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16章

作者:云中岳

炼魂孟婆四女在旁掩口笑,竟不知庙门口多了几个人。坐在祭台上的行尸,也因兴奋而忽略了外面的变化。

“你们怎么在这里扮起官大人问案?真是雅兴不浅。”门外传来声如洪钟的语音。

人一大群,外面黑暗,而且细雨靡靡,不知到底有多少人。

发话的人身材魁梧,两鬓出现灰影,家貌堂堂,不怒而威,一双虎目阴森刺人,所佩的剑古色斑烂,下雨天依然穿了团花锦袍,外面罩了油绸披风。

后面两人,是老道无极元君和威灵王王五岳。

行尸吃了一惊,脸色一变。

“沧海君!”他跳起来:“二君一王全来了,我行尸真的走了运。”

土地庙没有后门,门被堵死大事去矣!庙内狭窄,动手转不开身,只有一个一个冲出去,等于是一个一个冲出去送死。

“走了亥时运。”沧海君嘲弄地说。

“也不见得。”行尸恢复阴冷的神态:“有道是坏运不去,好运不来,人到了亥时运的地步,再坏也坏不到什么地步了,也许会否极泰来呢!公羊沧海,你不会堵在门口说风凉话吧?”

“你认为如何?呵呵!天下三尸并没有什么不得了嘛,听说你们见人就杀,而且赶尽杀绝,别人瞟你一眼就会有杀身之祸,今晚似乎你阁下有点忍气吞声的模样呢!老年变性,不是好兆头。”

“不错,自从我行尸到了真定府,所遭遇的全是坏兆头,今晚也不例外。”

“捉错了人?”

“你们也不见得有好运。哦!你怎么知道我捉错了人?”

“因为真的阎知县,已被在下弄到手了。”

“哈哈!你骗谁?如果人已经到手,你们二君一王还在外面乱闯?”

“因为在下必须把那些不知死活的,胆敢向二君一王挑战的混蛋,一个一个清除掉,杀鸡儆猴,相信日后就没有几个人,敢在二君一王面前充人样了。”

“主意很妙,公羊老兄不愧称一代枭霸。可是,不知道你老兄是否真有称君的霸才与气概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如果有,你该向我行尸单挑,对不对?”

“哦!闹了半天,原来你想和我单打独斗……”

“这就是英雄气概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没有什么不对,只是,你打错了主意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我们来逐一单挑,但须一个一个出来。”沧海君徐徐后退:“假使你们想乘机冲出来突围而走,这里有马阎王身边的两位暗器名家,他们就会把他们威震武林的宝贝,把你们全部杀死在门口,泱不留情。”

“我,千手准提杨准。”外面门左的高高瘦瘦中年人,睁大着死鱼眼说,目光像是近视,瞠然直瞪有点蠢蠢地,完全没有一般暗器名家的锐利眼神,鬼才肯相信这是一个威震武林的暗器名家。

“我,无手天尊公孙亮。”右面那位顶门光秃秃的人说,顶门真的光得发亮,中年秃头,大概用脑过度,脑用在计算杀人上。

“他两人一南一北,暗器名家南准提,北天尊。”沧海君狞笑:“三年来,向马阎王行刺的人中,有七成是死于他两人手下的。马阎王身边高手如云,主事人是四客江湖客,也对他两人尊崇备至。所以,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要死也要死得光荣些,死在暗器乱飞下,死也死得不光彩。”沧海君等于是提出严厉的警告。

“你的僵尸功火候精纯,很了不起。”千手准提阴阴一笑:“但你该听说过回风飞电录,连罡气也挡不住这玩意。巧的是在下就有那么三枚,用来对付阁下的僵尸功游刃有余。”

“现在,我们来指名单挑。”沧海君洋洋得意:“我方是主,应该客随主便,所以我方先挑。”

人开始左右分张,千手准提与无手天尊扼守住门两侧。无手天尊不是真的无手,而是他的手始终藏在长大的袖椿内,双手下垂,袖椿下垂近尺,当然看不见手,手一出可就要人性命了。

踱出一个梳包包髻的黑衣裙中年妇人,挟了一柄尺八长的乌木如意。

“我,黑蜂王王逢春。”中年妇人隆胸细腰,真像细腰蜂:“我挑炼魂孟婆。”

“出来,你。”沧海君向炼魂孟婆伸一个指头往外勾,神情轻蔑狂妄已极。

炼魂孟婆不能不出去,向行尸一打手式,倒拖着寿星杖,大踏步而出。

似乎女人争强好胜的念头,都比男人强烈。年轻的女人耐性有限,一照面打了再说:上了年纪的女人心眼更多,似乎先不挖苦对方几句,心里面就没着落,一口怨气难消。

“黑蜂王,就凭你那几枚替男人搔痒的蜂尾针,就自以为了不起向老身叫阵?”炼魂孟婆的话尖酸刻薄:“你找错对象了,你应该去找像江湖三公子一类的人……”

黑蜂王比炼魂孟婆年轻,实在感到受不了,以行动作为答复,猛地疾冲而上,乌木如意恶毒地一沉一挑,挑下阴挂小腹极为阴毒,罡风骤发,急逾电闪。

短兵刃如果不切入贴身攻击,就只有挨打的份,唯一的切入办法是快;黑蜂王切入的身法确是快得令人目眩,抢制机先的火候十分老到。

炼魂孟婆一惊,对方怎敢如此大胆?只要将寿星杖稍为一拨,对方不但攻击落空,而且身陷绝境,这种冒死走中宫切入的两败俱伤打法,怎么可能出于一个成名人物之手?此中必有阴谋。

上了年纪的人,对某些反常的举动常怀戒心。炼魂孟婆并不是被黑蜂王的进攻速度所惊,而是被这种反常的举动吓了一跳,本能地斜飘丈外,虽则她可以来得及对招反击,所冒的风险并不大大。

她估计对方有阴谋,却没料到阴谋目的何在,更不知策划阴谋的人并非黑蜂王。

身形未定,眼角突见黑蜂王的身影,向相反的方向急速闪动。

这表示黑蜂王正迅速脱离先前所占据的位置,按理应该迅速追击的,为何向相反的方向移位?太反常了。

可是,她领悟得太慢了,突然感到双腿一震,接着浑身发僵,气散功消,砰一声站立不牢摔倒在地。

“你这卑鄙的混蛋!”她听到行尸的厉声咒骂。

“在下负责撂倒任何想逃走的人。”接着听到千手准提冷森森的语音。

“你混蛋!我师妹在避招……”

“她向外纵跃,没错吧?哼!”

她吃力地挺起上身,知道自己的双腿完了,中了可令身躯瘫软的淬毒暗器。

她也看到两个男女,纵到她身旁。地想抓杖反抗,但力不从心,噗一声响,耳门被一掌劈中,知觉渐失,重新躺倒任人宰割。

暴跳如雷的行尸,被炼魂孟婆的大门徒许菡拦住了。

“师伯,他们已经准备要全部埋葬我们,不能让他们用阴谋诡计逐一把我们杀掉。”许菡镇定地说。

许菡年纪已有廿三四了,外表已像青春少妇,武功修为不但已获孟婆真传,甚至已有青出于蓝的趋势。

在三宫庙茶棚,她就敢向品花、点翠两公子挑战,可知武功与胆识皆足以跻身一流高手之林。

“你有主意?”行尸问。

“一起冲出去,他们不可能在剎那间把我们全部杀死。”许菡徐徐拔剑:“如果一个一个出去,那就毫无机会死走了。”

“可是,至少要有一半的人……甚至三分之二……”

“只要有一个人活着,就算是成功了。”

“好,你们准备,等我出去到了门口,就发出信号掩护你们一起冲。”

外面,沧海君的狂笑声入耳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沧海君得意地笑着叫:“钱兄,这次轮到你们挑了,你或许要挑我呢。哈哈!你有权挑,在下自然得硬着头皮舍命陪君子啰。这当然也是在下的光荣,二君一王的声威,比起天下三尸本来就差那么一点点,算我沧海君高攀啦!”

“阁下的确是言出由衷。”行尸向许菡用手式示意准备:“天下三尸威震天下时,你二君一王还是各据一方小有名气的黑道小豪而已。一比一,不是我行尸小看你,你差得太远了,不客气地说,你还不配我行尸挑你。好,现在我挑千手准提杨准老兄。”

他沉着地一步步向外走,一面走一面舒张双手,行家一看便知,他正在运起火候精纯的僵尸功。

走了一半,他开始并足跳跃,这表示他已运功护体,不怕刀砍剑劈。

千手准提身怀克制他僵尸功的回风飞电录,他却偏偏挑上千手准提,是有一点不合情理,因此,千手准提难免有点困惑。

千手准提离开了门左,向外面的广场退。立即有两个人上前,填补了千手准提的位置。

一声鬼啸划空传到,夜雨中闻声令人汗毛直竖。

行尸眼神一动,扭头瞥了许菡三女与两随从一眼。他们用目光示意,并且颔首加强表示领悟的意思。

他冷冷一笑,并足向前一跳,到了庙门口。

外面,沧海君的得意笑容更得意了。

“你像是要赴屠场的老牛,哈哈哈……”威灵王王五岳也乘机出言嘲笑。

似乎,这些人并不在意刚才的鬼啸声。

行尸哼了一声,再一跳便跳出了庙门。

外面,所有的人皆跃然慾动。

一点地没有单打独斗的气氛,所有的人都有动的神情流露。

行尸说得不错,单打独斗,二君一王谁也不敢与他拚搏。但三个人联手,足以对付三尸把三尸送入九幽地狱,因为他们三人的联手聚力攻击术,举世无双。

再往前跳,就是生死之门。

他一咬牙,向前一跳。

两个鬼面人急步过了雕桥,金笔秀士也亦步亦趋跟在后面。

“前辈,这里真能找得到人?”他向稍高的鬼面人大声问。

“总得碰碰运气呀。”稍高鬼面人扭头说:“前面是韩河镇,我曾经发现有鬼鬼祟祟的人藏匿,也许他们将人掳来这里躲风头,逃避二君一王的人报复。”

“真该去找二君一王的。”他不以为然,认为这样鬼撞墙似的乱找不是办法。

“你找他们有何理由?找他们要人?”

“要……”

“要严知县?行吗?”

“这……总此瞎摸索好是不是?”

“问题是二君一王要的是另一个知县,那个知县与你无关,师出无名,首先你就输了气势。小老弟,急也没有用,只能有一步走一步,多方打听或许有希望。”

“后面有人。”稍矮的鬼面人低声示警。

三人不约而同,闪入路右的矮林。

大道空荡荡,烟雨朦胧,人必须接近至廿步内方可看到形影,稍矮的鬼面人,是从踏水声而判断有人。

可是,片刻仍然一无所见。

“你没听错吧?”稍高的鬼面人低声问。

“师父,请信任碧……徒儿的耳力,的确有人。”稍矮的鬼面人坚决地说。

金笔秀士总算明白了,原来这两人是师徒。

而且,他已经完全确定,徒是个女的。

“风雨声……”

“的确是快步踏水声,师父。”

“可是……人呢?飞过去了不成?”

身后,突然传出一声冷笑。

“没飞过去。”另一方向有人接口:“抄到你们后面来了。”

三人吃了一惊,这可栽到家啦!

“高明。”稍高的鬼面人站起苦笑,抖掉油绸披风上的雨水往大道上走:“出来吧!咱们谈谈,两位想必是在韩河镇潜匿的人,咱们正要前往找诸位商量。”

枝叶摇摇,两个人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。

“又是你们。”出现的幪面人说。

金笔秀士一怔,是从天香玉女手中救他们的幪面人。另一个是女的,衣裙全湿了,似乎相当狼狈。

两个鬼面人当然记得幪面人,幪面人说话的怪腔调一听便知。

“惭愧!”稍高的鬼面人说:“果真是岁月不饶人,我真是老得不中用了。”

“你们还要乱闯?二君一王正大举出动,搜杀那些胆敢和他争食的人。裴前辈,你何苦淌这一窝子浑水?”

“老朽希望找到被掳走的好官颜知县,也许能替一个好官尽一分心力……”

“是不是叫颜耿文的知县?”

“是的,你……”

“他已经平安无事,你可以走了,赶快脱离是非场。二君一王不久前往这一面来了,我要赶上去。”

“兄台,要不要帮手?”六合潜龙欣然问,一听幪面人说颜知县平安无事,这位老怪杰大放宽心。

“我这位同伴的人,落脚在韩河镇,我怕他们碰上二君一王的人,所以要……”

“多三个人,岂不多三分力量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“前辈敢相助?”

“为何不敢?我们三条命是你救的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湖汉群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