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4章

作者:云中岳

鹬蚌相争,渔人得利。

鬼面神估错了神拳电剑路武扬,失败得好惨。

他以为路武扬这些河南来的人,不是白道英雄就是侠义道的侠士,办事规规矩矩堂堂正正,正是君子可以欺其方的笨蛋,不会乘他和飞灾九刀了断时,乘虚干扰捣乱从中渔利。

这期间,他也用了不少虚虚实实的策略和手段,企图诱使路武扬转移目标在飞灾九刀身上,消除内顾之忧,以便全力对付飞灾九刀。

如意算盘打错了一遭,一步错全盘皆输。路武扬装腔作势与他虚与委蛇,模模糊糊表示不参与不干预他与飞灾九刀之争,按兵不动隐约表示置身事外,让他放胆倾巢而出,至铁城十面埋伏对付飞灾九刀。

他忽略了一件事:路武扬与他恨重如山。

他吞并了河南一半的地盘,屠杀了路武扬当地的不少亲朋好友,清除了不少尊奉路武扬的弟兄,直捣许州路武扬的号令中枢。

比起他与飞灾九刀个人的仇恨,又算得了什么?

就算路武扬有乌龟肚量忍受得了,那些死去的人的亲朋好友,能忍受得了吗?日后何以领导其他的弟兄?

如想成功,必须利用任何机会,甚至必须制造机会,才能掌握必可成功的情势。

飞灾九刀造成了有利的情势,路武扬岂肯平白放弃这大好机会?

蓝家大院成了不设防之城,这座大江北岸的黑道山门,在片刻间土崩瓦解。

鬼面神追不上五位魔道至尊,在东南面会合了一组人,仍在作绝望的搜寻。

谁都不曾见过飞灾九刀的身影,如何搜?

南面山林间奔出二十余名男女,落在后面的几个浑身浴血,伤势不轻。

鬼面神首先发现奔来的人,大吃一惊。

“不好!”他向十二名同伴急叫:“那混蛋不在这附近,他在外围截杀咱们的人。”

“大爷,不对。”一名中年人脸色骤变:“那是留在大院里的弟兄,他们……他们……大爷,大院有了可怕的变故……”

“哎呀!”鬼面神大惊失色。

最先接近至五十步内的三个人,身上都有伤痕。

“大爷,大事不好。”其中一个一面奔来一面狂叫:“河南来的人大举袭击,庄院……易……主。”

“那些卑鄙的狗东西!我完了……”鬼面神仰天长号,如丧考妣。

人都是这样的:只许自己卑鄙,不许别人卑鄙。

鬼面神也不例外,他忘了自己用卑鄙恶毒的手段,向河南扩张自己的地盘,杀了路武扬多少亲朋好友。

暴风雨终于过去了,微风细雨仍然不止。

路武扬的朋友中,有一半是白道英雄。白道,指任职公门、武师、镖客……以武技正当谋生的豪杰。

这些人与官府打交道驾轻就熟,熟悉门槛,办事有一定的程序,毕竟他们都是绝大部分知法守法的人。

从蓝家大院救出从河南各地掳来的人质,共有六十余名之多,一部分是家属,甚至有无辜涉入的人。

这些人质,立即偕同德安的捕房干员,至府衙投案。

捕房的人,正是标准的白道人士。

一字入公门,九牛拔不出。

蓝家大院立即被官府抄没,群魔四散。

路武扬这一记绝户计好毒,一棍子敲在要害上。

巡捕丁勇四出,搜擒主犯蓝天虹,捕捉有案的黑道歹徒,搜捕有关的疑犯,而且奉命格杀勿论。

如果路武扬无法攻入蓝家大院,救不到被掳的人质,就不敢惊动官府,只能以江湖规矩三刀六眼私自解决。

有了确证,他就不需私了。

一场可能血流成河的大火并,因飞灾九刀的适逢其会介入,情势突变,总算避免了一次空前惨烈的屠杀,也许是幸事。

双方实力仍在,谁也不甘心。

鬼面神那些人,把飞灾九刀恨入骨髓。

飞灾九刀成为泄愤的中心,图谋他的人,比主张向路武扬报复的人更多。

毒手睚眦一些主脑人物,图谋更为积极。

并不是因为飞灾九刀导致江北群豪崩溃的仇恨,让这些首脑人物痛心疾首而图谋报复。而是他们集合了邪魔外道的顶尖高手,居然对付不了一个小辈飞灾九刀,不但威望扫地,而且羞愤难当大丢脸面。

所以不杀飞灾九刀,日后休想再厚着脸皮充人样了。

十日后,信阳州的小南门。

信阳是路武扬的地盘,但自从鬼面神发动吞并时,信阳首当其冲,早就暗中渗入的黑道高手,一发难便把路武扬的朋友清除得一干二净,安插蓝家大院的人兼并了所有的江湖行业,换旗号派人手得意得上了天。

现在,这些人闻风撤走远遁。

所以,信阳成了三不管,也管不了地带。

路武扬的中州车行,设在信阳的站头,目下只有两个小伙计暂时管理,南下的长程客货车还没正式复驶,新秩序还没建立呢!

百废待兴,正是忙乱空虚时期。

小南门距大南门不远,这是本城的小城门。

在南关客店区抽空的旅客,有些人喜欢从这座小城门出入,因为大南门经常有便衣公人巡逻,经常盘问可疑的人。

小南门的义阳老店,是闯荡江湖豪客喜欢落脚的地方,在这家店出入的旅客,可知都不怎么高级。

当乌锥马驰入店前的广场,在栓马栏招呼其他牲口的店伙,便觉得平空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这位店伙是个见多识广的老江湖,看到一身黑的骑士便知道麻烦来了。

德安火并结局的事件,已经传遍江湖。

“客官,让小的照料宝驹。”店伙上前接缰:“上厩?上料?”

“不错。”飞灾九刀开始卸马包:“明晨动身,我不希望我的坐骑有任何意外。”

“客官请放心,误不了事。”店伙向在店门张望的同伴打手式:“小的先溜溜马,再上厩。”

“劳驾啦!”飞灾九刀将马包交给迎来的另一名店伙:“要上房,最好是独院的,那种天一黑,牛鬼蛇神方便悄悄接近耍把戏的上房。”

“客官笑话了,请随小的来。”扛马包的店伙僵笑,在前领路。

侧方的停车场,一辆自用双头厢车的车夫,一面检查车辆,一面留意黑衣骑士的举动。

“许州路大爷有麻烦了。”车夫喃喃地说。

“平白无故烧了乡邻的家园,哪能没有麻烦?”一旁照料另一辆轻车的车夫接口:“不过,路大爷风头健,威望平空增高三倍,已成为宇内风云人物,声誉如日中天,当然不怕麻烦。”

话中有刺,似乎对路大爷并不怎么尊敬。

神拳电剑固然是第一流的高手,但以往只能算是一方之豪,离开河南本乡本土势力范围以外,比起那些宇内之豪仍然差了那么一点价码。

连开封灵剑周家的周元坤,声誉也比路大爷高一级。

一剑愁、一笔勾、毒手睚眦、宇内双残……这些人,才算是宇内之豪,江湖的风云人物。

但现在,路大爷的行情看涨,实至名归地登上宇内人物宝座。

谁成功,谁就是英雄。

英雄,就该受到尊敬。

“老兄,你话中有话。”这位车夫是个崇拜英雄的人,碰上不尊敬英雄的人就冒火:“你好像不服气,路大爷没得罪你吧?”

“哈哈哈!”另一位车夫狂笑:“你老兄未免太瞧得起我了,你看,我算老几?一个混口食的赶车人,哪配路大爷得罪呀?”

“谅你也不配。”这位车夫神气地说:“祸由口出,老兄。不该说的话,最好别说;即使是该说的,也以不说为妙。不说,没有人认为你是个哑巴。”

第三部轻车的车尾后,转出一位獐头鼠目大汉。

“你们都认识那个人?”大汉指指刚进入店门的黑衣骑士背影:“他是老几?”

“飞灾九刀李大爷,错不了。”另一位车夫翘起大拇指说:“好汉子,可不是吹的。告诉你,对他没有敌意的人,用不着怕他。想打他的主意,就得准备飞灾横祸临头,明白了吧?”

“你不怕飞灾横祸临头?”大汉狞笑着问,不怀好意地接近。

“你老兄放心,我不会寿星公上吊嫌命长,吃炮了撑着了去打飞灾九刀的滥主意。”

“也许有好处……”

“屁的好处!给你一座金山银山,没有命享受要来何用?有人出了一千两金子花红,储金以待决不食言。老兄,那些金子沾不得,沾了会有飞灾上身的,你说是吗?”

“你似乎懂得很多呢!”大汉已经近身了。

“不算多。”车夫一点也不介意对方近身:“不过,我翻天神手符孝武,毕竟在江湖闯荡了不少时日,多少知道一些江湖情势,了解一些江湖奇闻武林秘梓,而且知道是非黑白,知道什么钱该要与不该要,这就够了。”

大汉打一冷战,老鼠般溜走了。

江湖上有五个有名的浪汉,专向地方豪霸索口食打抽丰,讹诈勒索手段相当高明,奇闻秘梓就是他们敲诈的本钱,对方不敢不破财消灾。

翻天神手符孝武,就是五浪汉之一。大汉心中有鬼,一听名号便知道自己走了眼,像避瘟疫似的溜之大吉。

大汉是从侧门入店的,匆匆疾趋三进院东面的客房,那是一排有内间的雅厢,当然并不真的“雅”,只是小院子里多了些花木而已。

小院子里有位中年仆妇,正打发前来张罗的店伙离开,看到大汉打出的手式,立即要店伙离去。

“有事?”仆妇向大汉问。

“那话儿来了。”大汉毕恭毕敬地说:“刚落店,已经证实,有人认识他。”

“没错?”

“没错,与传闻一模一样。似乎,这位老兄有意以真面目招摇,唯恐没有人知道他的身分。”

“很好,留意些。”

“是,误不了事。”大汉行礼去了。

“吴嫂,有什么事呀?”厢房中传出娇滴滴的语音。

“有着落的事,小姐。”吴嫂一面答,一面推门而入。

飞灾九刀也住在三进院,但住的是西厢院的客房。

每一座院子,都有一处供旅客活动的客厅,也照例有一位店仆随时听候使唤,设备简陋,几张长凳供旅客坐下来聊天而已。

晚膳毕,客店的喧闹声渐止,有些旅客不甘寂寞,上街逛夜市去也。须赶早动身的旅客则留在店内,早早歇息以恢复旅途的劳累。

飞灾九刀洗漱毕,换了一袭黑长衫,黑腰巾缠了四匝,包住了衫外所扣的皮护腰,没带刀,清清爽爽,居然带有三两分和蔼可亲的仕绅气质,不像个挥刀杀人的纠纠武夫。

他在街上走了一圈,返回客店神色悠闲。回房必须经过客厅,厅中灯火通明,三个相貌威武,骠悍之气外露的大汉拦住了他。

“失望了是不是?”为首大汉流里流气地问。

“并不完全失望。”他背手泰然地答:“跑了两处地方,随州、云梦,那是蓝家的秘密老巢,可惜都去晚了一步,两头落空。不过,线索并没完全中断。”

“算了,承认失败吧!李兄。”大汉摆出行家的态度:“你老兄不是我道中人,手面又不够广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你知道是。俗语说,蛇有蛇路,鼠有鼠路;找不对门路,踏破铁鞋跑遍天下,也是枉然。”

“哦!似乎,你老兄有门路。”

“对,正确的门路。”大汉傲然地说。

“可能的,你是他道中人。”

“有意思谈这笔买卖吗?”

“没意思。”他一口拒绝:“谈不出什么来的,而且……”

“怎么啦?”

“你有货,我却没有本钱。”

“不多,李兄。”

“在你来说,不多;在我,可就不胜负荷。”他大声说:“天杀的混蛋!吃这门饭的人越来越不讲信用行规了。

先后有七个人来找我,说得活龙活现像是真的,先后收了在下七次定金,到头来鬼也找不到一个。”

“在下的信用,是有口皆碑的。”

“鬼的信用。”他更大声了:“在下所带的盘缠有限,受了七次骗,本来就所剩不多了,再受一次骗,阮囊羞涩,在江湖寸步难行,我哪有精力去找鬼面神讨债?所以,这种方式不能采用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我要用我的最基本手法进行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那是我的秘密,法不传六耳。”

“李兄……”

“你老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