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6章 骗中有骗

作者:云中岳

右首山尾的陡坡上方,脸色白得发青,留了泛黄色长须的毒王百里长风,带了两个从人,居高临下不住察看下面的动静。

两名从人都是脸色略现苍黄的中年人,每人带了一个大革囊,手中握有两尺二寸长的精巧蟠龙喷筒。

幡龙喷筒是喷毒的强力喷管,威力可及三丈外,霸道绝伦,没有人能接近至三丈内而不被毒液喷及。。

一名中年人眉心紧锁,有点不安地说:“师父,怎么两天两夜了,里面竟然不见有人走动?徒儿认为他们已经逃掉了。”

下面草木繁盛,看不见有人走动不足为怪。

毒王冷冷一笑,极有信心地说:“你放心,他们逃不掉的。他们九个人,有三个被毒液喷中,就是千幻剑有最好的避毒丹,没有为师的独门解葯,只能暂时保住心脉,死不了,但必瘫痪,怎敢再胡乱走动找出路?”

“徒儿怕的是他们已乘夜逃掉了。”

“不可能的,他们无法飞越撒青区,何况有三个瘫痪的人,如何飞渡?”

“但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最多还可支持半天,人三天不喝水,不死才怪,所以他们即将冒死突围,你等着瞧。他们准备送死了。”

从枝叶的缝隙中,可看到隐约移动的人影。

中年人心中一宽,欣然说:“我看到他们了,中毒的人被背在背上。”

三人全神察看下面的动静,忘了派人注意身后。

毒王总算是功臻化境的高手,耳目极为锐利,听到了胄息,警觉地扭头回顾,脱口惊叫:“伏下……”

两个门人十分机警,同时向下伏倒。

可是,有一个反应稍为慢一刹那,噗一声响,头顶一震,发结被一段树枝击飞,断发往下披散。

毒王在吼叫声中,斜跃丈外。

狂笑声震耳,七八寸长的树枝连续飞射,破空的厉啸声令人闻之头皮发麻。

但毒王已隐身在树后,七八段小树枝从两侧呼啸而过,无法击中树后的毒王。

“绕过去!”毒王怒叫。

发射树枝的人,藏在三丈外一株两人合抱大的巨树后,仅伸手出外发射,看不见其面目。

两个门人向侧伏地急窜,速度甚快,藉草木掩身,窜走如飞。

毒王见多识广,听树枝飞行所发的厉啸,便知发射的人劲道骇人听闻,如不幸被击中,即使气功到家也禁受不起,所以不敢冒险冲出。

两个门人绕至们方,发射树枝的人已一声江笑,飞掠而走,但见蓝影不住闪动,闪越十余株大树,远出六七丈外去了,行将消失在视线外。

两人不假思索地衔尾狂追,随时准备用喷毒管制敌。

毒王起步晚了些,一面追赶一面沉喝:“小辈站住!老夫要看看你这偷袭的家伙,是何方神佛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蓝影狂笑不止,逐渐去远。。

追在最前面的门人突然刹不住脚,砰一声大震,重重地撞在一株大树上,树叶摇摇,人反弹倒地。

身后相距不足一丈的另一门人,追向略偏,也收不住势,冲过两树之间的空隙,突然脚下一虚,向前一仆,倒下就起不来了。

后面十余步的毒王大吃一惊,知道不妙,不假思索地向侧一跃两丈,急叫:“你们怎么了?快回答……”

已逃远了的蓝影,正急掠而回,狂笑声先行传到。

蓝影是永旭,转瞬便已到了四五丈外。

毒王大骇,悚然叫“神龙浪子!”

永旭在两门人倒下处止步,笑道:“妙啊!原来你这老不死是毒王,幸会幸会。呵呵!你认识我,可知咱们曾经照过面,可惜在下记不起曾在何处见过你。”

毒王冷冷一笑,一咬牙,拔剑逼近说:“你见到老夫,你的死期也到了。”

永旭拾起一根喷管,一面审视一面后退,说:“不要说早了,目前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!”

“你为何退走?”

永旭举起喷管,脸上有喜色,说:“呵呵!你的奇毒可怕,安全第一,必须与你保持距离。这玩意儿很糟巧,很不错。呵呵i但不知里面的毒液喷在你毒王身上,能不能置你于死地?”

毒王不敢由原路逼近,由斜方向跟着移动,冷笑道:“老夫的毒葯,当然对老夫无效,小辈,你也用毒葯暗算了老夫的门人?”

“你何不验验看?”

“老夫只要擒住之后,不怕你不招出来。”

“哈哈!你又在吹牛了。老毒物,在下明白了一件事,那自称姓葛的女人用花蕊毒针暗算在下,定是你这老不死搞的鬼。”永旭一面退一面说。

“不久你就明白了,哼!”

“在下已经明白了。那鬼女人如不是你的得意门人,就是清尘老道的党羽。不管她是你们的什么人,花蕊毒针的消息只要在下传出,白道群雄,便会闻风而至。那二年前月落花残的秘辛,便将真相大白了。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茅山附近定可找到月落花残的所在。”

“你永远没有传出去的机会了。”毒王狞笑着说。

永旭大笑,脚下一紧。

“你又在吹牛了,来吧!在下领你练练腿。”

他说着,突然斜跃两丈,如飞而去。

毒王不甘心,奋起狂追。

永旭始终保持三丈以上的距离,任何奇毒也用不上。

毒王由于心中有所顾忌,追得十分辛苦,既不敢从正后方接近,又无法超出拦截,因为永旭的轻功提纵术要高明得多,任何时候皆可来去自如。

妙极了,前面出现一处峻陡的山崖,挡住了去路,逃的人除非能向上爬升,不然就得折回。

永旭顺地势一折,这一带草木疏落,隐身不易。

毒王大喜过望,先一步抄出。

永旭似乎不知毒王先一步取直线捷径折出,只顾奋力狂奔。

毒王用上了全力,冲力有如劲矢离弦。

永旭先一步到达交会点,仍向前飞奔。

毒王到了,花蕊毒外像暴雨般洒向永旭的背部。

针刚脱手,前面丈余的永旭突然向前仆倒,人未着地,身形已经翻转,面向上头略向上抬。

一声怪响,喷筒暴出可怕的毒汁,这才真的像暴雨。

花蕊毒针全部落空,而毒汁却罩住了毒王,不但头面沾满了褐色的毒液,连胸腹双脚也沾满了毒汁。

“哎呀……”毒王惊叫,掩住双目冲势突然中止。

永旭侧滚而起,右手的喷筒抛出,左手飞出一条小索,索前有一只怪钩,钩奇准的勾住了毒王的右脚踝,深人靴简锲入肉中。

“砰!”毒王摔倒在地。

永旭一跃而起,以不徐不疾的速度,向空旷处奔去。

他身后,毒王被倒拖着走。

“住手!住……手。”毒王狂叫。

手脚绝望地挣扎想站起来,却又不敢抓住从身旁擦过的树。如果抓住,右脚不被钩拉裂才是怪事。

三四十步外,便是一处乱石参差的山坡,生长着野草和荆棘。

永旭倒拖着浑身沾满毒液,双目难睁的毒王,在山坡绕着圈子奔跑。

一圈,两圈……毒王仍在狂叫。

四圈,五圈……毒王已没有声音发出。

六圈……毒王的手脚不再挣扎挥动。

七圈,八圈……

永旭脚上越来越快,毒王全身的衣袍破碎得无法蔽体,尤是背部,皮开肉绽鲜血淋淋,惨状令人不忍年睹,右脚似乎被拉长了许多。

永旭在第十圈后终于停下来了,附近的地面一塌糊涂,野草荆棘被拖压得完全走了样,像是遭了一场兵灾。

毒王已失去知觉,成了个几乎赤躶的血人。

永旭取出他腿上的钩,一面收索一面说:“在下不杀你,自会有人来找你的,你等着好了。”

他懒得察看毒王是死是活,扬长而去。

到达谷口,北丐与干幻剑正在等他。

千幻剑李玉堂夫妇都来了,之外是家驹、家骅、家凤三兄妹。其他四人是天罡手、生死判、飞天大圣、与千幻剑的好友无情剑申亮。

除了于幻剑的妻子散花仙子张碧玉之外,都是老相识。

飞天大圣与家骅告曾经中毒,这时仍萎顿不堪。

九个人气色甚差,嘴chún干裂元气大伤。

相见之下,干幻剑道谢之余、不胜感慨系之。

寒暄毕,永旭向北丐问:“前辈,你是怎样进去的?”

北丐丢掉手中的单刀,笑道:“两面砍树铺路,从上面超越撤毒区,累死了。幸好从最后一组警卫处弄到了解葯,不然靳老兄与家脚贤侄恐怕渡不过难关。看你满面春风,大概毒王完了。”

“完倒是没有,也差不多了……”他将计擒毒王的经过说了,最后说:“咱们到大茅镇歇息,目下镇上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家凤脸色不正常,依近他说:“二哥,我爹以为你会溜到黄州去与穷儒会合,你怎么反而往下走了?”

“本来事先约好在黄州会合的,但……”他慾言又止。

于幻剑苦笑道:“哥儿,当我们知道你中毒的消息时,真把我们一家子快急疯了,唉!你……”

“为了小侄的事……”

“过去的不用再提了。”千幻剑不胜感慨:“本来,老朽自命不凡,专程前来帮助你的,没料到被他们引人死谷,被百毒大阵困住,反而得劳驾你来救我们。哥儿,知道穷儒的下落吗?”

“知道。”永旭点头。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小侄是来借将的。”永旭注视着挽住他的家驹说。

家驹拍了他一掌,笑道:“二弟,水里火里,说吧!”

“记得我们在青阳所练的剑阵吗?”他问。

“当然记得。”坐在一旁的家骅接口:“可惜,在九华我们就没有机会用上,那该死的妖道可害苦了我和哥哥,遗憾之至。”

“三弟,你还能动剑吗?”永旭问。

“笑话,把肚子填饱,又是一条生龙活虎似的汉子,你信不信?”家骅拍着胸膛:“当然,这一天半天里,的确无能为力。”

“我准备明天正午动手。”

“还有一天半工夫,放心吧!”家骅欣然说。

“慢来慢来。”千幻剑摇手说:“哥儿,先把计划说出来大家商量商量,谋而后动,你……”

北丐突然接口:“老弟,休怪老要饭的心直口快,上了年纪的人,办起事来千小心万谨慎,顾忌太多算得太精,反而顾此失彼坐失良机。老弟,让他们年轻人去闯,有这条神龙在,你大可放心。据老要饭的所知,这条神龙似乎巳定下了埋葬顺天王的妙计,你一多嘴,他反而拿不定主意啦!你是他的长辈,你的话他不敢不听,听了以后,他不得不重新改变计划。老实说,这小伙子是成了精的老江湖,连我老要饭的也甘拜下风,你那些馊主意,绝不比他高明,你何苦绑住他的手脚?”

“好吧!哥儿,一切由你作主好了。”千幻剑颇为放心地说。

“其实,小任的计划很简单,主要的是,伯父诸位前辈,在大茅镇会合小侄的朋友,摆出兴师问罪慾将大举的姿态,吸引敬天会的注意。小侄则与驹哥和骅弟,出其不意直捣他们的香堂重地,救出人质再和他们决战。”

“你说过明午动手,怎算出其不意?”千幻剑问,忘了自己不过问的承诺。

“他料定小侄必定夜间救人,午间动手可令他们措手不及。”

“你知道他们的香堂所在?”

“知道。”永旭说:“此非说话之所,且赶到大茅镇歇息养精蓄锐,小侄当将情势详告。”回回

大茅镇就在大茅峰三圣宫的山门外,是一座相当大的镇市,有五六家规模甚大的客店,每家客店皆有百十名店伙,可容纳四五百名香客住宿。

这里与九华街有点不同,九华街绝没有鱼肉卖,而此地除了香会的一段时日外,不禁腥荤。

镇北就是大茅宫山门的巨大牌坊,三座奇峰耸立的镇北,整年都有远道而来朝山的香客,因此市面相当繁荣,比九华街的规模要大得多。

南京双雄住在永福客栈,同店住了不少大魔的朋友。香;孽宫主已经到了,俘虏交由南京双雄接管。

他们正眼巴巴地等候永旭前来,接到人大喜过望。

听说最令他们心惊胆跳的毒王已经成了半死人,欢呼之声此起彼落,所有的人皆大感振奋。

这一群奇怪的人,竟然同时住在一座客店里。虽说永福客栈规模甚大,房舍多得像条街,但碰面的机会仍然是有的。

如果在平时,这群人绝对不会同住在一家客店里。

千幻剑一代豪侠,代表了白道英雄人物。而大魔那些朋友,却是黑道的知名邪魔。正邪不两立,彼此虽无过节,但见面时心中皆有数,彼此回避免惹是非。

南京双雄的地位更尴尬,他们代表了官方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 骗中有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