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4章

作者:云中岳

贝如玉的左手,握了三颗冥河地火珠。

“你们注意。”他向伏在左首的两名男女亲随用权威性口吻交代:“谁误伤了那小丫头,后果自己去想好。其他的人,杀无赦,下手要快要狠,知道吗?”

“少殿主使用地火珠,动起手来,咱们的人怕被地火波及,出手将有些顾忌。”随从显得不胜忧虑:“逃掉一个活口,将掀起轩然大波。”

“如非必要,我不会使用,你耽的什么心?”贝如玉神色不悦:“你知道必要两字的意思吧?”

“属下知道。”随从苦笑:“冥河地火珠与碧落宫的霹雳五雷梭,都是在必要时才使用的霸道暗器;必要时,可以连自己人也毁掉的可怕暗器。她们赶路的阵势,可知早有受到袭击的应变准备。

属下担心的是,动起手来,双方活着的人就没有几个了,小丫头是否安全无损,恐怕只有老天爷才能决定。”

贝如玉不曾参与杨家堡董家的恶斗,所以不曾见过西门宫主用霹雳五雷梭袭击八荒人龙的威力。

他老爹黄泉殿主却是目击者,知道碧落宫的霹雳五雷梭的可怕。

不知即不惧,他只知道自己的冥河地火珠宇内无双,至于对方有些什么可怕玩意,他毫不介意,反正决不可能比自己的地火珠更霸道,何以惧哉?

“我说过,非必要我不会使用地火珠。”他无意接受部属的意见:“我们是偷袭埋伏,她们没有使用五雷梭反击的机会。你们只要多留心些,就不会伤及小丫头。其他的事,都不必担心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男随从说得很勉强。

碧落宫的人渐来渐近,即将进入埋伏区。

碧落宫的人有男有女,因为车和轿都必须用男的。

而众香谷女残的人,却全是女的,她们不用轿,用车马,车夫也由女弟子兼任,比碧落宫阴气更重。

在前面开道警戒的两女一男,即将进入第一道埋伏区,似乎不可能发现埋伏的人,第一道埋伏的三个鬼王躲得十分隐密。

十一个人埋伏攻击十八个人,在理论上应该行得通,但对方如果提高警觉,人并没走在一起,埋伏的人想出其不意击毙一些人不成问题,但如果一举加以歼灭,可能性就大打折扣难以如意了。

远远地,黄泉殿大批高手的行列出现了。

在前面开道的八大鬼王极为抢眼。

黄泉殿主父子俩,通常甚少走在一起,各有自己的鬼王,损失即随时加以补充,数量多少不等,但通常不会超过八名,所以外界皆以黄泉殿八大鬼王称呼,作为黄泉殿的代表性人物。

难怪碧落宫的人保持警戒,原来早就发现黄泉殿的人在后尾随。

也难怪贝如玉胆敢以十一个人,埋伏袭击碧落宫的十八名高手。

一比一,贝如玉这十一个人,根本不是碧落宫的人的敌手,他就胜不了西门小昭手中的剑,轻功更是差了一大截,西门小昭并没把他列为劲敌。

原来他父子早就有默契,埋伏一击,至少可以消灭碧落宫大半人手,再由乃父率众多爪牙投入,一网打尽轻而易举。

可是,并没把其他可能发生的意外算上。

西面,出现了大批美丽女人的身影。

众香谷的人恰好赶来凑热闹,本来西行的女魃也出现在行列中。

三方面将到达埋伏区,气氛一紧。

晚霞满天,落日余辉照得大地一片彩虹。

“怎么这样巧?”伏在草丛中的贝如玉失望地低叫,有点不知所措。

假使他先前不出卖女魃,那么,众香谷的人,很可能反而助他一臂之力,而现在……

飞灾九刀,是暗中跟踪女魃西行的。

他俩不走大道,走路右的丘陵荒野。

横祸九刀年纪虽然比飞灾九刀大,但论江湖经验与武功修为,这位前辈自承不如,因此行动皆以飞灾九刀为主,非必要决不表示意见。

“你要永远保护她吗?”横祸九刀终于忍不住发问:“就这样一直隐身在她附近保护?”

“目下她受了内伤,而且势孤力单。”飞灾九刀叹了一口气:“以后,就不必管她了。”

“很辛苦哪!小兄弟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一直这样辛苦呢!”

“我知道你有需要要保护的人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但自从见过八荒人龙之后,你就放弃保护的责任了。”

“因为我知道我要保护的人不会有危险。”

“八荒人龙那些人,毕竟不敢胡作非为。”

绕过一座冈尾,前面群雌粥粥,众香谷的人匆匆东下,二十余个衣裙不整相当狼狈的美女,负了七具尸体,凄凄惶惶赶路。

冥婆和四鬼所造成的伤害相当惨重,有七位女弟子被杀。

女魃与师姐会合,不久便一同东行。

飞灾九刀两人仍在后面跟踪,但这次不再越野而走。

“还要跟去保护?”横祸九刀一面走一面问。

“不必了。”飞灾九刀说:“她已和师姐会合了。”

“但你……”

“我们要回城,必须走这条路呀!”

“呵呵!我也糊涂了。有关这个女人的事,你还是不想说?”

“不想。”

“好,我也不问。”

“我也没问你的事呀!”

“对,心照不宣。”

两人谈谈说说,就是不谈有关自己的秘密事。

到达大道的最高处,可以看到两端各两三里路的道上景况。

东面里余,众香谷的人急急趱赶。

前面不足两百步,碧落宫的人不徐不疾地西行。

更后面里余,黄泉殿的八大鬼王可以看得真切。

居高临下,一览无遗。躲在路两侧埋伏的人,也隐约可见。

横祸九刀脸色一变,下意识地用手抓住腰带上那条白汗巾。

斗八荒人龙时,他就用这条汗巾蒙面。

飞灾九刀也脸色一变,看到躲在路旁埋伏的人。

众香谷的人脚下甚快,比碧落宫的人快些,因此几乎与碧落宫在前面开道的三个人,同时到达埋伏区,显然两方的人皆不曾发现有人埋伏。

他关心女魃,自然而然地对那些埋伏的人不满。

“啊……”他仰天发出一声震天长啸。

“路两侧有人埋伏!”他啸完大叫,声传十里:“狗东西可恶!你们要干什么?”

他这一叫,把正感到无措的贝如玉吓了一大跳。

众香谷的人闻声知警,首先两面一分。

碧落宫的人也反应甚快,开路的三个人火速后退,十个人也两面一分,结成三组人的三才大阵,应变的工夫十分迅速老到。

“西门宫主,是你在弄玄虚吗?”在前面的众香谷内总管活阎婆阎飞琼高声喝问。

这位总管绰号称婆,其实却是三十余岁美丽妩媚的中年女人,发起威来,还真有阎婆的威严。

“碧落宫除了仇家八荒人龙之外,不招惹任何人。”碧落宫的总管余红姑也大声答:“曾谷主,何不把埋伏的人搜出来?你们负责路北,本宫负责路南,如何?”

贝如玉躲不住啦!警觉地长身而起。

“你们怎么啦?”贝如玉到了路中,堆下一脸姦笑:“本殿的人,在此等候声援生花庄的人送死,与诸位无关。诸位也是替蓝老大助拳的人,何不在此地为蓝老大尽一分心力?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西门宫主厉声说:“小畜牲好毒,你在此地埋伏,你爹跟在后面等候机会,图谋本宫的诡计昭然若揭。”

女魃急掠而出,她身上已经有一把佩剑。

“西门宫主,这混帐东西是等我的,要杀我灭口。”女魃咬牙切齿大骂:“贝小狗,你这虚有其表贪生怕死的杂种懦夫,你好大的狗胆,居然还敢在这里打埋伏,老娘要剁了你喂狗,不然此恨难消。”

黄泉殿主正率领大群爪牙,展开轻功飞赶,已发现前面有变了。

足有四十人以上,其中有断了右手的男残炼魂羽士道全。这妖道右臂的创口已经愈合,少了一条手臂,并不妨碍活动,左手使剑依然凶悍绝伦,狂傲依旧,甚至比往昔更凶残恶毒,完全暴露一个残废高手的仇世心态。

他本来就是一个乖戾的仇世者,所以绰号叫男残,比女残众香谷主更仇世。

女魃已将所遭遇的经过告知师姐,众香谷主损失了七位女弟子,恨比天高,这时激起了新仇旧恨,比师妹更激怒,更冲动。

一声怒啸,她领了六名弟子,其中有外谷三花神,向路北一绕,艺高胆大,毫不介意埋伏,狂野地冲入草木丛中,要将埋伏的人赶出来。

这时的女魃,已不是先前精力已竭贼去楼空的可怜女魃了,精力已复,内伤也用灵葯控制住了,剑出鞘便传出神功驭剑的龙吟虎啸,无畏地向贝如玉扑去。

一男一女随从双剑暴起,超越贝如玉,双剑齐挥,抢先接斗。

“铮铮”两声暴震,火星飞溅中,男女两随从连人带剑被震飘丈外,相差太远了。

贝如玉乘机出奇兵,剑出绝招飞虹戏日,蓦地风雷骤发,剑影漫天。

女魃来不及收招变招,疾退丈余,从贝如玉的剑尖前,间不容发地逸走。

一名鬼王悄然从她身侧后方扑上,霸王鞭势如雷霆拦腰便砸。

绿影一闪,再闪,剑光打闪,风雷乍起乍息。

鬼王一鞭落空,人向前冲。

“不剁碎了你,誓不甘休。”女魃凶狠地说,向吃了一惊的贝如玉逼进。

鬼王失手丢鞭,狂嚎一声,手掩住鲜血淋漓的右肋,猛地向前一栽。

绿影再闪,剑出如流光逸电。

贝如玉一声沉叱,封招反击势若雷霆。

在剑鸣震耳中,绿影斜飞电掠,脱出纠缠从一名男随从的身侧掠过,剑光疾闪侧射,远出两丈,猛扑另一名女随从。

“啊……”男随从中剑厉嚎,仰面摔倒。

片刻间,毙了一鬼王一男随从,女魃掏出了所有的精力所学,大开杀戒。

贝如玉急怒攻心,左手疾挥,三颗冥河地火珠的绿影同时飞出。

女魃早有准备,两起落远出四五丈外去了。

三声爆震齐起,腥臭刺鼻,暗绿色的阴火四面八方飞射,腥臭的腐蚀性液体迸溅。

可是,女魃远在爆炸的威力圈外。

人都分散了,各找对手拼命。

碧落宫的人,负责追逐路南的三个鬼王。

怒啸震天,黄泉殿主及时赶到,四十余名高手立即投入,杀声震天。

本来已占了绝对优势的一宫一谷,立即形势逆转,一冲错之下,阵脚大乱。

另两声长啸随即响起,两个黑影挥动慑人心魄的刀光,像虎入羊群,刀过处血肉横飞。

蓦色苍茫,这两个黑影闪动之快,冲势之猛烈,令人几若看到鬼魂飘忽出现。

新加入的男残炼魂羽士最为凶悍,一剑劈翻一位碧落宫的少女,再一剑把一名大汉连人带剑分为四段,像一把利刀般贯入阵中,猛扑刚一剑贯入一位鬼王胸口的西门宫主,剑发似崩雷。

西门宫主一声娇叱,反手就射出五枚彩虹针。

混战中敌我缠在一起,霹雳五雷梭无用武之地,她只能使用彩虹针。

剑光一振,罡风似殷雷,剑气一迸,五枚彩虹针全部折断散落。

剑光如潮,排空直入。

西门宫主已看出是男残,心中早虚,她曾经看过男残与飞灾九刀拼武斗玄功,心中有强烈的恐惧,彩虹针形同废物,她知道大事去矣!

一声沉叱,她拼全力一剑急封。

“铮”一声暴响,她感到虎口慾裂,右臂酸麻力道乍消,空前猛烈的震撼力及体,连人带剑侧摔而出,体内的先天真气消散大半,已控制不住手脚的灵活。

男残一声狂笑,剑光如匹练跟踪射到。

她的剑已无法抓牢,更无法举起封架,剑光射到,她心胆俱裂,眼睁睁等死。

黑影出现在身侧,强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,把她抓起,后推,千钧一发中脱出剑尖下,彻骨的及体剑气,仍令她感到彻体生寒。

“铮!”

刀奇准地崩开了再次攻击的剑,一声虎吼,刀气陡然增强一倍,熠熠刀光急射,光临男残的胸腹,刀势如电耀霆击。

男残大骇,暮色朦胧,只看到一个脸蒙了白巾,穿了黑袍的模糊人影,可怖的刀气比剑气强烈数倍,刀光也快速数倍,知道碰上了可怕的劲敌。

“铮铮铮铮……”连封八剑,被刀崩退了九处方位,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