片刻,辛文昭出现在没有门板的大门口,豪笑道:“哈哈哈哈!贤弟,谢谢你及时赶来了。”

这时,各方围堵的弟子,已纷纷现身,以浊世狂客为中心,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防卫阿。

余小秋四个人,仍站在原地候命。

辛文昭身后,康诚、徐信也出来了,三人向前举步。

余小秋一时激动,叹声叫:“辛……大……呵……”

浊世狂客愤怒如狂,蓦地转身怒吼:“该死的东西!”

电芒飞旋,射向余小秋的背心。

辛文照早有警觉,奋身一扑,将余小秋扳倒在地。

那是浊世狂客的可怖暗器夺魄回风锥,得自鬼手丧门的独步天下奇学。

回风锥发出尖厉刺耳的锐啸,划过余小秋的左肩外侧。她如不是被辛文昭及时扳得向侧倒,必将正中脊心。

剑芒一闪,站在浊世狂客身左的一名弟子,一剑刺人浊世狂客的左胁,剑人体半尺以上。

这位弟子弃剑急退两步,阴森森地说:“十余年来,仇恨刻骨铭心,你死吧!”

这位弟子,正是在黄州山区跟来的六弟子之一。

所有的人,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。

浊世狂客身形一晃再晃;长剑失手坠地,一手扣住贯人体内的剑身,怪眼圆睁瞪得大大的。

绝笔生花三个人,悄悄溜走了。

辛文昭扶住余小秋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落星毙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