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7章

作者:云中岳

院子并不小,本来就是供儿童们玩耍的地方,四周栽有老槐树。四十多位高手涌入院子,立即有人提来了灯笼,还有五支火把。

四名大汉把程贞和随从,吊在横枝上,双脚再附在树干捆牢、拉紧。

程贞夷然无惧,含笑面对死亡。

“你们这些人真够英雄。”她气机稳定咬字清晰,用讽刺的口吻说:“眼睁睁屁都不放一个,看这混帐的畜生用剐刑杀我。咱们黑道人讲的是千仇万恨,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一死百了。

你们是什么东西?

你们侮辱了咱们黑道英雄的尊严,难怪你们只配在蓝家兄弟的脚底下,做他赌坊妓院的抱台子瘪三,提大茶壶的龟公。我鄙视你们,你们没有一点人样……”

“程姑娘,你要什么?”一名中年人推开仍在系绳索的大汉沉声问。

“我要你们像个人样,一刀割断我的咽喉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对,就这么简单。我程贞杀了许多你们请来的高手名宿,但死的人是神圣的,我尊敬他们,我让他们像英雄一样死去。”

“蓝兄,我也尊敬她。”中年人扭头向激怒的无双秀士沉声说:“让我南人屠送她走。”

“不!”无双秀士断然拒绝:“杨兄……”

“我坚持。”南人屠杨兄抢着说:“我要送她像个英雄似的勇敢上道,她应获得这份荣耀。我们在场的人个个自命英雄豪杰,但起码有十之九不如她。”

“杨兄,你就别管了。”无双秀士不让步:“她毁了我蓝家一生的心血,灭了我蓝家的根基,仇深似海,我要亲自剐她,方消这口怨毒之气。”

“你真要这样做?”

“非做不可?”

“那你就做吧!杨某告辞。”

“杨兄……”

南人屠向程贞抱拳一礼,说声抱歉,转身大踏步昂然而去,跳越院墙一闪不见。

随即走了三个人,气氛显得不安。

无双秀士哼了一声,钢牙一挫,拔出一名随从的自卫短匕首,发疯似的抢至程贞面前。

“嗤!”裂帛响刺耳。

一阵撕扯,程贞成了个上空美人,饱满的椒rǔ外露,晶莹的肌肤在火光下极为诱人。

“你是个猪狗不如的混帐畜生!”程贞破口咒骂:“今晚你神气,就算你杀光了河南群雄,日后也逃不过家父的惨烈报复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院门方向,传来直撼心脉,令人气血翻腾的狂笑:“今晚他一点也不神气,因为我要砍他一千刀,他会成为一堆零碎,决不会有一块像个人样,他只能下辈子再神气了。”

“飞灾九刀……”有人狂叫。

“还有横祸九刀!”另一部分人也跟着大叫。

两人一身黑,跳下院墙大踏步而来,并肩齐步气势轩昂,傲视苍穹旁若无人。

人群一乱,气氛一紧。

无双秀士在藏剑山庄,曾经与飞灾九刀激斗了许久,认为飞灾九刀不过如此而已。目下人多势众,实在没有示弱的必要。

“今晚别让他活着离开!”无双秀士厉叫,将匕首交还给随从,伸手拔剑:“先用暗器……”

黑影飞射而至,刀光如电射入人丛,太快了,迎面的几位高手连人影也没看清,走避不及,刚猝然拔兵刃,刀光入目利刃及体,一切都晚了。

“排云刀……

“横祸刀……”

震耳慾聋的吼声从飞腾的刀光中传出,血腥味立即随风而起。

不是排云,而是风扫残云。

可怖的刀光一冲、一卷、一合,便出现了一条血巷,尸体散摔。

再一分、一旋、再合……

一声长啸,无双秀士的剑挥出了。

这一次,这位秀士以为必能攻入如电刀光中,因为用上了身剑合一绝学,用上了全劲驭剑,不像上次交手保留了三成真力。

至少,可以拼个两败俱伤。

卷来的如电刀光转折,速度突然增加了三倍,击破剑气的厉啸破风声慑人心魄,从剑网的几微空隙中无畏地切入、逸出。

“六合刀……”叱喝声同一刹那飞扬。

无双秀士不是独自出招的,两侧还有两名随从同时出剑,所以能构成绵密的剑网罩出,三支剑不可能有空隙出现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尖刀是硬从不可能发生的空隙中,强行钻隙而入的,这需要极为强猛的劲道和速度,以及万分精练的无上技巧,方能得心应手破隙攻击。

切割肌骨的声浪,随叱喝声齐起。

刀光疾敛,淡淡的黑影流泻而出。

恶斗突然终止,地面传出一阵阵濒死者的痛苦呻吟,令人心悸胆寒。

血腥刺鼻,空间里笼罩着死亡的气息;血腥,就是死亡的气息。

几支火把全熄了,本来有四只灯笼,只剩下一盏,仍在发出暗红色的光芒。

那是唯一插在树缝里的一盏,是让行刑者观察下刀的照明灯笼。

横祸九刀站在厅口,脚下躺着被他追上、杀死的最后一个人的尸体。

飞灾九刀则站在树旁,伸手替程贞解绑。

“大爷……”程贞崩溃了,声嘶力竭地哭叫。

面对死亡,她坚强得脸不改色,但目下安全了,她却像整个人精神与肉体全崩溃了。

梅香三个人,出现在不远处,一个个不住发抖,惊怖的神情像是见了鬼。

满地尸骸,怎能不惊。

飞灾九刀所杀的人,总算不会出现恶形恶像,他用刀以切割刺戮为主,尸体是完整的。

唯一不完整的尸体,是无双秀士的。

六合刀,是从四方上下聚合切割,是飞灾九刀中,最霸道、最强劲惨烈的一刀,挨上这一刀的人,尸体会分裂,双手齐肩骨缝切断。

横祸九刀的刀法,强劲有余技巧不足,杀人的手法也生疏,因此被他杀死的人,尸体决不会完整,头断肢折,惨不忍观。

尸堆中,没有鬼面神的尸体。

胆小鬼永远活得比胆大冒失的人长久,跑得快的机伶鬼也比笨蛋幸运些;有三个人从院角逃掉了,其中包括发令人鬼面神蓝大爷。

“快来救助你们的小姐。”飞灾九刀高叫。

梅香三个仍然吓得跳起来,也神魂入窍,急急奔近救助程贞。

飞灾九刀到了横祸九刀身旁,淡淡一笑。

“如何?”他笑问:“还发抖打战,惊惶失措吗?应该不会吧?”

“不瞒你说,有点软弱的感觉。”横祸九刀将刀向前平伸,手有点抖动,不够稳定:“你看,有点不胜力的感觉。不过,心跳还不至于太快。”

“已经很不错了。”飞灾九刀拍拍对方的肩膀:“如果他们不在这里动剐刑,你会狠狠地挥刀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横祸九刀苦笑:“我凶狠无比挥刀了,不是吗?”

“本来我很担心你的。”飞灾九刀用行家的口吻说:“胆气是练出来的,多一次经验,就多一分胆气。

但有些人正相反,第一次做某件事害怕,以后面对同一种事,他更是害怕;天下大乱时,这种人死得最快。

刀兵动乱死的固然是最优秀最强壮勇敢的人,但也淘汰这种懦夫。大叔,幸好你不是这种懦夫。”

“在某些事情上,我是懦夫。”横祸九刀语音涩涩地:“不折不扣的懦夫。”

“在感情上?”

“你烦不烦呀?”

“好,不提感情的事。血案是惊世骇俗,你说该怎办?”飞灾九刀笑问。

“这……赶快善后。”

“善后?你能把这些尸体移走湮灭,或者把残脚碎肉带给鬼面神的人接收吗?”
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“所以,轮不到你善后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远离现场。”

二十余位有头有脸的高手名宿,出现在尸堆中。

插在树缝中的那盏灯笼,在冷风中摇曳不定。

所有的人,一个个毛发森立。

血腥浓得化不开,断肢残骸散布各处,尸体扭曲的形状极为可怖,胆气不够的人真会看了后胆裂魂飞,晚上恶梦连连。

鬼影邪乞与一剑愁略加验看,只感到冷流起自尾闾,心跳加快了两倍。

他们不是见了尸体而害怕,而是想到自己也可能变成这样的死尸而惊骇。

“毫无疑问,石老弟他们的话没错。”鬼影邪乞用不稳定的嗓音说。

“南宫兄,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飞灾九刀横祸九刀确在人间,他们碰上的不是鬼,而是活生生的人。”

“你是说,这里……”

“飞灾横祸两九刀来过了,咱们来晚了些,省一场拼搏。”

“那么,他两人身边的两女一男,不是妖女程贞的人了,他们并没与蓝家兄弟联手。”一剑愁乐观地说:“显然他们把蓝家兄弟潜藏在这里的人,屠了个精光大吉了。假使他们联手,咱们来的这些人,恐怕将有一半以上,像这些尸体一样被摆放在这里。”

“好可怕。”鬼影邪乞颤抖了几下:“假使他们乘夜杀进路家车场,老天爷!”

“咱们赶快回去。”一剑愁也打一冷战:“再请不到能克制这两把刀的人,咱们日子难过。”

一群人心惊胆跳地离去,每个人的心头,似乎都被一块沉重的铅,压得心慌意乱。

小室中一灯豆,程贞默默地在收拾行装。

“一生一世,我都会想念你。”她背着灯光,将一些杂物塞入马包,声调怯怯地。

“不恨我了?”飞灾九刀也有点黯然。

“其实,我从来就没恨过你。不但不是你的错,而是其错在我。我去找你的时候,心里面其实还没确定是否爱你,毕竟那时你我还是敌对的。也就因为不能确定,所以才让那畜生有机可乘。”

“过去了的,就让它过去吧!”

“一步错一念差,终生抱憾,唉!我真希望人有来生,可惜我不信生死轮回的事。”

“人死如灯灭。人如果有来生,就有因果轮回,像你我这种今生今世种了无数恶因的人,来生是否能重投人身大有疑问,说不定沦入畜生道任人宰杀呢!哦!你真不要我送你南返?”

“谢谢你,我有足够的人手。”她挟起马包面对着飞灾九刀:“日后如果需要我相助,别忘了派人捎信到我家,我欠你很多……”

“不要说这种话,程姑娘。”飞灾九刀拍拍她的肩膀:“你我恩恩怨怨牵缠不清,很难说谁欠谁的。”

“我们还是朋友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那就有事别忘了找我,在黑道人生中,程贞毕竟还是有分量的人,有许多事,只有黑道人士办起来才胜任,你会用得着我的。”

“好,你有事,也别忘了到临汝找我。”

“好的,后会有期。”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“别送我,李……李兄……”她突然丢掉马包,投入飞灾九刀怀中饮泣。

“好……好好保重,小贞。”飞灾九刀轻拍她的背部,油然生出伤感的念头。

程贞抬起头,含泪在他颊上亲了一亲,推开他,抓起马包奔出房门。

“好走!”他黯然挥手。

程贞突然站住了,转身注视着他。

“女残女魃四处散布谣言,说你与黄泉殿主父子同归于尽了。”程贞似乎突然记起重要的事。

“我知道是她们,其实她们确也认为我死了,因为在那种险恶的数枚冥河地火珠同时爆炸中,按理不可能有人幸存。”

“目下她们只剩下两名女弟子,众香谷已不可能重建了,她们再也没有重建的本钱,没有再花十年工夫,调教出一批优越弟子的精力了。”

“即使能重建,也守不住,一定有许多打落水狗的仇家,登门向她们讨公道。”

“所以,她师妹要找靠山。”

“她们应该躲起来的。”

“你听说过妙剑功曹?”

“听说过,与毒手睚眦齐名的凶枭,妙剑功曹邓超,剑术不错。”

“女残目下跟了他,双宿双飞打得火热。女魃姘上了魔鹰,这位江湖四霸天的北魔实力雄厚,有女魃在身边,如虎添翼,日后你得小心提防。”

“我会……的……”他声调变了,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。

程贞已转身走了,没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变化。

许州像一座发生瘟疫的城,一夕之间,那些有头有脸的人还沉得住气,其他二流三流,甚至一流的武林高手江湖好汉,几乎跑了个精光大吉。

一个飞灾九刀,已经令人心惊胆跳了,再加上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