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1章

作者:云中岳

神拳电剑不是气量恢宏的人,更不是省油的灯。

最初是南毒飞象过河,公然纠众捣他的老根藏剑山庄,这已经是难以忍受的侮辱。对一个重视声誉,放不下名枷利锁的人来说,这是你死我活的严重挑战,足以让人不惜一切代价拼老命的事件。

接着是飞灾九刀的寻仇,也让他大感脸上无光。幸而这件事因飞灾九刀平白失踪而不了了之,但他始终放不下心中的块垒。

然后,强邻鬼面神制造借口大举兴师,以雷霆万钧的声势,分三路蚕食他的地盘,令他措手不及。

许州以南的各地朋友死伤惨重,有些甚至被收买倒戈相向,黑道人士已逼近他的许州大本营,兵临城下。

为了自保,他已别无抉择。

当他发现鬼面神突然偃旗息鼓南奔时,大喜过望,也激起强烈的报复念头,率领河南地境群雄,以及赶来助拳的亲朋好友众同道,气愤填膺地衔尾穷追。

这一追,真有点破釜沉舟的意味,甚至沿途也不派人留在汝宁、信阳一带善后。

这些地方,已经被鬼面神的人所控制,清除了他的朋友,封锁了他各种行业的经营权,连开封周家的振武镖局镖车,也禁止亮镖旗行走,而且得先付高额保护费常例钱。

鬼面神不曾派人在后面阻扰,追得十分顺利。

入暮时分,进入府城北乡。

人数甚众,共有八十余骑。

这些人毕竟不是强盗,当然不能不顾一切乘夜杀入蓝家大院。

五里接官亭一带,成了他们的歇息站,忙了一个更次,这才布置停当,一切防险措施一一完成,铁城山附近成了禁地。

他们是有备而来的,摆出的情势相当壮观:容许任何人接近,明的暗的一概接待。

来人不问来意如何,警哨概不出面拦阻。

这是白道与黑道显著不同的地方,保持堂堂正正,无畏无惧的武林朋友尊严。

亭左近那家小食店,已经被包下了,店堂就可以安顿不少人。

星光朗朗,亭附近静悄悄,看不见走动的人,也没有把守的警哨。

三个人影沿官道泰然而来,大摇大摆通过三处暗哨。暗哨仅传出信号,而不出面盘问阻拦。

踏入店前的广场,醉人的女性芳香在空间里流动。原来三个人中,有一位女的,梳宫髻,花俏的长裙迤地,星光下,依然可以看清美丽的面庞,年纪虽然不小了,但仍可看到明艳照人的风华。

距店门外的棚架约五丈左右,三人并肩而立。

“叫路小辈出来回话。”最左首的灰髻道装老人,以声不大但震耳慾聋的嗓音叫:“要快!”

店门开处,踱出五个首脑人物。

中间,是辈份名头都不怎么高的神拳电剑路武扬,但他是当事主人,所以能站在中间尊位。

左,依次假瞎子八荒人龙、鬼影邪乞;右是一位白发萧萧的青袍人,最外侧是灵剑周元坤。

踱出棚外,五个人散开了些。

“晚辈路武扬,前辈请赐教。”神拳电剑客气地行礼:“料想前辈必定光临,在此久候多时。”

“你知道老夫要来?”中间那位灰发如飞蓬,手长脚长但并不怎么起眼的青袍老人声如洪钟。

“是的,下马威有其必要,只要劳动前辈出面,先挫咱们这些人的锐气,鬼面神蓝老兄就胜了一半,以后便可控制局面了。”

“你知道老夫是谁?”

“毒手睚眦娄前辈,晚辈没看错吧?”

“哼!你们的消息果然灵通,神通广大,似乎老夫反而输了一半呢!连蓝家大院的人,也不知道老夫的底细。老夫此来,对诸位确是有点合情合理的要求。”

“晚辈知道,善者不来,请明示。”

“在蓝家与飞灾九刀了断之前,诸位幸勿妄动。老夫这点要求,不算过分吧?”

“以前辈的声誉身分,当然不算过份,但不合情理。前辈应该明白,晚辈跟来并非乘人之危,而是双方本来就在许州以南,各展所学奔东逐北,乘胜追逐该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前辈要求中止追击,对晚辈有欠公平,晚辈不能坐失良机,置被贵方杀死的朋友弟子仇恨于不顾,晚辈能接受这种要求吗?”

“你最好是接受,因为老夫不喜欢目前这种节外生枝的情势,多方面纠缠不清,很容易让那些别具用心的人,从中趁火打劫混水摸鱼,对贵方同样不利。”

亭子里传来一声长笑,踱出两位中年人。

“娄老兄今晚前来示威,何不直截了当划下道来,何必浪费chún舌?”走在前面的佩剑人笑着说,徐徐走近:“老兄同来的两位仁兄仁姐,在下不算陌生,号称宇内双残的男残炼魂羽士道全,女残众香谷主曾花娇,全都是杀人如屠狗的凶残人物。娄老兄带他们同来,可知早就存有把咱们这些人,屠个精光大吉的打算了。”

“原来是一剑愁一笔勾董剑虹与祝梦笔两位侠驾到了。”毒手睚眦有点意外:“难怪路小辈敢大胆地千里狂追,有你两位一剑一笔做靠山,京都的紫禁城也敢闯。好吧!咱们就先松松筋骨吧!”

“娄老兄,别急。”腰悬魁星笔的一笔勾祝梦笔亮声说:“在下有自知之明,比起尊驾来,我祝梦笔自问差了一大截,松筋骨必定难以收拾,另有人陪你老兄玩玩,他们大概禁受得了你老兄几记毒龙爪。”

“谁?”

“瞧!那不是来了?”一笔勾向对面一指。

对面的大树下,不知何时站着三个人影,不言不动,所以不易发现。

“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三人同声宣诵佛号。

“普度三僧!”男残炼魂羽士道全脱口惊呼,似乎受到相当震撼。

天下十大高僧中的三位,尊称普度三僧。

要渡化世人,须有醒醐灌顶的佛法;想渡化凶神恶煞,就必须有狮子吼佛门禅功。

这三位高僧敢称普度,可知定然具有无所不能的佛门至宝降妖伏魔。

其实,他们的佛名皆有一普字:普化、普明、普真,但并非同门师兄弟,修行也不在同一寺院。

因此被称为普度三憎,是众所公认佛法无边的有道高僧,他们用强制力度化凶神恶煞的作风,颇令歹徒们胆寒。

三僧同时缓步而出,所挟的埋尸方便铲是镔铁打造的,颇为沉重,没有千斤神力,休想挥动自如,挨一下必定灾情惨重。

“老衲并不想活动筋骨,年过花甲毕竟老了,活动筋骨不啻找罪受。”普化懒洋洋的语音,比男残练魂羽士直撼心脉的怪嗓门差了十万八千里:“不过,娄施主如果坚持,老衲也只好舍生喂虎罗!我佛慈悲!”

语气要死不活,含义却强硬得很。

“咱们失策了。”毒手睚眦向两位同伴说。

“是的,娄施主。”炼魂羽士同意:“他们已经说过了,善者不来。估计错误,咱们三个人孤军深入,确是失策了。”

“那就走吧!”众香谷主是聪明人:“情势比人强,就让双方各展神通,随情势自由发展吧!

今晚咱们是白来了,强宾压主的局面已经明显,咱们今后只能有一步走一步,让他们发动好了。”

“老夫等你们。”毒手睚眦大声说,昂然退走。

三个人虎头蛇尾,走得狼狈。

“诸位如果迟来一步,咱们可能得断送一半朋友的性命。”八荒人龙如释重负地说:“这三个恶魔联起手来,岂仅是可怕而已?简直就是一场大灾祸。三位大师能及时赶来,总算度过了这场劫难,谢啦!”

“毒手睚眦在魔道中颇孚人望,如果这次天下各地群豪,乘天下大乱初定扩充实力的计谋是他策划的,那么,将有许多妖魔鬼怪替他助威。”普化大师喟然地说:“诸位施主,来日危难方兴未艾,前途多艰。”

“老衲从凤阳经光州赶来,途中遇见玉狻猊季施主,得知江淮一带,也正酝酿着群雄大火并。”普明不住摇头:“江湖大乱已兴,这是战乱后必然的现象。

杀戮方兴未艾,恐怕老衲这一辈的人,谁也休想脱身事外,不知要有多少人难逃劫运,悲哉。”

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”一笔勾祝梦笔用嘲世的口吻说:“我们这些老旧的人,正是年轻人打倒推翻铲除的目标,这叫做一石两鸟,既可除去竞争者,又能扩充地盘壮大自己,何乐而不为,何足怪哉?

咱们除了走一步算一步之外,无力回天,只有硬着头皮应劫啦!路老弟,咱们晚膳还没着落呢。”

“抱歉,诸位大师老哥请入店安顿。”神拳电剑总算有表现主人风度的机会了:“情势危急,休嫌慢客,请。”

双方都大致摸清对方的实力,可说旗鼓相当。

当双方实力到达平衡状态时,就会出现一段微妙时期,谁也不敢贸然发动,深恐受到对方更猛烈的报复性攻击。

必须等到有一方认为已强过对方,能有效地一举消灭对方时,才能打破平衡局面,进行决定性的致命一击。

目下正是这段微妙时期。

双方都在等候后续的人马,尽量充实与加强自己的阵容,等候并制造致命一击的机会,所以形成暂时休战状态。

除非发生激烈的、无可容忍的变故,不然这种均势平衡局面,将维持一段时期。

有人希望发生激烈的、无可容忍的变故,促成双方尽早展开致命性的攻击。

潜抵明窗下的黑影,取出一只大型的多管喷筒,悄悄地、小心地伸向窗口。

这是俗称管弩的霸道兵器,与匣弩或诸葛连弩性质差不多,一发五枚,所以也称梅花弩筒或五星神弩。

五丈内的散布面有五尺左右,劲道可及百步,十分霸道,再精纯的内家先天气功,也禁不起这种强劲的弩箭打击。

除非这位具有精纯内家先天气功的人,远在五丈以上劲道最可怕的射程外。

厅内有九位女英雌,弩箭发射,这些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谈天的女人,最少也得死掉四个。

结果,立即进行惨烈报复的局面必定出现。

厅内的女人们,不知大祸之将至。

“飞灾九刀到底是何人物?不会是三头六臂吧!”一位年华双十相当媚的女郎向同伴说:“蓝大爷身边高手如云,高手名宿一个比一个高明,居然为了一个飞灾九刀,十万火急往回赶,难道飞灾九刀真有那么可怕?我却不信邪,真希望能先会他一会。”

“你不懂,胡小妹。”另一位稍年长的丰盈女人,像老大姐般老气横秋地说:“德安蓝家大院,是蓝大爷的山门所在地,发施号令的中枢,雄霸江湖的根本,一旦有变,能不赶快回来应变?再说……再说……”

“再说,这是一石二鸟的妙计。”另一位花信少妇说:“咱们在许州进展并不顺利,路老匹夫以逸待劳占了地利。

现在趁机引他们追来,主客易势,不是正好在这里埋葬他们吗?蓝二爷智勇双全,神机妙算,一切尽在算中,你们都白担心了。”

筒口升上窗口,筒后段徐徐作水平上升。

“飞灾九刀算什么呢?”另一位十七八岁少女说:“蓝二爷曾经与他交过手,他的武功并不比蓝二爷高。

而请来的高手名宿中,比蓝二爷高明的人,没有三十也有二十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摆平这个什么飞灾九刀……咦!”

窗外传出异声,所有的女人皆倏然惊起。

当弩筒将升至水平,将发射的刹那间,筒的主人身侧,多了另一个黑影。

这个黑影更高明,无声无息幻现。

持筒的黑影注意力全放在厅内,身侧多了一个人却浑然不觉。

双手齐动,一手扣住了筒尾的机捩,将筒尾压下,另一手扣住了筒主人的后颈,食中两指强劲地扣入气喉两侧,像强力的大铁钳,再加半分劲,定可将颈骨扣裂或压碎,力道惊人。

筒主人嘎了一声,浑身发僵。

两个女人警觉地疾趋明窗,要察看那一声“嘎”是何种声息。

巨大的黑影穿窗而入,几乎撞中两个女人。

“哎呀!”两个女人大惊,反应奇快地左右一分,避过凶猛的一撞。

“砰!”筒主人被摔倒在地。

所有的女人,身上都没带有刀剑,大吃一惊,没有人敢冲上。

飞灾九刀一身黑,黑得令人心中发毛,他身上的刀,真把这些赤手空拳的女人镇住了。

他的左手,握着那手臂粗长有两尺的大型梅花神弩。

“你们认识这个人吗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