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19章

作者:云中岳

青衫客一踏入房门,便嗅到扑鼻的酒香。

“偷得浮生半日闲,得好好喝几壶好酒。”飞灾九刀请青衫客在上首落座,一面斟酒一面说:“打打杀杀没完没了,但愿能写意地酒足菜饱。”

他治了一桌佳肴,两个人开始畅饮。

他是强装笑脸,青衫客也显得情绪低落。

各喝了一壶宝丰高粱烧,酒入愁肠愁更愁。

“你有心事?”青衫客说。

“你也有事放不开。”他苦笑,斟酒:“也许,你我都是借酒浇愁的可怜虫。”

“可能的,人活着,哪能没有烦恼?”青衫客等于是承认了:“你,为何烦恼?”

“这……不足道……”

“我看得出,决不会是为谱新词强说愁。”

“哈哈!”他笑得涩涩地:“你看我像不像个谱词的材料?倒是你,大叔,还有点像肚子里有几滴墨水的读书人,至少你还没开过杀戒。你也心事重重,显然也不会是为谱新词强说愁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想起词,我原来住的那间客房,就有一首好词,和一首不差的鬼诗。”他的嗓音有点变调:“此去何时见也?襟袖上空有余香……”

“哦!杭州名妓琴操的改韵满庭芳?”

“对,大叔,你是行家。还有:孤星疏影月朦胧,苍郁佳城冷雾浓;影沉秋水欢期绝,憔悴幽花泣残红……”

“哦!真充满了鬼气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,却是以鬼的心态,描出人的心境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大叔,假使有那么一天,你在孤星疏影月朦胧的时候,独自到冷雾飘渺的坟场,去凭吊天人永隔的爱侣,你就有此身也是幽冥中人的心境,你就会有这种凄绝人间的感觉。”

“你曾经有过这种心境和感觉?”

“是的,大叔,所以我……我当时毛骨悚然,重新陷入那种处身幽冥,自己也成了鬼物的境界,也因此而平空生出警兆,无意中躲过酆都五鬼的袭击。”

“一定是悱恻缠绵,凄绝人间的故事。小兄弟,如果你不愿说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好说的,大叔。”他一口干了一大杯酒:“生逢乱世,最无价值的就是生命。那一年,我在尸堆里救了一位垂死的孤女。就这样,两个孤零零的人,在几位生死与共的袍泽祝福下,结成一双战乱鸳鸯。

我们,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春天。她好纯,好柔,好教人怜爱。你知道,军务繁忙,烽火连天,我这种以身许国的人,是定不下来的。”

“我明白,小兄弟。”青衫客黝然叹息:“比起你来,我好惭愧,我的故事,是另一种型态,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自私平凡情海微波。”

“我把家暂时安顿在一处小地方,接着是山东曲阜、阳谷、寿张等十县屠城战,我的一小队袍泽阵亡十之七,我身中十箭养伤三月,等我康复归队之前,星夜赶回千里外我那可爱的家……”

啪一声响,他手中的酒杯化为碎片。

“小兄弟……”青衫客拍拍他的手膀。

“遍地尸体,大火仍炽。”他任由泪水沾襟,目光凄迷:“我折屋抢入火场,她……她死在我的怀里。

她……她已经有了四月身孕……我把她埋在坟场里,替她建了一座苍郁的佳城。每一年,我都会去看她,在孤星冷月下诉说我们的海誓山盟。这就是人生,大叔,你明白我的刀所代表的意义吗?”

“一种寄托,一种发泄。”青衫客像一个心理郎中:“爱也好,恨也好,一旦升华至某一种危险境界,就会失去了特定的对象,焦点转移至任何接近他的目标,毁灭任何威胁他生存的事物。小兄弟,你有心病。”

“也许是吧!”

“如果再进一步,那……”

“如何?”

“你将产生强烈的毁灭意识,你会有杀尽天下苍生的报复慾望。”青衫客悚然地说:“每一刀都是仇恨的寄托,每一刀都是爱与恨的焦点。”

“不谈这些。”飞灾九刀回避正题:“谈谈你的故事,该比我的爱恨故事动人。”

“一点也不动人,平凡得教人打瞌睡。”青衫客苦笑:“既没有刀光剑影,也没有血肉牵连。”

“不想说?”

“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我家传武艺,但从不为世人所知,在地方人士心目中,我只是一个毫不足道的、肚子里有几滴墨水的、永远考不取功名的文士。

而我娶了一个有爱有恨武功了得的女人,在那女人心目中,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“你爱她吗?”

“不爱是假,但我恨床上多了一个人。”

“床上多了一个人?这是什么话?”

“你不懂就算了。总之,我把爱寄托在儿女身上,正如你把爱与恨寄托在刀上一样,形式不同,意义相差不远。我有了困难,你能帮助我吗?”

“一见如故,在不伤天理的前提下,我会帮助你解决困难,说啦!大叔。”飞灾九刀慨然地说:“你我都是可怜虫,在感情的转移与升华中挣扎的弱者。”

“我的人,已经被掳走了。”

“感情所转托的人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对方有多强?”

“我应付不了。”

“加上我呢?”

“很难说,至少,我的胆气要壮些。”

“那么,把大半忧分给我。就算对方比玉皇大帝更强些,我也会毫不迟疑地挥刀。”

“谢谢……”

“救人如救火,你还等什么?”

“小兄弟……”

“干了这一杯,咱们吃馒头吃菜,肚子填饱了,刀挥出也有力些。大叔,干杯!”

出西门,小径通向杨家堡。

那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市集,除了本乡本土的人之外,外地人很少在这条路上行走,陌生人一露面就会引起乡民的注意。

碧落宫的十余名衣着华丽男女,押着七个俘虏向西行,引起注意是必然的事。

远出五六里,道上行人渐稀。

余红姑偕同两位侍女,押着一个气色不佳的中年人走在最前面。

“假使董前辈不理会你们的要求,你们就杀掉我们?”中年人一面走一面问。

“大概会的。”余红姑冷冷地说:“碧落宫邪道魁首,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,不怕世人非议。

所以,你们最好向老天爷祷告,保佑一剑愁是个讲道义的人,保佑他能以朋友的生死为念,答应本宫的要求。”

“你知道,咱们为朋友两肋插刀,已将生死置于度外,任何人也不会在暴力下低头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已经注定要死了。一剑愁为人固执刚愎,他不会以你们的生死为念,以他的名头威望,当然不会在本宫的胁迫下低头。”

“杜某不是贪生怕死的人……”

“不要再吹牛了,阁下。”余红姑冷笑:“生由不了你,死也由不了你,你最好放明白些。”

不久,小径一分为二。

右面的小径,通向一座稍高的坡地,坡上树林密布。

远远地,便可看到坡下小溪旁的一座庄院,高高的庄墙像城墙,是一座可以自卫的农庄,庄门楼上有负责了望的人。

接近至两里左右,庄门大开,三十余名庄丁已挺枪挟刀列阵相候。

再往前走,又涌出九名首要人物,为首的人果然是大名鼎鼎的一剑愁董剑虹,右首那人是鬼影邪乞南宫不群,所有的人皆显得怒形于色。

西门宫主更是凤目喷火,她有充分的愤怒理由。

在人数上,碧落宫明显地落在下风。

双方列阵面面相对,气氛一紧。

“西门宫主能快速地找到此地来,果然消息灵通名不虚传。”一剑愁是最沉着的一个,喜怒不现辞色:“宫主盛气而来,可否冷静地听在下解释……”

“我不要听任何解释,我要用你们七位朋友的命,交换我的女儿。”西门宫主愤怒地说:“我只要你明白的表示换与不换,请匆浪费chún舌。”

“鬼影邪乞南宫老哥已将经过……”

“那老邪乞的话,我一个字也不相信,除非看到我的女儿,不然……今天,不是你们死,就是我碧落宫除名,我说得够明白吗?”

“西门宫主,请不要逼咱们走极端。”一剑愁脸一沉,不再让步。

“你一剑愁是有身分地位的人,说的话要负责任的,是你们在逼我走极端。我女儿在你们手中,难道是假的?老邪乞大概不至于说谎吧?”

“董某郑重地申明,咱们的人无意中救了令媛,是千真万确的事,宫主日后……”

“不要提日后,我要看到我的女儿才算数。”

“令媛在神拳电剑周老哥处调治,在下已经派急足前往,催请周老哥用山轿将人送来。宫主如果信得过在下,请入庄相候,在下保证所有的人,对贵宫的人决无恶意。”一剑愁毕竟修养到家,提出的承诺合情合理。

但在敌对双方的人来说,合情合理中,谁又敢保证其中没有诡谋?一旦进了庄,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变故?

连朋友也不能全信,何况敌人?

“我给你半个时辰。”西门宫主不是不讲理的人,事实上敌我的势力比较并非对她有利,不得不暂且让步:“届时见不到人,本宫主和你没有第二句话好说。”

举手一挥,率领众人退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且慢!”右前方三十步外的松林中,涌出二十余名男女,黄泉殿主狂笑声震耳,在相貌狰狞的八大鬼王拥族下,神气地一涌而至。

“你不死心,是吗?”西门宫主沉声问,玉手一挥,重新列阵。

“西门宫主,本殿主是诚意相助而来的。”黄泉殿主大声说:“兵贵神速,迟恐生变。碧落黄泉联手,片刻便可把他们这处集合点斩光杀绝,再收拾赶来的人,胜算在握,宫主何不放弃成见,接受贝某相助……”

“你给我站到一边去。”西门宫主厉声说:“上次你倚仗男残撑腰,狂妄地胁迫本宫主,居然卑鄙地再次厚颜提出联手要求,你到底要不要脸?哼!”

“哈哈!西门宫主,你说这种话就不上道了。”黄泉殿主狞笑:“你我一宫一殿,都是邪道至尊,从不把世俗的是非准绳当一回事,办事讲求目的而不在乎手段。目的是不时改变的,手段也因时制宜……”

“无耻!”西门宫主恨恨地说:“你可以因时制宜把别人所加诸于你的侮辱忘掉,我却难以忘怀。

你侮辱本宫的耻辱,本宫早晚会向贵殿讨公道的,但不是今天,今天你最好不要趁火打劫干预本宫的事。”

“西门宫主,你不要以为你有了靠山,就敢对本殿主无礼,哼!”黄泉殿主忍不住冒火了。

“胡说八道!本宫每一个人,都是一等一的杀手,哪有什么靠山?你是指飞灾九刀?”

“我是指那个穿青衫,在你附近神出鬼没保护你的混蛋。”

“你是见了鬼了。”

“哼!就算他是鬼,本殿主也不在乎,他最好见好即收,今后不要再惹火我贝疯子。别以为他能击败本殿的两位鬼王,就自以为了不起,叫他别让我再碰上,我会埋葬了他,哼!”

这时,一剑愁已带了所有的退入庄门,脱出一宫一殿的包围,正颇饶兴趣地留意动静,严密戒备,以防一宫一殿联手攻击。

西门宫主也提防黄泉殿主恼羞成怒,不再多说,向左面不远处的树林退走。

她不住思索黄泉殿主的话,显然真有那么一个神秘的青衫人,在她附近出没,而且曾经教训了两个鬼王。

这人是谁?

当然不可能是飞灾九刀,飞灾九刀穿黑,黄泉殿的人见到飞灾九刀,有如病鼠见猫,不可能认错人。

但除了飞灾九刀她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人肯在暗中助她。

黄泉殿主大感无趣,也向原来藏身的松林退,不敢向一剑愁挑战,没有放手攻击的本钱。

一比一,他根本不是一剑愁的敌手,没有碧落宫的人相助,贸然发动攻击愚蠢已极,他并不愚蠢。

日影渐向西移,眼看半个时辰即将消逝。

庄门并没关闭,有两名庄丁把守往复走动。

庄内毫无动静,显然高手们已各就定位,随时可以应付不意的攻击,不闭庄门表示不在乎来人攻入。

凭碧落宫的十余位男女,想入庄攻击有如飞蛾扑火。

终于,时辰到了。

第一个迈步出林的人是西门宫主,脸上神色冷森已极,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