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3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人都走散了,这些人本来就在这里等得不耐烦,没有特定的目标,一出意外,就作鸟兽散。

有些人只是一时的激忿,稍一拖延就恢复理智,没有拼死的打算,走散自是意料中事。

满山满野追逐,缺乏领导才干的无双秀士,一看到生花庄的大群人马出现,便见机带了心腹爪牙溜之大吉,无暇再劝这些请来助拳的高手名宿了。

酆都四鬼是有心人,事先已有了妥善的安排,由冥婆伙同河西六义以及一些朋友,全力对付女残众香谷的人,四鬼则盯紧了女魃,不久便远离松冈斗场,向东北丘陵荒野中追逐不休。

一比一,四鬼禁不起女魃一击。在义阳老店计算飞灾九刀时,女魃不遵约定抢先下手,酆都五鬼就有所顾忌,不敢当时反脸,一方面是怕引起飞灾九刀的注意,另一方面确是不敢与女魃结怨,五鬼没有制胜的把握,更顾虑女魃的师姐女残出面问罪。

目下已经反脸成仇,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,四比一,女魃便占不了便宜啦!

四鬼的默契十分良好,边诱边迫逐渐把女魃引离松冈,远离众香谷众女。

其实,百花阵已经瓦解,众女已自顾不暇,冥婆也把谷主女残逼得自保也感吃力,大势已去。

四个人轮番攻击,各以最脏最刻毒的话咒骂,一击便走,把激怒得发疯的女魃引离松冈,逐渐进入东北面的山野荒原。

大鬼武功最高,阴煞潜能的火候最精纯,也最工于心计,是引诱的主力。

四人向一座小丘下退,大鬼断后。

“铮”一声剑鸣,大鬼硬接了女魃一剑,掩护三鬼上冈,强烈的震撼力,把他震飘出八尺外。

在内力方面,女魃比他深厚,一比一,他毫无胜算。

大鬼不等身形稳下,侧掠出两丈外,险之又险地避过狂野的追袭,轻拂着剑向丘上退。

“你这千人骑万人跨的贼婬妇。”大鬼骂得肮脏刻毒,毫无成名人物的风度:“你哪有计算飞灾九刀的诚意?分明是恋姦情热,无耻地谋杀了老夫的三师弟,老夫与与你势不两立,等你耗尽精力之后,酆都五鬼保证你这人尽可夫的贼婬妇快活,保证让你……”

女魃吸口气猛然飞扑而上,速度增加了一倍。

大鬼斜逸而出,二鬼恰好从前侧方面前斜截,一声沉喝,双剑紧迫接触,传出连声震鸣,火星飞溅。

女魃由于是急切间变招攻击,剑上的力道减弱了不少,因此挫退了两步。

三鬼则斜震出丈五六,两起落便窜登丘顶。

“騒母猪厉害!”二鬼的叫喊也刻薄难听,是向同伴说的:“退!找一处不便全力施展的地方,困死这贼婬妇,才能好好摆布她。”

这一带全是丘陵荒野,除了树林之外,不可能有险峻的绝地将人困住。

四人围攻,武功修为一比一相差甚远,任何一面也挡不住女魃全力一击,不可能把女魃围住同时出手攻击。

羊群困不住虎,这就是女魃穷追不舍的原因所在。四鬼骂得肮脏刻毒,谁也受不了,女魃恨之入骨,不肯罢手,认为早晚会获得行致命一击的好机,只要设法击杀一个,就可以激其他三鬼拼命了。

一声娇啸,绿影破空飞射,盯住了二鬼背影,掏出了绝顶轻功,无畏地扑上,剑发绝招花雨缤纷,恨不得把二鬼刺透百十个剑孔。

上当了,冈顶像座土丘尖,正是围攻的好地势,而且围攻的人向上出剑,不但易于发动,而且可保自身的安全,因为中心受围攻的人必须挫低身躯发招,威胁性已经减少了一半。

越过冈顶的二鬼身形一沉立即转身封招。

同一瞬间,左面是四鬼,右侧五鬼暴起发剑,后方是绕到的大鬼行雷霆一击。

四只大袖齐挥,可怕的腥风大作,五毒阴风向中汇集,如壁立的怒涛汹涌聚合。

四支剑随着阴风集中,无俦的剑气一涌,以一身绿的女魃为中心,锋尖汇聚处异鸣锐利刺耳。

酆都五鬼从不以倚众群殴为耻,所以平时对围攻的默契,已到了神意相通境界,一旦获得好机,聚力一击石破天惊。

身形还没落实的女魃知道危机已至,大吃一惊,一声厉叱,剑向下急沉脱手疾落,手脚一振,吸腹收腰猛然翻腾,硬将身形向上翻升三尺,再手脚一张一合,有如陨星堕地,向左前方沉落,在无俦的阴风狂卷中,砰然着地向风下急剧滚翻而下。

沉落的剑,吸引了四鬼的剑气,爆裂成寸段散飞,情景惊心动魄。

女魃滚势未止,便飞窜而起,远出三丈外去了。

“你们给我牢牢记住。”她转身凶狠地说,口角有血迹:“咱们江湖上见,不管白天或黑夜,你们随时得提防我女魃送你们下地狱,不死不休……”

话未完,四鬼已飞掠而来。

她转身落荒飞逃,论轻功,她即使受了内伤,四鬼也休想追及。

一阵追逐,她终于有点支撑不住了。

一条小河向东流,宽不过四五丈。

沿河小径循岸南伸展,东行里余便是信阳至洋山镇的大道。

贝少殿主贝如玉,带了六名鬼王,以及四位男女随从,匆匆接近了三岔路口。

四五丈宽的河流,对一个精力充沛的宇内一等一轻功高手,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,而对一个不谙水性,已经精疲力尽的女人,那简直是天崭奈河,不可飞渡。

女人的先天体质,本来就比男人稍差,经过长期追逐,便到了山穷水尽境界。

女魃不但到了山穷水尽境界,体内到了贼去楼空地步,内伤越来越沉重,发作起来一切都完了。

奔近小河,她心中一凉。

河对岸林深草茂,地势与这一面完全不同,到处都可以藏身。

只要逃过河,便五行有救了。

可是,她过不了河,既跳不过去,也不谙水性,不能跳下水过河逃生。即使不受伤不脱力,她也跳不过四五丈宽的河。

扭头回望,四鬼在半里外正急急飞赶。

毒用光了,四鬼也是用毒的行家,不怕她的毒。

她手中没有剑,想拼也力不从心。

看来,她除了跳河,别无良策。

死在河里,总比落在四鬼手中强。

她别无选择,还没有跳河的勇气,沿河岸小径东奔,走一步算一步。

这一折向,后面的四鬼随即抄斜向狂追,无形中又拉近了二三十步距离。

远远地,她看到接近三叉路的人影。

一看清人影,她大喜过望。

黄泉殿的八大鬼王选才相当严格,没有七尺高的身材,入选无望,鬼王的体型,等于是黄泉殿的活招牌,胆气不够的人一见就吓软了。

六个鬼王的形影,两三里外也可看清。

“贝少殿主,助我!”她全力大叫,脚下强提真力,向三岔路口奔去。

贝如玉经常带有不少男女随从,男的英俊,女的美丽,他自己也自命是美潘安。

这些随从与高大狰狞的八大鬼王一比,美的更美,丑的更丑,形成强烈的对比,走在一起,路人为之惊心侧目。

贝少殿主一怔,讶然止步相候。

她倾余力狂奔,心想:这条命保住了。

众香谷与黄泉殿小有交情。都是魔道中人,相互之间,有交情,也有利害冲突,在冲突于可容忍的范围内,仍然保持表面上的友好交情。

迄今为止,众香谷与黄泉殿,仍保有不错的交情,以往还没发生过利害冲突,众香谷的人有难,黄泉殿的人决不会坐视,更不会见死不救。

女魃不是众香谷的人,在江湖并不用众香谷的旗号,但同道之间,都知道她是众香谷主女残的师妹,自然而然地把她也看成众香谷的人。

一残一魃毒如蛇蝎,心狠手辣残忍嗜血,这是江湖朋友众所周知的事。

据说她师姐妹有件事颇为江湖朋友称恶,那就是被她们看中的男人,一旦做了她们入幕之宾,今后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留在世间。

因此,像贝少殴主、无双秀士等等知道内情,而又人才一表的风流豪门子弟,皆对她们敬鬼神而远之,尽管表面上嬉皮笑脸打情骂俏,也图手眼温存,但决不进一步逃逗,见好即收保持距离以策安全。

当然,她们也不想进一步招惹这些豪门子弟,保持友谊比树立强敌重要,这些豪门子弟的长辈惹不起。

贝如玉当然认识女魃,而且颇有交情,看清来人是女魃,颇感吃惊。

能把这武功轻功皆超尘拔俗的女魃,逼得狼狈地叫救命,事情必定极为严重,难怪这位目空一切,傲视江湖的黄泉殿少殿主吃惊。

手一挥,他下达戒备的手式命令。

六名鬼王左右一分,列阵以待。

两位男亲随往前一站,手按剑靶随时准备拔出。

两位美丽的女亲随,即站在他身后戒备。

“吕姑娘,怎么啦?”他高声问。

女魃急奔而至,气喘吁吁脸色难看已极。她后面草木的间隙中,可看到分枝排草而来的依稀人影隐现不定。

“助我!”女魃踉跄止步,几乎摔倒,浑身大汗彻体,体力行将耗尽的景象十分明显。

一位女亲随抢出相扶,不让她倒下。

“怎么啦?追来的人……”贝如玉关切地问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“震伤内……内腑,撑得住。”女魃一面调息一面说:“是……酆都五……鬼。”

“酆都五鬼?”贝如玉又是一惊。

黄泉殿以鬼为旗号,八大鬼王极具声威。酆都五鬼也以鬼为旗号,在江湖也具有强大的震慑威望。

鬼与鬼声气相通,但也互怀戒心,幸而几十年来,两地的鬼还没有利害冲突,只维持表面的友好,骨子里各怀鬼胎,猜忌在所难免,一直就保有和平共存局面。至于能保持多久,谁也不敢料定。

一听是酆都五鬼,贝如玉的戒心又加了两成。

“他们欺人太甚。”女魃咬牙说:“义阳客栈计算飞灾九刀失败,他们的老三不幸被杀,竟然怪罪于我,简直岂有此理。”

“我知道这件事。”贝如玉眉心紧锁:“奇怪,酆都五鬼不是输不起的人,他们把师门的长辈找来,发誓要找飞灾九刀报仇,怎么会怪罪给你的?未免倒因为果,他们怎敢找你?”

“他们来了,助我!”

“我替你主持公道。”贝如玉傲然拍胸保证。

四鬼掠出小径,脚下已不怎么利落,身上的黑袍也被大汗湿透,贴在身上难看已极。

看清了黄泉殿的人,四鬼脚下一慢,互相一打眼色,一面慢慢举步,一面作紧急调息,以急而深的呼吸驱散体热,要利用短期间恢复部分元气。

女魃也在行功调息,这是恢复元气的不二法门。

“晚辈正要赶往洋山镇。”贝如玉镇静地抱拳说:“诸位好像应该在洋山镇待机,怎么在半途自己人冲突起来了?”

五鬼的辈份与黄泉殿主相等,贝如玉当然得称五鬼为前辈。

女魃的身份声望,也与黄泉殿主相等。贝如玉管了这档子事,所冒的风险相当大。

但如果他能成功地化解双方的过节,对他的江湖声望将有极大的助益,有利有弊,天下间不会有十成有利的事掉在幸运者的怀里。

目下的情势,不由他不出头,必须冒这点风险,这时想脱身事外已不可能了。

“洋山镇的事已不可为。”大鬼在三丈外止步,语气阴森:“生花庄早有准备,而且不但不死守,反而主动出击,无双秀士不是从容决胜的材料。好像贵殿的人,应该早一点赶来,是不是来晚了?”

“家父另带了本殿的精英,与炼魂羽士道全仙长,负责截击从汝宁跟来的人,却等了个空,所以派晚辈赶来,探听这一面的消息。”贝如玉不理会对方的口气有火葯味:“本殿的人,不参与生花庄的袭击事宜。

这是负责决策的人分配的责任区,所以本殿的人没有赶来参与的必要,晚辈此来与诸位无关。”

“那么,你是有意前来帮助这贼婬妇的了。”大鬼不客气地向女魃一指:“大概你事先已经听到风声,知道这贼婬妇谋害了我三师弟,老夫发现了真相势必要她偿命,你关心她的死活,所以急急忙忙赶来……”

“前辈且慢!”贝如玉又是一惊:“晚辈一头雾水,只是凑巧经过此地而已。前辈与吕姑娘在义阳老店计算飞灾九刀失败,内情无人得悉,外人谁又敢多事过问?前辈说吕姑娘谋害了令师弟,晚辈大感诧异…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