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0章

作者:云中岳

一比一,一剑愁应付西门宫主绰绰有余。

剑术的造诣上,西门宫主的天风狂剑十三式,固然在武林有甚高的地位,但比起以剑术威震武林的一剑愁,依然差了那么一点份量。

可是,碧落宫的两种武林独步的暗器,彩虹针和霹雳五雷梭,却不是那些剑术通玄,功臻化境的高手名宿们,所能应付得了的。

一剑愁必须时时刻刻注意暗器飞出,随时准备从相反的方向远避出三丈外脱离威力圈,因此剑术虽比西门宫主高明,却不敢放手进招,预留下五分劲闪避不敢有丝毫大意,步步为营严加防守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,希望能尽量争取时间。

各攻了百十招,谁也无法主宰全局。

黄泉殿主在树林内等得不耐烦了,二十余名男女开始向前迈进。

黄泉殿的冥河地火珠,威力并不下于碧落宫霹雳五雷梭,歹毒甚且过之。两种霸道歹毒的暗器同时发射,首当其冲的人恐怕不会有一个活的。

在庄门内戒备的鬼影邪乞知道情势危急,立即断然发出撤退的信号。

一剑愁应声发出一声长啸,攻出一记狠招银汉飞星,在刹那间击出七剑之多,每一剑形成一枚破空疾射的飞星,无俦的剑气山涌壁立,一代名家果然不同凡响,第一次发起威力万钧的强攻。

西门宫主后退封架,封至第五剑,迟了五步,突然看到十余名庄丁以奇快的身法后撤。

原来是以进后退,这一招强攻志在掩护庄丁退走。

只要闭上庄门,想以十几个人冒险攻庄,所付出的代价必定可观。

一声娇叱,她封出第七剑,同时左手一挥,彩芒破空,足有十余枚彩虹针,向一剑愁与急撤的庄丁背影疾射,她也用了全力。

一剑愁不想与彩虹针硬碰,在长笑声中急退,速度骇人听闻,竟然退在彩虹针的前面,已明白表示速度比飞针更快些。

同时,长剑一振,无与伦比的剑气突然增强了一倍,风雷声震耳,气流一卷,把射向两名庄丁背心的三枚彩虹针震歪两尺。

连声大震,庄门闭上了。

庄门楼上层,出现十八名钩镰枪手,以及十八名旋动流星锤的大汉。

任何人想跃登庄墙的人,很难逃出枪和锤的空中攻击,是防守的利器。

“你们躲吧!”西门宫主在三十步外停步:“杀掉七个俘虏,你们就会情急出来拼命。”

她举手一挥,七名男女各押了一名俘虏上前。

“西门宫主,本殿的人攻庄西。”黄泉殿主高叫:“杀进去放火,你发令,如何?”

“碧落宫的人不是强盗,你少出馊主意。”西门宫主断然拒绝:“攻庄与本宫无关,本宫主只要求他们出来公平了断。”

七名俘虏被踹跪成一列,准备停当。

西门宫主发令行刑的剑举起了。

人马出现,八骑士与山轿飞驰而至。

“西门宫主,你的女儿在轿子里。”周小蕙尖声大叫,飞骑急进:“我们的人救了她,请不要恩将仇报,等问清之后,再论是非好不好?”

黄泉殿主一怔,举手一挥,八大鬼王飞步抢出拦住去路。

雷霆剑客与八荒人龙双骑超越,拔剑前冲。

“天凤,你这是何苦?”八荒人龙老远便大叫:“你找的是我,与他人无关,请不要波及无辜。”

“这些什么鬼王,交给我雷霆剑客打发。”雷霆剑客的嗓门大得很,高举的剑传出殷雷似的振鸣。

黄泉殿主这才看清雷霆剑客与八荒人龙的面貌,吃了一惊,发出一声信号,八大鬼王立即后撤。

人的名,树的影,雷霆剑客号称武林第一剑,是路庄主请来对付毒手睚眦的主将,八大鬼王想对付武林第一剑,还嫌不够份量,一照面很可能要死掉四个鬼王。

庄门重开,一剑愁与鬼影邪乞都出来了。

山轿在二十步外停下,周小蕙亲自下马上前掀起轿门。

侍女小秋抱着气色不太好的西门小昭出轿,原来轿内坐了两位姑娘,难怪需要多准备两名轿夫。

“娘,我很好。”西门小昭欣然娇叫。

“不是他们掳走你的?”西门宫主问。

“是萧伯伯救了我,女儿几乎丧身在酆都五鬼的偷袭下。”小秋抱着西门小昭向前走,周小蕙也一同上前。

“真的?”

“娘,真的。”

西门宫主狠狠地瞪了八荒人龙一眼,收了剑举手一挥,七男女立即解了俘虏反绑的双手,将人向侧一推,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。

“能走吗?”西门宫主关切地问。

“五毒阴风还没完全离体,浑身发虚,但不要紧。”西门小昭要挣扎下地。

总管余红姑抢出,伸手接人。

“不要勉强,小姐。”余红姑将小昭抱住:“苦头没吃够?你笑什么?”

“我有好消息要向娘禀告。”西门小昭笑得很得意:“余姑姑,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。”

“飞灾九刀的消息?”余红姑抱着她往回走。

“与他有关就是。”

“那我当然相信啦!小姐。”

西门宫主关心地检查女儿的五官,心中一宽。

“你们退至一旁。”西门宫主向所有的人下令:“我要和萧老鬼了断三十年前的是非。”

八荒人龙独自上前,脸色不正常。

“天凤,过去的事,还提它干什么呢?”八荒人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:“造化弄人,你的绰号飞天夜叉,的确不怎么好听,偏偏你又不肯和我一同去见家父解释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西门宫主咬牙说:“我一个大闺女,怎么能和你一同去见你爹?日后我还要不要做人?

你们一家子都把我看成妖女,一个个摆出伪善面孔,把我逼得天下之大,竟然没有我容身之地。

等我真的成为妖女,你们噤若寒蝉,一个个成了懦夫胆小鬼。你,真的成了逃匿八荒,欺世盗名的浪人懦夫。

三十年,好漫长的日子,我一直就在找雪耻复仇的机会,你永远都逃得比任何人都快。这次,你逃不掉了,你……”

“天凤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一声怒叱,西门宫主挥剑猛扑而上。

八荒人龙身形一晃,斜闪出两丈外。

糟,霹雳五雷梭斜截而至。

一声长啸,八荒人龙掏出了平生所学,急速斜闪的身形化不可能为可能,以更快的速度折回原地。

这一进一退之间,有如电光石火。

“铮!”西门宫主攻出的致命一剑被封住了。

“砰!”霹雳五雷梭在三丈外爆炸,梭分裂为五片,爆出丈五左右,在五方同时爆成碎屑,飞散的破空锐啸惊心动魄,碎屑射入地面,爆起一阵沙尘,声势惊人。

八荒人龙封住一剑的同时,身形乘势倒地,狂风似的滚出丈外,再跃起斜掠丈余。

西门宫主也借力飞退,间不容发地躲过了五雷梭几片铁屑的爆裂路线。

这就是霹雳五雷梭不能滥用的原因所在,本身有难以克服的弱点,如果退向计算差了分毫,很可能发射的人也同归于尽。

一连串的变化,令人心胆俱寒。

黄泉殿主是旁观者,本身也有歹毒的暗器冥河地火珠,但看了五雷梭的可怖威力,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
这玩意决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抗拒得了的,除非炼成了金刚不坏、水火不侵的法体,不然难逃大劫。

八荒人龙不敢再停留,飞跃出五六丈外。

这瞬息间的接触,老怪杰已耗掉了五成精力,有自知之明,再也没有足够的精力躲避五雷梭的攻击了。

一声怒啸,西门宫主再次挥剑猛扑。

八荒人龙一阵怪叫,斜掠而走,一窜三丈,眨眼间便远出三十步外去了。

“天凤,你冷静点好不好?”八荒人龙站在远处焦灼地叫:“我躲了你三十年,不管谁对谁错……”

西门宫主一跃三丈,但八荒人龙更远出四五丈去了,想拉近势难如愿。

“娘,请听女儿有好消息禀告。”西门小昭在余红姑的搀扶下坐在草地上:“女儿如果没有萧伯伯……”

“不许你再提这老狗!”西门宫主退回愤怒地叫:“不管他用任何方法赎罪,今生今世,我决不原谅他,不杀他决不干休。”

“西门宫主,大家都是入土大半的人了,难道还看不开吗?”站在不远处的雷霆剑客苦笑:“你们霍家与萧家,不论是长辈或晚辈,对人生的态度各有看法,谁都不承认自己的看法有错误,先天上就极不相容,两家怎么可能结成亲家?幸好你们能及早分手,不然……”

“没你的事。”西门宫主怒叫:“风凉话谁都会说。事到如今,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不杀萧老鬼决不罢手,你们最好不要替他挡灾。”

“这种纠纷,谁都不愿沾惹……”

“那你还说什么?”西门宫主气势汹汹。

“好,算我没说。”雷霆剑客居然肯在口头上示弱,这是极为罕见的改变。

也许,是飞灾九刀给他的一刀,让他懂得如何改变自己的态度吧!

“女儿,你要说什么好消息?”西门宫主没有发泄的对象,只好找自己的女儿打交道了。

“爹击败了萧伯伯。”西门小昭喜悦地叫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西门宫主似乎没听懂女儿的话,焦灼地伸手试探女儿前额的温度:“你没发烧呀?怎么胡言乱语起来了?”

“女儿是没发烧。”

“那你刚才说……”

“女儿说,爹用刀击败了萧伯伯。”

“什么?你爹?你爹手无缚鸡之力,你……”

“女儿从轿缝里看得一清二楚,没错,爹的口音,女儿决不会听错,虽则爹蒙了脸,但口音与身材……”

“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”西门宫主不胜忧虑地说:“是不是阴风奇毒在体内作怪……”

远处的八荒人龙,可听了个字字入耳。

“丫头,那蒙面青衫客是你老爹?”八荒人龙大叫,声震荒野。

“不错,是我爹。”西门小昭也大声说:“要不是小秋姐掩住了我的嘴,我一叫,爹就会见我的。”

“真是你老爹西门英?”

“半点不假。”

“那书虫?”

“他击败了你,萧伯伯。”

“哎呀!难怪他说的话那么语无伦次。这……我不信,我要去再找他。”八荒人龙跳起来叫,转身如飞而去,显然不相信蒙面青衫客是西门英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西门宫主一头雾水。

“是这么一回事……”雷霆剑客将经过概要地说了,居然有认输的勇气,将被飞灾九刀砍了一刀的创痛让众人观看。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西门宫主拒绝相信:“我恨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武林人,所以嫁一个不会武功的丈夫。我夫君西门英是学舍的教谕,他连最基本的骑射都一窍不通……”

“你最好去找他证实一下。”雷霆剑客饱含深意地说:“他与飞灾九刀走在一起,假使他性情大变,江湖上很可能出现一个更可怕的横祸九刀,飞灾横祸走在一起,保证江湖将血流成河。”

不远处的黄泉殿主,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起来。

“好哇!西门宫主,原来是你在暗中捣鬼。”黄泉殿主怒叫如雷:“难怪在德安,你那扮猪吃老虎的丈夫,打伤了我的人,狂妄地提出警告,不许本殿的人招惹你碧落宫的人。

你公母俩一明一暗,再勾结飞灾九刀翻云覆雨。你给我记住,我黄泉殿和你碧落宫没完没了。”

西门宫主张口结舌发怔,似乎还没从震惊中清醒。

“娘!”西门小昭担心地低唤。

西门宫主仅皱了皱眉头,显得茫然失措。

“娘,爹和李……李大爷走的……”

“去找他!”西门宫主像是大梦初醒。

人如果能将世情看得开,将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变化发生。

一是消沉颓废,什么都不在乎。

一是失常暴烈,任情发泄不顾一切。

不管颓废或暴烈,决定的因素很多,千头万绪,众说纷坛。而诱发的主因,决定于当时的精神状态,和外力所加的压力程度,并不是说变就变的。

西门英的心病压抑了三十年,这是一种极为深沉苦闷的精神重荷,普通的人是很难忍受得了的。

三十年,局外人的心目中,这只是一组数字,一种意识代表,一件寻常的故事而已。

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他走上了返回州城的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