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33章

作者:云中岳

蓦地人影暴起,暗器漫天飞舞。两位姑娘起而复仆,着地急滚隐身树后。逍遥公子的身影破空疾射,有如电火流光,暗器远拋在身后,无法追及他淡淡的激射身影。

枝浓叶茂的白杨树上,暗器后迅疾地飘落甘锋夫妇。树后不远处,抢出卓勇、小羽、黑衫客。

“五湖四海,任我逍遥!”众人同声大喝。

威麟堡除了范堡主远在卅步外围,以法轮偷袭,再现身诱敌之外,其它九个人皆同时从十步外的草丛中冲出,先用暗器攻击,再随在暗器后发起急袭。

没料到逍遥公子的人,分别躲在树上和树后,也以牙还牙用暗器回敬,再现身迎击。

都是一等一的功臻化境高手,所使用的暗器也是可怕的阎王帖子,谁下错一步棋就全盘皆输,先机一失大事去矣!

威麟堡的人,暗器以逍遥公子和两位姑娘为目标,全盘估计错误,反而成为甘锋几个人的暗器标靶,等发觉错误,己身陷绝境无可挽救了。

两位姑娘从树后滚出,一跃而起。

“你不死,大乱不止!”蕙芳尖叫着,拔剑向已冲近的范梅影攻去。

小孤找上了花花太岁范豪,范豪的左肩井,贯入古媚的一枚霸道暗器夺魄神梭,正在咬着牙卸除暗器,小孤来得太快,梭未拔出剑已化虹而至。

掌里乾坤方人杰,发狂似的接了甘锋两剑,第三剑便招架不住,剑锋从不可能透入的几微空隙中,破空而入刺在右胁下,深入内腑八寸以上。

“你……你是个可……可怕的剑……剑手……”掌里乾坤嗄声叫,剑失手堕地:“你是……是谁……”

“魔剑甘百霸。”甘锋拔剑急退三步。

“我……呃……”掌里乾坤支撑不住了,扭曲着摔倒。

冲霄凤刚架住古媚的一剑,没料到贴地射来的小羽,从身后贴地掠过,尺八匕首砍断了它的左脚胫,被古媚再一剑贯入酥胸直透心坎要害。

好快速的一面倒搏杀,凑手不及的一方,注定了被毁灭的命运,有如暴雨打残花,好惨。逍遥公子向范堡主冲去的速度,比袭击他的暗器要快些,所有的暗器包括范梅影的小法轮在内,是从他的侧后方射出的,远出三丈外便毫无危险可言,即使是从正后方射出,也无法赶上他。

范堡主已料定他必定冲来,却没料到他竟然提前冲上,所安排的袭击妙计落空,心中一急,猛地大吼一声,左手唯一的法轮同时出手,向电射而至的蓝影发射,两种绝学狮子吼与法轮,行致命的雷霆一击。

范堡主内功之浑雄不言可喻,不然岂能用狮子吼绝学杀人?这一全力施为,威力石破天惊。

逍遥公子虽已运功防范,仍被这以十成功力所发的狮子吼所撼动,感到脑门一震,身形一顿。

他也全力卯上了,百忙中双手运剑马步疾沉。

“铮!”法轮挟风雷而至,剑在法轮雷霆一击下崩断了八寸剑尖,火星直冒。

法轮也失去大部份动力,以小角度的偏差斜飞而逝,传出一声撕裂护身先天真气的怪啸,法轮间不容发地贴逍遥公子的左肋飞过,衣裂肌伤,好险。

鲜血是沁出的,可知道逍遥公子的伤并不严重。

一声动魄惊心的异啸,从逍遥公子口中发出,不像是人类的声音,而像鬼哭神号。接着断剑发出强烈的闪光,与蓝色的身影在异啸声中扑上了。

范堡主再一次狮吼,剑涌重重剑浪。

风吼雷鸣,电耀霆击。

第二次狮吼因第一次用了全劲,而致威力减弱了许多,再被逍遥公子的异啸震散了部份劲道,音波四散。

内功对内功,功深者胜,此消彼长,取巧不得,一接触胜负已判。

“铮铮铮……”断剑以雷霆万钧之威,强行突入剑浪中心。

似乎,蓝色的身影如虚似幻,并无实体存在,而是附在断剑中,人与剑浑如一体,这才是传闻中的地行仙,以元神驭剑的无上绝学。

一声惊号,范堡主的身影向右方流泻飞射,远出四五丈外,身形重现双手伏地支撑住衣袖破裂的身躯,幸而稳住不至于摔倒。

剑也断了八寸剑身,仍在的剑身出现十余处缺口。

逍遥公子朦胧的身影重现,脸色略泛苍白。

“你本来可以和我早作公平了断的。”逍遥公子举断剑的手稍现抖动:“内功修为你的火候仅差半分,所以你能肆无忌惮地横行天下,真要光明正大地决斗,你足以支持三百招以上,可惜你贪生怕死,避免和我公平决斗,今天输得毫不光彩,我可怜你。”

“你……你年纪轻轻……”范堡主站稳了,气色灰败,“不……不可能击……凿破本堡主的密宗苦……苦行禅……神功……”

“你还不认输?”

范堡主衣袍凌乱,胸、腹、肋皆有裂缝与断剑所造成的点字诀剑孔,有些地方已出现血痕。

“本堡主仍可一……一拚……”断剑对断剑,彼此机会相等。

“你还有三成劲道。”逍遥公子向前逼进:“在下却仍有七成。”

“本堡主四……四十载修……修为……”

“假使你不用法轮先攻,耗去三成神功,不至于如此狼狈,你是间接断送在法轮上的。”

“我……咦!我的人……呢……”

范堡主本已泛青的面孔,突然泛起灰色,举目四顾,这才发现九个同伴都不在了。而大白杨树前,甘锋等七男女,冷然肃立远观斗场的变化,并无上前相助逍遥公子的意思。

“你的人都死光了。”甘锋大声说: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在草丛中找找看。”

草丛茂密,高及肩际,所以威麟堡的人才能利用草丛,接近向白杨树下的逍遥公子,发动破釜沉舟的、雷霆万钧的反击。

如不拨草寻找,不可能看得到尸体。

“儿子……”范堡主厉叫。

花花太岁的尸体躺在草丛下的血泊中,是被小孤杀死的,事先挨了古媚一针,再被小孤补了一剑。

“女儿……”范堡主仍在厉叫。

不远处,八表天曹摇摇晃晃站起,想张口大叫,却叫不出声音,反而重新跌倒,再也起不来了。

范堡主终于相信了,崩溃了。

“赶尽杀……杀绝,你……”范堡主凄厉地叫号。

“是你带着亲友,前来向我袭击的。”逍遥公子沉声说:“你毫无一代霸家的风度,说出这种颠倒黑白的话来,你简直无耻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在下孟镇,搜了在下五天,那才是赶尽杀绝。”

“你是布下的钓饵,引……引我来……来上钩的,你好……好阴……阴毒……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银票的藉……借口,也……也是你逼……逼迫我的手……手段之……之一……”

“不错,银票本来在我身上。”

“天啊!你……你好恶毒……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你……你到底要……要什么……”

“你知道我要什么。”

“你要取……取代我……”

“本来在下是有意取代阁下的,现在不了,你走吧!你的江湖霸业已经成空。”

“我给你拚……了……”

举起了断剑,发狂地前冲,面貌因肌肉扭曲而狰狞可怖,形如疯狂。

逍遥公子转身便走,懒得理会。

“你……你别走……”

逍遥公子哼了一声,一跃三丈。

砰一声大震,范堡主被草根跘倒了。

逍遥公子头也不回地走了,向大白杨树下走,速度并不快,举步从容不迫。

范堡主狂乱地爬起,恶狠狠地挺断剑冲上,到了逍遥公子身后,发狂般一剑急砍。

逍遥公子似乎背后长了眼睛,断剑临头才向左疾闪,反手就是一剑反挥,断剑无情地割裂了范堡主的左胁,肌肉裂至肋骨。

范堡主踉跄闪了两闪,吃力地稳住马步。

“你……”范堡主的嗓音完全走了样。

“你这人愚蠢已极,再三再四往在下布下的圈套钻,你是怎样混到号令江湖的地位的?”逍遥公子将断剑丢在脚下:“要不是你天生幸运,就是江湖无人,所以你才能获得一代豪霸的名位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应该知道,以背向敌是在下对你布下的最后一个圈套,你却愚蠢地最后一次钻进来,给我杀你的借口。”

“天啊……”

“但我不杀你,免得你说我赶尽杀绝死不瞑目。”逍遥公子大踏步离开,在三丈外再转身说:“你最好乘手上还有三两分力道时自杀,这是你最好的下场;一个满手血腥的枭雄,最好的下场就是自杀。”

“你少做梦!”范堡主举断剑厉叫:“我不会自杀让你逍遥,我会号召所有的道上朋友,用尽所有的恶毒手段,务必送你下地狱才甘心,你等着好了,我会再找你,我会誓报此仇,我会……”

逍遥公子不加理睬,大踏步走了。

范堡主向相反的方向走,一面走一面咒骂不绝,鲜血染湿了胁衣,似乎丝毫没感到痛楚。八个人开始挖掘土坑,用刀剑挖土极为吃力,事倍功半,但他们不以为意。

所有的九具尸体埋在一起,大坟前插了死者留下的兵刃,这是代表坟中人身份的标记。

覆完最后一抔土,黑衫客举目向北望,那一带冈陵起伏,林木青郁,正是范堡主所走的方向,那位一代之雄已不知远出多少里以外了。

“你不该放他走的,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”黑衫客不安地说:“百足之虫,死而不殭;他那些爪牙实力仍在,日后……”

“张兄,不会的。”逍遥公子肯定地说:“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;他那些黑道凶袅朋友爪牙,都是利害结合的小豪小霸,不会重新接受他的号令,会自己撑持局面,或者举出新的司令人来做领袖,威麟堡算是完了。你怎么找来了?舍弟他……”

“令弟已动身南下,派我来催请你们赶快南下会合。你们的踪迹很好找,在前面我就碰上一位朋友,他请我转告一件消息。”

“什么消息?”

“离魂门的人已不足为害了。”

“也好,我用不着追踪前往找他们了。”

“那就走吧!我们抄小道绕过汤阴。”黑衫客说:“司空姑娘和金笔秀士一些人,还在府城等你呢,他们要和你结伴遨游天下,不绕道你摆脱不了他们的。”

“我赞成把碧玉兰花也邀来做公子爷的侍女。”蕙芳姑娘笑说:“那丫头鬼点子多,在一起很好玩的……”

“你已经够令人头疼了,再加上她那个闯祸精,那还了得?”逍遥公子说:“赶快绕道。张兄,咱们走,到江南逍遥去也!”

范堡主孤零零地向北走,希望能找到道路或村落。伤口已用腰巾里扎停当,近期内伤口不至于恶化。

但如果在近期内找不到村民抬他,这样走下去,可就凶多吉少麻烦大了,创口即使不恶化,他也支撑不了多久。

远出三五里,他感到头晕目眩,口干舌燥,双腿不争气,似乎要拒绝支撑他那沉重的身躯。

他不得不坐下来歇息,往回看,远处冈上的大白杨树林清晰可见。

“要我自杀?姓乔的,你别妙想天开。”他向远处的白杨林厉叫:“我威麟堡还有上百名忠心耿耿的手下,江湖上我还有数不清的朋友弟兄,我会召集天下群雄,和你清算这笔血海深仇,你等着瞧,我会卷土重来,我会……”

一阵晕眩,一阵奇痛,把他的厉叫打断了,干咳了几声,吃力地喘息。

口说的狠话是一回事:事实又是一回事。

他并不愚蠢,心中明白得很,真正的忠心耿耿爪牙已死伤殆尽,亲友皆亡,留在威麟堡内的亲信爪牙为数有限,他东山再起的本钱有限得很。

召集天下群雄谈何容易?那些人不乘机打死老虎已是难能可贵了。这段时日里,到底有几个人应邀前来帮助他替他助拳助威?

“一时大意,猛虎出山误落平阳。”他咬牙切齿自言自语:“被小畜生毁了我一生心血,我……我好恨……”

他后悔已来不及了,他知道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。本来,江湖朋友都知道,出道三四年的逍遥公子惹不得,不然岂敢在江湖傲称‘五湖四海任我逍遥’?他竟然愚蠢得主动向逍遥公子挑衅,估错了自己的实力。

在下孟镇夜袭天鹰的客院,知道逍遥公子铲除了二君一王,再看到逍遥公子那可怕怕的鬼怪形象,他当时便知道碰上了可怕的劲敌,却不知道及时收手,以至落得到今天的可悲下场。

他自怨自艾了片刻,重新动身觅路。不久到了一条小溪旁,浑浊的溪水在他眼中成了甘泉。

又饥又渴的人,连马尿都喝呢!冲至溪边,他爬伏下来把头埋入水中。

喝够了水,他的精神来了。

“我发誓,我要卷土重来!”他从水中抬起头,向溪水狂野地叫吼。

溪对面,传来一声阴冷已极的哼声。

他悚然而惊,抬头察看。

一道冷流起自尾闾,他感到浑身冷得发抖。

“你们……”他跳起来叫。

溪宽不足两丈,对岸排列着不少三山五岳之雄,足有廿人之多,其中有不了僧、无亏散人、无情剑夫妇……

“冲霄凤在山西道发回信息,你阁下接到信息便传讯江湖,要全力搜杀贫僧这些逃世避祸的人。”不了僧冷冷地说:“你阁下的狂妄举措,已迫得咱们这些人无路可走,太过份了。”

“你们是逍遥公子的……”

“咱们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些恩怨分明的亡命。”无情剑接口:“丢开咱们之间的过节不谈,谈谈逍遥公子,他在冲霄凤手中救了我们,我们感恩图报应不应该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如果不死,咱们酬恩的心愿未了,就不能违反自己的承诺离开他身旁远走高飞,暗中追随保护是十分吃力的事,对不对?”

“你们要……”

“要你死,简单明了。”

“我浊世威麟雄霸天下,仍可一战。”他拔出唯一的防身短匕首往后退:“来吧!谁来挑战?”

不了僧一跃过溪,双掌一分拉开马步。

“贫僧的大天雷掌不登大雅之堂,斗斗你这威震江湖的一代之豪浊世威麟。”不了僧凶睛放光:“你已经是快死了的病虎,贫僧超度你早往西方。”

“本堡主……”

不了僧一声沉叱,一掌拍出,响起一声可怕的音爆,雄浑的掌劲排山倒海似的一涌而出。

他匕首一挥,但真力已竭,挥不散如山掌劲,身躯如受巨锤撞击,暴退丈外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摇摇慾倒,匕首无力地下垂。

无亏散人一跃而至,及时阻止不了僧追袭。

“不要一下子打死他。”无亏散人大声说:“这孽障在打天下创基业扬名立万期间,不知杀了多少江湖英豪,咱们把他活擒拖去示众,让天下同道看他这种失势枭雄的嘴脸,比杀他快意多多。”

“对!咱们带他走。”对岸的群雄高叫,纷纷跃过溪来,群情汹汹:“示众江湖,示众江湖……”

他站稳了,胸膛一挺。

“你们是什么东西?混帐!”他破口大骂:“我浊世威麟不世之雄,岂能受你们这些下三滥混蛋侮辱?去你娘的示众江湖。”

无亏散人大怒,疾冲而上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他仰天狂笑,匕首一转,反插入自己的心窝。

无亏散人斜飘丈外,颓然呼出一口长气。

狂笑声嘎然而止,死一般的静。

所有的人,皆默默地向他注目。他浑身抖动了几下,缓缓向前仆倒。

“咱们埋了他,朋友们。”无情剑叹息着说:“他毕竟曾经是一代之雄。”

雨开始洒落,东南天际响起殷殷雷鸣。

全书完

温馨小提示:
您正在阅读的《湖汉群英》内容已完结,您可以:
返回云中岳的作品集,继续阅读云中岳的其他作品..
返回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