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02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人一逃进以南的山区,要找起来可就困难了。

蛇有蛇路,鼠有鼠路;熟悉门路,就没有困难。

倦鸟归巢,野兽出穴,天色快黑了。

一条山涧旁建了三栋木屋,孤零零地与世隔绝,一个不甘寂寞的人,在这里耽久了真会发疯。

不过,风景还真不错,青山绿水,禽兽见人不惊,,人与大自然浑成一体,确是参禅修真的好地方。

不过,一个真正想证菩提升仙道的人,不一定需要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苦修,禅的空,道的无,在于修持者的心境,能为外物所诱,怎能奢谈空与无?

三座木屋,分别住了四个人:一僧、一道、一双年约半百的夫妇。

他们代表了三种人:想成佛的苦行僧;想升仙的清修方士;忏悔逃世的江湖凶枭。在数千里人迹罕至的太行山区,这种人为数甚多,受得了清苦生活就是化外之民,受不了就做强盗,各走极端。

屋前的空地紧邻着飞珠溅玉的山涧,三丈宽的涧两岸怪石峥嵘,草木葱荣。

第一座木屋前,席地端坐着年届花甲的老僧,合掌垂肩不住念佛号。

中间木屋前,眉长过目相貌清瘦的老道也在打坐,一双老眼依然明亮,不时涌现出一阵阵冷森的光芒。

中年夫妇并肩站在柴门前,神色漠然冷静。

范姑娘站在空地的中间,手中的宝剑血迹斑斑,本来动人的媚目不再动人,涌发阵阵煞气。

她的五个随从,分别扼守着两旁的木屋外缘。两男卫、两女卫、一个骠悍的车夫。

另外的两男两女卫,与及两名侍女,不可能再追随她了,已经被杀死在官道劫宝现埸。

“不了僧无亏散人,你们如果不将无影刀那几个人的下落说出,我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们。”她的话充满凶兆和威胁:“他用无影刀杀了我两卫,我一定要他偿命,天下虽大,决无他容身之地。”

“贫僧确是不知道他的下落,范姑娘何苦煎迫?”不了僧不再念佛,张开双目,目光迟滞:“他和他那些同伴,从来就不曾涉足贫僧苦修的地方。”

“和尚,你要我相信?”

“贫僧句句是实。”

“哼!是他把你们收容在这里避仇逃世的,本姑娘不相信你的鬼话。这里可以算是威麟堡的近邻,也是威麟堡子弟往来必经的出入孔道,对附近的动静,本堡岂能掉以轻心不加留意?所以你们三年前一到此地,不久本堡就得到一些风声了。无影刀的巢穴有好几处,本姑娘已经毁了他三处秘窟,找不到他的藏身处。你们一定知道,如果不说,哼!”

“贫僧再说一遍,贵堡所获的消息,只是想当然的自以为是猜测,与事实不符。贫僧与无亏道友在此苦修,来去皆与无影刀周施主毫不相干。姑娘无端登门强索,委实强人所难。”

“和尚……”

“姑娘还是走吧!”不了僧态度转硬了。

“和尚,本姑娘耐性有限。”范姑娘咄咄逼人,态度坚决强硬。

“可恶!”无亏散人的修养,可就没有不了僧到家:“即使是令尊浊世威麟在此,也不敢如此嚣张。小小年纪,就这样目中无人自大狂妄,会闯出大祸来的。”

范姑娘的确狂妄得离了谱,猛地左手一扬,一道淡淡的四寸大圆形物,以闪电似的奇速,急剧旋转划出一道奇异的光弧,向无亏道人飞去。

青影一闪,无亏散人的青道袍突然膨胀,罡风乍起,随即形影俱消。

浊世威麟令武林朋友胆寒的三法宝之一:法轮。

范姑娘比乃父的法轮小了一倍,也薄了一倍,是钹形的轮状暗器,锋利的锯齿状轮缘,击中人体比钢刀更可怕,所飞行的路线变幻莫测,假使用内力封架,会随劲加速旋入,防不胜防,极为霸道。

老道大概知道厉害,因此用骇人听闻的遁形术走避。

小法轮如同活物,似受神奇的劲道遥控,转向两丈外的不了僧折向急旋而去。这时,方听到破空飞行的锐利呼啸声,可知法轮的速度比声音要快些。

不了僧忍无可忍,大吼一声,双掌齐推。

掌出霹雳震耳,好精纯的大天雷掌力。

法轮在丈外侧转、折向,速度骤增,自右切入,被浑雄无匹的大天雷掌力阻了一阻。

“还不错,难怪你猖狂。”不了僧一面说,一面站起,右袖向右后方一拂。

将及体的法轮突然再次侧转,发出更尖厉的啸声,随着大袖的拂向电射而去,喀一声切入木屋的垒木墙上,切入三寸以上。

范姑娘冷哼一声,剑向不了僧一指,作势扑上。

“小心空灵香!”怪叫声传自屋后。

不了僧凌空飞升,登上屋顶一闪不见。

淡淡的青影自小涧一侧电射而至,自范姑娘身后扑上。

“小心身后!”远处的车夫急叫。

范姑娘大旋身,剑发回龙引凤,突然迸发的剑气,有如天风疾临。

剑术惊人,内力修为惊人,反应惊人。

“啪!”无亏散人手中的一段树枝,与剑接触突然断了近尺枝尖,被剑气震裂成碎屑。

青影斜掠而走,老道知道厉害,再次遁走。

“哎唷……”同一瞬间,传出龙凤二卫的惊叫声。

那一双中年夫妇失了踪,想拦阻的龙凤二卫被神奇的掌风震倒出丈外,封锁失效。

车夫出现在屋顶,是从屋后飞登的。

“小姐,不见人影。”车夫不安地说:“这个出声警告的人,可能已练成幻形遁影轻功无上境界,比一僧一道更高明,再不走,恐怕会……会栽在此地呢!”

“不!”范姑娘愤怒地取回法轮:“我非把他们毙了不可,我的人不能白死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“你少说些没出息的话!这些浪得虚名的往昔风云人物,如此而已,我有把握制他们的死命。”

“嘻嘻嘻嘻……”第三座木屋的屋角,传出饱含讽刺意味的怪笑声。

水湖绿色的人影闪出,是一个脸白chún红、丰神绝世的出色小书生,宽大的长衫飘飘,好俊的美少年。

所穿的水湖绿长衫,确与姓乔的公子爷相同,但人却不同,年纪与身材有异,一看便知不是同一个人,化装易容术再高明,也不可能改变成高矮不一的人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范姑娘一怔,愣住了。

“我就是我,不是鬼。”小书生轻摇著名贵的描金折扇说:“我知道你是威麟堡范堡主的女儿范梅影,这就够了。”

“你……原来是你用飞蝗石,打了我的车夫……”

“是呀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因为你美呀!我忍不住要追求你呀……”

范姑娘气往上冲,粉脸涌起一抹嫣红,一声娇叱,身剑合一突然急袭。

小书生一声轻笑,人似电火流光,出现在斜方向三丈以上。

车夫一声不吭,自天而降,手脚箕张有如怒鹰下搏,控制丈余空间,凶猛地下扑。

小书生像是头顶上长了眼睛,描金折扇向上一挥,身形随即出现在原来现身的屋角。

“呃……”尚未着地的车夫闷声叫,被扇劲在八尺上空击中了。

“砰!”车夫张开手脚平摔而下,像是巨石下砸。

“小娘子,嘻嘻!”小书生用轻薄的口吻说:“你压箱子的本领,我已经先后全部看到了。要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拥你入怀好好亲热啦!不要回堡吧!我陪伴你再在江湖遨游双宿双飞……”

“该死的!你……休走……”范姑娘火冒三千丈。

小书生飞掠而走,脚下似乎不沾草木尘埃。

“有我陪伴你,保证你不会吃亏。”小书生一面掠走一面口上占便宜:“威麟堡的所谓龙凤八卫,其实是你老爹的帮凶。你所带来的八卫,只是唬人的货色而已。我一个人,就可以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“有胆你就不要扮兔子逃命。”范姑娘一面狂追,一面怒叫:“胆小鬼!站住……”

“今后,你到处加倍闯祸闹事,都不必怕有人干涉问罪,我不允许任何人招惹你。”小书生不加理会,说得快意已极:“因为那是我的责任;保护心爱的人不受欺负,是男子汉的责任。”

后面四卫与车夫,已经落后了百十步,快看不见前面的人影了,而且天快黑啦!

范姑娘有点悚然心惊,看小书生的轻功与养气蓄劲术,自已相去有一段距离,不可能追得上了。

“我发誓,一定要捉住你剥皮抽筋。”她不追了,止步发誓咒骂:“本姑娘遨游天下两载,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撒野,你这小狗……”

“嘻嘻!我是小狗,你岂不成了狗婆了?”小书生不走了,回头反chún相讥:“小娘子,我也发誓,一定要把你抱在怀里。你一身媚骨,正是做妾的好材料。娶妾娶色,你的色够条件……”

范姑娘咬牙切齿左手一挥,法轮再次出手。

“已经知道特性的老把戏……”小书生嘻皮笑脸,描金折扇运足劲道,一扇引出发出神奇扩导引力,要像不了僧一样吸引法轮折向斜走,身形则向相反的方向闪避掠出。

法轮受外力一激,立即侧转、折向、加快旋转。这瞬间,法轮凸起的中心,飞出一枚构造精奇的小针,也像是钻或钉,粗如绿豆长仅两寸,太快了,事出突然,即使能看到,也无法闪避。

小书生根本不曾看到,也没料到,太近了,小针一发即至。

生死间不容发,小书生斜掠而出,没留意身旁的草业中有人潜伏,感到脚踝一紧,可怕的拉力传到,被人拖倒急拉。

这瞬间,发觉利器击破护体神功的波动,知道要糟,但已失去任何应变机会了。

要不是被人及时拖倒,无坚不摧的怪针,将贯入体内要害,太幸运了。

右胁一震,怪针贯肌。任何神奇的内家气功,也抗拒不了这种旋转加速的神鬼难测霸道暗器,法轮飞行的劲道已经够可怖,轮中释放弹出的针劲道更是空前猛烈,针入肌气散功消。

四丈外,范姑娘咬牙切齿飞跃而来,剑上已运足内劲,似乎真要一口气砍上十七八剑,才消心头之恨。

由于小书生的倒势有异,所以她还不能肯定轮中藏针是否中的,因此谨慎地要用剑下杀手。

一旁草深及腰,树林茂密,夜色朦胧看不真切,人倒下便难见形影。

真不妙,人不见啦!沿拖动的痕迹钻前三丈,便发现一条宽有两丈、杂草小树纠缠的山沟。

没错,人溜下山沟了。

沟下必定有蛇虫鼠类,深有丈余,她怎能跳下去追搜?黑暗中钻出一头小兔也会把人吓一大跳。

“你们快来,给我下去搜!”她亮声招呼同伴:“夺命针一定击中他了,他走不了多远的,快!”

片刻,同伴方气喘吁吁赶到。沟下,已经不易看清景物了,如何搜?

天一亮,小书生被一阵鸦噪所惊醒,惊慌地一蹦而起,感到头有点晕,几乎摔倒。

这是山脚下的茅草坡,草深及肩,两三百步外才有树林,睡在草中相当不安全,因为这种草坡,正是猛虎最喜爱的游戏埸所与猎食区。

但对人却安全,因为这里反而不会引人特别注意,躲藏的人,大多选择树林内幽僻茂密的草丛隐藏,不易被人发现。

一旁,公子爷以手作枕,星目炯炯,似笑非笑地向他注视。

他脸一红,低头察看身上,脸更红了。不错,水湖绿长衫是完好的,没少了什么。但他知道,腰间里了伤巾,缠得实实在在,所以腰部显得坚硬臃肿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他脸红耳赤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“你是个小姑娘,不害羞,追逐那位女少堡主,尽说些连男人都感到脸红的轻薄话。”公子爷躺得四平八稳,脸上有邪邪的怪笑:“我看,你也是一个很坏的不安份捣蛋鬼,甚至比她还要坏。”

“这不能怪我,你知道这妖女有多坏?”

“喝!不能怪你?好象你还理直气壮呢!”

“那妖女藉威麟堡的声威,挟霸道的兵刃和超人的武功修为,带了大批狐群狗党,在江湖招蜂引蝶的两年期间,专门勾引良家子弟,稍看不顺眼就把人弄得半死不活,简直就可恶透顶,令女性蒙羞,我……”

“所以你扮英俊的男人戏弄她,为谁主持正义?为谁打抱不平出气?”

“你少管……”

“我才懒得管别人的闭事,救你只是凑巧而已,顺手牵羊并不费事,一方面也是为了报复她向我施展诡计。”公子爷挺身而起,伸手拋过一枚两寸长螺旋形怪钉:“这玩意淬有令人麻痹,毒性并不猛烈的毒,是浑钢铸造的,铸工之精,世无其匹。留着做个纪念吧!哈哈……”

长笑声中,他飞掠而走。

“喂!等一等…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湖汉群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