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8章

作者:云中岳

飞灾九刀与青衫客觅路返城,在山西麓的一座小村前,看到迎面而来的六个武林豪客。

他不认识任何一个人,但从对方的惊疑神色中,他知道这六位仁兄认识他。

他那一身黑,就是活招牌。

六个人匆匆越过两人身侧,脚下有点不稳定。

“是路庄主的人赶到了。”他向青衫客低声说:“难怪无双秀士那群凶手,慌慌忙忙撤离杏园。

显然是周一帖也得到了消息起了恐慌,很可能有重新向路庄主靠扰的意图,被无双秀士察觉,先下手为强屠家灭口,不希望周一帖把所知道的消息,透露给路庄主。”

“黑道人灭口,都是这样残忍的?”青衫客余悸犹在,憎恶的神情表露无遗。

“不错,就是这样残忍。”他已经不再激动:“党羽越多的人越残忍,对背叛的人,制裁更为严厉,所以有不少聪明的人,宁可做江湖浪汉,决不参加各种组合,对组帮结派毫无兴趣。”

“你打算到何处找程贞?”青衫客改变话题。

“得找人做眼线,回客店再说。”

“那你先回城吧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的人不见了,得四处走走碰运气,在城外找希望要浓些。”

“你要找的人是谁?”

“以后再说,你走吧。”青衫客口风紧得很。

“好吧!小心了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青衫客略一抱拳,从村口的岔路匆匆走了。

飞灾九刀心中一动,闪入路侧的树林,越野穿林急趋村后,追蹑刚过去了的六个人。

六个人并不急于赶路,一面走一面交谈。

“他年纪轻轻,兄弟实在不相信他真有那么了不起。”那位留了八字胡的人口气有点不满,所说的“他”显然是指飞灾九刀:“如果他真有过人之能,德安铁城之约他不战而遁,用意何在?”

“你怎么那么笨?”另一位国字脸膛的中年人说:“他与路庄主仇恨深结,犯得着替路庄主击溃那些老魔挡灾?

当然他也不够聪明,换了任何一个人,都会抓住机会造成有利时势,与鬼面神合作,便可把路庄主逼得上天无路。

所以,他不是一个有远见有魅力的霸才,日后他找路庄主了断,恐怕势难如愿,咱们用不着怕他,这种人不难对付。”

“我的看法正好相反,路庄主将日子难过,咱们也将有不少人丢命。”那位身材最高的人苦笑:“咱们唯一的希望,是他与鬼面神那些人两败俱伤。老实说,我有自知之明,我没有勇气接他的飞灾刀。”

“潘兄,不要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”留了山羊胡的人口气不小:“他了得,咱们也不弱,假使先入为主怕定了他,交起手来当然心中发慌,那就一切都完了。所以,诸位最好在心理上有所准备。”

“呵呵!曹老哥似乎有斗他一斗的意思呢!”

“兄弟的确有意斗他一斗。”曹老哥捻了捻稀疏的山羊胡,眼中有飞扬的光彩: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;谁又不想扬名立万登上风云人物宝座呀?

他也是人,武功练至某一阶段之后,相去不至于太远,只须能把握时机,再加上一点幸运,我不信我胜不了他。”

“呵呵!曹老哥,问题是:时机难以把握,幸运又是最靠不住的玩意,对不对?”

“别谈他了。”身材最高的人阻止两人无谓的争论:“谈咱们到杏园要办的事。诸位,消息说,鬼面神有一批人隐身在杏园,周一帖始终没派人将正确的消息传出,咱们六个人这就闯进去试探对方的实力,假使毒手睚眦那群老魔在,咱们的处境相当困难呢!依兄弟之见……”

“依潘兄之见,来暗中踩探?”曹老哥傲态依旧:“放心啦!信阳这批人,只是一群负责騒扰的三流人物。

鬼面神与老魔们神出鬼没,在陈州一带屠杀咱们的朋友,正与路庄主斗智你追我赶,咱们一群人赶来收拾这些三流高手,还用得着担心?”

前面路右的林子里传出一声轻咳,再一声冷笑,然后踱出两个人。

“你们还不是三流高手?”留了花白胡子的佩剑人迎面挡在路上:“三流对三流,大家不吃亏。笨鸟先飞,哪一位仁兄和我这笨鸟玩玩?来吧!你这玩棒的曹老兄,我挑你。”

“是你呀?”曹老兄怪眼中有不屑的表情:“你这翻天鹞子确是笨鸟,也确是三流高手,棒打笨鸟,正好正好。喂!你们两个人大概是伏路的,警讯发出了没有?还来得及哪!”

“唷!来了你们几个三流高手,也用得着发警讯呀?你无刃剑曹东明未免太瞧得起你自己了。”笨鸟翻天鹞子嘲弄地说:“你该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嘴脸,有哪一点值得受到别人重视呀?”

“嘿嘿嘿……”曹老兄发出刺耳的阴笑,独自举步上前:“你指名挑战,就表明曹某受到阁下的重视,这是比青天白日还要明白的事。撤你的鹰爪吧!笨鸟。”

曹老兄不管对方是否肯拼兵刃,便拔剑出鞘。

是一把没开锋的剑,当然不是“棒”。剑没开锋,便只能用剑尖伤人,用来当“棒”挥打,威力有限。

别小看了这把剑,剑主人的绰号,就因剑而获得,与人拼搏时不用剑锋也稳操胜算。武林朋友心目中,把善用剑的名家举出十个人,称为十大剑手。

无刃剑曹东明,正是十大剑手中,排名第四的风云人物,名气与声威,在江湖有甚高的评价,是侠义道中颇受人尊敬的名家。

这些人,皆自认是三流高手,只是讽刺性的嘲弄口吻,其实任何一个都是一流人物。

武林十大剑手,更是一流中的一流高手名家。

翻天鹞子柴荣,是天下十大飞贼之一,排名也名列前茅,第三。白道行业中的保镖、护院、捕快,对这位翻天鹞子恨之切骨,因为这家伙作案时,不以获得红货为满足,经常杀死事主,飞贼而兼强盗,恶名昭彰。

两地之豪因争地盘而火并,其实是黑白道之间爆发出来的新仇旧怨大结算。不仅局限于湖广河南两地,目前天下各地都有相同的事故发生。

这是天下大乱之后,所必定发生的现象,强存弱亡,看谁能加速奠定根基,谁就是地方的主宰豪强,所以双方都不得不全力以赴。

飞灾九刀在这种你争我夺期间返家,遭了无妄之灾,与其说是路庄主仗势欺凌乡里,不如说是权势争夺中极易犯下的错误,在藏剑山庄的势力范围内,怎能容许其他的势力存在?卧榻之旁,岂容他酣卧?

鬼面神不幸失败,根基毁于一旦,请出云梦五奇著名水寇,以及飞贼剧盗翻天鹞子助拳,可知已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,与河南群雄周旋到底。

这种化整为零,深入对方地盘搏击,蚕食报复打了就跑的手段,真把河南群雄整得焦头烂额,付出可怕的代价,迄今仍然无法捕捉住鬼面神的主力所在地,无法一举将首脑歼灭,灾难便无法消除。

剑手对飞贼,双方不论哪一方面都是棋逢敌手。

翻天鹞子的外门兵刃鹰爪,全长两尺二,比正常的爪形兵刃长了四寸,爪尖锐利无比,而且每根爪都可以活动,屈伸自如,被击中不死也得丢掉一块皮肉,凭外表就足以令对手心底生寒。

“柴某的爪并不怎么利,别害怕,曹老兄。”翻天鹞子拂动着鹰爪狞笑:“怕也得上,对不对?置之死地而后生,你还有希望,上啦!”

“呵呵!你这笨鸟说得对极了。身不由己,怕也得上呀!”无刃剑的情绪十分稳定,剑徐徐上升:“曹某当然还有希望,不然岂不让你这笨鸟飞掉?呵呵!上就上,恭敬不如从命,着!”

飞起一道电虹,出手便是绝着银汉飞星,无畏地从中宫突入,剑气迸发的厉啸令人闻之心惊,这凌厉的一招强袭极为霸道。

翻天鹞子一声怪叫,一爪急封。

剑不开锋,最大的好处是可以用剑锋硬封硬架,即使发生碰撞,也不必费心花时间磨剑。

“铮铮”两声爆震,两爪争封,狠招银汉飞星被化解,双方各移位重找空隙进招。

翻天鹞子脸色微变,百忙中瞥了自己的鹰爪一眼。刚才爪尖已两次开合,竟然没能扣住剑,所以怀疑爪尖是否有不灵活的现象。

爪尖活动是灵活的,抓扣不住剑,与爪法是否灵活无关,而是剑的吞吐太快了。

善用锁拿对方兵刃的特制爪钩,使用人本身必定备有另一种致命的利器,不然即使能扣住了对方的兵刃,双方的兵刃缠在一起,便同时失去效用,实在犯不着弃兵刃不用而你拉我扯,干脆徒手相搏岂不省事?

无刃剑曹东明也有点心惊,剑几乎被封出偏门,在鹰爪狂野的扣抓下,剑势确有被克制的现象发生,爪本来就是克制刀剑的利器。

“好,再接我三剑。”无刃剑尽量放松情绪,语气尽量保持平稳:“你袖底的毒鱼肠刚才没飞出,以后不会有飞出的机会了。”

“真的呀?”翻天鹞子的语调更轻松:“我袖底的毒鱼肠小剑,是对付一流高手的,你只是一个三流混混,不配让在下把剑飞出污我的毒鱼肠。”

一声沉叱,无刃剑再次发起猛烈的抢攻,剑吞吐如灵蛇,步步紧迫,剑剑凶狠。

风吼雷鸣,金铁交鸣声震耳,双方掏出了平生所学,展开一场狂野的缠斗。

不只三剑,而是二三十剑,一剑连一剑绵绵不绝,一而再从爪影中突入,把翻天鹞子逼得不断变换方位,果然不愧称天下十剑手的第四名高手。

双方的同伴皆作壁上观,无刃剑这一面人多势众,却没有群殴的打算,保持良好的风度。

传出一声轻叱,人影飞腾而起。

是翻天鹞子,半空中身形急剧翻腾,远出三丈外,向路右的矮林茂草中翻落。

“你走得了?”无刃剑沉叱,跟踪飞抢。

矮林中视野有限,突然射出一道剑虹,奇准地贯入无刃剑的右胁。

翻天鹞子翻落处,也站起一个人,双手上伸,恰好接住翻天鹞子的双脚掌。

一声狂笑,翻天鹞子借力重新上升,这次是倒翻腾,后空翻回到原地飘落,点尘不惊。

“呃……”无刃剑却狂叫着向前一仆。

两个人同时到了路侧,仰天狂笑。

变化太快,谁也抢救不及。

无刃剑的五位同伴大吃一惊,做梦也没料到路旁的矮丛林中有人潜伏暗算,发现有变,无刃剑已经活不成了。

“卑鄙!”五个人愤怒地同声厉叫,同时撤刀剑疯狂上扑。

五比四,人数上仍占上风。

可是,翻天鹞子四个人不接斗,一声狂笑,沿小径向杏园方向飞掠而走。

“不能追!前面必定有更多的埋伏。”身材最高的潘兄急叫:“杏园有了剧变,咱们正往鬼门关里闯。快救走曹兄,我断后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路左的坡上狂笑声震耳,出现一个青衣人:“你们不闯,在这里埋葬你们也是一样,诸位,为你们的侠名放手一拼吧!”

共有二十二个人蜂拥而下,已经诱敌脱难的翻天鹞子四个人,也重新折回,二十六比五。

事实上用不着二十六个人一起出手,坡地树林草丛活动也受到限制,所以仅以三个人围攻一个,其他十一个人在外围呐喊嘲笑助威,除非有人要逃走才加入,立即展开一场一面倒的围攻。

五个人彼此无法策应,各自为战。

这是一场完全绝望的拼搏,他们反而激发了斗志,将生死置之度外,发招如获神助,表现得比往昔勇敢百倍。

一名大汉提刀在手,站在西北角高声呐喊。

“鬼剑潘公明,你的鬼剑怎么没有鬼了?”大汉兴高采烈大叫:“连招架都力不从心,你完蛋了,鬼剑潘公明注定了今天除名,今天……咦!挤什么?”

身后有人往前走,用肩挤他的左肩。

随着不悦的叫声转头,悚目惊心。

挤的人一身黑,不是同伴,是一个陌生人。

认识飞灾九刀的人为数不少,不认识的人更多,但那一身黑,却几乎尽人皆知。

黑,成了飞灾九刀的活招牌。

因此,近来在外寻仇报复的双方高手,皆避免穿黑衣,以免吸引对方的注意,怕被人抽冷子来一记致命一击,遭了池鱼之灾划不来。

想用暗器偷袭击毙飞灾九刀的人多得很。

飞灾九刀不理会大汉惊骇的表情,举步向前走。

以背向敌,他真够大胆。

大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