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5章 夺龙大战

作者:云中岳

姬老庄主示意大汉等候,向外面的浊世狂客说:“姓江的,老夫并不信任你,因此,你必须撤去剑阵,带着你的人在旁守候,老夫允许你带两个人,与老夫一同以周小辈胁迫千幻剑撤走。”

浊世狂客点头同意,问道:“庄主可有吊命提神的葯物吗?”

“阁下有没有?”

“有,不然在下岂会提此建议?”

“但老夫不信任你。”

浊世狂客冷冷一笑,探手从怀中掏出一颗鸽卵大有蜡衣的丹丸说:“姬庄主,请记住,目下的情势,是可合不可分,分则两败俱伤,合则各蒙其利。周小辈像这样死狗似的抬出去,保证千幻剑会急怒攻心立即发动可怖的袭击。目下唯一可占上风的事,是周小辈强提精神走出去,千幻剑方有所顾忌,不敢下令进攻。如果被他看出同小辈命在呼吸间,他会不顾一切放手行险一击,想想看,在下还能在丹葯上弄鬼吗?”

说得合情合理,不由姬老庄主不信,伸手说:“丢过来,丹葯何名,何人所制?”

浊世狂客将丹丸抛过去说:“名叫醒神丹,出于江湖四异的老三、真武使者游天容之手,是从一种异蛇口中毒涎提炼出来的提神葯物,快咽气的人服下,仍可支持片刻的清醒。”

“尔后呢?”

“尔后?葯医不死病,佛度有缘人,如果命不该绝,葯力散发后亦恢复原状,决不会加重病情,仅日后调养的时日略为加长而已。”

姬老庄主居然未听出话中的伏线,欣然道:“好,老夫姑且信任你。”

“那就赶快施葯,天已大明,须防千幻剑迫不及待下手,好像已经起风了。”

永旭身上仍有些少热度,气息奄奄浑身无力,在两名大汉的扶持下,总算撑起上身,由姬惠亲自将丹丸纳人他口中,灌口凉水丹丸人腹。

好漫长的等待,时光似乎停住了。

天色大明,微风吹拂。

穷儒等得心中焦燥,向身侧的香海宫主问:“司马宫主,风够大了吧?”

“不行,迷香比气重,风太小,香飘不出三丈外。”香海宫主说,化形于色。

“那……怎办?”

“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我下去,在阵外施放毒香。”

“那……那太冒险……”

“你又有何妙策?”

“这”

“你们准备,我下去了。”香海宫主说。

李家凤伸手急拦,说:“我下去,毒香给我。”

“你?这……”香海宫主颇感意外。

“为了二哥,我必须走一趟,我的轻功很不错,他们决难追上我。我可以搅乱他们的阵势。”家民郑重地说:“阵势一乱,我们再逐一收拾他们。”

“这样好了,你我两人下去,怎样?”香海宫主问。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香海宫主先用解葯抹上家风的鼻端,然后交给她一条暗藏着泄香铜管的罗巾,叮咛道:“挥巾时力道不可过猛,以免浪费毒香。走,下去!”

她俩刚跳下,六个年轻人已飞跃而来,同声长啸。六个人几乎同时发射暗器,像暴雨般向她俩集中攒射。

两人吃了一惊,已无法重登屋顶,飞快地滚倒,向屋角藏身。

六个年轻人并不接近,在三丈外列阵,左手各扣了各式暗器,随时准备发射。

穷儒愣住了,苦笑道:“这些大小罗天训练出来的年轻人,的确可怕,看来,咱们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,赶快起风相助。”

千幻剑也沉不住气了,大声说:“诸位,在下父子先下去,诸位如果愿意,可随后下来,周贤任命在须臾,委实不能再等待了,本庄的人准备,随后下来。”

他飘然而下,家驹、家骅随之飘降。

然后是天罡手、多臂熊、生死判、飞天大圣、无情剑……碧落山庄的人全都下去了,两人为一组先行列阵。

六个年轻人已退回原位,进退的速度十分惊人。

剑拔省张,惨烈的混战即将开始。

在院门外等候的浊世狂客一惊,催促道:“姬庄主,事不宜迟,快快把周小辈架出来吧。”

姬老庄主知道事急矣,举手一挥,命两大汉将永旭扶住架出。

“啊……”永旭突然厉叫,拚命挣扎,接着口角出现血迹,蓦地浑身一震,气息突绝了。

姬老庄主大惊,两大汉之一惊叫:“糟!他死了……”

门外的浊世狂客脸色大变,骇然道:“死了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姬老庄主勃然大怒,拔剑怒吼:“你这富生使用诡计灭口,你……”

行尸掣狭锋刀在手,大吼道:“这狗东西果然恶毒,不但灭口,而且有意让碧落山庄的人,认为咱们是杀周小辈的凶手,一石两鸟,灭口嫁祸用心可诛,毙了他。”

姬老庄主怒火像火山爆发般,一声怒啸,掠出院门挺剑向浊世狂客冲去。

接着,姬家老少一涌而出,行尸巩方,夺命飞锤,酆都六鬼中的四鬼……潮水似的涌了出来。

“铮铮!”浊世狂客挥剑自卫,封住了两剑,却退了两丈左右,脸色突然变得苍白,一面大叫:“姬庄主,有话好说……”

姬老庄主一剑挥出,吼道:“等你死了再说,狗东西!”

双方都红了眼,两方的人各找对手,新仇旧恨涌上心头,每个人都疯了。

这几天的追逐,双方皆已死伤惨重,本来就没有合作的诚意,一旦翻脸,没有人再去思量眼前的困境,没有人再留意永旭的死活。

混战一起,千幻剑一怔,大叫道:“退回原处,不可贸然加人。”

论人数,浊世狂客的人多了一倍以上,但飞龙寨主一群江湖朋友,派不上多少用场。因为姬家的人,也是用剑阵交手,排出鸳鸯方阵大发神威,与浊世狂客三才五行阵旗鼓相当,旁人根本插不上手,陷人阵内三两冲错便被放翻。

片刻间,血腥刺鼻,惨号声惊天动地,好一场凶狠惨烈恶斗,因水旭的突然死亡而爆发了。

千幻剑那些人,看不见院门内所发生的事,相距太远,语音也听不真切,还不知永旭发生了意外,皆被眼前的狗咬狗互相残杀的情景惊呆了。

姬老庄主钉住了浊世狂客,两人从正北追逐至正西。

浊世狂客的剑术,尚可与姬老庄主周旋,略占一两分优势,姬老庄主虽然号称魔剑,但比起浊世狂客的大罗秘学,仍然技差一筹。

但姬老庄主剑上所发的神奇劲道,却又比浊世狂客强劲得多,全力一击,浊世狂客必定连人带剑被震退四五步,封不住挡不开。

浊世狂客只有用神奥的剑术游斗,不时攻出一两招诡异无比的奇学,钻隙而人逼姬老庄主撒招自保。

因此事实上姬老庄主占了七八成优势,但再神奇的剑术,也无法与内功修为已臻化境的人比拚。

姬惠找上了死对头飞龙寨主,她刺杀了三名大汉,从斜刺里冲到飞龙寨主身后,叱道:“转身!郑一飞,这次要分出胜负,拼个你死我活,不死不散。”

飞龙寨主上次领教过她的艺业,不无戒心。

但想起了上次被她夺走水旭的仇恨,怒火冲昏了灵智,大吼一声,紫金刀发似奔雷,“大鹏展翅”狠招出手,藉旋身之力发招,刀光捷逾电闪,奋不顾身抢攻。

姬惠知道这恶贼力道可怕,不敢硬接,疾退一步,恰好让刀尖从肩胸前掠过,剑乘势上挑,骂道:“这次我必杀掉你这畜生。”

飞龙寨主果然了得,闪身避招同时回敬。

他刀突然转向下沉,“铮”一声金鸡震耳慾聋,剑光被刀急压沉下半尺,危极险极地逃过一劫。剑被刀架住往下压,传出一声刺耳的刀剑高速磨擦声,剑毫无困难地脱出刀的压制,而且及时回敬,剑尖以不可思议的奇速,掠过飞龙寨主的左小腿侧,裤破血涌。

沉重的紫金刀,与势如雷霆的劲道,却克制不了姬惠轻灵的长剑,刀一接触剑气,便被剑上所发的奇异为道所消解。

飞龙寨主见多识广,知道拖下去决无好处,左小腿伤势并不严重,严重的是斗志因此而迅速沉落,侧闪丈外大叫道:“快来收拾这该死的泼妇,小心她的剑……”

一声惨叫,从侧方赶来接应的中年人,被姬惠一剑刺人右胁,惨叫着摔倒,一照面生死立判。

姬惠截住了飞龙寨主想脱离广场的退向,冷笑道:“没有人能救你了,阁下,这次你逃不掉的,你将会为上次那些侮辱本姑娘的话付出代价。”

飞龙寨主小心谨慎的移位,闪避的身法相当灵活,不再胡乱出招,仅不时作出辞然进攻的出招姿态。

他一面移位,一面冷笑道:“郑某缠住你三天三夜该无问题,而你们其他的人决难支持半个时辰,你瞧吧,你们的人快死光了。”

广场中横尸追地,姬老庄主已被浊世狂客诱人阵中,酆都四鬼无一幸存,行尸和夺命飞锤被六名年轻人逼得手忙脚乱,浑身是血腥,眼看要力尽被杀。

浊世狂客的剑阵也出现严重的缺憾,东北角已经崩溃,伤亡过多已没有人补充,只剩下未练过阵式的人在各自为战。

开始交手时,姬老庄主四对鸳鸯阵杀人剑阵,这时仅剩下两对,两对中尚且包括姬老庄主在内。

这是说,姬家的剑势仅有四个人可用,其他的人,则陷入了飞龙寨群豪众高手的混战中死撑。

浊世狂客的大小罗天弟子,仅剩下九个人,戊己、丙丁、庚辛三组尚是完整的,而且依然能紧守方位。

五行阵虽然崩溃了甲乙和壬癸,其他三组反而重新形成一座更坚强的大三方阵,加上浊世狂客的居中策应形成中枢。把姬老庄主两对鸳鸯阵困住,压力逐渐增加。

双方的精力皆耗损得差不多了,姬家覆没的情势已无可避免。

姬惠心中一凉,她没有想到短时间的激烈混战,会造成双方如此重大的伤亡。

由于双方皆用阵势相搏,一接触生死立决,兵刃齐下暗器齐飞,人阵的人根本没有攻第二招的机会,死伤惨重乃是情理中事。

姬惠并未人阵,她与侍女小经赶杀飞龙寨众豪,小兰已在混战中不见了,可能已陈尸尸堆中了。

所以迄今为止,她是最幸运的人。

对方的人手,仍然占了绝对优势。

如果飞龙寨群豪解决了剩下的姬家健仆,以及四名姬家的宾客,便可加人浊世狂客的剑阵,围攻已难以支持的姬老庄主,姬家全军覆没的恶运便已注定了。

姬惠惊骇地向斗场退,飞龙寨主立即不放过她,跟上吼道:“贱婢,你走得了吗?”

紫金刀破空挥出,以千钧力道猛砍她的右肩背。

她止步右旋,长剑起处,你一声架住了力道千钧的紫金刀,左手已不可思议地抓住了飞龙寨主的右肋,贴身了,控制住飞龙寨主的右半身,厉声说:“如不下令撤走你飞龙寨的人,本姑娘活剐了你,你要死还是要活?”

飞龙寨主大骇,弄不清是怎么被擒的,反正剑与刀一接触,诡异的奇劲瓦解了他刀上的力道,更令他的右臂失去了知觉。奇劲再将他的右半身震得发僵,自己所发的真力回头反震,莫名其妙地便被擒住了。

扣住右肘曲池穴的那只小手,似乎并不怎么用力,但奇异的、无可抗拒的潜劲,却直撼心脉,令他平空生出气散功消,全身肌肉似慾脱体而崩裂的感觉。

“当!”紫金刀坠地。

姬惠的剑锋,拦在飞龙寨主的右耳轮根部,说:“首先,本姑娘卸下你的五官,先从耳朵开始,剐了你之后,便轮到你飞龙寨的老少妇孺了。”

“不……不!你……”飞龙寨主崩溃似的尖叫。

“你以为你们还能占得了多久的上风?你看到家父吗?他不在是不是?他是催请顺天王加快赶来,可能快到了。顺天王当年在蜀陕兴兵,所经处鸡犬不留,迄今他仍然保有这种嗜好,你飞龙寨那百十名老少妇孺,能够满足得了他的慾望吗?”

飞龙寨主浑身发抖,绝望地叫:“我的天!不要杀我……”

“你下不下令?”

“我……我下……”

“快!”

飞龙寨主也是一个怕死鬼,拼全力大叫:“本寨的人速退,退回飞龙寨,快撤!快!”

死剩的二十余名飞龙寨群豪,不得不狼狈的退走。

剑阵外仅留下三个完整的人,姬岚的妻子商婉如、一名健仆、一名姬家的宾客。

“铮铮!铮!”剑阵中兵刃撞击声不绝于耳,人影迅速地交叉走位,恶斗仍在进行。

姬惠一掌拍在飞龙寨主的背心上,将人向前一推,凶狠地说:“制了你的督脉,十天半月后方能复原。带了你的人快滚,免得本姑娘改变主意。”

飞龙寨主拾起紫金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夺龙大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