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8章

作者:云中岳

大道向东北伸展,通向洧川县。

五里店在大道的右面,左面岔出的小径,通向里外的路家车场。小径其实与大道同样宽阔,但由于是路家的私产,所以称为小径。

五里店的东南面里余,是一片丘陵地,长满了苍松,初冬期间依然青葱一片。

松林深处,建有两座棚屋,原是看守山林的人住宿的地方,目下已成为空屋,平时鬼打死人,也的确闹鬼。

连路庄主的人,也没料到有人在附近潜伏,更没料到这些大名鼎鼎的风云大豪,会在这种荒林内废弃的棚屋潜藏喝西北风。

距五里店还有里余,大道上静悄悄鬼影俱无,寒风凛冽,刮起阵阵尘土,落叶漫天飞舞。

初冬季节气候恶劣,今年第一场风雪可能会提早光临大地。

飞灾九刀挟持着众香谷主,半推半拖不徐不疾赶路。

横祸九刀走在后面戒备,随时可以应付意外。

众香谷主那动人的胴体与艳光四射的风华,已经黯然失色,倒像一条病狗。

“我不信北魔那么一个巨豪大霸,带了一群武功第一流的男女爪牙,会怕死得躲到荒郊里餐风宿露。”飞灾九刀一面走一面说:“找不到人,哼!你看我会用什么手段,来对付你这香喷喷的众香谷主?哼!”

“你懂什么?哼!”众香谷主恨恨地说:“地位越高的人越怕死,爪牙越多危险也越多,所以一个巨霸大豪,时时得提防不测之祸,因此行动也就令人不可臆测,飘忽不定令人莫测高深。

我师妹在他身边,不然我也不知道他藏身在何处。之外,只有毒手睚眦几个人清楚。有事他会派人与蓝家兄弟联络,有时自己走动,禁止人去找他,派人也找他不到。见了他,你打算怎样?”

“届时自然知道。”

“抢?把春绿从别的男人手中抢过来?”

“不但抢,而且杀!”

“哼!他的人比黄泉殿的人多一倍,甚至两倍,每个爪牙的武功,都比黄泉殿的八大鬼王高明,你两个人前往杀抢,死路一条。”

“走着瞧好了。”

“你知道他为何藏身在荒郊吗?”

“你不是说他怕死吗?”

“那是因为他人多势众,在荒野里万一发生事故,每个爪牙都可以用上,哪有比他更强大的人敢向他挑衅?比住在城里安全一百倍。”

“唔!有道理。”飞灾九刀脚下一慢:“人多势众,黑夜中发生事故,必定混乱騒动,要找他还真不容易,他随时都可以趁乱溜之大吉?”

“哼!他会溜之大吉?你……”

“在我飞灾九刀李大爷面前,他就没有与我放手一拼的胆气。铁城之约他们六个人出动就表示心虚,另派人埋伏,更明白表明他与毒手睚眦心中明白,六个超等的风云人物高手名宿,也没有胜我的把握。”

“你少臭美,那次本来有我和男残参加的,临时改变计划改由东龙北魔取代,我负责阻止河南的人兴风作浪。你怕死不战而逃,这是事实。”

“为了这件事,你们打肿脸充胖子大吹其牛,其实却表示你们都是一些浪得虚名的怕死鬼,我飞灾九刀的声威却陡然窜升至武林顶尖的地位。唔!好,就是这么办。”飞灾九刀兴奋地说。

“你要怎么办?”

“等天亮。”

“等天亮?你是说……”

“天亮之后,他就溜不掉了。”

“你晚上也许还有两三成机会……”

“我不要两三成,我要十成。哼!我要他明白,抢我的女人是要付代价的,而且代价高得他承担不起,甚至他连命也得付出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他将众香谷主气海穴拍开,转身向后面一推。

“你……你放……放我走?”众香谷主反而不知所措,不敢置信。

“对,放你走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我相信你的消息不会假。何况你是吕春绿的师姐,我不想做得太绝。”

“我不怕你!”众香谷主一跳两丈,脱出险境放泼大骂:“你这该下地狱的刀客,你会死在万剑千刀下。我师妹不会嫁给你,她会把你的孩子当狗一样豢养,让你飞灾九刀受天下羞辱……”

“我来杀她!”横祸九刀怒叫。

不等横祸九刀扑上,众香谷主已狂奔而走。

“让她走。”飞灾九刀苦笑:“她已不足为害了,妙剑功曹因她而死,今后不会有人敢收容她了,她也够可怜啦!”

“李九如,你给我牢牢地记住。”众香谷主怨毒的语音从前面逆风送来,但语音清晰:“除非你帮助我姐妹重树众香谷的声威,不然我决不放过你。我等你,等你来找我,你才有妻子,有儿子。”

她想越野去找师妹,向师妹告警。

刚想向路侧奔出,却又脚下迟疑。

她在想:飞灾九刀如果真的等天亮之后,再向北魔袭击,会轻易地先把打算告诉她,毫发不伤地放她走?世间会有这种白痴?

如果她赶去报警,恰好碰上两把刀袭击,黑夜中混战,那她……

她想起来就毛骨悚然,飞灾九刀的刀委实令她汗毛直竖,太快太利,要是挨上了一下……

不敢再多想,举步奔向州城。

“我还有两个弟子可用。”她一面暗忖:“带她们尽快赶回谷处理善后,必须在仇家闻风赶去之前到达,至少可以抢救金珠珍宝,作为日后东山再起的本钱。哼!我女残可不是轻易承认失败的人。”

打好了主意,心中一定,正准备加快脚程,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阴森森的冷笑。

她吃了一惊,倏然转身双掌一错,立下严密的防守门户,反应依然灵活万分。

“谁?”她冷然沉叱。

大道空阒无人,寒风呼啸,落叶飞舞,不时卷起阵阵尘埃,目力所及处,哪有半个人影?

她心中一慌,毛发森立。“李九如,你……你……是个大丈夫,不……不能食言背信。”她悚然大叫。

她以为飞灾九刀明里大方放她走,却心怀叵测暗中跟了来杀她灭口。想歪了的人,疑神疑鬼并不足为奇,她就是一个经常计算人的女杀星,所以绰号叫女残,意思就是残忍的女人。

“他确是一个大丈夫,不会暗中跟来杀掉你的。”身后传来不算陌生的女性语音。

她大吃一惊,怎么人却在前面?机警地窜出两丈,再倏然转身。

确是一个女人的形影,站在她先前所立处,穿了灰绿色的劲装,晚上看是黑色的,看体型便知是女人,可惜太过黑暗,看不清面容。

是女人,她心中大定,但对方现身的身法无声无息极为神奥,口气,也不友好,而且目下她赤手空拳,无寸铁可用,难免有点不安。

“是谁?灵剑的女儿周小泼妇吗?”她暗中戒备,并没感到恐惧。

与她为敌的女人不多,这里应该只有周小蕙一个人。

“连我程贞你都记不起来了?真是贵人多忘事。”

她心中暗惊,这玩毒的女人,比周小蕙难缠多了,阴毒狠辣,工于心计,往昔是同盟,目下是仇敌,碰上了哪会善了?

“你……你还敢在信阳逗留?”她偷偷拔出发髻上唯一的金钗纳入掌心。

“我越想越不甘心。”程贞恨恨地说:“没看到鬼面神受报,我会遗憾终生。”

“何必呢,陷害你的人是无双秀士,他已经因为你而被飞灾九刀杀了,与鬼面神无关,对不对?俗语说,冤有头,债有主……”

“我问你,你杀人都是为了冤仇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那你还说什么冤有头债有主?哼!他兄弟都是一丘一貉,如果没有了撑腰,他堂弟无双秀士,敢如此侮辱我?这一切腥风血雨都是他掀起的,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,我要眼看他受报!

所以不怕辛苦,暗中跟在李大爷身侧,只有李大爷才有杀他的能耐,所以我要替李大爷清除一切对他有威胁的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已经听到你叫嚷,听清你对他叫出一大串饱含威胁性的话。所以,你必须死,死人是不会有威胁的,死是唯一可靠的清除最佳手段。”

“哼!你毒牡丹在我女残面前,说起大话来了,你配吗?真是……呃……谁暗……算……我……”

她身形一震,掌中暗藏的金钗堕地,踉跄了两步,吃力地勉强转身回顾。

身后两丈外,站着一个朦胧白影。

她的注意力,全放在前面的程贞身上,忽略了身后,后悔已来不及了。

她真应该小心点,先前第一次发话的人是自她身后发出的,嗓音与程贞不同。

她反手吃力地在身后摸索,共摸到背部散布的三绺小丝线穗。

“彩虹……针……你……是……”

“西门小昭。”白影阴森森地说:“我是在城里与程大姐结伴同行的。”

“卑……鄙……”她狂叫,扭身摔倒。

“你女残师姐妹能做出任何卑鄙的事,我西门小昭为何不能做?我本来就被人称作小妖女。”西门小昭似乎说得理直气壮:“你死不了,我和程大姐有些疑问,要从你口中澄清。程大姐,你先问。”

“先把她带走。”程贞走近,一脚踢飞了地上的金钗:“你这恶毒的贼婬妇,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拔金钗做暗器,未免太小看我毒牡丹了。我毒牡丹问口供的手段,保证是宇内无双的。”

“放我……一……马……”

“这得看你有没有放的价码了。”程贞狞笑着说,一脚把她踢昏。

东方发白,睡在草堆中的横祸九刀钻出草堆,轻拍右面的另一堆枯草。

“喂!还在睡?”他低叫。

“我在练气呢?”草堆中的飞灾九刀回答。

“唔!你好像练得很勤。”

“不勤练行吗?大叔。”飞灾九刀拨草而出,草已被露水湿透,响声甚小:“一天不练,我自己知道;两天不练,敌人知道;三天不练,走在街上人人都知道这家伙偷懒完蛋了,有退无进啦!”

“你听到有异声吗?”他向北一指。

“听到了。”

“是什么……”

“是人,他们动身了。”

“哎呀!他们动身了?那你抢女人的事……”

“别说得那么难听,大叔。”飞灾九刀伸伸懒腰,检查身上的穿着:“不急,他们声势浩大,那鬼女人暂时不会有危险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五更初,鬼手睚眦那些人都来了。现在,他们动身往路家车场挑战。”

“咦!你这半夜都没睡?”

“该睡就睡,该醒就醒;不睡,哪有精神办事?不急,咱们坐下来,把食物全吞进肚子以增加精力,再优哉游哉去坐山观虎斗。”

“是观?”

“是呀!观,作壁上观。”

“可是,你那个女人……”

“还轮不到她打旗先上。”

“你打算……”

“等他们杀得血流成河,死得差不多了,我们再打落水狗,保证有利可图。”飞灾九刀把打算说出来。

横祸九刀知道自己的历练不够,经验欠缺,因此不乱出主意,一切行动皆以飞灾九刀马首是瞻,慢慢地从中吸取见识,越来越有点江湖味了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;一个人气质的变化,与所交的朋友有密切的关系。

他取下挂在树上的食物包,两人好整以暇写意地进食,不理会隐隐传来的异样声息。

这是一次示威性的、颇为成功的拂晓攻击,付出了六条人命做代价,结果毁掉了车场外围的精巧机关削器,一度从车场的左方仓舍区突入,最后其他方向的攻击未能密切配合,只好重新退出。

车场方面,也损失了四个人。

日上三竿,车场前面的小溪旁树林内,黑道群雄正在作第二次挑战的积极准备。

前面就是车场的进出大道,封锁的意图十分明显,断绝了车场的出入。

这一招相当狠,虽然在实质上的效果并不大,车场的人不一定非从大道出入不可,但在对外的观感上就十分不利了,给江湖朋友的印象是:河南侠义群雄被围死守危在旦夕。

其实,双方的实力相差无几。而在声势上,鬼面神这一方仅略为势壮些而已,远道而来的亡命,通常气势要旺盛些,速战速决求胜的心理助长了声势。但如果拖延稍久,这点声势上的优势便会逐渐减弱消退的。

双方都想早日解决,但实力相当,势均力敌,谁也无法突破这种僵持困境。

除非有一方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