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8章 夫子毕现

作者:云中岳

百臂神判走近脸色尚未恢复正常的五湖浪客,拍拍对方的肩膀和气他说:“能走,你还是赶快离开敝地吧,毒元常不是善男信女,他不会放过你的,多耽误片刻,就多片刻危险性。记住杨某的话,下次不可冒用别人的名号招摇撞骗,你该知道这是江湖大忌,会替自己把灾惹祸的。”

五湖浪客打一冷战,一言不发狼狈而走。

百臂神判的目光,落在永旭和冷魅的背影上,微笑着转身出店走了。

食厅恢复了平静,但人声降低了许多,那些大嗓门的好汉,不敢再无所惮忌语惊四座的谈了。

永旭苦笑一声,向冷旭说:“姜太公在此,咱们的盘缠没有着落了。”

冷魅沉思片刻,问道:“永旭,你不敢在百臂神判的地段内生时?”

“不是不敢,而是不愿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百臂神判是个难得的好人,公正廉明有口皆碑,他的辖区内,土豪恶霸决不敢胡作非为,不信你可以去查查池口镇附近,决不会有让咱们勒索的对象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咱们走!”他急急的说。

“你……你像是有急事……”

“毒元常也算是一代玩毒宗师,也许他有管用的解葯。咱们分头追踪,查出他的落脚处,走!”

冷魅恍然,掩不住内心的兴奋,首先抢出店外,沿毒元常的去向追踪。

池口镇只有三条街,晚上设有夜市,夜市也限于码头区,跟踪该无困难。

永旭岔小巷绕到前面等候,到了西码头,左等右等,不见毒无常出现,也未发现冷魅的踪迹,难免心中有点焦的。

码头最西端,静悄悄泊着三艘中型客船,舱面不见人踪,舱户是大开的,看不见任何的灯火。

要不是邻船的船夫在舱面上谈话,真会被三艘阴森怪异的船唬住了,真有点儿鬼船的气氛。

他在街边码头的石阶坐下,盯着下面的船发呆,心想:如果能雇到一艘快船下放巢湖,该多好?

蛇郎君宰父卓超是否有解葯,他尚难逆料,但这是唯一的希望,也是在期限内可以赶到的最近所在。

他也毫无选择地将命运作此孤注一掷,生与死决定于这次巢湖之行,他必须争取时间。因为蛇郎君在巢湖隐居,要找一个隐居的人得花不少工夫。

他想得很多。很远,从九华回想到九江,从九江想到池口,终点是那个暗算他的葛姓女子。。

这个鬼女人为何要用毒针来暗算他?三年前在茅山,他与恩师管了一档子闹事,但并未出手惩戒任何人。

再说,茅山道院那些双方的当事人;皆不知他与恩师的身份,不可能三年后仍然记得他的相貌,在紧要关头出现用诡计暗算他。

如果他不死,他要到茅山道院查明底细,以便早作提防,日后暗算的情势很可能重演。

中间那艘怪船有了动静,舱门悄然而开,幽灵似的出现一个黑袍人,举动轻灵脚下无声,但见袍袂飘飘,无声元息越过跳。板,拾级而上像个鬼魂,脚踏在石阶上,听不到任何的声息。

二十余级石阶,似乎转瞬即至。

就在他转念之间,黑袍人已登上街边,到了他身边止步,一双似乎有光芒的怪眼,以迫人的气焰盯着他的脸部。

附近有几名水夫走动,夜市相距约有百十步,对街的住宅家家闭户,显得冷冷清清的,与百十步外夜市的嘈杂,显成强烈的对比。

他猜想可能有麻烦,这位黑袍人是冲他而来的。

麻烦果然来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

黑袍人嘿嘿阴笑,用带鬼气的嗓音问:“你来了许久了,有何贵干?”

他想站起,却又忍住了,故作从容坦然道:“等人,等了许久了。”

“等谁?字内双狂不会来了,你还想等谁?”

他心中一震,字内双狂,那不是大邪的撑腰人吗?

这两个老狂曾在九华一现魔踪,大邪一群黑道高手已投入宁王府,成了走狗脱身不得,为何两个老狂仍能在江湖独自游荡?与这黑袍人有何牵连?

“等一个码头的混混,在下希望能搭便船下南京,人穷志短,走头无路不得不找人通融。”他信口胡说。

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,阁下。”黑袍人不怀好意他说,有意无意移至近街一面,阻住他的退向。

“在下没有说假话的必要。”

“我看,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。”黑袍人阴森森的说,语气已暴露出动手制他的意图。

“咦!尊驾这些话有何用意?”他讶然问。

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,人倒霉处处碰钉子,坐在码头上也遇上麻烦。

黑袍人迈近两步,冷笑道:“不必反穿皮袄装羊,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是大魔派来侦伺的眼线?”

“你……”他警觉地站起。

但见对方一伸手快如闪电,噗一声响,左颈根便挨了一劈如在平时,这一掌绝对近不了身,但这时他不敢妄用真力,能凭直觉闪避,当然无法避开快速的一击,只打得他眼冒金星仰面重新坐倒,几乎跌了个手脚朝天。

黑袍人咦了一声,本来要继续攻击的手停住了,似乎发现自估计错误了。

这一掌本来是虚招,劲道很有限,竟然一击便中,大魔派来人,怎么会是连躲都不会的脓包?

永旭狼狈的爬起,撒腿便跑。

黑袍人手一伸,夹背一把揪住他。

他本能地反抗,左时后攻。

黑袍人信手一扔,把他扔出丈外,跟上一脚踏住他的小腹,声问:“招!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……我等人……要……要找船下南京。”他忍住痛楚说,腹上的脚压得他五脏六腑要向口腔挤出来,痛得他冷汗直冒。

他不能运功反抗,不得不强忍痛楚,虎落平阳,这一顿苦挨了。

“下南京有何贵干?黑袍人间。

“池口镇容……容身不得,百臂神判管……管得太……太紧……混不下去了。”

“你认识大魔?”

“听……听说过。”

“镇上来了些什么人?”

“有个什么毒……毒无常,还有个叫五湖浪客的人。”

“哦!毒无常来了?目下在何处?”

“不知道,好像被百臂神判赶走了。”

“晤!你好像不是大魔的人,但你已经看到了老夫,就饶不得你了,老夫要带你到船上处治。”

“请……请不要……”

黑袍人俯身抓人,不理会他的恳求。

蓦地,街对面屋檐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影,沉声叱喝:“住手!什么人在此斗殴呢?”

黑袍人冷哼一声,左手一挥,一道银光破空而飞,以奇速向黑影射去。

黑影冉冉而来,银芒近身突然失踪,眨眼间人便在丈外止步。

“咦!黑袍人讶然惊呼。

黑影赫然是百臂神判。

屋檐下站着另一个人,是冷魅,正缓缓举步接近。

百臂神判背手而立,语气奇冷:“在下知道你是谁了,汉中怀恩岭幽冥别庄的四怪之一,黑怪卞辰。”

“尊驾是……”

“阁下打了在下一枚见血封喉的摄魂钉。”

“尊驾接暗器的手法委实惊人。”

“阁下已犯了谋杀大罪,虽是杀人未遂,公然向在下突下毒手,罪名足以让你饱尝铁窗风味,你是拒捕呢,抑或是束手就擒?”

“混帐东西!你……”

“现行犯拒捕,格杀勿论。你骂得好!”

黑怪卞辰突然疾冲而上,抢先动手。

江下的第一艘怪船中,三个黑影正跃上码头,越阶向上飞跃。

百臂神判左手一伸,接来的摄魂钉在两尺左右贯人黑怪卞辰的胸口,泰然向右迈出了一步。

黑怪卞辰嗯了一声,冲出两丈外,一面仆倒向前滑,一面叫道:“快……救我,我手脚僵……”

百臂神判跟上,一把抓起黑怪卞辰,大喝一声,奋神威双手顺势将人掷出,向刚跃上的三个黑影掷去。

他舌绽春雷大喝道:“限你们立即开船,不然全给我留下。

你们幽冥别庄的人如果死光了,江湖上虽然不见得因此而得平静,至少不会比目下更乱。”

对街的巷道暗影中,先后闪出了八个人影,兵刃出鞘声清晰可闻,八个人步伐稳定向前接近。

三黑影最先一个接住了黑怪卞辰,一听百臂神判说出幽冥别庄四个字,而且口气强硬无惧,再一看有大批的人接,便知碰上了劲敌,逞强不得。

黑怪卞辰一照面便倒了,被人抛球似的随意摆布,说明了这位发话的人艺业十分惊人,决非空言恫吓,再不走真的葬送此地呢。

三人一打手式,两人先退,留一人断后,沉声道:“阁下口出大言,伤了咱们幽冥别庄的人,亮名号,日后咱们再结算。”

“在下池口杨巡捕杨礼。记住,日后你幽冥别庄的人如敢踏入本镇一步,后果你们自己去想好了,今晚杨某网开一面,让你们平安离开,下不为例。”

“在下记住了,后会有期。”

“不送,祝你们顺风,杨某等你们离埠。”

三艘怪船悄然解缆,向下游驶丢了直至船运出视线外,百臂神判方举手一挥,八名同伴纷纷隐去。

冷魅扶永旭坐在不远处,关切地替他推拿腹部被踏处,苦笑道:“以后,我不会让你独自行动了。”

龙游浅水,虎落平阳,这滋味真不好受。”他说,失声长叹。

“你怎么碰上了这些人?如果杨前辈晚来一步……”起就是碰上了,躲都躲不掉。哦!你怎么和杨前辈走在一起呢?”

“是谁?”

“字内双狂,五岳狂客和狂泉,还有几个大邪的死党,他们走陆路连夜上道,可能赶住九江。”

“这些人到底是何处来的?”

“不知道,我只顾跟踪毒无常,一出镇口,后面便被双狂堵住了,要不是杨前辈恰好带人赶来,我恐怕逃不出他们的毒手。”

“他们认出你的身份了。”

“不知道,彼此还没有打交道呢。杨前辈是跟踪我的,一看情势不妙,便大喝检查夜行犯禁的人,那些家伙居然不敢行凶,一溜烟走了。”

永旭挺身站起,小腹的痛楚已经消失,拍拍冷魅的肩膀说:“冷姑娘,你的推拿术高明极了,谢谢你。”

这时,百臂神判已遣散八名手下,走近含笑道:“周老弟,你替我找来不少麻烦。”

永旭抱拳行礼陪笑道:“抱歉,杨前辈,晚辈不是有意的。”

百臂神判拍拍他的肩膀笑道:“老弟,不必介意,说来玩的,些须小事,在下还担待得起。你的事,冷姑娘已经向我说了。”

“哦!冷姑娘她……”

“呵呵!你的船一靠岸,我就看出是你,可是,你们一落店,我就被你们的反常弄湖涂了。宁王府的走狗四处打听你的下落,你怎么公然落店露面?要不是冷姑娘说明底细,我真耽心你要在我的地面重施故技呢。”

“不瞒前辈说,事先晚辈并不知道前辈在此地……”

“呵呵!即使是知道,如果你不是有了困难,仍然会下手的,你这一条龙是天不怕地不怕的。”

“前辈言重了。”他讪讪他说。

“呵呵!好说好说,即使你闹了事,我也是不会责怪你的,而且你也不会有把柄落在我手中的,”

“前辈……”

“前些日子,南京鬼见愁俞兄派人捎来手书,要我留意你的动静,必要时助你一臂之力。我与俞兄交情不薄,现在你不会拒绝我的帮忙吧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要追踪毒无常呢,抑或是直下巢湖去找蛇郎?依我看来,毒无常钻研的是木石之毒,对蛇毒所知有限,你追踪他必定浪费时间,还是直下巢湖比较适当。”

“晚辈也有此打算……”

“那就好。你对蛇郎君的底细知道多少?”

“听说而已。”

“那是个孤僻古怪的人,很不好说话,喜怒无常,为人亦正亦邪讨厌得很,我对他有相当了解。走,咱们一面走一面谈,我已经派人找船准备盘缠,今晚你是我的佳宾,明早我送你上船动身。”

“恭敬不如从命,晚辈感谢不尽。”

“呵呵!不必言谢,日后尚请照顾些儿,不要在池口镇找我的麻烦就够了。”百臂神判大笑着说。

“岂敢岂敢?晚辈虽是个浪人,还知道敬重大公无私不畏权势的公门中豪杰,鬼见愁前辈的辖区是南京城厢,晚辈就不敢在他的辖区内胡闹,跑到对岸的江浦县打抽丰。”他由衷他说。

一早,船离开了码头,为了避免暴露行踪,百臂神判并未前来送行。

这是一艘从武昌下放南京的包船,五六名船夫,二十余名旅客。

武昌至南京本来有定期上下的客货船,但沿途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 夫子毕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