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30章 天王归天

作者:云中岳

前面已是平坦的荒野,只有荒草没有树林。永旭仍向前掠走。脚下渐慢,突然引吭高歌:“浪迹江湖带剑行,万里寻踪有前因……吠!”

歌未罢,叱喝似沉雷,人影急剧闪动,突变倏生。

两个道装的人影自草丛中矗起,猛扑永旭和冷魅的背影。

他们不知何时卧在草丛内,等冷魅与永旭经过之后方突然从后面扑上,剑如经天长虹,气势慑人心魄。

按理,这次偷袭必可成功,两老道不但身形快速如电,剑势更是凌厉无匹,在两支后暴起发难,不知后面有人潜伏偷袭的人,难逃大劫。

岂知永旭是有心人,草高仅及漆,两侧草中有人潜伏,岂有不知之理?他放慢脚步,就是故意引对方放胆袭击。

他将冷魅向前一推,在高歌中拔剑、旋身、发招,“铮铮”两声金鸣,火星飞溅。

两老道的剑左右一分,霜华剑的光华乘虚长躯直人。

两个潜伏在草中突然发起偷袭的老道,满以为必可得手,认为永旭和冷惨不知身后有人偷袭,因此根本没有提防意外的打算。

两支剑一攻永旭,一攻冷魅,而永旭旋身反击,地是同时攻袭两老道。

但见剑虹一旋之下,首先便震偏两老道的剑,乘势突人,电虹分张,风雷骤发,光华吞吐令人目眩。

永旭的功力,比两老道深厚得多,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两老道必定人剑同亡。

他一击得手,身形疾退三丈外,剑已不知在何时人鞘,挽了冷魅重新举步扬长而去。

两老道的右肘各挨了一剑,筋断骨伤,脸无人色丢掉剑向后退。

永旭突然转身,向痛得满头冷汗的两老道说:“你们是昨晚从香堂漏网的三高手之二,躲在此短草地的确安全。现在,你们可以沈走去通风报信了。”

“你们的三位法师马上就到。”冷魅也说:“你们用不着苦了两条腿啦!”

两人再次转身,并肩携手而行,状极悠闲。

清尘老道本来已经止步,但当两老道现身偷袭时,便急速狂奔崦上,但已晚了数十步。

两个右肘被毁的老道在原地等候,一名老道悲痛地叫:“师父,香堂完……完了。”

清尘心中一凉,奔近激动地问:“是周小辈所为?”

“还……还有大……大魔,穷……穷儒,以……以及一……一群白……白衣人……”

“什么?一群白衣人?”清尘惊问。

后面的人正陆续赶到,刚到的云栖观主以袖拭掉满头大汗,冷笑道:“那该是花残岭秘窟中的男女。大法师,这倒好,你花了二十年光阴,秘密培植出一群壮大自己的得意门人,到头来他们却反而毁了我们的基业,浊世狂客泉下有知,当仰天狂笑,知吾道不孤;他也是死在自己的弟子手中的。”

清尘目眺慾裂,转身愤怒地回顾。

云栖观主又冷哼一声说:“灵狐有意落在后面,大概是偷溜到花残岭秘窟去了,她算是白费心机,你现在怪她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清尘脸色难看已极,强抑怒火说:“三法师,贫道已经说过,月落花残两处的人,虽然是贫道暗中策划培植的,但决无私培实力的意图,这都是为了本教未来发展而准备的亲信人手。”

云栖观主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,情势险恶,大法师还是聚精会神对付周小辈吧。”

清尘知道多辩无益,向受伤的老道问:“香堂目下怎样了?其他的人呢?

老道一面撕袍袂绑住创口,一面惨然叹息道:“据弟子所知,香堂已被他们占据了,逃出来的人恐怕只有我们两个了。”

清坐一咬牙,向身后的人说:“无论如何,咱们得到香堂看看结果,这就走。”

云栖观主向站在五十步外,并肩含笑向这里眺望的永旭一指,说:“周小辈两个人怎办?”

清尘目露凶光,恨声道:“他们正好挡住我们的去向,当然先解决他,不然此很难消。”

永旭和冷魅并不走,颇饶兴趣地卓立,含笑日迎渐来渐近的愤怒人群。

清尘在十余步外举手,示意跟来的人止步列阵,然后独自上前,向含笑等候的永旭走去。

先前脸上愤怒激动的神情一扫而空,换上了庄严肃穆的表情,在丈外止步,目不转瞬地不住打量永旭和冷魅。

永旭在心理上早有准备,尽量放松情绪,妖道的法力并不比顺天王差,而且可能更高一分半分。

与会邪术的人打交道,心情紧张必定吃亏,不能控制自己七情六慾的人,最好少和道术通玄的人打交道。

他的三位恩师皆为玄门弟子,武林尊称宇内三仙,所以他对邪术知之甚详,定力超人一等。

面对这位号称老神仙的大法师,他有坚强的自信心,也决定了对付妖道的最佳妙策。

他将冷魅挽至身后,泰然稽首行礼。

这是他行道江湖以来,第一次使用玄门礼数与人相见,可知他十分重视清尘老道,将对方视为最强悍的劲敌。

清尘法师居然不敢托大,破天荒回了一礼。

“晚辈周永旭,幸会幸会。”永旭收敛了惯常的嘲世者笑容,一本正经:“打扰道长仙居,多有得罪,请多包涵。”

清尘冷冷一笑,沉静地说:“施主这几天来,在敝山门附近出没如神龙,威风八面,抢尽机先,贫道万分佩服。果真是武林无辈,江湖无岁,年轻人猖狂进取,贫道毕竟老了。”

永旭也冷冷一笑,说:“道长客气了。姜是老的辣,晚辈这几天来,虽说小有所成,但处处皆受到强力的牵制。多次陷入道长计算中,彼此各有所获,也各有所失,棋逢敌手,将遇良才。可以说,晚辈自出道以来,道长是晚辈最强悍的劲敌,斗智斗力晚辈皆略逊一筹,道长何必兴起垂老之叹?”

清尘淡淡一笑说:“施主的来意,贫道已经完全了解。”

永旭客气地说:“晚辈甚感鲁莽,但情势逼人,道长见谅。”

“贫道不是善言巧辩的人,恕贫道不多解释。”清尘欠身说,神态渐变。

“其实也无解释的必要,因为解释的时机早已消逝了。”永旭的口气也逐渐强硬。

“不错,目下的情势,恐怕只有一种结局。”

“对,但结局如何,完全操于道长之手。”

“这是双方的事,贫道怎能操于手中?施主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,贫道不敢苟同。”

“晚辈所说,确是实情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迄今为止,除非是生死关头,晚辈不曾滥用杀戮。贵教香堂秘坛虽说已被晚辈占据,但除了贵教弟子于混战中有十余人受伤之外。其他的人目前仍然平安无恙,这已经明白表示晚辈的立场。如果道长愿意善了,晚辈以诚意接受道长的安排。”

“施主之音……”

“晚辈无意干预道长的事,只要道长肯将顺天王交出,撤回对顺天王的一切支持,晚辈专诚向道长道歉,立即远离茅山,不再打扰道长的清修。”

“贫道抱歉,不能答应你。”清尘一口拒绝。

“道长…”

“施主目下的情势十分危急。”

“哦!道长是不打算和平解决了?”

“不错。施主只有两个人?”

“道长不会排出十绝大阵吧?”

“目前不会。”清尘语气含糊:“听说施主剑上已可发出剑气,这是玄门内丹火候臻五气朝元境界的初步功夫。需有大恒心大毅力而且天赋特异的人,下一甲子苦功方能臻此境界。施主小小年纪,已经有此惊世成就,委实令贫道佩服。”

“江湖传闻,未可全信。晚辈的些小成就……”

“贫道并未全信,因此希望向施主请教求证。”清尘兜了半天圈子,说了一大堆废话,这时方吐露主题。

“道长客气,晚辈希望能令道长满意。”永旭的语气充满信心。

“如果施主真的练成了剑气。”清尘下另一步棋:“那表示贫道练功不勤,内丹不成,道力相去远甚,不得不借助外力相抗,届时施主幸勿见罪。”

“晚辈已无所抉择,是吗?”永旭说,心中暗骂妖道可恶:“道长所指的外力是……”

“施主届时自知。”清上阴笑着说:“时光不早,施主准备好了没有!”

“道长随时可以赐教。”永旭说,举手向后一挥。

冷魅神色紧张地向后退,退至二十步外便毅然留下来。

本来,永旭事先已交代过,要她远出百步外与自己的人会合,但她太过关心永旭,退至二十步外便毅然留下来。

永旭已无暇照料冷魅了,稽首施礼退后三步。

清尘也施了礼,也退后三步。

第二次行礼毕,一声剑啸,双剑同时出鞘,各立门户。

虽则双方口头上皆相当客气,事实彼此皆心中明白,这不是一场印证较技的武学切磋,而是一场有敌无我的生死决斗。

但高手相搏,仍需维持表面上的礼貌。

亮剑后,按规矩行礼如仪,一是武林当代后起之秀,一是一教之主,少不了有一番中规中矩的礼数,以免有失身份。

礼数已尽,双方东西相向,已明白表示无主客之分,谁能抢先一剑将对方置于死地,谁使是胜家。

永旭位于西面,阳光正好影响他的视线,他不能屈居劣势,因此他该全力争取移位的先机。

剑向前一伸,他开始移位;左移位占壬癸主位。

清尘却向右移位,明白地表示要阻止他占主位的意图。

所有的目光,全向他两人集中,人们屏息着观战,鸦鹊无声,紧张的气氛,逼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双方皆是剑术名家,同是练气的高手中的高手,剑一动,强大的气势与无形的压力,像浪涛般向四面八方汹涌而出。

御剑的内力聚于锋尖,剑气开始一阵阵迸发。两人的袍袂无风自摇,两双冷电四射的眼睛杀机怒涌。

大敌当前,两人逐渐失去高手必具的耐性。

双方的气势相当,谁也压制不了对方的旺盛信心和意志,得看出招的声势与耐力,方能看出强弱来。

清尘毕竟老练,知道这种先拼元神的僵持极耗精力,上了年纪的人,怎可与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拼元神徒耗精气神三宝?

老道脸色突变,剑突然改变进击的功架,开始缓缓地舞动,口中念念有词,脚下也走着奇异的步法,赫然是踏罡步斗的降神舞步。

永旭的脸色也变了,变得冷寞异常,双目神光消逝,凝神内视与外界完全隔绝,剑尖上升,上升,成了朝天一柱防御力极为薄弱的剑式,屹立在原地像个石人。

风吼,雷鸣,清尘的剑逐渐舞得更快,彻骨奇寒的剑气远及丈外,异像出现了。

似乎,老道的袖口,袍袂下、领口,升起一阵阵隐约可见的红光芒影,而全身各处却涌出袅袅薄雾,念咒声与剑啸声混合成一种令人狂乱的噪音,剑气激起的罡风气流愈来愈紧。

左移、右旋、老道的身影,逐渐隐没在股俄的红光与雾影中。

永旭屹立如山,像是睡着了。似乎,他整个人在慢慢地萎缩,慢慢地被红光与雾影所吞没。

五六丈外的云栖观主与三法师清真,脸上出现宽慰的笑容。

“这小辈在大法师的回煞降灵大法控制下,毫无抗拒之力。咱们以往估高他了,字内三仙的门下弟子,定力有限得很。”三法师清真傲然地说。

“宇内三仙不是咱们天师道的门人,他们以练玄门性命交修的内丹为主,根本不会仙术。”云栖观主说:“李天师被他所制的传闻,恐怕是造谣而已,并无其事。”

两人正在得意,墓地雾影中红光一闪,一声长啸与一声霹雳震耳慾聋,接着光华耀目,奇异的刺目闪光有如烈日的火焰,一间即没。

罡风四逸,雾影消失。

清尘脸色灰败,连退七八步,退出正在消散的雾影,脚下虚浮。

举剑的手不住抖动,剑尖不见了,断掉五寸左右。头上九梁冠也失了踪,被击碎四散而坠,披头散发狼狈已极。

永旭双目神光炯炯,但脸色却安祥平静,霜华剑晶芒刺目,熠熠迫人,锋尖前芒影如虚似幻吞吐闪烁,指向惊惧万状步步后退的清尘,沉静地一步步跟进,似乎随时皆可攻出追取清尘的老命。

“助我!”清尘虚脱地叫。

云栖观主与清真不约而同双剑齐出,身剑合一从左右涌至,快逾电光石火。

同一瞬间,永旭一声低叱,剑发“乱洒星罗”剑术绝招“星河倒挂”,以雷霆万钧的声威,功出致命的狠招。

三剑接触攻来的霜华剑,聚力一击力道如山。

一声暴震,火星爆炸般向四面八方飞射,剑气的锐啸有如利器以高速飞行的刺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天王归天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