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0章

作者:云中岳

惨烈的杀戮,的确可以收到震慑人心的功效。

这些混世闯道玩命的人并非是真正的不怕死亡命,虽在黑道豪霸们严厉的控制下,不得不听命驱策,并不代表他们真有勇气视死如归。真正面对凶残的搏杀,他们同样会为了保全性命而找自己的生路,不敢硬往刀山上跳。

虽说每个人都自以为比人强;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老大;每个人都否认自己不如人;每个人都想出人头地有自己的局面;但真正碰上一个比自己强悍百倍的对手,同样会胆怯心寒斗志全消。

所以豪霸们一看风头不对,就会为保全实力而打算,不但不敢再派人出去送死,反而集中人手在身边保护自己的安全了,不得不忍痛放弃主动的优势。

第一场暴风雨,因停止派人外出搜杀而暂告歇止。

眼线的活动并未停止,负责玩弄阴谋诡计从中取利的活动也继续进行。

五里亭建在铁城山下的官道旁,也叫接官亭。

通常有大官员莅境,小官们按规律得拨冗出城,到这里迎接。尤其是新知府大人到任,地方的官吏仕绅,都盛装出城在这里恭迎。

当然,送官离境(往北行的)也在这里。

亭颇为壮观,有停车驻马的广场,四周有高大的树木,左近还有几家做旅客生意的小店,平时这里是旅客从前歇脚的好地方。

已经是申牌时分,官道上旅客渐稀,而且仅有南行至府城的旅客,北上的几乎全是北乡一带的村民。

坐在亭中歇息,五十步外的大官道过往行旅,看得一清二楚。

两端视野可及两里外,但由于路两侧的行道树非榆即槐,浓荫蔽天,所以旅客接近至百步内方能看到。

假瞎子鼓着一双白眼珠,点着问路杖从北面来,老瞎穷褴齐集一身,好可怜哦!

亭左的小食店中,店前的棚架下,飞灾九刀要店伙沏来一壶茶,写意悠闲地独自品茗,雅兴不浅。

风雨飘摇中,他却意态悠闲无所畏惧。

他一身黑,腰间的刀也黑。

店伙机伶得很,送上茶就乖乖躲进店里,以免惹上飞灾。

假瞎子慢吞吞一步一顿,终于从官道折入广场,问路杖不住左右点探,最后居然到了小店的棚架前。

假使真是瞎子,当然不可能知道离开官道,更不用说找得到小店了。

“老家伙,你怎么装也瞒不了老江湖。”飞灾九刀毫无敬老尊贤的风度:“贝疯于已经知道你来了。当然,其中有误会。”

那晚,他为了救周小蕙,接了黄泉殿主一记太极玄天掌,颇为心惊。

黄泉殿主更心惊,误把他看成八荒人龙。

他听到一宫一殿两魁首打交道的对话,所以说其中有误会。

“有何误会?”假瞎子怪笑着问,入棚到了他桌旁,要伸腿拨出长凳。

“谁接近飞灾,后果自行负责。”他也笑笑:“坐下来,你恐怕就走不了。”

“老夫却是不信。”

脚一挑一带,长凳滑出,正要跨过就座,长凳突然像崩山般塌下来,四条凳脚化为碎屑。

飞灾九刀手中的茶杯,飞起一道茶水柱,粗约小指,夭矫如龙上升、斜喷、飞射。

假瞎子身形一挫,撮口吹出一道劲急的气流,及时险之又险地在距脸五寸处,将茶水柱逼散成水珠,向上下左右溅散,水与气所发出的接触声,有如碎石裂金,委实令人不敢置信。

飞灾九刀倏然站起,抬起了茶杯。

假瞎子飞退丈外,黑眼珠出现。

“小子,你一记比一记狠。”假瞎子不再嬉皮笑脸:“你真想打倒老夫以便扬名立万?”

“你少臭美,我飞灾九刀的声威,比你八荒人龙响亮得多,你不同意也不行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警告你。”飞灾九刀重新坐下斟茶:“你替路庄主助拳,找鬼面神报复,那不关我的事。

如果你帮他对付我,你将发现这是你这老侠义名宿,犯下了平生最大的错误。你该惩罚的人,是他而不是我。

你如果倒因为果偏袒他,你将会发现将在飞灾九刀的刀下,葬送你一世英名,信不信由你。”

“我还不清楚你与路庄主的恩怨是非,迄今为止,我还没与路庄主碰头。但我知道,你在这里大显飞灾的威风。

把正在河南春风得意的鬼面神吸引回来,等于是替路庄主打出一条生路,所以我无意与你纠缠不清……”

“那你最好离开我远一点。”飞灾九刀抢着说:“唔!听口气,周小蕙好像真不是与你同来的。”

“灵剑周元坤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?”八荒人龙一惊,进入棚拖凳坐下。

“是呀!”

“哎呀!那多危险?她……”

“她危险,你不危险?”飞灾九刀冷笑:“这里是黑道人士的大本营,与你们侠义道英雄是天生的死对头。你以为你八荒人龙这块招牌,有多少人看得上眼?又有多少人想把招牌砸掉?”

“你放心,凭碧落宫黄泉殿的那些料,想砸我这块招牌并非易事。我所担心的,是另一条龙。”

“另一条龙?”

“毒手睚眦娄鸿图。”

睚眦,龙生九子,各具异像,没有一子像龙。所以说龙生龙凤生凤,那是骗人的话。睚眦就是九子之一。

刀柄的图案,就是睚眦。用刀杀人报仇,也许出于典故史记的“一饭之德必偿,睚眦之怨必报”呢!

有人瞄了别人一眼,就被人搠了一刀,典故大概也出于这两句话。

大概睚眦这种龙,决不会是好龙。

“哦!你是指这位宇内第一魔。”飞灾九刀大笑:“哈哈!你这一辈子,不可能见到这条坏龙了。

担心一个死人,你这位名头仅比他差些少的老龙,未免太胆小了吧!宇内第一魔死了四年,声威依然可以吓唬活人。”

“你胡说些什么?那老魔死了?你咀咒他死,他却死不了,你算了吧!”

“四年前,白衣军的女元帅红娘子,从高邮南窜,千里奔袭越过扬州,拂晓攻击血洗瓜洲镇。

那老魔恰好在前一大乘船从镇江过江,走了亥时运舟泊瓜洲,恰好碰上了这场劫难。同船的有天下五浪人中的三个,还有镇江一霸八方狮古如风。被红娘子的亲信娘子铁卫军,用弩阵把他们射成一个个死刺猬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

“我那次带了三十六位弟兄,追逐红娘子三千里,始终没赶上她那一队急先锋骠骑军,其实追上了也无奈她何。

她的三千骠骑沿江北转战南京,我赶到瓜洲渡江传警,这才知道血洗瓜洲镇,有这么一条坏龙在劫难逃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轮到八荒人龙大笑了。

“你有什么好笑?”

“你看到他那瞪着一双怪眼的尸体了?”

“这倒不曾目击。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他死了?”

“他们的人有两个亲随留下,身受重伤躲在泥淖里逃得性命,说出他们被杀的经过。”

“哈哈!不久你就可以见到他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他正是鬼面神的堂弟,无双秀土蓝天成的师父。无双秀士出面替鬼面神策划南吞北并的大计,可以说完全出于毒手睚眦授意的。

这老魔不好意思出面,暗中在旁鬼鬼祟祟活动。

小子,你四年前所得的消息,显然是想当然的猜测,他目下活得好好的,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你以为我老人家偷偷溜来德安,是怕碧落宫黄泉殿的人,才不敢露面吗?”

“就算那宇内第一魔的确了不起,也犯不着那样害怕呀?”飞灾九刀讽刺这条老龙:“既然害怕,有多远就走多远,还怕他追得到你?天下大得很呢!哪一片土地不潜活着虫豸?”

“我担心的是周小丫头。老魔与无双秀上,都是色中饿鬼。无双秀士其实真才实学有限,老魔却十分可怕。

小丫头只要一落在老魔眼下,想逃难似登天,灵剑周元坤可就有得哭了。唔!我得赶快把小丫头找到。”

说走便走,八荒人龙不再装瞎子,飞奔出亭,一溜烟走了。

“原来无双秀士是睚眦老魔的门人,难怪如此了得。这条老龙说无双秀士真才实学有限,日后见面必定灰头土脸,说不定老命难保。”飞灾九刀自言自语:“看来,我和无双秀士必定还有一场猛烈的生死斗,我得提防他师徒俩明暗俱来。”

假使他不知道睚眦老魔是无双秀士的师父,不知道老魔仍然健在,不提高警觉,很可能糊里糊涂送了老命。

江湖朋友众所周知,毒手睚眦之所以称魔,是因为这老魔毫无绝顶高手的风度,与人冲突一照面便用神功奇学下毒手,甚至可能从背后一爪把人抓死,从不理会什么武林规矩,心狠手辣人见人怕。

他对自己的武功所学,有强烈的信心,但对号称宇内第一魔的毒手睚眦,也怀有强烈的戒心。

他胜得了无双秀士,但对老魔就缺乏自信了。

一宫一殿的人,他也怀有戒心。

西门小昭的武功与内功,似乎皆不输于无双秀士。

西门宫主的彩虹针,他也见识过了,确是霸道,速度已到了不可能的极限境界,难怪黄泉殿主那种目无余子的人,也怀有强烈的戒心。

一宫的镇宫之宝霹雳五雷梭,到底霸道到何种程度?名称已经够吓人了。

还有,一殿的至宝冥河地火珠,又是水又是火,到底是如何可怕?

他不是一个猖狂傲世的人,但也不是胆小鬼,不会为了对方具有奇技异能,以及可怕的外门兵刃暗器,而闻名逃避望影飞窜。

他在想:德安即将群魔乱舞,我得特别小心才能从中取利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天一黑,府城除了市街之处,其他的街巷皆行人不多。

通常二更一过,夜禁开始,主要大街的管制栅门关闭,只留更夫与巡夜的丁勇巡捕出入,其他的居民,必须留在家中,最多只能邀隔壁邻舍的亲友聊大,街上便没有居民随便行走了。

敢在夜间活动的人,决不怕被抓住以犯夜禁名义,打板子枷号示众,巡夜的丁勇巡捕绝对抓不住这种人,也不敢抓,以免枉送性命。

五桂堂西南的一条横街,是本城的高尚住宅区,有名的园林宅第,都在这条街上。五桂堂是府衙最西端的一座由官府管理的名胜,街西一带是高尚住宅区就不足怪了。

一个黑影在高低差距甚大的长街屋顶飞掠,上下纵跃如履平地,最后消失在一座大宅的后花园内。

花木扶疏的后花园正好藏人,初更时分,谁也没料到就有夜行人活动。

园有亭、有台、有池、有阁,可知宅主人必定是本城的仕绅,至少也是有钱的名流,普通人家哪来的后花园?有座小小可以放马桶的后院已经不错了。

荷池旁的小阁,明窗透出灯光。

黑影像灵猫,无声无息地到了小阁的东面。

片刻,第二个黑影,出现在小阁南面的假山旁,隐身在暗影中不言不动,用目光搜寻可疑事物,凝神运耳力倾听可疑的声息。

南面的明窗烛影摇摇,突然跃出个穿衣裙的女性身影。

“出来吧!偷香贼,我等你呢!”女性的嗓音十分悦耳,口吻也够大胆轻佻:“怕就不要来。”

小阁距假山足有二十步以上距离,不可能看得到蛰伏在假山暗影中的人,尤其是阁内明外面暗。

蛰伏在假山暗影内的黑影略一迟疑,但看到出现的女人向潜伏处招手,知道行迹已露,到达时必定已被对方发现了。

藏不住只好现身,黑影一闪,便重现在女人面前丈余,快得骇人听闻,有如鬼魅幻形。

“刚才是你吗?”黑影问,嗓音更悦耳。

是西门小昭,一身绿劲装,夜间像是黑的,曲线玲珑极为诱人。

“咦!是个大美人。”女人颇感意外,明窗透出的灯光,可以隐约看清面貌:“你刚才看到我?”

“唔!不像。”

“怎么不像?”

“那黑影穿的决不是衫裙。”

“是男的。”

“这……我没看清。”

“你的轻功,已经到了移影幻形至高境界,居然没能将所追的人看清,你要我相信吗?”

“老实说,那黑影真的比我快,在这附近一沉,便形影俱消,声息全无。你是这里的主人?”

“不,这里是夏大官人的宅第,我借这座后花园小阁安顿。哼!我想,你说谎说得并不高明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