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7章 灵狐异毒

作者:云中岳

当浊世狂客一行越过一座小山,来了。阁下想必是顺天王姓廖的人。”

“你看我像顺天王吗?毕夫子反问。

“顺天王早经易容变貌,江湖上知者不少,天下各地皆有他的图形,缉拿他的榜文遍布每个角落,他如果仍以大麻子的真面目出现,岂不自掘坟墓,阁下如果不是,诸位之中,必有一人是真正的顺天王。”

“谁是顺天王已无关宏旨,怪的是李自然居然没将顺天王的身份长相告诉你。”

“李自然不是傻瓜,他并不真正知道谁是真的顺天上,九华之会,你们黑夜中在山顶会晤,他也弄不清楚是真是假,如果知道,他早就放心地将你们领人王府了。由于你们故作神秘,引起他的疑心,所以有驱逐你们出境的事故发生,可以说,这次黄州府山区的互相残杀,是不必要的,你们应该完全负责。”

“哦!你倒怪起我们来了?”

“是的,你们如果不掳走周小辈,彼此何必伤和气,弄得两败俱伤,江某奉命追回周小辈,不得不全力以赴,没想到姓姬的竟然诬赖江某毒死了周小辈,引起了修烈无比,双方精英尽失的大屠杀,最后姓姬的仍然让周小辈平安脱身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“你看到了周小辈?”毕大子问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这样好了,事情已经发生,不幸已经铸成,老夫也不怪你,你是上命所差身不由己,各为其主的事很难判定谁是谁非,再来一场恶斗,仍然是互有伤亡划不来的事。老夫追踪周小辈许久了,那场鬼大雨毁去了一切踪迹,失去了他的下落,你如果将他的下落说出,彼此和平分手各分东西,如何?”

“就凭你们几个人,仍想继续追踪他?”浊世狂客冷笑着问。

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

“哼!不是在下不愿意,而且非常乐意将他的下落相告,让你们也吃吃苦头。”

“哦!你认为咱们奈何不了他?他是不是只有两个人?那个女的算不了一回事。”

“那位女的是千幻剑的爱女,一比一阁下的剑术并不能占上风,就算你阁下是顺天王吧,太乙玄功并不一定能胜得了千幻剑。”

“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周小辈活捉了李天师,救了千幻剑一家老少。目下他们共有十九名高手,可能到江边沙尾村去了。如果你认为可以对付得了他们,赶两步还来得及,请啊!”

所有的人,全部大吃一惊。

毕夫子脸色大变,骇然问:“什么?你说周小辈活捉了李天师?”

“你不相信?”

“那……那怎么可能?李天师的道术相当高明,内功拳剑也不差,周小辈的拳剑固然了得,但道术……”

“你认为江某撒谎?浊世狂客沉声问。

“老夫并无此意……”

“江某亲目所睹,李天师被擒在下就在一旁。道术,哼!有屁用,李天师就是用道术捣鬼,被他将计就计近身,不费吹灰之力,抓小鸡似的手到擒来。”

毕夫子脸色苍白,向同伴苦笑道:“这一来,想擒他不是易事了,诸位有何高见?”

老太婆冷冷一笑,低声说:“停止追踪,老身独自前往看看风色,用智取不可力敌。这人不除,将是可怕的心腹大患。”

浊世狂客冷笑一声道:“要追就得赶快,在下告辞了。”

“不送。”毕夫子冷冷地说。

浊世狂客带了六名弟子,统右而走扬长而去。

老太婆等浊世狂客去远,神色肃穆他说:“周小辈如果有千幻剑撑腰,咱们必须作最坏的打算。同时这次李天师损失了这许多人,迁怒咱们必定不肯善了,咱们不能人川藏身,风险大大,还是按计划行动,等候机缘徐图东山再起,风声不久便会传遍江湖,诸位千万小心了,故布疑阵的手段必须谨慎,决不能留下些小痕迹。咱们这就分头行事,走!”

老太婆独自动身,不久,接近了先前浊世狂客布阵的山坡。

路旁的草丛中突然闪出葛姑娘,举手一招,两人钻人草丛深处。

不久,老太婆独自往回走。

不久,葛姑娘脸色苍白,口角有血迹,吃力地爬出草丛,双腿像是僵了,用双手爬动,爬至路中似乎再也支撑不住,趴伏在路上吃力地喘息。

半个时辰后。永旭大踏步而来,远远地便看到伏在路上寂然不动的葛姑姑,吃了一惊飞步奔近,扶起葛姑娘的上身惊问:“葛姑娘,葛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葛姑娘呼出一口长气,张开无神的双目,吃力他说:“是……是周……周爷吗?”

“是的,是我,你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受到暗……暗算……”

“伤在何处?告诉我,不要紧,我有最好的灵丹……”

两人贴身相倚,永旭低头取百宝囊,左手扶住葛姑娘的腰背,做梦也没料到变生不测。葛姑娘伸手抓住他的腰带,项声叫:“救……救我,我背心挨了一掌……”

“不要紧,我有……哎……”他突然惊叫,放手顺势倒飞丈外,着地几乎仰面摔倒。

葛姑娘一跃而起,飞快地拔剑。

他吃力地站住了,脸色冷灰,一声龙吟,他拔出自夺李天师的宝剑,屏住呼吸,左手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只小玉瓶,手在战抖,但他仍能倒出几颗丹丸吞人腹中。一双虎目杀机怒涌,剑伸出来了。

挺剑向他冲来的葛姑娘见他依然能伸剑屹立,大吃一惊,火速止步不敢再接近。

他收好玉瓶,咬牙切齿问:“你是谁?为何计算我?”

“我……”葛姑娘语不成声。

“说!”

“你……你竟然能……能支持不……不倒?”

“在下对你早有提防,可是发现你受伤,心切救人,一时大意遭了你的毒手,你好恶毒。”

葛姑娘退了两步,大声说:“本姑娘也早已发现你暗中提防我,所以不惜以真受伤来计算你。我不信你能支持片刻,你快要倒了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你到地狱里去问阎王爷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快倒了,倒了……”

永旭身形一晃,但并未倒下,持剑的手不再稳定,脸色更苍白可怖。

上面有人向下奔跑,速度惊人,叫声传到:“什么人在此行凶?住手!”

葛姑娘心中一急,顿忘利害,等不及永旭倒下,银牙一咬,冲下娇叱:“你得死!着!”

永旭一声沉喝,剑突然脱手飞射。

葛姑娘大骇,侧闪挥剑一振,挣一声击中飞来的剑身,没料到用力太猛,永旭的剑突然翻转,剑把的紫金云头,以奇速旋向葛姑娘的脸部。

葛姑娘身手不凡,反应十分快捷,但骤不及防之下,仍然不够快,百忙中扭头急闪,云头嗤一声拂过她的右颈侧,不但擦断了一给青丝,也在耳后枕骨下方,划破了一条血槽。

“哎呀!葛姑娘尖叫,侧跃丈外,身形一晃。

上面掠来的人已到了二十步外,来势奇疾。葛姑娘几乎摔倒,颈例血流如注,等不及永旭倒下,往树林中一钻,逃之夭夭。

永旭终于右腿挫倒,右手吃力地在腹部探索。

掠下的人到了,惊叫道:?哎呀!永旭,你……”

他眼前朦陇,但知觉仍在,吃力他说:“冷……冷姑娘,替我取出暗……暗器。”

来人是冷兢冷梅,手忙脚乱地将他的手扳开,问:“是何种暗器,在何处?”

“气海与丹田之间,是……是针形暗器,有……有可怕的奇毒,要……要小心……”

冷魁顾不了男女之嫌,解开了他的腰带。气海在脐下一寸五分,下半寸就是丹田。是任脉的重要穴道。

这地方不要说利器打击,用拳头也可致人于死。

是一枚灰蓝色银针,藏在掌心任何人也无法发现,三寸银针已人体仅可见一星针尾,可知内腑必定受伤,针口四周已呈拳大的紫蓝色,但并未浮肿。

“是毒针!冷魅倒抽一口凉气说。

“是一种令人全身麻痹的奇毒,我的百宝囊中那只肉红色的翡翠小瓶中,有性质相近的葯散。快!麻木感快传到喉下了,取针后将恭揉人针孔。天!但愿解葯对症。”

已经是第三天了,他终于在虚元中清醒过来,张开涩涩的眼帘,首先便看到从小窗透人的阳光。

“哦!这是哪里?”他喃喃自问。

这是一间设备简陋的卧房,充满乡土气息的古老村屋,那种百味杂陈的气味,不啻告诉他身在乡村古旧的农舍里,而不在大雨谤沦你我砍杀的险恶山林中。

他转动尚有晕眩感的头部,察看室内还有些什么人。床前,一个青丝散乱的女人,坐在床脚的小登上,双手枕在脸上趴伏着睡得正香甜。

“哦!是她。”他感慨他说。

一位对男性存有恶感的姑娘,竟在男性的床前枕床沉睡,必定是疲劳过度,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

他不愿惊动沉睡的姑娘,看窗外的天色,已是午后时光,草中有些闷热,难怪精神委顿,浑身元力。

他挺身坐起,感到手脚发软,身躯似乎有些不听指挥,胸口发闷。

当他本能地作深长呼吸,用意志试图控制身躯活动时,发现了异样,似乎四肢有僵硬麻木的感觉。

“我怎么了?他惊疑的自问。

答案他已经知道了,只是还不太确定而已。

他对伤、病。毒物。迷香。各种约物等等,所知颇为渊博,玄门高士调教门人子弟,对此道涉猎甚广。

他伸手轻推伏床而睡的姑娘,低声轻唤:“冷姑娘,醒一醒。”

冷魅一惊而起,看清了他,神色一懈苦笑道:“谢天谢地你总算醒来了。”

“你是说,我一直昏迷不醒……”

“昏迷了两天两夜。”

“哦!有这么严重?”

冷魅幽幽一叹,无可奈何他说:“你可把我累惨了,似乎注定了我欠你的累人债,永远还不清。上次你发高烧拖了好几天,这次又一昏就两昼夜,你是不是存心害人?”

“抱歉冷姑娘,我不是故意的。上次发高烧,是我不断地行功驱除你给我服下的制气机葯物,由于并未能完全了解葯性,始终未能将葯物驱出体外,要不是行尸巩方阴煞潜能助我一臂之力,可能我早就成了残废了!这是何处地面?”

“沙尾村西端的一座农舍。”

“请将伤我的暗器给我看看。”

冷魅从百宝囊中取出那枚有毒的银针,问道:“那女人是谁?”你居然被射中腹正中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除非受到暗算……”

他一面审视银针,一面说:“岂只是受到暗算而已?那简直是极端卑鄙冷酷无情的谋杀,阴沟里翻船,我算是栽在那恶毒的鬼女人手上了。她自称姓葛,未通名……真精!这种毒可能要了我的命,我完了!”

他不住轻嗅针上的气味,用手指磨擦针体放在口中尝试,脸色变了。

“这是什么毒?你不是好了吗?”冷魅问。

“好了?我的解葯制不了这种奇毒,只能暂时压制保护住五脏六腑。要不了十夭半月,毒侵筋骨,我的手脚关节皆扭曲变形,即使不死,也会成为一个缠绵床席的怪物,我宁可死掉。”

“这……真有那么严重?”

“可能还要严重些。”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一种异蛇的毒液所炼制,加了汞和化血神砂,要不是我的解葯尚可派上用场,我决难支持片刻,毒人体人即麻痹倒地,气血俱消片刻即毙。”冷魅打一冷战,悚然他说:“我的天!那鬼女人是谁?怎会有如此歹毒霸道的暗器?她为何要暗算你?”永旭将针放在掌心,指着计中段说:“中段略呈扁形而粗糙,便放两指用劲,虽可用掌扔发,但重心在中,不易保持直线飞行方向,易失准头,因此是专用作暗算之用。你听说过月落花残?”

“听说过,那是一处传说中的可怖鬼地方,据说。大下问知道底细的人聊聊无几,也可能是信口开河的谣传。”

“的确有这处地方,二十年前白道至尊崔老前辈,就曾经组成搜索队,搜寻此中真相。那几年,各地有不少年轻貌美的美女无故失踪或被杀;更有不少艺业不凡的年轻高手突然暴毙,死因皆是中毒死亡,死后全身发黑,找不到创口,受害人中,只有一个出身武当的年轻人,死时恰好有人在旁,他只说了月落花个字便断了气。”

“搜寻的结果如何?”

“搜索的人分为八组,每组人数由四名至十二名不等,全是些出类拔萃的高手所组成。其中七组一无所获,但有一组出了意外。这一组四个人,一人中毒身亡,其他三人神秘失踪,有人在死者倒毙的现场,附近的一棵大树干上找到一枚这种毒针。”

“天下使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7章 灵狐异毒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