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断魂血琵琶》

第09章 问医求葯

作者:云中岳

东方大际已现鱼肚白,但厅内仍然幽暗,那盏灯真像鬼火,三十六名男女皆脸无人色,软倒在地呻吟。

永旭收了剑,苦笑道:“詹二爷,找地方躲一躲,住到街上去吧,在下已顾不了你们了。”

声落,他已踉跄向外奔,吐出一声深长的叹息,与冷魅飞掠而走。

回到八公山藏身的密林,已是破晓时分,永旭和衣往草窝中一躺,不由心潮起伏,万念俱灰。

他感到冷魅在身后抱住了他,浑身在颤抖,脸部紧贴在他的肩背上,片刻,泪水已湿透了贴着处的衣衫。

蛇郎君死了,不啻是晴天霹雳。

他的希望已绝,坚强的性格已开始崩溃了。

满耳都是悦耳的鸟鸣,金色的朝霞透过树林的空隙洒落在他身上,世间是这么可爱,但他却要向世间告别了,壮志未酬,这是何等悲惨的事!

他的手往下移,抓住了佩剑。

他还有几天好活,顺天王就在附近潜伏,他还有机会,他必须除去这杀人魔王,才能死得瞑目。

一只汗湿的颤抖小手,抓住了他的掌背,冷魅硬咽的语音,在他耳畔引起他一阵震撼:“永旭,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

他强抑心潮,一字一吐他说:“我必须找到那恶贼,不然死不瞑目。”

“这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

“是的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周家父老兄弟死伤之惨,刻骨铭心永世难忘。这恶贼如果不死,必定东山再起再次举兵,不知将有多少人家破人亡,所以他必须死。”

久久,冷魅的抖切语音又在耳际:“可是,你已经尽了心力。你……”

“我还有一口气在。”

久久,冷魅慾言又止:“你……你不为自……自己打算吗?”

“我还有几天好活。”

“永旭……”

“我很好,只要能碰上他,我要全力一击与他同归于尽。”他斩钉截铁他说。

“我们可以去找其他善治奇毒的人。”

“不可能了,我自己就是此中高手。”

“可是,你对救自己的事并未尽全力……”

“你这话有欠公允……”

“自信并不是坏事,问题是过于自信便成了固执,你可以为你是治毒的此中高手,不信世上还有比你高明的人。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我不信天下间除了蛇郎君之外,便没有能医治你那奇毒的人了。”

“问题是远水救不了近火,这就是毕夫子能先一步到达此地等我的原因。”

“南京是大地方,我陪你到南京去碰运气,雇快船一天便可赶到。”

“南京的确有绝顶高明的郎中,但绝没有医治奇异蛇毒的高手。唔!刚才的事,好像有点不太对。”

“你又在胡思乱想了?”冷魅问。

“顺天王似乎……唔!此中有疑团难解。”

“你在想些什么?”

“那恶贼天不怕地不怕,为何轻易地放过我?他的功力比我差不了多少,这次他有五个高手在旁,而又知道我已经中毒“这件事并不难了解,他不想与你拼斗,等你毒发身死岂不省事?”

“你的猜测不无道理,但不合情理,他如想等我毒发,何必出面?派人盯住我们便可,用不着暴露自己的身份。唔!他并不敢料定我中毒,再就是他的主要贼伙留在历阳别馆,像姬家父子等高手,在别馆设伏未能料中我的行动,所以故示大方……对!今后,我们的行动必须保持秘密,我要将他诱出来,给他致命一击,这件事有你帮助,成功有望。”

次日已牌左右,一个中年青衣佩刀大汉,出现在城南横江门附近的一家小食店内,向店伙亮出一块腰牌,晃一晃即纳入怀中。

他的态度相当的傲慢,冷冷地说:“在下是卫所派来查案的,有事要问你。”

店伙恭顺地欠身,陪笑道:“将爷有事尽管问,小的知无不言。”

“今早有人在你店中买食物?”

“是的,是一位长得很标致的姑娘。本来小店早上不作生意,但她一开口就说要赏小的一百文钱,所以……”

“她买些什么?”

“两只煮鸡,一包昨晚卖剩的小菜,一些糕饼点心。足可供七八个人食用。”

“她说了些什么?”

“她人长得很秀美,但脸上冷冰冰的,小的不敢问,她一直就坐在店堂里等……哦!记起来了,她曾问横江浦有没有草葯郎中。”

“她从何处来,往何处去?你是怎么回答的?”

“小的是听到敲门声才出来的,不知她从何处来。走却是向横江浦走的。小的告诉她横江浦远得很,不知该处是否有草葯郎中。”

横江由西面向东流,绕城南而过,东南流经当利驿,至二十余里外的横江浦人江,是往日的潜运要津。

早些年河道淤塞,不通漕运,所以稍大的船便无法从大江驶人和州,横江浦的漕口便失去作用。

这位查案的卫所将爷不再多问,大踏步出店而去。

对街施施然走着一个手点拐杖,老眼昏花的花甲老人,等那位将爷去远,腰干一挺,背不再驼,挟起拐杖,冷冷一笑,绕道而行。

查案的将爷到了护城河的僻静处,会了一名青衣大汉,两人站在路旁的大树下,低声说:“你去禀知赵爷,这件消息十分重要,务必火速传报。买食物的女人必是冷魅,与周小辈到横江浦找郎中去了,显然毒已发作,无法追索毕老前辈了。”

“胡兄,消息尚未证实,怎可即行返报?”那人说。

“错不了的,决不出兄弟所料,你先回去禀报,然后到横江浦找我,我沿路打听,相信不久便可追上他们了。这条路上村落甚少,走在路上瞒不了人的。”

“好吧!我这就回去禀报。胡兄,千万不可大意。如被发现,必须迅速脱离,那小狗艺业深不可测,不要认为他中毒便急放下手争功。”

“兄弟理会得,你就别唠叨啦!”

“好,我这就走。”

伪装卫所的将爷胡兄绕出至横江浦大道,洒开大步急赶。

这条路沿横江的左岸向东南延伸,临江的一面草木丰茂,江两岸的淤泥长满了芦苇,视野有限。

走了两三里,前面一株大树下坐着一个老人,拐杖搁在膝上,平庸的脸部涌起平凡的笑容。

他坐着不动用沙哑的噪门操着官话打招呼:“辛苦辛苦,你才来呀?”

胡兄一怔,在八尺外止步,困惑地打量这位其貌不扬的村夫,油然兴起戒心,问:“你认识我?咱们似乎有点儿面熟,你是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在追查两个人的下落?”老人家抢着说。

“是的!你是……”

“一个姓周的年轻人,一位姓冷的姑娘。”

“咦!你知道……“知道,老夫有消息见告。”

“奇怪,你怎知……”

“老夫自然知道,蠢才!你白闯了江湖多年,居然不知道声东击西的诱敌之计?不过,你还不太蠢,沿途查问不失为弥补之道,沿途查不出什么来,因为他根本不走横江浦。”

“咦,你……”

老人家始终不让他把话说完,呵呵笑道:“他们人手不够,只能故布疑阵引散你们的人。你那位回去禀报的同伴,必定带了不少人往横江浦赶,找不到你他们决不会回头。”

“你怎知道?”

“因为老夫决定管了这档子的闲事。”

胡兄已发现凶兆,退了两步说:“阁下来意不善,你是……”

“呵呵!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”老人持杖站起:“老夫本来不愿惹事,但受人之恩不可忘,不得不投桃报李。既然出头管”

事,便该先弄清内情,对不对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得把所知道的事一一招来……”

胡兄警觉地伸手拔刀,手刚接触刀把,拇指刚压下卡簧,突然地他僵住了,倏然变了脸色。

老人己不知用何种身法接近的,反正眼一花人已站在前面,杖尖顶在他的结喉下,只要往前一送就够了。

“如果你有一字谎言,老夫就割你一块肉。招实了,老夫饶你一命。”

“你……你要知道……”

“要知道所有的一切。此地非说话之所,走!”

噗一声问响,胡兄挨了一劈掌。

历阳别馆其实是一座废园,一座名存实亡的大户人家的避暑别墅。

宅主人罗大爷早在两年前举家迁至南京落籍,这里仅留下两名老仆照顾,偌大的别馆,两个老仆怎管得了?

渐渐地,庭院野草侵阶,亭台池阁面目也全非了。

一个满脸横向的大汉,穿了仆人的褐衫,正在院门外扫门前的落叶,突然哎一声大叫,跳出支外惊叫道:“老天爷,青竹蛇!”

一条绿色长仅尺余的小蛇,滑行人草丛瞬即消失无踪。

青竹蛇几口,黄蜂尾后针,这是家喻户晓的毒物。

其实,这种蛇毒性并不太强烈,只是被咬中创口疼痛难当,很少致命,身强力壮块头大的人,躺下一两天便可平安元事,是一种十分普通常见的毒蛇。

院门内抢出一名大汉,扶住扫地的人急问:“怎么啦?受伤了?”

“青竹蛇,哎哟!好疼。”

“不要紧,扶你进去上葯,忍着点。”

“哎哟!你……你的右肩……”

大汉本能地用左手去摸右肩,同时转脸一看,哎一声大叫,着魔般扔手跳开。

已晚了一步,左掌背已被另一条蛇咬了一口,手一扔之下。

蛇被扔出三丈外,跌落在草丛中摹尔失踪。

“糟!我也被咬了,是赤练蛇”大汉一面叫,一面发疯似的奔人院门。

赤练也是一种最普通的毒蛇,毒性比起青竹蛇稍烈,但也不足以致命。

毒质与青竹蛇不同,但疼痛却不相上下,治创口的葯有别。

一般农家皆备有治咬伤的数种葯,不能混用。

被青竹蛇咬伤的人,也见了鬼似的奔人院门。

不久,出来了三个人,折了树枝在四周找了一阵,一个嘀咕着说:“见了鬼啦!大白天哪有毒蛇乱咬人?我可没存听说毒蛇会爬上人的肩膀咬人的事,邪门!”

“别废话了!”另一个人说:“说不定是从树上掉下来的。这鬼地方两年没有人走动,有蛇平常得很。”

“只有青竹蛇能上树,赤练蛇绝对不会从树上掉下来的,而且院门口也没有树枝盖覆着。”

“谁知道是不是赤练蛇?”

“百里前辈不是断定了吗?他就是用治赤练蛇的葯医治包扎的。”

“反正有百里前辈在,任何毒蛇也不怕。少说几句话吧,把这一带好好清理,免得晚上出入的人又遭殃。”

右面三四十步的密林中,一个人影悄然退走。

午后不久,两名大汉抬了一块门板,门板上抬了寂然不动,但眼睛张得大大十分吓人的胡兄,急急忙忙到了院门外,由把门的人匆匆引人。

厅中有四个人,门板放在堂下,抬人的一名大汉上前,向上首那位面目阴沉,高颧骨脸上无肉。脸色冷青的花甲老人行礼道:“启禀百里前辈,属下奉张老前辈所差,将胡用兄送来请老前辈察看,胡兄像是中毒,手脚发僵痴痴呆呆,似乎已神志不清。

百里前辈急趋堂下,蹲下仔细检查胡兄。

久久。他摇头苦笑道:“不是中毒,他的第九椎下筋缩穴和第三椎下的身柱穴,被人动了手脚,后脑的脑户和强坚穴也有异状,他已经没有救了,废人一个。”

“糟!这么说来,他是被周小辈废了的。”

“怎么一回事?你们碰上了周小辈了?”百里前辈问,脸有喜色。

“属下不知其详,只知胡兄派人回报,说是在横江门发现冷魅购买食物,向店家询问横江浦是否有高明的草葯郎中,料定周小辈与冷魅必是向横江浦走了。胡兄独自前往追踪,张老前辈便率领了所有的人,赶往横江浦去策应,半路上发现了砍死览在路边,就成了这般个模样几,以方是平丐较个豚了,所以派员下将人抬来请前辈……”

“谁曾见了周小辈了?”

“没有,咱们派出的眼线,包括东江镇骆家派来帮忙的人,不论城里城外皆毫无发现他的踪迹。”

“如果胡环是真的遭了周小辈的毒手的话,那么,他也必定已经获得了胡用的口供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属下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张老呢?”

“正赶往横江浦。”

百里前辈老眉深锁,摇头道:“既然是料定周小辈所为,张老为何仍往根江浦赶?那小辈如果得了口供,怎肯就此离开?真是自乱脚步,万一要是周小辈果然中计,岂不少了张老这一部分实力?真是!我得赶快派人禀告毕夫子。”

“百里兄,并元事实证明是周小辈所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 问医求葯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断魂血琵琶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