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他的话并不怎么动听,尊敬的成份还没有讽刺成份浓。三位侠义英雄气量够恢宏,不介意他的讽刺,淡淡一笑,客套地抱拳为礼甚有风度。

“按理,那晚在下已经落败,已经不配再向阁下自讨没趣。”金笔秀士不是输不起的人,输了认输:“但这并不是个人意气之争,名位之夺,所以在下不得不为了要办的事全力以赴,请阁下谅解。”

“那是可以预料的必然现象,我不怪你。”

“在下的三位朋友盛情可感,两肋插刀为在下助拳。乔兄愿不愿接下他们三场公平搏斗,请明示。”

“一比一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三场……”

“在下深感抱歉,三场确是有欠公平……”

“以目前的情势论,诸位已经够公平了,果然不愧称侠义英雄。其实,诸位大可一拥而上的。”

“阁下是接受了?”

“在下有选择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在下接受了,以免敖兄为难。”

“在下十分感激。”金笔秀士指指避在路旁大树下的张姑娘:“乔兄怎么与这位姑娘结伴?”

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逍遥公子笑问。

“奇怪!你在弄什么玄虚?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她是黑衫客张兴隆的妹妹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她兄妹要保护狗官,与你是敌对的一方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她四出请人对付你,花重金买凶手对付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但你却和她结伴,到底有什么阳谋阴谋?”

“我不想多加解释,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。”逍遥公子摇摇头:“总之,没有阴谋,也没有阳谋,纯粹是各有打算的胡涂事和胡涂账。诸位,我们可以开始了,我的事很急迫,早些了断对彼此都有好处。以你们来说,以你们侠义门人的身份,实在不可以用非法的手段来过问官府的事,即使是退了职的官。拖久了旁观的人一多,传出江湖并不是光彩的事,会影响你们的侠誉。你们最佳的选择,是尽量在最短的时刻里,把我送上西天,愈快愈好。来吧!那一位先赐教……哦!说错了,不是赐教,该说那一位先上毙了我。”

铁胆专诸缓步上前,从容不迫从而卷中取出一把连鞘长剑。

“阁下的狂放与豪气,委实令在下心折。”铁胆专诸泰然微笑:“出道四载便获得名震江湖的成就,实非偶然,果真是长江后浪催前浪,世上新人换旧人,今后江湖将是阁下这种人的天下,孔某这种过气的什么豪杰可以向江湖告别了,江湖是年轻人的天下,老一辈英雄豪杰的坟场。乔公子,你知道在下绰号的由来?”

“略有所闻。”逍遥公子不想隐瞒自己的见识广博:“孔大侠一身侠骨,铁铮铮的无畏剑客,袖套中带有一把称为鱼肠的匕首,虽则并非古代勇士刺客专诸所使用的鱼肠剑,但锋利无比确是宝刃。对方武功过高,孔大侠在危急时用来扭转危局,但光明磊落,鄙视刺客的勾当,江湖朋友用专诸来影射阁下,是不公平的,这绰号名不符实,是对孔大侠的不敬和侮辱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是夸奖我呢?抑或是嘲弄讽刺我。”铁胆专诸拔剑丢掉剑鞘:“但我尊敬你。乔公子,请亮兵刃,在下先搏第一场,打旗的先上,笨鸟儿先飞。”

“在下平时很少带兵刃。”逍遥公子一扬折扇:“不是在下狂傲,而是带了兵刃是非多,送命的机会也多,如非必要,尽量避免与人论是非拚老命。在下就用这把普通的纸折扇,领教孔大侠的无双剑术,失手算在下学艺不精,命该如此。”

“这……”铁胆专诸脸有难色:“乔公子,能不能借一把剑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曹昆仑取出自己的剑,连鞘向逍遥公子拋去。

“请试试,看是否趁手。”狂鹰曹昆仑说:“咱们四个人向你挑战,已经够丢人了,再斗你一个手中没有兵刃的人,咱们今后有何面目见武林同道?”

“好吧!”逍遥公子将接来的剑出鞘,将鞘拋回给狂鹰,扇放回腰间的扇袋,无限感慨地说:“你们这种一板一眼,又臭又硬的作风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难怪江湖上道消魔长,武林气节荡然,因为你们那一套什么道义什么气概,已经被丢入茅坑里去了。你们在这里,绝对逃不出二君一王的毒手,我不希望你们留在这里白送死,我要赶你们走,赶快给我远离真定城。孔大侠,进招!”

铁胆专诸还在揣摸他话中的含义,不理会他的催促。

一声沉叱,他毫不迟疑一剑点出。

铁胆专诸一怔,赶忙升剑急封,招发云封雾锁,匆匆发招依然守得像铜墙铁壁,名家身手果然不同凡响,剑上的劲道突然迸发如潮,剑招没露任何空隙。

逍遥公子下手不留情,他已经决定尽快打发这些侠义英雄滚蛋,以免他们遭二君一王的毒手,这几个人怎禁得起二君一王大批爪牙群起而攻?

剑势陡变,灵蛇吐信突然幻化为天河倒挂,冲刺转变为挥劈,剑势骤然强烈十倍,龙吟虎啸从剑上猛然传出,攻击的速度无与伦比,剑影依稀中,狂野地锲入对方的绵密剑网,强政猛压势若山崩海立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金铁交鸣震耳,火星飞溅。

“混蛋!我的剑……”狂鹰曹昆仑心痛地大声咒骂,为自己的剑惋惜。

剑术名家怎可用这种拙劣的招式强攻?这把剑算是完蛋报废了,即使缺口小,至少也得花上三五天磨剑啦!怎能不心痛?

人影飞翻而起,剑气乍敛,剑吟余音袅袅中,恶斗突然结束了。

铁胆专诸飞震出两丈外,后空翻两匝砰然着地,几乎屈膝摔倒,踉跄急退三步,总算幸运地稳下马步保持身形不倒。

“你……你剑上的劲……劲道有……有鬼……”好不容易才稳下马步的铁胆专诸骇然变色叫:“没有人能……能一招便……便封死了我的剑势,你……”

“下一招,我要割开你的发结。”逍遥公子冷冷地说:“你最好赶快滚蛋。第三招,我将割掉你暗藏鱼肠剑的左手臂鞘套。”

“该轮到我了,少吹牛。”擎天手华欣大叫,挥剑直上,身剑合一扑上了。

“滚!”逍遥公子沉喝,剑化虹破空而飞。

接触太快,有如电光石火,只有一击的机会,剑一出便决定了优胜劣败。

“铮”一声金鸣,人影立即斜飞而起。

地面,飘落一丛微泛黄色的胡子,是从擎天手的下颔削落的,剑尖距咽喉不足半寸,危极险极。

擎天手被震飞出两丈外,落地时屈一膝着地,脸色灰败,剑几乎失手掉落,被齐下颔削掉的须根,成了一把可笑的刷子,难看已极,人快要支持不住了。

“咱……咱们的名家声誉,被……被他每……每人一剑勾……勾销了吗?”狂鹰吃惊地叫,扶住了擎天手。

“恐怕是的,曹兄。”铁胆专诸垂头丧气说:“这是比青天白日更明白的事,有人不相信吗?”

“咱们走吧!”金笔秀士更为颓丧:“那天晚上,兄弟的绝招点龙三笔,连点一条毛虫也不从心。走,咱们找安祥老弟商量商量。乔老兄,后会有期。”

四人急急撤走,狂鹰的剑也不要了。

消息传播得出乎意外的快,四个侠义英雄灰头土脸的消息,不久便传遍真定城,但有些人认为是谣言不予置信。

逍遥公子的声威骤升,行情看涨。黄昏降临,五福客栈忙得不可开交,旅客今天似乎特别多,天气热,整座店流动着令人不愉快的各种臭味,汗臭和牲口的气味皆令人作呕。

原来住在店中的人,也陆陆续续返店。

逍遥公子的随从们,也先后失望地返回。

人都聚集在逍遥公子的客室外间,一个个心情恶劣愁眉不展。小孤的消息有如石沉大海,一整天也没有人上门洽谈,似乎这小丫头在人间无声无息消失了,众人心头似乎都压着一块沉重的铅。

“全城都查遍了。”甘锋不安地说:“一整天,城内城外共发现四具无名女尸。据衙门里的忤作验尸的结果,有两尸是十五六岁的少女,似是风尘中打滚的稚妓,被逼厌世投河自尽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逍遥公子不胜忧虑,烦躁地阻止甘锋往下说:“今晚我再到隆兴寺跴探,小孤的失踪,很可能与那个轻功身法惊世骇俗,可能是那条龙的老家伙有关。真该死!那时我真该深入盘诘他的。”

“那老家伙寄宿在隆兴寺吗?”卓勇问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公子爷,我也去。”卓勇手按腰间的刀:“那条龙没有什么不得了,我要斗他一斗,披他的龙鳞,我相信我的刀还很利。”

“不要冲动,卓勇。”逍遥公子冷静地说:“是不是那条龙,还不能确定。如果真是那条龙,反而对我们找寻小孤的事没有帮助,侠义门人不会做掳人要挟的勾当。”

“那……公子爷去找他,岂不是浪费工夫?”

“我的推测是,有人在那条龙身畔潜伏,策划某一种阴谋,而恰好让小孤一头撞进阴谋的风暴里,遭了池鱼之灾。假使能留心盘诘,不难从那条龙口中找出一些珠丝马迹来。”

“依甘锋的推测,很可能是那条龙在搞鬼。”甘锋显然不同意主人的看法:“他出现在咱们的住处,就已经表明他的目标指向我们。正邪不兼容,那老鬼本来就仇视正道以外的人士,把公子爷作为他锄除的目标,对公子爷的随从自然不会放过。那老鬼本来就绰号称神出鬼没的潜龙,打死一个人毁尸灭迹轻而易举。公子爷,咱们集中全力,一定可以埋葬了他,替小孤报仇。”

“在末获得证据之前,不宜惹这个最难缠的武林老怪杰。”逍遥公子不同意用强:“你们都不要先入为主情绪激动,让我来慎重处理。哦!甘嫂,夏姑娘还没返店?”

“没有,连店伙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离店的。”甘锋的妻子古媚说:“这个女人另有同伴,暗中传递信息,可惜我们人手少,无法全面监视找出她的同伴来。小羽精灵刁钻,居然也查不出线索。公子爷,她没提过另有同伴?”

“没有,但我已经见过她的同伴。”

“是些什么人?”

“你们该知道妖魔鬼怪。”

“对,已经证实,妖魔鬼怪全来了。但除了五湖老怪与氤氲鬼王曾经现身之外,搜魂妖神李尚先,与阴魔夏秋姬,迄今仍未露形迹。这一妖一魔,本来就行踪诡秘,极少在人前公然露面。妖魔鬼怪的名号,在江湖朋友的心目中,只能算是二流人物,对他们不怎么注意,二君一王的人,根本没把他们列为竞争者。”

“那夏姑娘正是阴魔夏秋姬。”逍遥公子肯定地说:“她不但已经与搜魂妖神联手,更可能与鬼怪组成同盟,每个人另有爪牙,这股力量恐怕并不比二君一王弱,二君一王轻视他们,恐将在阴沟里翻船。你们不可声张,冷眼旁观从中取利。记住,我们是局外人,我们只捡死鱼,不亲自撒网,保持我们的身份。”

膳罢,已经是起更时分,客院中渐静,逍遥公子的随从们不再在外走动。

隆兴寺的暮鼓声,告诉全城的人夜来了,僧人们的夜课也开始了,是苦修的时候了。僧人们午后不再进食,只喝水,饿着肚皮做夜课,真够辛苦的,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僧人真不是易事。

隆兴寺真像府城内的一座山,挺立在城东,西面可以俯瞰整座府城,东面俯临城外的滚滚滹沱河。

人晚上跑进去,像一只老鼠躲进了奇大的仓库货栈,要想把它赶出来抓住,休想,决不比大海捞针更容易。

那座主要的殿堂天安阁,有九间五层,高度足有十三丈,形容为一座山决非过甚其词。里面的大铜佛,高七丈三尺,人站在下面俯伏膜拜,真像一只小老鼠伏在大象脚下,不成比例。

供施主借宿的客院,今晚鬼影俱无,没有施主借住,负责照料的知客僧也偷懒离开了。因此,悄然潜入客院的逍遥公子大感失望。

站在客院的花园中,他注视着前面黑沉沉的数十栋殿堂发怔。

那个功臻化境的可疑老人,可能已经有所警觉,离开客院躲起来了,很可能躲在寺院的某一处角落,不会离开躲到城内其它地方,因为隆兴寺是最安全的藏身处,不易被仇家发现。

怎么找?从何处着手?即使是大白天,在寺院各处走一圈,也得花两个时辰,晚上……

“我白来了。”他向自己说,感到十分懊丧。

他心中明白,即使摆出穷凶极恶强盗面孔,抓几个僧人来拷问逼供,也问不出什么来。那老家伙绰号称潜龙,这些僧人怎能知道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湖汉群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