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5章

作者:云中岳

吕绿绿的房中,也满室幽光。

她仍是一身绿衣绿裙,只是手中多了一把连鞘宝剑,腰间加了一个绿色百宝囊。

灯盏的菜油中,可能添加了某些东西,可令灯火变成绿光,也表示火焰的温度有了变化。

因之,她美丽的面庞显得最突出,而身形似乎模糊不清,胆小的人突然闯入,必定只看到她的面孔,不吓得半死才怪。

房门口一面,站着一个乱发披头的黑袍人,发长及胸,披下掩住了面孔,真像一个厉鬼。

“你不要装神弄鬼。”她冷森森的语音带有浓浓的杀机:“我知道你是谁,甚至知道你的根底。”

“我也知道你是谁,也知道你的根底。”黑袍人的嗓音带有鬼气: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你知道我要干什么。”

“我反对你们在本姑娘口中争食。”

“本座也不许你干预我们的买卖。”

“那么,各行其是。”

“不要和我们争,我们成功的机会比你大得多。由我们进行,双方同蒙其利,你该不至于糊涂。”

“哼。”

“你不要哼,你知道这是事实。”

“你算了吧!据本姑娘所知,你们已经失败一次了,第二次同样不会成功。

“上一次是白天,而且情势不一样。”黑袍人语气转厉:“这次,定可成功。为免彼此伤了和气,也避免惊动那小辈,所以本座委曲求全,和你郑重商量,你可不要误解本座的意思。”

“你侵入室中,来意就不善。”

“正相反,本座为免打草惊蛇,所以不得不以遁术入室与你商量。”

“你们有何打算?”

“我们按计划行事,万一失败;我是说:万一。那么,就由你接手,够意思吧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那一份花红,本座负责要他们照付。”

“你能保证?”

“酆都五鬼言出如山,绝对完全保证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!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对,一言为定。”

灯火打闪,黑袍人蓦尔失踪。

她沉思片刻,哼了一声,一口将灯吹熄。

后窗悄悄地拉开,外面传入飒飒风声。

窗对面小天井的暗影中,传入一声轻咳,表示有人潜伏,想出去的人,必须把可能发生的危险计算在内,后果自行负责。

“居然有人敢监视我?”房内传出吕绿绿不悦的语音,并没有所举动。

“花红照付,不少分文。”暗影中传来低沉的嗓音:“而不需要风险付代价,安安稳稳坐享其成,天下间这种好事不会再有,你还要怎样?”

“就因为条件太好,所以本姑娘不相信这种好运,所以……”

“凭你女魃的名头,这种好运还不算太好呢!”那不露形影的人,捧人的话说得很令人受用:“只要你沾上的事,任何一位事主,都会毫不吝啬地奉敬大把金银珍宝,以免灾殃上身。”

“酆都五鬼就敢戏弄本姑娘。”

“他们必须显露一点点实力,情有可原。如果他们浪得虚名,你肯相信他们必可成功吗?”

“好,我姑且相信他们能成功。”

“谢啦!”

“你为何躲在暗处?”

“我得证实他们成功了才能放心。”

“离开本姑娘远一点,知道吗?我办事不许有人目击。”

“好,我到另一面去。”

“请吧!”

窗掩上了,暗影中灰影一闪即逝。

窗又拉开了,黑影像轻烟般逸出,消失。

阴森的煞气逐渐逼近,逐渐充塞全室。

灯焰拉长,凶光摇曳。

床上的飞灾九刀,身躯逐渐萎缩至最小限,似乎已返老还童,成了一个婴儿。

幽光满室,幽暗也满室。

飒飒秋风渐厉,各种奇异的隐隐声浪时高时低,忽远忽近,莫知其所自来。

外间里,缓缓进来了一头黑猫,不是机警的伺鼠的猫,而是吃饱了想找地方睡觉的、懒洋洋的猫。

仅入室三五步,懒猫便躺下了,四肢一伸,长尾急剧地剪拂了几下,便抽搐着断了气。

室内,一定弥漫着某些致命的物质,连猫也片刻毙命,毒性极为猛烈。

床上的飞灾九刀寂然如死,衣裤皱瘪,像一具死了许久的干瘪尸体。

蓦地砰然大震,门窗同时毁塌,罡风呼啸,黑雾狂涌而入。

五个披头散发的厉鬼,同时出现在床口。

五只大袖激起无俦阴风,阴雷陡然爆震,绿焰荧然的灯火乍熄,整座内间在瞬息间成了阴曹地狱,鬼哭神嚎已非人世。

“砰嘭……”

真正的震耳爆裂声随之,整张木榻四分五裂,连床后的木柜也轰然崩塌,床架帐席化为碎屑,声势惊人。

“啪”一声怪响,白光乍闪,耀目生光,一被白热的火弹爆炸,全室通明。

五个厉鬼刚定神看五人合击下的成果,分崩离析的床柜形状令他们心中狂喜。

没有人能在这空前猛烈的五股阴风袭击下,能侥幸保全性命,床上的人必定骨碎肉烂,万无幸理。

但一瞥之下,看不到零碎的骨肉,嗅不到血腥,没有任何一块碎木板沾有血迹。

这瞬间,床尾黑影暴起。

同一瞬间,五只大袖在明亮的火光中,同时向暴起的黑影集中攻击。

刀光陡然迸射,宛若惊电横空。

“天斩刀……”沉喝声如乍雷,房屋亦为之簌簌撼动,柱壁摇摇。

狂野闪烁的刀光,锲入五只大袖的袖网中,利刃破风击破阴凤劲流的锐啸,令人闻之毛发森立,心胆俱寒,腥臭的阴风八方迸散。

鬼号声刺耳,五个披头散发的厉鬼五方飞散,从破塌的门窗破空飞走了。

飞灾九刀的身形乍现,显然有点力竭的现象,身形一晃,勉强稳下马步,无力继续追击。

地面,洒落两丛血迹,掉落一只大袖,一条仍在抽搐的手臂。

一个厉鬼退得最慢,是向破了的内间门外退的,脚下一虚,几乎摔倒。

飞灾九刀吸口气强提真力,挥刀猛扑而上。

外面是客房的外间,厉鬼踉跄了两步,定下神向大开的房门冲去。

外间应该没有人,桌上原来有一盏光度幽暗的菜油长明灯,这时侧首的长凳,突然无缘无故向外急移,恰好挡住了厉鬼的去路。

厉鬼骤不及防,而且受了重伤反应迟钝,被长凳一拌,砰然向前急栽,长凳也折脚塌倒。

黑影暴起,剑光乍现。

“要活……的……”追出外间的飞灾九刀急叫。

叫晚了,剑光如匹练,射入厉鬼的后心。

是断了右臂的厉鬼,剑透心几乎被钉死在地上。

黑影拔剑侧闪,身形显现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黑影急问。

是吕绿绿,大胆地潜伏在外间突起发难,先用凳拌,再一剑取命。

“五个混蛋偷袭。”飞灾九刀不胜惋惜地收刀说:“先用迷魂摄神葯物打头阵,再破屋以五毒阴风聚力一击,他们几乎成功了。”

“哦!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在藏剑山庄事件中,扮演了重要的脚色,我栽在他们的五毒阴风上。”

“李……李兄,你不怕迷魂摄神葯物,不怕五毒阴风?”吕绿绿颇感意外。

“上一次当学一次乖,我已有周全的准备,这些毒物伤不了我,除非我事先毫无警觉戒心。”

他翻转厉鬼的尸体察看:“其实他们五个人正大光明联手合击,很可能凭真才实学就可以送我下地狱,今晚他们栽得很冤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他们先攻击床,已耗损了三四分精力,被我猝然反击,已无法聚劲合击了。”

“他们是……”

“很像传闻中的酆都五鬼,长生殿的五位座主。”他拖起尸体:“可惜你把这个鬼杀了,没有口供,无法追查指使他们的人了,他们本来是极为阴毒可怕的名杀手,能请得动他们的人并不多。”

“你认为是谁?”

“以往我认为是路庄主,现在知道这五个混蛋是酆都五鬼,那就与路庄主无关了。路庄主不是浪得虚名的人,决不可能不惜羽毛与恶名昭彰的杀手打交道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哦!”吕绿绿笑笑:“你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很危险。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。

这是称雄道霸者的金科玉律,谁不遵行谁就必定与雄霸绝缘。

他用不着自己出面请杀手,自有人替他跑腿暗中办理,只要经过三五个人辗转授意,一切线索都会掩盖得天衣无缝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别管死尸了,留在这儿,没错。”

“这……”他放下尸体。

“让他们的同伴收尸,你哪有工夫替他们埋葬?这里不能住了。”

“我去叫店伙换房间……”

“店伙一定吓坏了,怎敢再替你换房间?换也不会有。这样吧!我那里有内外间,你在外间安顿一宿好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你不会怕我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有你在,那个该死的婬贼一定不敢再来,我也可以安心地安歇一夜,整晚担心实在不好受。拾夺你的行羹,走啦!”

他略一思索,着手拾夺包裹,表示接受对方的邀请。

两个黑衣人刚飞越院墙,白衣女郎恰好从另一面院墙跃过,看到两黑衣人的背影,不假思索地衔尾急追,飞登屋顶后,便拉远距离,避免被黑衣人发现,夜间穿白衣不宜紧迫追蹑。

走在后面的黑衣人,背上负了一具尸体。

不久,纵落一家普通住宅的天井。

内堂中灯光明亮,四个披头散发的黑袍人都在,其中一个脸颊包了伤巾,伤势不算严重。

两个穿黑劲装的人入室,将尸体往地面一放。

“遗体顺利带回。”一名黑劲装大汉抱拳行礼:“房中不见有人,人去房空,在下不敢多逗留,带了遗体匆匆离开。诸位还有何吩咐?”

“没事了,谢了!你们请便。”上首的黑袍人大袖一挥,示意来人可以走了。

两个黑劲装大汉行礼退走,从天井跳墙走了。

两个黑袍人仔细检查尸体,脱掉尸体的黑袍详加检查,用手指探索创口。断臂的创口一摸便知,利刃的威力可怕。

右肋也挨了一刀,断了三根肋骨,但锋刃未深入内腑,可知这一刀并非致命创伤。

“奇怪!”检查背部创口的黑袍人站起说:“背部一刀穿心,创口为何如此宽阔而准确?不可能是被人从后面追袭击毙的。

老三撤走的路线是外间,那小辈不可能追及出刀的,我亲见他收刀下挫,勉强稳下身形。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外间有人隐伏截击。”另一名黑袍人说:“那小辈用的是尖刀,锋狭而锐,创口决不可能扩大。

老三是被剑杀死的,创口两端有割裂痕迹,尖刀的创口只有一端割裂现象,所以,小辈在外间潜伏着同党。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上首的黑袍人断然说:“小辈没有党羽。老四,你相信有人能轻易逃过咱们搜魂术的搜索吗?

外间绝对不可能有人潜伏,咱们已用搜魂术搜了三次,整座客房只有小辈一个人,那是无可置疑的。”

“那……那么,老三是被谁所杀的?”老四不同意:“我敢保证老三背部的创伤,决非小辈的尖刀所造成,这也是无可置疑的。”

“老大,假使有一个练了龟息术,定力超人功臻化境的人,事先也知道咱们搜魂术的底细,贴伏在地面用龟息术行功,是不是可以逃过搜魂术的搜索?”另一名黑袍人提出疑问:“在发动的前一刹那,我的确感到外间似乎有轻微的声息传出,但……但似乎不像是人。”

他们如果亲自察看,必定可以看到飞灾九刀的房内,内间与外间之间的门内,有一头死猫。

连一头猫蹑走的声息也可察觉出来,搜魂术的确不可思议。

“就算有这么一个人。”老大摇头:“但在咱们发动时,他也不可能不被波及。再说,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,他一定会配合小辈夹攻,咱们恐怕一个也逃不掉,一个小辈咱们已撑不住了。”

“老五,老大的判断不会错。”老四开始同意老大的见解:“如果小辈真有那么一个功臻化境的同伙潜伏在外间,就表示小辈已经知道咱们要袭击,事实上小辈并不知道,他反击是在五毒阴风重压后才爆发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那……谁杀了已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