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3章 病魔缠身

作者:云中岳

金蛊银校与七名同伴到了姬惠歇息的山腰,铁爪潜龙就站在先前永旭躺下的地方。

“富前辈,我们该往何处追?”金蛊银魅向穷儒问。

穷儒向下面的小河一指说:“这条对、河在下游七八里的山脚下,往西折向五六里再南流,泼妇必定沿河急走,不可能攀山越岭赶路。咱们从此地攀越右首这座山脊,便可先一步到达河流西折的河谷,再设下埋伏等她们前去送死。”

“前辈地形熟,请领路。”

“这次失败,她们必将提高警觉,埋伏时诸位千万得留意,在没有一举救下周老弟的把握时,决不可轻举妄动,以免误了周老弟的性命。”穷儒郑重叮吁。

“富兄,我们会小心的。”铁爪潜龙说。

“好,这就走……咦!”穷懦讶然叫,俯身拾起一根三寸粗的一段枯枝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铁爪潜龙惑然问。

枯枝上有字迹,是用石角刻上去的。

穷儒将枯枝递给铁爪潜龙,神色肃穆地说:“不可声张,咱们回去找李庄主商量。”

铁爪潜龙将枯枝转递给金蛊银魅,沉吟着道:“富兄,会不会是妖妇的诡计?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穷儒斩钉截铁地说。

金蛊银蛙盯着枯枝发怔,用不稳定的声音道:“富前辈,如果是妖妇的诡计……”

“妖妇没有施诡计的理由,她明知人质在手,咱们决不敢冒险抢救,何必用此诡计?而且,她们事前并不知在下在此埋伏,也没有刻字的时间。”穷儒详细分析:“在下的笑声,周老弟定不陌生,只有他知道是我。我敢用项上人头担保,绝对不是妖妇愚弄我们的诡计,咱们快去找李庄主商量,以免误事。”

“好吧!去找李庄主商量。”金蛊银魅断然地说。

果然不出穷儒所料,姬惠带着人沿河急奔,不敢爬山向西走。

不久,河流向西折,她们进人了小山岭围绕的一处河谷,心中一宽。

“怪事,他们为什么不追来?”姬惠向跟在身后的侍女说:“不追来不近情理,他们必定另有阴谋。”

冷魅走得十分吃力,虽然有一名大汉扶着她走,抹掉脸上的汗水,接口道:“不是他们另有阴谋,而是投鼠忌器不敢追赶。”

“他们为何不敢追?”姬惠问。

“他们怕我们挟人质要挟。”

“这……很有道理。”

“神龙浪子的的朋友皆不算什么,他们决不敢冒险救人,目前最可怕的强敌,该是宁王府的爪牙。”

“寇十五郎和飞龙寨主,不客气地说,凭他们那点道行,还不配威胁我们。”姬惠傲然地说。

“他们的大援将至,谁知道又来了些什么人?如果是妖道李自然来,你姬家的武功,决难与妖道的妖术相抗,何况妖道身边,经常带有艺臻化境的高手。”

“你放心,我爷爷定力超人,妖道的妖术无所施其技,妖道亲来也讨不了好。”

日影西沉,黄昏将临,前面小山坡上人影纷现,有人发出一声欢呼。

姬惠大喜过望,如释重负地道:“爷爷来了,谢谢天!”

山脚下有一条小径,魔剑姬宏领着子媳与十余名手下,站在路中含笑相候。

姬惠飞奔而上,雀跃地道:“爷爷,人已经平安擒获。。

“姬庄主掀须微笑道:“惠丫头,你很了不起。呵呵!可有人跟踪?”

“十余里外曾经碰上金蛊银就和穷儒,怪的是他们竞不跟踪来!”

“唔!不对。”姬庄主脸色变了:“穷儒那狗东西心胸狭窄,眶毗必报,曾经追踪咱们数百里,沿途明枪暗器齐施,十分难缠,为何不跟来相机报复?”

“爷爷,他们真的不敢跟来。”

“不管他是否跟来,现在已用不着担心他了,他不来便罢!来了他就别想活啦!”姬庄主恨恨地说。

“爷爷,千幻剑那些人……”

“他们被爷爷扔脱了,人多反而无法赶路,他们不会从这条路上来,放下周小辈,看看他怎样了。”

“他病得很重,恐怕不行了。”

姬庄主在永旭身上探索许久,检查四肢五官,脸色渐变,惶掘直:“真糟!病势不轻,这不是有意和咱们过不去吗?走!前面小河折向处有一座小村落,但愿村中可找到高手郎中,今晚就在村中投宿。”

姬少庄主上前接口道:“爹,人已到手,迅速脱离可保安全,不如连夜南下出山,到达江边便不怕他们了。”

一名中年大汉也道:“少庄主言之有理,目下山区危机四伏,十余批高手遍布各地,很可能循踪赶来劫夺周小辈,还是远离险境比较安全。这里距咱们泊舟登陆处不足十里,大半夜便可赶到。”

“可是,周小辈恐怕挨不过今晚……”姬庄主忧形于色地说。

姬庄主活了一大把年纪,对疾病时疫颇有见识,发现永旭浑身火热,嘴chún干枯眼呈散光,呼吸微弱神智昏迷,便知病势沉重,如不及早诊治,即使不死也会落个白痴或残废的后果。

他并不是不知逗留山区的严重后果,但永旭的病却令他拿不定主意。

“爹,沿途如果有村庄,必定有郎中,把郎中和葯带走,岂不比留在村中安全。”姬少庄主继续主张连夜脱离山区以策安全。

“也好,一面走一面商量对策。”庄主终于让步。

他们走后不久,两个人影出现在先前他们停留的地方,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前面小径转角处。

“妙极了,他们果然走上这条路。”灰袍飘飘的人欣然地说。

“要不要发讯通知前面的人?”穿衣裙的女人间。

“不必了,恐怕他们已经看到这些该死的东西了。”

“我们跟上去……咦!有人来了!”

两人还来不及隐起身形,坡侧人影来势如电,喝声直震耳膜:“两位暮色膝俄,欣赏夜景吗?雅兴不浅。”

灰袍人不走了,呵呵大笑道:“山与山不会碰头,人与人总会见面。阁下,你怎么落了单?幸会幸会!”

来人在丈外止步,背着手神定气闲,青袍飘飘,神色雍容高贵,淡淡一笑道:“大二两魔同时出现,此地必定有是非。呵呵!在九华两位逃得好快……”

“哈哈!今天咱们同样逃得快,你浊世狂客姓江的单人独剑,决难留得住咱们两魔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你很了得,咱们有自知之明,不会和你拼老命的,你再利害,也拦不住不和你交手拼命的人。”

“真的?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?”

“呵呵!这点自信区区当然有,别忘了在下的绰号,九现云龙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,逃的功夫可高人一等,不信何不试试?”

两人是大魔九现云龙欧阳春风,和二魔香海宫主司马秋雯。

九现云龙的轻功宇内闻名,在山林中脱身可说易如反掌,暮色苍茫,连一个小混混也可扔脱一个武林高手。

香海宫主哎哟一笑,风情万钟媚极艳极,接口道:“那天晚上本宫主身处小楼斗室,空间狭窄无法施展,而阁下却带了弟子阻住了出路,所以阁下得以摆足了威风,今天你决不会如意了。”

“呵呵!你们的话,怯敌之念溢于言表。”浊世狂客大笑着说。

九现云龙修养到家,不以为什,也呵呵大笑道:“武林人最为世人话病的是好勇斗狠,狂傲自大,自命不凡,受不了激。我欧阳春风活了一大把年纪,固然脱不了这些毛病,但自九华之会后,所受的教训刻骨铭心,再不看破世情收敛些,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,而且祸及子孙殃及朋友,因此,阁下,你的激将法免了吧!”

香海宫主也娇笑道:“同兄游戏风尘,对咱们这些邪魔外道固然毫不客气,但他的气度的确也令人心折。我从他那儿,也学到了一些做人处世的道理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不要把自己看成了不起的人物。人员自知,自命不凡足以害人害己。你浊世狂客的确了不起,论武功声誉,咱们两魔甘拜下风,伯你并不是丢人现眼的事。以目前的形势来说,咱们在此地面对你这位宇内闻名的高手中的高手,依然谈笑自若,而且出言相激百般嘲弄,已足以自豪了,阁下是否有此同感?”

浊世狂客淡淡一笑,有意无意地迈出一步。

两魔不约而同退了一步。

香海宫主格格娇笑道:“阁下,你近不了身的。嘻嘻:你所占的地势是上风,不错吧!”

“上风?呵呵!江某不论在何处皆占上风。”浊世狂客一语双关。

“在九江小楼,你就落在下风。”香海宫主的话也一语双关。

浊世狂客脸色一变,眼中杀机怒涌。

香海宫主警觉地连退两步,又道:“我知道你不怕本宫主的统罗香,但你仍然有所顾忌,因为本宫主是迷魂葯物的宗师。你知道我曾另配几种更歹毒的葯物准备对付你,所以你先占住上风的地势,也是你不敢突然发起袭击的原因。以你的性格来说,不一见面便下毒手乃是极为反常的事,可是你的确对本宫怀有三两分的戒心。”

浊世狂客干笑两声,不再进逼,故作轻松地说:“你未免太瞧得起你自己了,你那些下三滥葯物,江某还没放在眼里呢!江某见面不下毒手,原因是要向你们打听消息,你们这些江湖邪魔外道,江某对你们毫无兴趣。”

“你的话真是由衷之言?在九华……”

“那是李自然的计谋,与江某无关。”

“呵呵!你们不是同一伙的?难道你们不是宁王府的走狗?”

大魔大笑着问。

“你说话给我小心了!”浊世狂客厉声说。

香海宫主赶忙接口,她不希望浊世狂客恼羞成怒突然袭击,说:“好了好了,这些过去的事,说来无趣已极。阁下,你要打听什么消息?”

“俊秀山庄姬庄主一群人的下落。”

香海宫主心中一动,娇笑道:“阁下,你来晚了一步。”

“为何来晚了?”

“他们刚走,赶紧两步,还来得及追上。”

大魔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她不加理会。

浊世狂客也狠狠地瞪视着她,意似不信地问道:“你回答得太快,靠不住。你没有说谎?”

香海官主不笑了,粉面一沉,不屑地道:“你这人枉称字内数一数二的武林高手,委实令人失望,无趣之至。哼!你认为我香海宫主是说谎的人?”

“在下存疑。”

“那你就不信好了,算我没说。”

浊世狂客淡淡一笑,举步动身说:“姑且信任你一次,希望你说的是实话。”

“沿途快赶,天黑了就不易追踪啦!好走,不送!”香海宫主高声送客。

浊世狂客渐渐远去,大魔惑然自语:“咳?这家伙真走了?”

“他有自知之明,何必自讨没趣。”

“这与他的性格不合……”

“他聪明得很,咱们已表明不与他拼命,想迫杀必定枉劳心力,他不得不暂时放过了我们。”

大魔脸一沉,口气转厉道:“你为何将消息告诉他?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老弟在姬家父子手中?”

香海宫主笑意更浓,道:“论机谋,你这笨头决玩不出什么好把戏来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让他们尼蚌相争,咱们渔人得利。”

“你认为此举……”

“有利可图的如意算盘,算得十分准确。这一来,我敢保证姬家那群狗男女,决不敢赶夜路,咱们可从容与千幻剑布下天罗地网,打尽这些死不尽的残余。”

“如果你因此而误了周老弟的性命,哼!你我将是生死对头,这世间决不允许你我共存。”大魔凶狠狠地说,语气坚决不容误解。

“你放一百个心吧!同兄弟号称神龙,神龙就是死不了的,他如有三长两短,你惟我是问,走!”

“再不走就糟了,又有人来啦!”

“唉!真有人来了,且看看是什么人?”

两人刚隐起身形,二十余名男女分为两拨,匆匆通过他们的隐伏处,沿小径走了。

香海宫主脸色大变,抽口凉气道:“糟了!恐怕我已弄巧成拙,这恶贼的人全来了!”

这两拨人中,前一拨是浊世狂客的大小罗天弟子,后一拨寇十五郎与飞龙寨主一群高手。大魔反而心中一宽,说:“我只耽心浊世狂客和姬家父子谈条件妥协,对周老弟不利,目下他大援已至,必将以武力胁迫姬家父子就范。双方必定谈不拢,火拼在所难免,可能被你算中了,鹏蚌相争,渔人得利,咱们赶快行动。”

两人立起身,转瞬间便消失在暮色里。

晚霞满天,落日余晖下的小山村炊烟四起。

这是一座仅有二十户人家的小村庄,倚山面水颇富诗意,犬吠声打破了四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 病魔缠身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