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5章

作者:云中岳

“叮!”一声轻响,一枚彩虹针奇准地击中刚飞出的神花,神花翩然堕地。击中的机率不到万分之一,但确是击中了。

“风往房里吹,飞雾飞不出来。”西门小昭轻松地说:“而且,我有最灵光的辟香解葯,连毒魔的奇毒也奈何不了我,毒魔的大崩香比你们的飞雾厉害百倍。现在,我要给你一梭。”

女魃怎能在房中等五雷梭临头?一声怒叱,拔剑奋勇向外冲。

霹雷五雷梭有先天难以克服的缺点,使用不当可能同归于尽,因此近身相搏,是避免受到这种暗器的唯一良方,逼对方不敢发射。

“叮叮叮!”

三声脆响,狂野的剑花击碎了三枚连续飞射的彩虹针,人也冲近房门。

似乎西门小昭的胆气不够,并不敢与挥剑发威的女魃在窄小的空间硬拼,一面后退一面发射彩虹针,三枚针发出,人已退出房外黑暗的走道。

“给你一剑!”西门小昭沉叱,拔剑出招来一记绵密的防守绝招云封雾锁,迎看形如疯狂冲来的女魃,毫不退缩地硬堵。

“铮铮”两声铿锵金鸣,西门小昭的剑气比女魃弱,似乎驭剑的内力差了两三分了,立被震退丈余,马步一乱,手中剑有被震脱手的景象出现。

女魃大喜过望,信心完全恢复,一声娇叱,狂野地挥剑猛扑,剑山怒涌。

西门小昭飞退两丈,脱出剑山的笼罩,封出的剑显得软弱无力,显然刚才的震力太强烈,手臂受不了啦!不敢再硬接了。

走道漆黑,不能再缠斗了。

西门小昭回头急撤,冲入更黑暗的大厅。

“你出来,到院子里拼个你死我活。”她一面叫,一面冲出厅门,跃出院子:“你这恩将仇报的女妖妇,不杀你此恨难消……”

女魃毫无顾忌地追出,剑势控制了对方的活动空间。

“小丫头,我高估了你。”女魃得意地格格笑:“你碧落宫那点点鸡零狗碎,原来只有这么一点点份量。

天知道你们母女是怎么混到今天的武林地位的?今晚念在你曾经在贝小狗手中救了我的情份,我不杀你,我要把你送给我师姐做弟子,我……”

西门小昭突然噗嗤一笑,剑一起,森森剑气比先前强烈数倍,发出龙吟虎啸似的剑吟,明显地表示先前她并没用全力驭剑,更不曾受到震伤。

“我也不想杀你。”她笑吟吟地说:“我只负责把你诱出来,其他便没有我的事情了!”

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”女魃心中一震,有点醒悟,自己上当了。

“你的四个埋伏,我还没有来无影去无踪,把埋伏的人找出来弄昏的能耐。现在,我们来玩玩,让你们知道碧落宫的绝学,到底凭什么能获得今天的武林地位。”

“哎呀!你老娘……”

“我娘没有来。接招!”

声出剑发,势如惊涛骇浪,西门小昭掏出了真才实学,展开空前猛烈的攻击。

女魃的信心再次动摇了,但不能不全力接招,迎着攻来的剑浪,采守势全力以求自保。

在黑夜中用不上花招,每一剑必须从中宫锲入,即使伤不了对方,但至少也可以自保。

对方也必须从中宫强行攻入,中宫防守是很容易的。双方都要抢中宫行雷霆一击,便无法避免硬拼硬接。

“铮铮铮”一阵震耳的剑鸣传出,火星飞溅中,女魃竟被震退了两丈,退抵厅阶下方,显然剑上的内力,比西门小昭弱了一两分。

先前以为西门小昭内力差劲,岂知大谬不然。

白影突然飞升,狂野的剑光也突然消失。

“是你!”女魃恨上心头,忘了自己比对方差了一截,跟踪飞升屋面:“那晚是你把飞灾九刀劫走的,那白影是你……”

西门小昭白色的身影,像是冉冉破空飞逝。

“飞灾九刀,是你做的好事。”女魃厉叫,跳下院子,发疯似的冲入内房。

房中保持原状,灯光仍照向房门,但床上的横祸九刀已经失了踪了。

三更天。

一白一黑两个人影,以不徐不疾的脚程向州城,官道上鬼影俱无。

“西门姑娘,你还是回你娘身边去吧!”飞灾九刀说:“横祸九刀不再过问情爱纠纷,不再管儿女私情,叫她好自为之。”

“爹从小疼我,我相信他会见我的。”西门小昭不是肯承认失败的人:“只要带我去见他,他一定……”

“抱歉,他的意思极为坚决。”

“我求你……”

“求我没有用。”飞灾九刀苦笑、摇头:“不瞒你说,他目前在何处,我根本不知道。我们不住在一起,分手时也没有后会,怎能带你去找他?”

“大爷,你好狠心……”

“我狠心?”

“你忍心让父女夫妻……”

“我希望你们能团聚,但我无能为力。而且,横祸九刀拒绝承认他是西门英,我不能强迫他承认。回去吧!跟着我是没用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只能告诉你,我会劝他。但如果你跟在我身边,他可能就独自浪迹海角天涯去了,你不在,也许他会来找我。他不来,你们永远不可能再看到他了。”

“好吧!我先回城向我娘禀告。”西门小昭不再坚持:“大爷,女魃害你还害得不够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你知道我说什么。”

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“下次,我必定杀她。”西门小昭恨恨地说。

“你杀她,我会恨你一辈子。”飞灾九刀咬牙说:“离开她远一点,知道吗?”

“我也会恨你一辈子。”西门小昭哀伤地说:“她那样对待你,而你……”

飞灾九刀突然脚下一紧,像是劲矢离弦。

西门小昭吃了一惊,急起狂追。

她以轻功自豪,但在飞灾九刀有如五行遁术的轻功相较下,差得太远了,追了百十丈,前面已不见形影。

众香谷死了十一个人,仇恨无可化解。

碧落宫也死了四位男女,怎肯甘休?

武林朋友一言不合拔刀拼命,不管是否合法,至少双方都认为理所当然,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强存弱亡,死了认命。

但受到毫无理性的大规模袭击,必定灾连祸结,报复永无宁日,仇恨牵缠至死不休,除非有一方崩溃消灭,不然必定刀光剑影绵绵无绝期。

黄泉殿主未能一举歼灭一宫一谷的人,知道处境不妙,但他不是怕事的人,不但没急急远走高飞,反而加紧与鬼面神的人勾结。

藉鬼面神的人壮自己的声势,在信阳匆匆收拾残局,埋葬了男残与被杀的十七名爪牙,立即偃旗息鼓匆匆北上。

十七名爪牙,几乎有一大半是被飞灾横祸两九刀所杀的,男残也死在横祸九刀的刀下,功败垂成,父子俩把两刀恨之切骨,发誓要将两人送下十八层地狱。

但以父子俩的实力来说,不啻痴人说梦,必须仰仗鬼面神的人支撑,这也就是黄泉殿的人,甘于为鬼面神驱策的原因所在。

鬼面神请来的助拳人,都是邪门外道的至尊人物,只有这些人才对付得了两九刀。

他们召回散布在各地的眼线爪牙,人数逐渐接近四十大关,依然具有相当强大的实力,化装成北行骡队,掩去面目匆匆行程。

黄泉殿的人,有史以来第一次不亮旗号行走,因此令不知内情的江湖人大感诧异。

但江湖人最为敏感,已心中明白,必定发生了极不寻常的变故了。

沿途平安无事,四天的昼伏夜行,一夜连赶一百多里,并没发生任何意外,也没发现可疑事物。

这天午夜时分,四十余匹骡马,接近了三里桥。

在前面探路的人,传回没发现可疑警兆的信号,催请后面的人赶快过桥。

三里桥在郾城南面三里左右,跨越澧河。

桥本身不会有危险,如果有人在桥中间猝然急袭,就可能造成重大的伤亡。

而最危险的地方,该是前面两里左右的殷江渡口,人在渡船上,更易被强敌一网打尽了。

汝河在郾城这一段,不叫汝河,叫殷江,或者沙河。

各地的河流,在某一地便有某一地的土名,并不足怪,不明底细的外地人可就被弄昏了头。

渡在南门外,所以也叫南门渡。

由于即将到达最危险的渡头,所以在前面探路的人,催促后面的人赶快过桥跟上,以便早些赶到渡头准备。

夜间不会有渡船,因此必须早作准备。

在前面探路的人中,有两名鬼王,两名骠悍的大汉,四匹健马驰在大队前面,保持两百步叫喊声所及的距离,以叫喊传递信号。

在桥北发完信号,四匹马续向北面小驰,官道空阒无人,寒风飒飒但并不冷,正是赶路的好时光,健马逐渐加快。

后面,马蹄在桥面发出震耳的响声,大队人马以及盛了行囊的健骡,正在通过三里桥。

砰然两声大震,走在前面的两大汉和两匹健马倒了,像倒了两座山。

在后面保持十余步距离的两鬼王,不愧称黄泉殿的代表性人物,见多识广经验丰富,机警绝伦,立即策马后退。

两声长啸,警讯发出了。

一名鬼王挟了双股猎叉,另一个撤下大刽刀,跃下坐骑两面一分,离开官道,跃入路两侧已无农作物的田野,同时吞服辟毒的葯物。

前面的两人两骑,寂然不动像是死了。

“什么人在大道上弄鬼?”挟双股叉的鬼王沉声喝问:“站出来说话,是哪一道的朋友,现身!”

前面的路侧干了的大水沟草丛,升起两个黑影,发出一阵阴森的,属于女性特有嗓音的阴笑。

“好机警的反应。”一个女人笑完说:“但结果将是一样的。”

“众香谷的妖女!”用大刽刀的鬼王讶然惊呼。

挟双股叉的鬼王,亮开大嗓门向后面大叫。

“众香谷的妖女……”这位鬼王的嗓门,足以让后面两百步外的同伴听得一清二楚。

但后面,已经展开暴乱的恶斗。

埋伏的人消息不够灵通,以致前后无法配合得宜,小小的错误,常会影响大局。

黄泉殿的人已有周详的应变准备。

探道的人分前后两组,前面一组两个人受到袭击,不至于影响到后面的一组两个人,除非对方的埋伏人数甚多,不然很难把两组人同时消灭。

后面本队的人,也有巧妙的安排。前面两个人领路,乘健马引导后面十余匹驮行李的健骡,健骡不用派人带领,用一根绳索,像牵引骆驼一样,队伍拉得长长地,黑夜中很难分辨骡队中是否有步行领骡的人。

再后面,每两人两骑为一组,走在官道的左侧;后面另一组两人两骑,则走在右侧,三十余人形成不规则的两路纵队,有如一字长蛇阵,击首则尾应,击中则首尾相应,甚为灵活。

前面的警讯传到,领路的两骑距桥头不足三十步,立即纵马前冲,牵着十余马健骡,要冲过桥占住桥头,以保护后面人马能安全过桥。

埋伏的人估计错误,以为大队人马要冲过桥,埋伏发起,十余名女将群起发难,神花飞雾与花蕊移香迎风飘洒,先用毒香暗器抢攻。

一步错,情势便失去控制。

猝然猛攻,仅击毙了两个领路人,熏倒了十余匹健骡而已。

鬼王的叫声传到,众香谷三字,让后面的人有时间作防制毒葯迷香的准备。

健马前冲,也用暗器开道。

当第一颗冥河地火珠爆炸时,埋伏的十余名女将四散而走,一看情势不对,便见好即收。

一阵大乱,人马不再赶路,以免再受到伏击。

前面有最危险的渡头,不能再前往冒更大的危险,不能再有损失了。

众香谷的人也无意决战,不等黄泉殿的人稳下阵脚,她们已倏忽撤走了。

一次小埋伏袭击,黄泉殿的人竟损失了四个人,损失十分之一,算是相当惨重了。

众香谷的人一个人也没有损失,是一次相当成功的埋伏突击,但功亏一篑,没能严重打击到重要的人物,殿主父子毫发未伤。

黄泉殿的人,在官道西面的荒野露宿,等候天亮,准备改为昼行,白天渡河安全性无虑。

东方发白,东面官道方向,出现了两个人影,负责警哨的人发出信号,露宿的人纷纷惊起。

两个人影浑身黑,黑袍飘飘昂然直入。

“飞灾九刀……”一名警哨突然惊叫。

黄泉殿的人见了飞灾九刀便心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