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08章

作者:云中岳

她说得痛快,没料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。

是逍遥公子,真像个有形无质的幽灵,没发出任何声息,接近至她身后不足八尺,她依然毫无所觉。

“夏姑娘,他用不着你以任何理由替他辩护。”逍遥公子接口:“他除了一颗忠心耿耿的心以外,没有别的用心。你说了一番人人都懂的大道理,但你勿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我忽略了?”她转身问,感到暗暗惊心,逍遥公子接近的事实,的确令她吃了一惊。

一个自以为了不起,自以为功臻化境的人,被人不知不觉接近至身后伸手可及的近距离而毫无所觉,不仅是心惊而已,进而影响自己的情绪和信心。

“要交朋友以助声势,这是利害的结合,最后必定因利害而分开,彼此成为死仇大敌。”逍遥公子诚恳地说:“夏姑娘,我不喜欢真定城这种波诡云谲的局面,所以不需要利害的结合。你是聪明人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要交朋友,期以来日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来日方长,夏姑娘。”

“我本想……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恕我直言,多你一把剑,不但不能帮助我,反而增加我的困难,临时增加人手,那会自乱脚步的,姑娘的意慾相助盛情,我心领了。姑娘再不走,恐怕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“哦!你是说……”

“大敌将至,你反而成为双方攻击的目标,处境十分危险。走吧!少陪。”

声落人动,但见人影连闪,眨眼间便形影俱消。

她又是心中一震,扭头一看,甘锋也不见了,何时走的?她也不知道。

她不但估错了逍遥公子的武功造诣,也估错了甘锋的真才实学。

“我不会轻易承认失败。”她向自己说:“我不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她突然感到心潮一阵汹涌,心悸表示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感觉出凶兆。

她像个鬼魂,轻灵地消失在院外的暗影里。

三个黑影出现在院子里,气氛一紧。

屋顶与及墙根壁角,皆有憧憧鬼影潜伏。

“我知道这个小辈什么逍遥公子。”一个黑影的老公鸭嗓子咬字不清。听来特别刺耳:“出道三四年期间,愈来愈狂,凭招摇撞骗混得不错,毁誉参半,非侠非魔,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豪奢的花花公子而已,天下三大公子中,他敬陪末座。老实说,像我这种江湖风云前辈,真不屑与这种小辈打交道。”

“哈哈!这叫做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呀!”另一个黑影说:“在沧海君公羊老哥面前,咱们拍胸膛担保,要把这小辈的头拾回去,以尽朋友之力,要是不与这小辈打交道,咱们如何交差呀?”

“我得等这小辈出来送死,决不穿房入室去赶他出来有失身份。”

“可是,时候不早了呢。”

“不管,我要等。”

“等就等吧!”第三个黑影表示赞同:“这叫做守株待兔,咱们且把逍遥公子当兔子,等他出来纳命,房里太黑,谁知道他躲在那一间房里?逐房去搜,未免有失身份,且找地方坐下来等好了。”

激将法用在成名而自负的人身上,通常都有成功的可能,对方必定忍不住现身,暴跳如雷拚老命。

逍遥公子是成名人物,而且自负。

可是,逍遥公子并没暴跳如雷冲出来。

出来的人是小羽,像个小老鼠般自墙脚下升起。

“我以为来的是什么前辈大人物呢!原来是些胆小鬼狗屎前辈。”小羽的童音在晚间显得清脆响亮:“死要面子打肿脸充胖子,不进去的原因是怕逍遥公子的暗器,只敢在外面说大话苦等。喂!你们上上下下来了一大堆狗熊,天一亮有笑话可听啦!”

三个黑影使用激将法,敌人没上当受激,反而被小羽一顿挖苦笑骂激得七窍生烟。

“小王八蛋你该死!”第一个发话的黑影怒极,发疯似的向三丈外墙脚下的小羽飞扑,双手箕张有如一张大网,要捉小羽这条小鱼。

扑近至八尺内,两侧的花圃中人影乍起,相对交叉闪电似的移动换位。

交叉的会合点,计算得精妙准确极了,而且速度骇人听闻,会合点正好是黑影的背部。

好快,人影一闪即隐。

“啊……”扑向小羽的黑影,发出可怕的惨号,冲上了墙,但小羽已经失了踪。

“救……我……”扑扶在墙上的黑影接着叫号求救,背部被交叉通过的甘锋夫妇抓掉了两大块背肌,琵琶骨暴露在外,痛苦可想而知。

即使救得了,也将成为废人。

另两个黑影大吃一惊,只看到淡淡的依稀人影一闪即逝,同伴便遭了殃,骂人的小羽也失了踪,到底同伴遭了谁的毒手,他们近在两丈左右,竟然不曾看清。

两人飞快地抢近,急急扶住同伴。

“老大,怎……怎么啦?”一名黑影焦灼地问,心中暗叫不妙,因为嗅到了浓浓的血腥。“我……我的背……呃……”受重伤的人终于昏厥了,伤太重啦!“哎呀!血……”扶住左侧的人惊叫。一旁出现车夫卓勇雄伟的身影,像个巨灵。“快招呼你们的人出来吧!”卓勇用沉雷似的嗓音说:“想将公子爷引出来围攻,事实上不可能,公子爷对付你们这种乱鸦,不会和你们堂堂正正打交道的。你们唯一可见公子爷的办法,是必须先消灭我们这些忠心耿耿,敢向天下高手叫阵的随从才能得逞。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车夫卓勇。”

“好,那就先毙了你这车夫……”

“你永远没有机会了。”

飒飒刀气迸发,卓勇拔出腰间的狭锋单刀立即挥出,人与刀浑如一体,豪勇无畏地手下绝情。

丢下昏厥同伴的两个人,剑刚出鞘,刀气已经及体,熠熠刀光临头。

剑刚封出,刀光已流泻而入,锲入双剑的空隙中,猛地左右分张。

这两位仁兄,当然是高手中的高手,但似乎从来不曾见过这么骁勇狂猛的人,也没见识过如此可怖的绝伦刀法,刚感到不对,利刃已经排空直入,一切反应都嫌慢了,车夫卓勇的武功与胆气,皆比他们优越多多。

人影一触即分,传出利刃割裂肌骨的轻响,与及惊怖的两声轻叫,生死立判。

卓勇的身形,挟凛冽的刀气陡然消失。

“噗噗”两声怪响,两个死人倒下了,倒在自己的血泊中挣命。

背部被抓裂的人,也跌倒在墙根下抽搐,气息渐绝,已无法再发声呼救了。

院子重归沉寂,空间里流动着浓浓的血腥,与及死亡的气息。

四周传出不少人的惊噫声,那些候命抢出的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。三个现身诱敌的人,武功当然是第一流中第一流的好手,怎么居然不曾发生预期的恶斗,便突然报销了?

“下面有人用妖术!”前面的客房屋顶,传出愤怒却又惊恐的叫声:“难怪无极元君也吃了亏,道行比不上这个家伙。大家千万不要乱了脚步,不要下去……”

可是,已经有人跳下去了,共有三个人,大概先前相距过远,不知现身引诱的三个同伴是怎样被杀的,心中一急,那管什么妖术不妖术?艺高人胆大,不听约束便猛然向下跳。

下面没有人现身拦截,暗影中飞出几枚针形暗器。

那是小孤的要命小飞针,黑夜中针的威力可增加十倍,悄然发射百发百中,要是射中要害,有死无生。

“砰噗!”两个家伙半空中便挨了一针,像石头般摔落,手脚失去活动能力。

“哎……唷!谁偷袭……”一个中针的人在地上鬼叫连天,挣扎难起。

最先跳落的人反而没受到针的袭击,两位同伴一倒,这位仁兄反应超人,贴地一滚,随即飞跃而起,重新跃登屋顶,拔剑自保。

“胡兄,咱们要对付的人,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这人向前面屋顶上现身,发令制止众人往下跳的人沉声问:“你们不会是有意把咱们骗来,对付咱们对付不了的可怕高手吧?”

“韩兄,你难道不知逍遥公子是何人物?”首领胡兄大声说:“公羊前辈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,无极道长也制不住这小辈,所以要咱们多来些人,你们却冒冒失失往下跳,岂不遭殃?贵同伴怎样了?”

“不知道,看样子受伤不轻。”韩兄恨声说:“逍遥公子,你给我滚出来,躲躲藏藏暗中偷袭,你算什么玩意?你……”

慑人心魄的怪啸声划空而至,打断了韩兄的叫阵咒骂,似乎从隆兴寺方向传来的,连绵不绝,而且声源愈来愈近,不像发自人类之口,人是不可能连续不断发出啸声的,除非有另一种怪异技巧辅助。

“不好。”胡兄惶然急叫:“藏身在张家大院的魔头来了,咱们惹不起,走!”

说走便走,声落人已飞掠而走。

片刻间,人已急急全都撤离,甚至死尸和受伤的人都带走了。

怪啸声己止,似乎来人在接近客店时才停止发啸的,啸声意在示威,目的达到不再计较了。

客店重新陷入沉寂中,但妖异可怖的气氛,却随时光的消逝而逐渐增涨。

逍遥公子出现在廊下,长衫的尾袂掖在腰带上,左手赫然多了一把连鞘长剑。

他很少带剑,通常与人交手仅使用纸折扇,或者用拳掌空手入白刃。

今晚,他带了剑出现,可知他发现今晚的情势极为险恶了。

险风乍起,院子里似乎平空幻化出一个人来。

一个披头散发,穿黑袍,佩剑,发散遮着脸,不易看出男女的怪人。

黑夜间袍与裙是很难分辨的。

这人似乎全身笼罩在阴森妖异的氛围内,出现后不言不动,不像是活人,倒像是石像或泥塑的鬼怪,真会把胆气弱的人吓昏。

逍遥公子也不言不动,也像个鬼魂。

“你的人呢?”黑袍人终于忍不住发话了,声音也充满鬼气,是男人,没错。

“撤走了。”逍遥公子说:“在下知道来了强敌,仆从们最好撤走为妙,以免无谓的牺牲。”

“你知道我的身份?”

“大概知道。”

“真的呀?”

“天下三尸,不留孑余。”逍遥公子语气沉着稳定,并不因碰上了可怕的强敌而恐惧:“江湖朋友都有所耳闻,三尸出现处,人畜遭殃。如果在下所料不差,前辈必定是三尸之一。”

“行尸钱遂,见我者万事不顺遂。”

“果然在下所料不差。钱前辈大驾光临,是冲在下来的吗?但不知在下在什么地方,冲犯了前辈的大驾,以致劳动前辈亲自前来问罪?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在下姓乔,乔冠华,匪号称逍遥公子。”

“唔!我就找你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听说你会道术,号称道力通玄的无极元君,亲率座下四大弟子,也奈何不了你,所以……”

“钱前辈大概被人愚弄了。”逍遥公子抢着说。

“什么?”行尸厉声问,认为受人愚弄,这是最不礼貌的轻视态度。

“无极元君行法施威,在下心中害怕,所以见机溜之大吉,那敢和那白莲七仙师的四法师斗法?前辈应该明白,即使有天大的本领,也奈何不了见面就逃走远走高飞的人。事实上,无极元君是大摇大摆,神气万分地离开客店的。在下深信前辈不至于向失败的人挑战。要不就是有人存心不良,有意愚弄前辈,伪造出假消息引前辈上当,希望前辈能查出这个居心叵测的人找他讨公道。”一番话不亢不卑,颇有分量。

“天下三尸是三个人人畏之如恶魔的前辈,向一个失败的人挑战,象话吗?”

“看你镇定的神态,就不像是惧怕我行尸的人。”行尸转变话题。

“正相反,在下因为害怕,所以把所有的随从撤走,以免遭受不幸。但如果在下也溜之大吉,何以向前辈交代?在下深信前辈是个能接受解释,有前辈风范的人,所以留下来解释误会。”

“好!我接受你的解释。”行尸显然感到满意:“你最好不要让我重来找你的理由。”

“前辈……”

一声鬼啸,行尸身形乍动,鬼啸声快速地远逸,身影也快速地消失在视线外。

小孤出现在逍遥公子身旁,毫无怯意。

“公子爷,这死尸真的很可怕?”她低声问。

“是的,很可怕。”逍遥公子沉静地低声答:“天下三尸造孽江湖卅余年,不怕他们行凶的人屈指可数。以这行尸钱遂来说,他那身登峰造极的僵尸功,就不是武林十大名剑轻易对付得了的。他即使不运功护身,你砍他百十剑还不过替他掸尘拂污而已。”

“公子爷要回避他吗?”

“还没有这个打算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湖汉群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