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2章

作者:云中岳

周小蕙十分后悔,但后悔已无济于事,来不及了。

上天无路,她知道自己完了。

无双秀士在她身侧坐下,脸上的笑容应该令怀春的姑娘们动心,实在具有无穷吸引力,春风满面喜上眉梢。

英俊的男人即使不笑,也给予姑娘们难以抗拒的魔力。

但在她眼中,无双秀士简直就是一头向羔羊摆出伪善笑意的狼。

“你们女人就是生得贱,”无双秀士笑吟吟地伸手轻抚她的脸,说的话可就不怎么文雅中听:“容易到手的东西不屑一顾,得不到的却想拼命争取。

昨晚飞灾九刀侵入露了一次脸,蓝家大院请来的女人好像都疯了,都想与他见面,敌意全消,忘了他是可怕的死仇大敌。

你也是,你们河南来的女人也都想找他,也忘了他也是你们的死仇大敌。

连程贞也不例外,我真不知道,他那种不解风情只知道挥刀的人,有哪一点值得你们神魂颠倒的?”

“住手……”她尖叫,想挣扎却力不从心。

无双秀士正替她宽衣解带,她怎受得了?

“我对女人的看法不同。”无双秀士不理会她的反应,笑得更得意,一面替她宽衣解带,一面在敏感地带抚摸以引起她的情慾:“能到手的先拿了再说,什么手段快就用什么手段。

女人都是这样的,一尝到甜头,就会死心塌地任由摆布了,我无双秀士就可以给你慾死慾仙,销魂荡魄的甜头……”

香风入鼻,彩影出现在一旁。

“真的吗?”语气带有怒意,也带有讽刺和不屑。

无双秀士一蹦而起,脸色一变。

周小蕙已是酥胸半露,衫裙半卸狼狈万分。

三个人:碧落宫西门宫主、少宫主西门小昭、碧落宫总管余红姑,一身红,红得像火,身材也像火。

三个女人都风华绝代,明艳照人。

西门宫主与余红姑虽然已经年近半百,但不显老态,那成熟高贵的风华,简直比年轻明艳的女儿小昭更富魅力,更为动人。

“西门宫主见笑了。”他有点脸上挂不住:“她是灵剑周元坤的女儿,最强的劲敌之一。

灵剑周元坤与八荒人龙交情深厚,所以八荒人龙才替路武扬助拳。宫主不反对在下处置灵剑的女儿吧?”

“我可怜你,蓝二爷。”西门宫主冷冷地说。

“这……”

“就算是死仇大敌,你能这样在光天化日荒野之中,如此污辱她吗?”

“西门宫……”

“你完全没有一个武林人的气质和风度,你只是一个无耻的流氓恶棍。奇怪,你这十几年来声誉并不差,怎么一沾上你堂兄的黑道豪霸味,就变成这副德行了?”

“西门宫主,你不要用这种话来指责我。”他恼羞成怒:“仇敌之间,没有什么理性好讲,任何手段用来对付都是合情合理的,男女之间……”

“男女之间,就不需要尊严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本宫主算是认清你们,知道你们是些什么货色了。红姑……”

“红姑在。”余总管欠身答。

“你马上回蓝家大院,整治行装,立即到府城找客店安顿。”

“属下遵命。”

“告诉蓝老大,贝殿主,一切协议取消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其他的事,概不过问。本宫与八荒人龙的帐,自行结算,与任何人无关,也不要任何人参与。”

“属下当明白转告。”

“你立即动身。”

“属下告退。”

余红姑迳自走了,鬼面神失去一位强力的帮手。

“西门宫主,这未免太过分了吧?”无双秀士沉下脸说:“在下的作为,在下负责……”

“如果本宫主过份,你今天难逃公道。”西门宫主怒容满面:“本宫主不希望再见到你。”

“你也不配管在下的事。”无双秀士的态度强硬起来了,反正事情已经无可挽回,他没有低首下气的必要。

“在本宫的人撤出尊府之前,本宫主在道义上是不配管。小昭,我们走吧!”

无双秀士心中大石落地,他还没有必胜的把握,不敢冒失地反脸,对方不进一步追究撤走,他已经心满意足了。目送母女俩的背影去远,他的目光回到酥胸半露,令人心动神摇的周小蕙身上。

“我不信还会有人来管闲事。”他凶狠地说:“你落在我手上,我爱怎样就怎样。你也曾在江湖走动了一段时日,应该知道一个想出人头地的女人,所面临的一切风险,想成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现在,正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。”

他像是疯了,不再施展温柔手段,抓住已经拉开大半的外衫,嗤一声裂帛响,撕破了外裳,手急急抓住了胸围子,只要一拉就肉帛相见了。

“你这畜生……”周小蕙尖声叫骂。

“嗤……”胸围子破了。

一声沉喝传到,人影来势如电。

无双秀士百忙中一跃而起,双掌急封。

啪噗两声暴响,四掌接实,劲气激射。

“哎呀……”他惊叫,狂乱地挫退丈外,马步大乱,几乎仰面摔倒。

管闲事的人又来了,黑影入目。

是飞灾九刀,仓猝中救人心切,也没料到无双秀士退得突然,失去发第二招的机会。

“二度相逢,今天我要把你的老底子挖出来。”飞灾九刀豪气飞扬地说:“上次你隐藏了三分实力,这次你必须倾全力保命了。”

“是你这混蛋!”他咬牙切齿拉开马步,双掌一错,表示要徒手相搏。

按理,他该拔剑的。

飞灾九刀俯身拾起破衫,掩上暴露在阳光下的诱人酥胸,摇摇头苦笑,似乎在说:不听忠告的人,就会有这种严重结果。

“小心他的毒龙爪!”周小蕙闭着眼睛叫。

“我早就知道他是毒手睚眦的得意门人。”飞灾九刀昂然逼进:“蓝天成,你这杂种本来以剑术横行天下,居然舍长用短,亮出掌势想引诱我用拳掌相搏,以便抽冷子用毒龙爪要我的命。

如意算盘打错了一遭,我正打算见识见识什么毒龙爪是啥玩意,也正打算把你弄成一堆零碎,以免一刀宰了你没得玩了。”

上次相逢,无双秀士确是隐藏了三分实力。

飞灾九刀也隐藏了真才实学,希望对方七个人发起围攻,以便大开杀戒,岂知无双秀士见机脱身。

双方尔虞我诈,打算落空。

看清来人是飞灾九刀,而且被震退丈余,无双秀士心虚了,不敢再拼兵刃,希望在拼拳掌中,出其不意用绝学毒龙爪行致命一击,还以为飞灾九刀不知道他的底细,不知道他是毒手睚眦的得意门人呢!

飞灾九刀揭破他的身分,说出他的绝学是毒龙爪,他心中更是不安。

“去你娘的!”他愤怒地大骂,一掌拍出,蓦地风雷乍起,掌劲破空凌厉无匹。

掌攻出,左手的爪功待发。

飞灾九刀不敢大意,已看出掌是诱招,马步一沉,虎目中涌现奇异的光芒,双手十指突然变成烂银色,像是银制的手,本来的红褐色泽完全消失了。

双掌一张,变掌为爪,上下一错、一翻、一合、一掀,身形马步猛地扭转,神奇的劲流突然迸发。

掌劲先一刹那及体,劲道远及八尺外直震心肺。

这瞬间,掌劲一泄而散。

毒龙爪的虚空抓劲,乘虚一泻而入,鱼腥味刺鼻。

气流激旋声刺耳,气爆声骤发。

草叶的纷飞,两丈内风涛狂急,像是平空刮起一阵鬼风,声势惊人。

“哎……”

无双秀士在惊叫声中,斜飞而起,砰一声摔倒在侧方丈五六左右,斜滚五匝,爬起一窜两丈,再一窜便远出五六丈外,如飞而遁。

飞灾九刀神色庄严地收势,呼出一口长气,双手十指徐松,烂银色徐徐隐去,回复红褐色的肌肤,额面上汗影清晰可见,虎目中的神异光芒也消失无踪。

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”飞灾九刀的语气略带疲意:“我真笨!他们人多,我岂能笨得逞强硬拼?要不了三五下,他的人就可不费吹灰之力收拾我了。”

一记硬拼,他知道双方的优缺点,收获不少,信心随之倍增。

回头一看,看到周小蕙成了上空美人,破衫被强烈的气旋掀出丈外。

“何处受制?”他将拾回的破衫,盖住诱人酥胸。

在他来说,女人的躶胸引不起他的感情波动,战乱期间女人真可怜,是被残害最惨的人,见多了也就无动于衷啦!

“经……经脉与穴道都……都被制……”周小蕙闭着眼睛,泪水滂沱:“我……我不要活了……”

“武林女英雌不是毫无代价得来的。”他开始检查经脉:“我救过你好几次了,烦都烦死了。”

“好几次?”周小蕙不哭了,从指缝中偷瞄他,不但脸红,连脖子胸膛都红了。

“这混蛋!他想把你的内功毁了。”他正经八百地说:“再过片刻,任督二脉都会……都不会复原,你就可以任他摆布了。”

“包括无法和尚那一次?”周小蕙抓住话题不放。

“不要说话!”

“是你用吊索把贼和尚吊起来的?”

“敛神聚气!”

“我早就疑心是你,那时没有旁人在场……哎……”

他不客气地翻转周小蕙的胴体,在臀部抽了两掌,顺势解了身柱穴。

“再说我就抽你几耳光。”

“你……你真舍得打我?”周小蕙语音低得像蚊鸣。

“我还要用刀杀你呢!”

“那畜生说得不错。”

“什么不错?”

“他说你不解风情只知道挥刀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

“你是吗?”

他默然,喟然叹息。

疏好经解了穴,他避至一旁。

“我并不想挥刀。”他像在向天分辨:“但有时候,非挥刀不可。当我不需要再挥刀时,我才会考虑刀以外的事。有件事请转告鬼影邪乞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他错了。”

“他错了什么?”

“他认为一个久经杀戮沙场,脱下征袍重归田园的人,第一件事必定是成家,所以透过你老爹和路武扬,让你冒险接近我,希望获得我的意向和对策。

他错了,我不是一个得了沙场疲倦症的人,不需赶快弄些妻子儿女,来抚平久历沙场的创伤。”

“李兄,你这种想法很可怕……”

“是的,很可怕。幸好我不是无双秀士一类的人,我不会胁迫妇人女子为要挟,所以你是安全的,但我不能保证你不受其他的伤害。你再不放弃迫蹑我的愚蠢举动,这一辈子你是很悲惨的。”

“你说了一大串废话,这都是你想当然的错误观念所造成。我只问你一句话,请你据实相告。”

“我不一定答复你。”

“你有点喜欢我,是不是?”

他默然。

如果他不喜欢这个慧黠俏野的小姑娘,何必费心把无法和尚整得灰头土脸?那不关他的事,他不是普度众生的大菩萨。

江湖男女,对男女关系看得开,看不开就不要在江湖鬼混。

互相征服,互相残害,甚至互相奴役,谁强谁就是主宰,这是江湖男女不成文的规律。无双秀士与程贞,就是现成的例子。

如果他以保护弱女子的保护神自居,真得有千百亿化身,才能管得了纷扰的人世间事。

周小蕙也不是弱女子,真才实学比无法和尚只高不低。

“是不是?李兄。”周小蕙语声充满希望与期待:“我宁可让你杀死我,而不希望你骗我。”

“你是一个可爱的美丽小姑娘。”他避重就轻。

“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满足了。”

“你不再乱闯了吗?”他转变话锋。

“我也要告诉你。”周小蕙不理会他的要求。

“你要嘴碎吗?”

“其一,一切的举动都是我自己的意思,与鬼影邪乞或任何人无关。其二,我……”

他感到身躯发僵,一股难以言宣的激情震撼着他。

一双颤抖的小手,从背后环抱住他的腰。

柔软的胴体,紧贴在他的背上。他可以用心灵感觉出来,姑娘正用颤动的樱chún,绵绵地亲吻他的背心。

拥抱终于松开了,柔软的胴体也离开他的背部,踏草声隐隐。

久久,背上那股奇异的感觉似乎仍在。

他仰天呼出一口长气,心潮徐徐静止。

向西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