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28章 一气神功

作者:云中岳

永旭陷入重围,身人绝境。

幸运的是,顺天王踪迹不见。

永旭唯一的劲敌是顺天王,而这位乾坤一剑东方明,功力似乎比顺天王相去不远,如果有顺天王加人,永旭的处境不堪设想。

姬家父子已练了太乙玄功,而且有了七成火候,如果加人,大事不妙。

永旭并不因此而激动,但已诱发了他潜在的野性,无穷的杀机从心底向上涌升,涌升……

他必须在姬家父子加人之前,解决最可怕的劲敌乾坤一剑。

意动神动,心念催动了气机,先天真气突然澎湃如潮,玄门秘学一气神功终放被逼发了。

一气神功是唯一可以克制太乙玄功的绝学,一种比罡气柔和,但威力却大出数倍的无上心法。

他与乾坤一剑拼斗,用的是乾元大真力,表面上充满阳刚炽盛的巨大声威,但克制不了乾坤一剑的玄门另一秘学两仪大真力。

两仪大真力时刚时柔,令人有捉摸不定徒然浪费精力的感觉,以乾元大真力猛攻猛压,有时真有白费劲而且有力无从施展的窘境发生。

他的剑突然出现了异象,锋尖前半段的气流,出现剧烈波动的现象,光华突然炽盛,剑身似乎膝胰脏腑不易看清,加以他出把快速,因此旁观的人,以为他用的剑是没有真实剑身的断剑。

“铮!”剑鸣刺耳,一气神功御剑后第一次接触。

乾坤一剑突然被震得斜飘八尺,脸色大变。

永旭跟踪追击,如影附形。

刚合围还来不及上前动手的姬老庄主是行家,大惊失色骇然脱口叫:“剑气!纯阳剑气……”

“铮!”乾坤一剑又接了一剑,身形又被震得向侧飘。

“嗤……”裂帛声尖锐刺耳,令人毛发森立。

“哎……”是乾坤一剑的惊叫声。

大和尚殃神抡距冲进抢救乾坤一剑,舌绽春雷怒叫:“大家上!分了他的尸!”

“铮!”乾坤一剑又封了永旭一剑,自己的剑却向侧一崩,空门大开。

霜华剑光华灼灼,乘虚电射而人,一吐一吞,突然间破空飞射,猛扑奔牛似冲到的大和尚。

乾坤一剑仰面坐倒,脸无人色,左手掩住右肩并,鲜血从指缝中泉涌而出。

“快……退……”乾坤一剑虚脱地叫。

但叫声太小,精力已经耗尽,肩井已被剑贯穿,右半身已经麻木。同时,场中大乱,已没有人能够听他的警告了。

一声怪响,大和尚的木鱼距在永旭的剑尖前爆裂,剑气长驱直人,无可抗拒。

大和尚极为凶悍了得,佛门禅功的火候也极精纯,但在一气神功的猛袭下,有如摧枯拉朽。

“噗!”一声响,大和尚的右臂被切下了。

四老道四剑乍合,姬家父子媳三剑也排空而至。

永旭一剑削下大和尚殃神的一条右臂,自己却身陷绝境。七支长剑皆指向他,来势如飞瀑怒潮,上下齐至七方汇合,虽则略有先后,但每支剑的主人皆是高手中的高手,想避开七剑聚力一击千难万难。

他已无法在同一瞬间架住七支长剑,除非他多两条臂膀,或者对方的太乙玄功攻不破他的护身一气真气。

但那是不可能的,姬家父子的太乙玄功已有七成火候,威力已是石破天荒。

更糟的是,他的神意已用在御剑上,真气分散,护体部分形成最薄弱的一环,正好给对方可乘之机。

眼看两败俱伤,他得行生死一搏。

电芒一刹那而至,熟悉的沉喝声及时传到:“前伏……”

他灵台倏清,前面不是有唯一的空隙吗?怎么在这种生死关头,他竟然生出接招生死一搏的念头?

旁观者清,半点不假。

生死一拚的念头,其实来得并非偶然。

人在与人交手的情绪激动中,本能的反应是该如何击杀对方,除非对方的确比自己高明,不然很少会想到脱身逃避。

他就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势下,生出全力生死一搏的念头。

沉喝声惊醒了他,他前面是右臂刚被削下的大和尚殃神,其他七方七剑袭到,只有大和尚的一方是安全的。

他不收剑,身形向前一仆。

“呀……”身后厉叫声震耳,而且厉叫的不止一个,最少也有三个人。

他感到背部有物擦过,护体真气抗拒不了这种可怕的力道。

他知道,背衣裂了口,有两支剑擦过他的背肿和腰部,高速磨擦所生的高温,令他感到像是挨了辣辣的两鞭。

“砰!”他把还不知右臂已断的大和尚冲倒在地,大和尚的左掌登在他的左肩上,有如巨锤撞击。

他的左臂扣实了大和尚的右腋,着地时猛地奋身猛翻,其势甚猛。

大和尚身不由己,被他从下面翻至上面,把他压在底下,挡住了他的身躯。

“刷!”有一支剑斜刺人大和尚的背部。

是到得最快的姬少庄主,收招不及误利人大和尚的身躯。

这不过是刹那间所发生的变故,快得令人目眩,看清经过的人少之又少。

同一瞬间,剑鸣声如同连珠花炮爆炸,风吼雷鸣,剑气漫天。

他将大和尚推开,双脚急旋,噗一声把尚未拨出剑的姬少庄主踢得横退四五步。

他一跃而起,长剑一挥,铮一声崩开一支长剑,把一名老道震飘丈外,叫道:“这一面交给我,滚!”

他冲出丈外,一剑拍在姬惠的小蛮腰上。

姬惠惊叫一声,斜冲出两文外几乎摔倒,惊得花容失色,手脚发软。

剑气徐消,恶斗暂止。

地上,躺着两名老道。一个背心上出现一把飞刀柄,另一个右颈侧贯人一枚霸道的子午钉。

姬老庄主脸色铁青,左食中二指挟着一把飞刀。

三个人结成三才阵,是千幻剑的爱女凌云凤李家凤、辛文昭、余小秋。

对面,是骇然止步的四大汉,和四个中年人。

他后面,商婉如扶住脸无人色的姬少庄主,还有两名胆裂魂飞的老道。姬惠则痛得龇牙列嘴,不住揉动着被剑拍中的小蛮腰。

他明白了,刚才及时赶到的三个人,由辛文昭和爱侣余小秋用暗器先一刹那支援,再三人连手冲人解围。

辛文昭威风八面,右手剑跃然慾动,左手露出飞刀尖映日生辉,沉声道:“要群殴吗?咱们奉陪。”

姬老庄主须发俱张,厉声说:“小辈,你好恶毒的飞刀!”

“阁下夸奖了。”辛文昭冷冷地说:“你能接住在下的飞刀,证明你必定具有惊世绝学,凭你的内力接刀,而非凭阁下的技术。”

永旭呵呵笑,回复往昔的英风豪气,说:“大小罗天出来的人,暗器之精举世无匹,集合天下暗器高手调教出来的弟子,当然傲视武林。辛大哥,你用暗器相辅,咱们四剑联手,铲除这些巨寇罪魁。”

李家凤退至他身旁,笑道:“二哥,我也会满天花雨洒金钱,是辛大哥教给我的,初学乍练尚可派上用场。”

“小凤,你是不能用暗器的。”他说。

“为何?”

“冷尊千幻剑一代英豪,白道至尊,你如果使用暗器,那还了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算了,你不能用暗器,二哥替你打头阵,你在旁出冷剑捡死鱼,岂不配合得天衣无缝?”

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家凤娇笑,丢掉左手的一把制钱,大敌当前,她笑得像一朵高贵的牡丹花。

“辛大哥。”永旭叫:“咱们用交叉换位法对付他们的方阵,陪他们玩玩。”

姬老庄主不糊涂,咬牙道:“周小辈,你……”

“我又怎么啦?”永旭笑问:“从前你抓我当抓夫,我不计较。你擒住冷姑娘,胁迫她带了灵狐的姹女浮香计较我,我也不计较,你还不满意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刚才你那宝贝儿子的一条腿,是我脚下留情他才能保住的。”他向姬惠一指:“再问问你这宝贝孙女儿,如果我不用剑脊而用剑锋拍她,她那诱人犯罪的小蛮腰,会不会断成两截?”

“老夫……”

“你很幸运。”永旭不笑了:“冤有头,债有主,在下只找顺天王结算!日账,所以你能活到今天。你如果再不醒悟,今天你不再幸运了。”

右臂被毁的乾坤一剑站在远处,吸声叫道:“宏老,走吧!这里事已不可为,你我已无能为力,没有人会怪你。”

“明老……”

“走吧!”乾坤一剑吃力地叫:“兄弟也要离开了,请转告廖兄,咱们都老了,即使能东山再起,也是日薄崦嵫之境,于世何益,于苍生何益?我走了。”

姬老庄主目送乾坤一剑苍凉的背影去远,不由失声长叹,转向永旭说:“阁下,你擒走了绝笔生花的老小,是吗?”

“不错。”永旭不假思索地答。

“老夫愿与你谈条件。”

“抱歉,清尘妖道偷走了在下不少朋友作为人质,在下必须将他们作为交换人质的本钱。”

“那是不可能的,三法师不会和你交换这些人质。”

“我知道,但他如果不肯,阁下与顺天王这些人,便不会替妖道打头阵了。”

“时至今日,大家仍然以自身利害作为和战的依据,各怀鬼胎,未能真诚合作,真是命也!”姬老庄主不胜感慨地失声长叹:“周老弟,顺天王已去和三法师作最后的协商和请求。”

“在下不介意这些。”永旭强硬地说:“在下既然来到茅山,早就把三法师计算在内了。”

“顺天王该算是老夫的师父。”

“你的太乙玄功练得很勤。”

“老夫绝不能背叛恩师。”

“在下不是正在等你吗?你任何时候都可为他尽力。”

“如果老夫能劝恩师放弃东山再起的念头,从此被发人山与草木同腐,你能不能放过他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老弟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
“你们饶过谁了?”永旭沉声问。

姬老庄主默然,久久不能置答。

“在下不能向你保证什么,你也不可能代表顺天王订什么诺言。”永旭又说:“有什么条件,皆需两方面直接当面谈。请转告顺天王,在下于永福客栈等他,日落之前,他必须前来晤面。如果他不来,那就表示他没有诚意,也就是他仍然不放弃东山再起的迷梦,以后彼此就没有什么好谈的,各走极端势不两立。”

“阁下可以转告顺天王。”辛文昭郑重地说:“从现在起至日落为止,以至会晤期间,他是安全的。但是,贵方的人如果对咱们的人采取任何不利的行动,又当别论,咱们的容忍让步是有限度的。”

“你们可以替伤者善后了,后会有期。”永说,行礼告辞。

姬老庄主眼睁睁目送四人离开,不敢下令拦截袭击。一个永旭已经令他们招架不住,四个人他更毫无获胜的希望,何况他的人事实上已经丧胆,已经失去了排死的勇气,他不得不压下下令进击的冲动。

四人沿小径撤走,离开了险地,永旭向辛文昭说:“辛大哥,谢谢你。哦!大哥怎么跟来了?”

“你以为我能放心就此返回故乡吗?”辛文昭笑答,刻板严肃的脸上有了笑容:“我把所有的弟兄都打发走了,回头在大茅镇暗中留意你的举动。”

“呵呵!把余姑娘也带来受苦?”

“周兄弟。”余小秋毫不扭据地说:“在大小罗天,我是第一个与文昭同生死共患难的人,现在,也是如此,他答应带我顺道返乡,他可以给我返乡的勇气,十余年来,他是我第一个完全信赖的人。”

“我祝贺你们。”永旭真诚地说:“浊世狂客一死不但是你们自由了,江湖也将减少许多是非。我已经发觉有人跟踪,却不知是谁,你们的跟踪术委实令人吃惊。”

“要说跟踪,愚兄敢夸海口,大小罗天出来的人,都是第一流的,宇内首屈一指,你能发现有人跟踪,已经是不错了。”

“这恐怕得怪我了。”家凤微笑着接口:“有时跟不上辛大哥的行动,而且也关心则乱……”

“哦!你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?”

家凤脸一红,低下螓首回避他的目光:“在客店里,我……我就一直留心你的举动。你前脚离开香海宫主的居室,我后脚就跟进去想向香海宫主讨消息。我不放心那个什么凌波仙子。”

“你发觉……”

“我发觉香海宫主主婢三人皆昏迷不醒,便知有变,心中一急,便追出来了,来不及通知家父。”

“那是騒狐狸的姹女浮香,我发现了妖妇的狐狸尾巴。”

“出镇不久,便被辛大哥和余姐姐用上了。”

辛文昭接口道:“我知道你为人机警,老谋深算,一听到李姑娘说出客店的事,便知你必有打算,所以阻止李姑娘追上去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 一气神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