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湖汉群英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老天爷!”邻座有人厉声怪叫,人影向棚外飞射而走:“散魄魔笑!这家伙好恶毒,要把在场的人一网打尽。点翠公子你这王八蛋狗养的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这人的咒骂声,是从侧方的树林里传来的,远在五六十步外,居然在这瞬间逃出那么远,可知这人的窜走轻功极为高明。

有些人四散而走,远离散魄魔笑的威力圈。

点翠公子的两个随从,与及包括绝剑敖广在内的两位朋友,仅神色有点紧张而已,默默地行功用心法防范魔笑,敛神内聚的火候十分深厚。

品花公子是最从容的一个,四侍女迅速地在身后排成一列,各伸一手互按背心,神色肃穆聚力抗拒魔笑,无形中已暴露了她们的聚力特技。

棚口那桌的英俊书生,似乎是个聋子,对撼脑震心的散魄魔笑无动于衷,若无其事地照样喝茶。

逍遥公子却是表现最差的一个,他脸色泛青,脸额冒看冷汗,双手抱接住耳根,脸上有强忍痛苦的表情,作深长的呼吸吐纳,全力抗拒魔笑。

绿衣美妇媚笑依旧,艳丽依旧。

先前那么多茶客,目下留在茶座的人,不足四分之一,一个个正心定神,郑重其事地行功抗拒魔笑。

魔笑声终于徐徐消失,点翠公子的道行似乎不够深厚,仅能支持片刻,无以为继,暴露所学是一大失策。

“你的散魄魔笑火候有限得很。”绿衣美妇说话了:“还得痛下苦功。点翠公子,你再笑笑给我看?”

点翠公子盯了逍遥公子一眼,看清了逍遥公子难友的神情,感到心中大快,傲然哼了一声。

“在下如果再笑,这位滥竽充数,也敢滥称三公子之一的家伙,必定在江湖除名啦!”点翠公子指指逍遥公子阴笑:“幸好在下没将他看成劲敌,小小的惩罚已经够他受的了。”

“真的呀?”绿衣美妇明媚动人的水汪汪明眸中,突然涌起浓浓的、冷森森的杀机:“本来我想好好宰割你的,现在已经无此必要了,你根本就浪得虚名,宰割你这种没入沛的货色,那是八流人物的事。”

话说得锋利,不留余地,先前的绝世风华消失无踪,代之而起的是阴森冷傲,眩目的艳丽也换上了冰霜般凛例,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假使点翠公子够聪明,一定了解她所说的宰割无此必要并非言出由衷,眉梢眼角的杀机便已说明一切:她正要逼对方走上被宰割的绝路,自己制造毁灭自己的理由。

点翠公子受不了啦!出道几年,闯出响亮的名号,一向在女人面前吃得开兜得转,春风得意予取予求,那曾受过女人的轻视和侮辱?

即使是美如天仙的绝色女人,也不能侮辱他,居然讥剌他是没入沛的货色,他怎受得了?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间,日后他还用叫字号称英雄?

“小女人!”他愤怒地拍桌而起,像发威的猛兽:“你胆敢如此无礼地侮辱本公子,你必须受到惩罚……”

“你打算如何惩罚我?”绿装美妇在火上添油,让他的火烧得更旺。

“你就会知道的,小女人,别以为你抵受得了本公子的散魄魔笑,便自命不凡抬高自己的身价。也许你真有些值得骄傲的武功,必须全部掏出来全身保命了。小女人,亮名号。”

“等你击溃本姑娘的一些值得骄傲武功,就可以知道本姑娘的名号了。”

“本公子正有这种打算。”点翠公子愚蠢地向女郎接近:“且先让你开开眼界,接招!”“闻人兄小心……”品花公子急叫,领着四位侍女,倒飞出棚,身形骤动时出声示警。

这瞬间,双方已各展所学,以神功绝技作生死一搏,行雷霆一击。

点翠公子的一双手,十指箕张八方抓舞,每一个指头都成了致命的武器,身形左旋右抄急如闪电。

说是乱抓舞,不如说是渔翁抓鱼。

罡风乍起,劲气涌发如潮,首先接触的茶桌,突然在爪功所及时崩坍、爆飞、四分五裂。

绿影像滑溜的泥鳅,灵活地在渔翁的双爪下滑窜。

“轰隆……”又倒坍了两张茶桌。

“叭挞……”几张长凳飞起、掼散。

整座茶棚像被狂风所摧撼,棚柱摇摇,桌凳茶具向八方飞拋,片刻间,茶棚像遭了兵灾,没有一件器物是完整的。

好霸道厉害的爪功,八尺内足以虚空抓石成粉。

人都逃避出棚外去了,在棚内无处存身。

可是,闪烁不定的淡淡绿影,在爪影的笼罩下飘忽如魅,抓不着扣不牢,闪动时所发的劲流,不但不减弱爪功的威猛劲道,反而加强爪功的声势,这种加强的声势更令人觉得绿影更为快速,更为妙曼。

最后一声气流迸爆声传出,人影终于陡然静止。

棚内,已没有任何器物存留,家具杂物全被震毁抓裂,飞散出棚外散布狼藉。

“本姑娘小看了你。”绿裳美妇沉声说:“你的摄魂爪绝技,已有了八成火候。现在,本姑娘要回敬你摄魂十八爪的九招杀着。”

她一双纤手伸出袖口,亮出爪功的功架,蓦地身动爪发,赫然是点翠公子的摄魂爪招式,但所发的抓空劲流,却此点翠公子所发的狂猛一倍以上。

劲气强烈一倍,棚柱摇摇。

“啪噗!”异响传出。

人影狂乱地旋舞,罡风一阵阵啸吼。

嗤一声裂帛响,人影疾泻出棚,是点翠公子。

一声娇叱,追随在后的绿影双爪齐出。

这瞬间,两随从一闪即至,一左一右四掌合聚,沉叱声震耳慾聋。

衣衫凌乱的点翠公子,从绵密如网的爪影中斜撞而出,右肩衣裂肌伤,全身蜷缩至最小限,险之又险地脱出爪网。

响起一阵气流迸爆的怪声,绿影也从另一方向逸出茶棚。

两随从各发了七掌之多,不但及时助主人脱身,威猛绝伦力可摧山裂石、可发震耳怪响的掌力,便将绿棠美妇的爪功震散,聚力夹攻威力惊人。

绿裳美妇远掠出三丈外,稳下马步脸色泛现苍白。

两随从似乎也没完全占得上风,额上沁出豆大的汗珠,喘息声清晰可闻,双手也不受控制地擅动,怪眼中也出现疲倦的神情。

“好啊!”绿装美妇恨声叫:“原来天雷双怪,自贬身价做了一个小辈的家奴随从,真够光彩的,你们十年前天雷神掌威震关中的赫赫雄风,如今安在?好,我给你没完没了,回头见。”

她不得不见机撤走,点翠公子的两个朋友,一个手按七星刀靶,绝剑敖广也准备拔剑,跃然慾动,随时都可能加入对付她。而且,点翠公子仅受到些少皮肉擦伤,正打算蓄势反扑。

不远处,品花公子偕同四侍女,皆用奇异的目光向她审视,显然要从她的武功招路与及面貌身段中,找出她的根底来。

那位俊美的书生,站得远远地轻摇折扇,神色泰然坐山观虎斗,很可能一时兴起加入帮助某一方。

逍遥公子与其它早已退出棚外的几个茶客,在不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,对刚方的惊人恶斗感到惊讶万分。

这么一个美如天仙的娇美女人,竟然逼得点翠公子主仆三人同时出手,委实令人震惊,江湖上怎么平空出现这么一位武功骇人的年轻女人?这女人是何来路?

她撤走的速度仍然惊人,但见绿影连续闪动,去势有如星跳丸掷。

点翠公子想发令追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谁知道这美丽女人的底细?”品花公子突然向逍遥公子这一面的几个人大声问:“有谁曾经在某些地方,见过这位武功惊世的女人?闻人兄的摄魂爪是武林一绝,而这美丽的女人一看就了解其中的精萃,现学现卖威力更惊人,应该有人听说过她的来龙去脉的,她是谁?”

在场的人,都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人物,黑道邪道中有其地位,见过大风大浪的成名高手。

可是,没有人回答,可知这些人都不知道绿裳美妇的来历。

逍遥公子陷入沉思中,他正在整理思路,希望能从在场的牛鬼蛇神中,找出有关小孤失踪的蛛丝马迹来。

没有人找他,表示这些人与小孤失踪的事无关。

他的目光,落在那位俊美的书生身上。这书生年岁甚轻,神态冷傲从容,对所有的变故无动于中。

他冷眼旁观,感觉出书生对绿裳美妇的惊世武功毫不在意,对绿裳美妇荡人心魄的艳丽视若无睹,彷佛对任何惊世的事都视同等闲,这份漠视一切的冷静工夫实在令人佩服。

“我找错了方向。”他向自己说。

他正打算离开,有人已经围住了他。

左面,是品花公子与四侍女。右前方,是脸色仍未完全恢复常态的点翠公子、两随从、绝剑敖广和那位佩七星刀的人,是点翠公子的朋友。

其它的十余位茶客,已看出气氛不对,纷纷向侧移,离开是非场。事不关己不劳心,这些人不是什么好管闲事的侠义之辈,而是黑道和邪道、一切为自己打算的聪明人,唯恐天下不乱的自私自利人物,何况他们有自知之明,惹不起江湖三公子,避远些大吉大利。

“你一定知道一些消息,阁下。”品花公子傲然地向他说:“你在江湖上神气了三四年,走过许多地方,看过不少人物,不要说你不知道那位姑娘的一切。”

“在下确是不知道。”他神色一冷:“就算知道,我也不会告诉你。”

所有的人,都颇感惊讶。

点翠公子也感到意外,在这种情势下,识趣的人都应该低声下气才对。刚才的散魄魔笑,最感狼狈难堪的人就是他,怎么这时反而强硬起来了?

“哼!你如果不说,后果你该明白。”品花公子咄咄逼人。

“你何不明白告诉在下什么后果?”

“江湖三公子的逍遥公子,将在江湖除名。”品花公子更神气了。

“哦!原来你想把在下除去,今后只好称江湖两公子了,主意是不错。”他淡淡一笑:“其实,我乔冠华取销逍遥公子的名号,仍然会有其它的人出来取代在下的位置,仍会有江湖三公子出现,你总不能禁止其它的人也称逍遥公子。”

“至少,逍遥公子不是你乔冠华。”点翠公子在一旁火上添油:“老实说,以你的人才和武功,委实沾辱了江湖三公子的声誉,你实在不配与咱们并列平坐,让其它配的人取代,或许能替咱们三公子增些光彩。”

“我明白了,你们之中有人,想取代我逍遥公子。”他恍然,目光落在点翠公子的两位朋友身上:“是那一位?不会是金陵三豪士之一的绝剑敖老兄吧?金陵三豪士的名头,似乎并不比江湖三公子低呢?”

“金陵三豪士成名。你阁下还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苦练武功扎根基呢!”绝剑的讽刺口吻托大得很。

“我这位好朋友怪刀刘泉,一表人才,财雄势大,他还真有意取代阁下的地位呢!”点翠公子在帮腔。

“论风流潇洒,刘兄的确比你的品流高三两分,拳剑内功更比你强多了,称公子才真正名实相符。”绝剑也为朋友吹嘘。

“谁要称公子,大可找一批狐群狗党把他捧出来;连英雄豪杰也是捧出来的。”他毫不激动,但话却锋利得伤人:“根本就用不着在我逍遥公子身上打主意费心机。不过,刘老兄已经有了绰号,人才武功都比在下高三两品,实在不需降尊纾贵捡拾在下逍遥的名号,你老兄何不自称神刀公子?比怪刀响亮多了。”

“住口!”怪刀刘泉勃然变色怒叱:“该死的东西!你讽刺我吗?”

“老兄,岂敢岂敢,我在捧你呀!你老兄何必生那么大的气?小心中风哪!”

“我要你收回你的话。”怪刀愤怒地向他逼近,声色俱厉。

点翠公子举手一挥,两个仆从天雷双怪点头意会,两面欺近,脸上有不怀好意的狞笑。

“你老兄简直开玩笑。”他徐徐戒备着后退,口气虽然不弱,但脸上有明显的怯意:“话说出口,那能收得回去?这……”

“你非收回去不可。”怪刀的嗓门更大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再退了,此路不通!”身后传来品花公子的得意语音,这位公子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,堵住了他的退路,似乎早已估科他必定心怯后退准备逃走。

十比一,白痴也知道他必定心怯退走。

“你……你们这……这算什么?”他不敢不止步,语气有强烈的恐惧。

“哈哈!替你从江湖除名。”品花公子毫不脸红地说,脸上有掩不住的得意,也有阴狠的杀气涌现。

“你……你们倚多为胜,是这样替高手名人除名的?”他沉声说。

“只要你不逃,就不会有人倚多为胜。”点翠公子大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湖汉群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