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29章

作者:云中岳

人真不少,三十二位高高矮矮男女,加上逃回来的三个,三十五个人,代表了河南地区的风云人物,以及从外地请来的武林元老江湖耆宿,称之为武林精英,并不为过,声势空前浩大。

老一辈的名宿为数不少,其中有七八位陌生面孔,都是老成持重甚有威严的江湖耆宿。

一剑愁一笔勾,以及普度三僧都在,看所立位置,显然声望地位都比那七八位耆宿差。

路庄主是主人,他身后站着儿子路维中,与大总管飞天豹子郝豹。

三个的佩剑古色斑斓,极为抢眼。

藏剑山庄珍藏的剑出世了,青锋、飞虹、追电,武林十名剑中的三把,可不是吓人的,都是可绝壁穿铜,击衣殷血的宝剑,生死关头,路庄主终于把藏剑露出来了。

八荒人龙与路庄主并肩而立,这位老怪杰的神色,因横祸九刀偕同西门小昭出现,而呈现极度不安。

似乎,路庄主已横定了心,不顾一切倾巢而出了。

飞灾九刀在二十步外站住了,眼神一变,剑眉攒得紧紧地,狠盯着站在路庄主上首的那位灰髯老人。

灰髯老人身材依然健壮魁伟,花甲年纪不现老态,仅发与髯泛灰而已,红光满面皱纹不显。

“将爷,别来无恙。”灰髯老人居然客气地抢先抱拳行礼。

民众对官兵的官阶十分陌生,所以对官兵的称谓,笼统地乱称乱呼。官,称为将爷,大官小官大长小长,一视同仁;兵,称军爷或都爷,大兵小兵甚至兵夫军卒,也一视同仁。

“你给我走开,离开他们。”飞灾九刀沉声说:“不然休怪我李九如刀下不认人,我是当真的。”

“老朽知道你是当真的。”灰髯老人笑吟吟地说:“当年东昌府十万响马困城,你亲率边哨营十七名密谍,夜袭曹庄火虎、金牛、月燕、木狼四星宿的营寨虎帐。尾、牛、危、奎四宿贼兵一万二千,立帐一千五百。

老朽率罗家子弟兵民壮一百二十人接应,亲见你挥斩马刀虎入羊群,砍瓜切菜山崩地裂。事后更看到你愤怒地挥刀,立斩负责赶来围堵,而怯阵退缩,让尾火虎危月燕两星宿脱逃,误了军令的两名千户三名百户,那股狠劲老朽领教过了,迄今仍感心惊胆寒。但老朽认为,你还不至于挥刀,砍掉一个曾经跟随你出生入死的老伙伴脑袋吧!”

“我再说一遍,离开那些杀人放火的豪强,我尊敬你。当我挥刀杀人时,我的刀不认任何人,决不会因为你是北地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,而停刀变招误了自己的性命。你屠龙剑客罗士杰,帮助放火焚毁我家园的人,就是我李九如势不两立的死仇大敌。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不听,不听。”飞灾九刀愤怒地大叫:“路庄主,你给我听清了。这期间我没找你,是因为杀人罪比放火罪重,所以我要先找鬼面神,宰掉他之后再找你。现在既然你不知自爱倾巢而来主动找我,我要让你明白你一再犯错的代价是如何惨烈。你们听了,不想死的人,赶快远离我飞灾九刀。”

“还有我横祸九刀。”横祸九刀首先拔刀出鞘:“八荒人龙,这次你最好把你压箱子的绝活掏出来保命,生死薄上,阁下的大名已勾。”

飞灾九刀的尖刀出鞘,远在二十步外的群雄,似乎仍可感到森森刀气逼人肤发,那股无形的杀气,已令众人心底生寒。

尖刀向前一指,杀气突然增强了三倍。

“女儿,你和程姑娘不要跟来。”横祸九刀向身后的西门小昭说:“只有我能配合得上飞灾九刀,你们加入反而会误事。”

“爹,八荒人龙……”

“不许你多说,你看他的神色,哼!他正要找我,你该为爹担心而不是为他。”

“他在酆都五鬼手中凑巧救了女儿。”

“哼!你放心,我不杀他;杀了他,你娘更恨我了。”

“爹,你误会了娘……”

一声震天长啸从飞灾九刀口中发出,尖刀一伸,狂野地向对面的人丛冲去。

横祸九刀并肩冲出,像一头疯虎。

有人愤怒地撤剑,被两人无畏无惧,傲啸天苍的骠悍神情激怒了,二比三十五,三十五位高手名宿足以翻江倒海,两个人就敢狂妄地挥刀,未免欺人太甚。

“谁撤兵刃谁死,请勿自误!”屠龙剑客惶急地大叫:“不要移动……”

周小蕙抢拦在乃父身前,张开双手障住乃父,像是母鸡保护小鸡。

飞天豹子也抢出,拦在路庄主面前,干脆举起双手,挺起胸膛准备挨刀。

八荒人龙找横祸九刀再决雌雄的念头,被横祸九刀的勇悍神情,冲得烟消云散,站在原地发僵,失去挺身而斗的勇气。

“求求你,李大爷。”周小蕙哭叫:“请冷静听路叔解释,不要……”

尖刀在飞天豹子咽喉前停住了,锋尖已将肌肉刺出一星血珠。

飞天豹子脸色居然没变,仅颤了几下。

“错了我认错,大爷,”飞天豹子强作镇定,在尖刀压迫下匆匆发话:“我也是狂妄暴躁,得罪了不少乡亲。你走了之后,我日夜监工,重建你的家园。我保证,你可以回家过年。工人分三班全日夜赶工,一定可以建好。”

飞灾九刀一愣,家乡的事他根本不知道。

“九如,你那座大院,确也需要重建了。”路庄主心中一宽,一个激怒的人停止行动,就表示危险已消失了三五成:“如果你喜欢,我可以把藏剑山庄送给你。你要是高兴放火,你可以随意把它烧掉,如何?”

“我反对,诡计!”后面的程贞大叫:“软的硬的一起摆出来,这算什么?”

“程大姐,求你不要火上添油。”西门小昭抱住了程贞恳求:“毕竟当初向藏剑山庄挑衅,错不在路庄主,你受到可怕的伤害,不能怪罪路庄主,请你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仍然含恨啊!”

“爱依然深?”西门小昭指指飞灾九刀的背影。

“算了。”程贞脸上涌起一抹无奈的苦笑:“我不配爱他,他心中也没有我。不要管我,去劝你爹吧!他也许会伤了八荒人龙,男人的恨发起疯来是不顾一切的。”

横祸九刀的单刀,发出奇异的震鸣,眼中有飘忽的复杂神情,搭在八荒人龙的颈侧。

“我们到一边去。”横祸九刀伸手向侧方一指:“我会给你绝对公平的机会。阁下,你心中明白,你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要杀我,叫你老婆来杀。”八荒人龙拒绝离开:“你老婆实在很可恶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横祸九刀怒叫。

“你不要鬼叫连天,不平则鸣,我知道为什么,当然有权说,当初不能全怪我,我不能做一个逆亲的不孝逆子。她一气就走极端,发誓要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过一辈子幸福生活给我看。

最后,她又越想越不甘心,非要杀掉我不可,我躲了她二十年,这漫长的惩罚还不够吗?她说她要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过幸福的生活给我看,到头来嫁的却是可怕的刀客,要这个刀客来杀我。报过于施,她太过份了,你叫她自己来动手好了。”

“爹……”西门小昭到了身后,牵衣感情地低唤。

横祸九刀呼出一口长气,眼中的杀气徐消,收了刀,挽了爱女的手,转身大踏步走了。

周小蕙挡在乃父身前,张开的双手一直不曾收回。这时,离开了乃父往路庄主一面靠。

“李大爷。”她柔声说:“你说过的,当初郝叔烧你的家园我也在场,也算是帮凶,你要砍我一刀吗?你不会的,你在无法和尚手中救了我,救了再杀,不是你的风格。你不杀,就请给路叔一次赎罪的机会。”

“哼!没你的事。”

“事实上,藏剑山庄那次几乎要毁在南毒和无双秀士手中,是你救了藏剑山庄。要烧,你回去点火好了,路叔决不会阻你的。”

“你以为我能救就不能烧?”

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至少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。”周小蕙嫣然一笑:“我想,你也不会杀路叔。”

“真的呀?”他的刀又动了。

“河南受到黑道凶枭所盘踞,受灾祸的不知到底有多少人。这里有你的家园,有你的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我不管你们的事了。”他收刀后退:“你们的事,你们自己去解决吧!”

草丛内,爬伏着两个青衣人,一直就监视着路庄主一群人的动静,目击鬼影邪乞与灵剑父女,将两把刀与两女引来。

百余步对一个视力听力十分敏锐的人来说,虽不至于明察秋毫,听辨虫行蚁走,至少看得一清二楚,听得明明白白。

等路庄主一群人走后,这两位仁兄十万火急地撤离。

树林中,豪霸们正在忙碌,积极准备向路家车场大举挑战,逼对方出来生死相决。

第一次拂晓突袭不幸被杀的六具尸体,摆在林子的外侧,睁着死不瞑目的怪眼,似乎在嘲笑活着的人:快了!快轮到你们了,这世间你再也无法争夺什么了。

鬼面神这位主将,似乎真有决死的决心,镇定地准备兵刃暗器,眼中有怨毒的火花。

他如果不能杀掉路庄主,把侠义道的人赶离河南,他就无法接收河南的地盘,更不可能夺回湖广的根基,成了丧家之犬,这辈子再也休想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无法在这世间争夺他所要争的什么了。

毒手睚眦是事实上的司令人,与请来的一群同一辈的高手名宿,商量对敌时应如何对付强敌的最后协调,十余位辈高位尊的魔道凶枭,似乎都信心十足。

女魃紧跟在北魔身侧,在这群老魔中,她虽然低了一辈,但声威和地位并不低,因此并没受到轻视。

当然,这与她是北魔的新欢身份有关。

两个青衣人匆匆返回,直接找毒手睚眦。

“娄老哥,大事不好。”那位年约半百出头的青衣人惶然说。

“怎么啦?孙老弟。”毒手睚眦讶然问:“探出什么不好的消息?”

“正是。”孙兄不安地搓手:“飞灾横祸两把刀,已经和姓路的和平解决争端了。”

“哦!难怪刚才他们不在冈上鬼叫连天。”毒手睚眦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,他们联手了?”

“没有,飞灾九刀表示不管他们的事了。”

“那好呀!解决了路家的事,再收拾这两个可恶的小辈尚未为晚。我只担心他们联手,两面应付实在太过冒险。老弟,这该是可喜的消息,而你……”

“北地第一剑客屠龙剑客罗士杰来了。还有……还有天下第一名捕八臂金刚冉毅。还有……”

“你有完没有?”毒手睚眦脸色一变。

北魔如受雷击,脸色泛青。

这老魔在北地燕赵鲁一带横行,号称北地之霸,但武功不算北地第一高手,只是他比别人凶狠,比别人恶毒,心狠手辣超人一等而已,对北地第一剑客怀有强烈的戒心,一听这位老侠客来了,便本能地想到是专程来找他的,心中产生了强烈的惧念。

其他几个老凶魔,都是落有案的货色,对任职于京都,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名捕八臂金刚冉毅,可说又恨又怕,一个个心怀鬼胎坐立不安。

“好,我不说。”孙兄苦笑:“反正他们一定会来的,也一定会让大家知道他们是谁。诸位该准备停当了,咱们就准备迎接他们吧!”

不远处两个年约百年,相貌几乎全同,一看便知是双胞胎兄弟的人,猛地一跳而起。

“娄前辈,很抱歉!”其中一人说:“我兄弟在山东济南背了几宗血案,有八臂金刚在,我们不便留在此地连累大家,我们得走。”

“我也受不了屠龙剑客的狂傲。”一位灰袍老人也站起说:“娄兄,对不起,兄弟自信还可以对付得了飞灾九刀,但对付屠龙剑客,兄弟自问还没有这份能耐……”

“你算了吧!杨兄。”与孙兄一同返回的另一位青衣人冷冷地说:“你对付得了飞灾九刀?别太看得起你自己了。杨兄,你看见屠龙剑客在飞灾九刀面前,所表现的窝囊神情,就不会说这种话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杨兄怒火上冲。

“我怎么啦?我是亲眼看到的,无意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”青衣人有点危言耸听之嫌:“屠龙剑客连剑都不敢拔。三十五个一等一的超等高手名宿,其中包括天下第一名捕,包括中州三杰,包括名列力士前三名的神力威麟朱一鸣,在飞灾横祸两九刀挥刀长啸冲阵时,一个个像是失了魂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