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03章

作者:云中岳

他刨妥所有的木板,天色不早了。明天只要把院门钉上木板,他的家就可以防止外人任意出入了。

当然,阻止不了高来高去的人出入。

刚拾夺妥当所有的木工用具,木料堆上面出现一个灰发像乱鸡窝,又老又丑,穿章打扮像老乞丐的人。

那人挟了一根枣木打狗棍,胁下吊着八宝袋,确是乞丐。

“嗨!小子。”老乞丐怪叫:“你知道我老人家来了许久,对不对?”

“我非知道不可吗?”他笑笑:“这期间,藏剑山庄成了风暴中心,各路英雄好汉各显神通。

敢来的人,决非浪得虚名的小人物。冤有头,债有主,像我这种与世无争的本分村夫,不会有人多看上一眼的。”

“你是个本分村夫吗?”

“至少目前是的。”

“呵呵!似乎你对贵乡藏剑山庄庄主,并没有多少敬意和关切。”

“我该有万分敬意和关切吗?”

“难道不该?”

“重阳街的村民,可以回答你的问题。”他向北眺望,心似乎也飞向三里外的重阳街了:“当我小时候,村里任何活动,任何事务,好像都没有藏剑山庄的人参与,似乎所有的父老姐妹,除了知道北面山里有一座藏剑山庄之外,什么都不知道。绝大多数的人,不知道现任的庄主是高是矮。

我在此地生活了十八年,生于斯,长于斯,见过路庄主经过村子的次数,决不超过十次,敬什么呢?又关切什么呢?老伯,你是路庄主请来的人?”

“不是。”老花子肯定地表示。

“南毒的人?”

“也不是。”

“哦!看热闹?”

“有一点。”

“看热闹,有时会付出代价的,弄不好,把当事的双方都得罪了。老伯,好自为之。”

“不要替****心。我明白了,在贵地的人心目中,藏剑山庄是强邻。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“所以,如果没有藏剑山庄,贵地的人反而会快活些。”

“至少,没有什么损失。”

“这是说,路庄主不可能获得地方人士的声援了。”

“恐怕是的,老伯。其实,地方人士也无法声援,村民家中除了猎叉猎刀可以赶兔逐狼之外,要他们凭几斤蛮力与江湖好汉拼搏送死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?你不是看到我重整家园吗?”

“当南毒取代了藏剑山庄之后,你的处境……”

“老伯,这里地瘠民贫,地不当冲要,一座村落人丁不满百,没有什么好取代的。南毒再愚蠢,也不会把窝迁至藏剑山庄,他大江南岸的任何一座小村,也比重阳街富裕一百倍。”

“那是你想当然的一厢情愿看法。小兄弟,记住:chún亡齿寒。”

老花子声落人动,身形一晃,倏隐倏现,现时已远在四五丈外。

再一晃,两晃,第三次倏隐,便消失在前面的树林里,真像鬼魅幻形,速度骇人听闻。

“是这老花子,鬼影邪乞南宫不群。”他自言自语:“看来真是来看热闹的,那些让他看不顺眼的人,要走霉运了。”

他的看法并非一厢情愿,而是有事实根据的。

神拳电剑路庄主与南毒之间,事实是江湖豪霸们的势力范围之争,势力范围不必把基地建在有效控制区内,这反而会引起对方爪牙的誓死反抗。

藏剑山庄位于山区僻壤,根本就不能建立指挥基地。

南毒所要的,是河南地区的江湖控制权,决不会笨得鸠占鹊巢,公然侵夺藏剑山庄据为己有,没有必要把自己困死在交通不便的山区穷壤里。

路庄主本人,一年到头在外奔波,只有过年、清明,能回庄住上三五天,藏剑山庄根本就不是他的指挥基地。

所以重阳街的乡邻,几乎不认识他。

鬼影邪乞提醒他chún亡齿寒,他一点也不担心。就算路庄主不幸被杀死,藏剑山庄仍有其他子侄任庄主。

假使南毒真的有胆量鸠占鹊巢,能有效地消灭路庄主的残余势力,也与他无关。

他只是一个刚从杀戮战场返回,想重整家园的劫后英雄,不涉及任何江湖纷争的万劫余生者。

谁侵害到他的生存权,谁就必须付出代价;谁称雄称霸,皆与他无关。

收拾好所有的工具,他向宅院走去。

走了十余步,突然发现眼前一黑。

夕阳西沉,倦鸟归林。

十四匹健马,声势汹汹冲入院子,十四名男女骑士更是声势汹汹,在正宅前雁翅排开。

其中有路少庄主路维中,有周家小姑娘。

为首的人,是藏剑山庄的大总管,绰号飞天豹子的郝豹,是个短小精悍,但性情极为暴烈,除了对庄主之外,对任何人皆不假以辞色的货色。

“李九如,快给我滚出来回话。”飞天豹子对紧闭的大门怒吼。

周小姑娘吃了一惊,这位大总管不是来讲理的呢!

“郝大叔。”她急急地说:“不是讲好了来和他开诚谈谈的吗?这样……”

“周姑娘,对付这些有几斤蛮力的自命不凡村夫,我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谈。”飞天豹子不悦地说:“请注意你是敝庄的客人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这是本庄的事,家务事,你懂吗?”

小姑娘脸色一变,柳眉一挑,哼了一声,转身便走,牵过自己的坐骑,愤怒地飞跃上马。

“小蕙……”路少庄主急叫:“请听我说……”

蹄声急骤,她策马飞驰而走。

“少庄主,不要管她。”飞天豹子怒声说:“黄毛丫头,rǔ毛未干,她以为她是谁?哼!”

“郝总管,周老伯明天就可以赶到,届时……”

“我会与周大爷解释,他的女儿这种举动,相信他知道谁理亏。”

“郝总管……”

“少庄主,山庄附近所发生的事,该由我负责,是不是?”飞天豹子毫不客气地大声说。

路少庄主也很少在家,大部分时间在许州协助乃父处理事务,藏剑山庄事实上由飞天豹子管理,飞天豹子是藏剑山庄的事实统治者。

“大总管,你曾经表示过先礼后兵。”路少庄主有点不悦:“似乎大总管忘了自己的承诺。”

“人叫出来才能以礼相待,对不对?”飞天豹子冷笑:“这样对待勾结外地人,阴谋计算本庄的不肖姦细,已经够仁至义尽了。少庄主,让我处理好不好?”

“这……”

飞天豹子哼了一声,不再理会,向两名巨熊似的手下大汉打手式示意。

“李九如,我给你十声数,数尽如果你不出来,本总管第一步是拆屋,第二步是放火烧你出来。”飞天豹子个子小,嗓门却大得像雷震:“一!二!三……”

全宅死寂,毫无动静。

十声数尽,仍无动静。

飞天豹子举手一挥,两大汉大踏步而上。

“砰”一声大震,一名大汉一脚踹塌了大门。

另一名大汉用一根大木,把右屋角的飞檐打碎,瓦片纷坠,屋顶摇摇。

“准备放火!”飞天豹子再次打手式,声如雷震。

四名大汉立即抱来大堆的刨花和碎木片,往破大门里丢,往返三次,门内已堆积了大堆引火木料。

刚引燃火摺子,刚要点火。

众人身后,出现鬼影邪乞的身影。

“老天爷!你们在干什么?”老邪乞吃惊地大叫:“要放火烧你们的乡邻,你们像话吗?难怪重阳街的人,把你们藏剑山庄看成强邻。”

众人看清了鬼影邪乞的长像,脸色一变。

老花子之所以称邪,已经表明了他的为人。

大多数江湖成名人物,对这位功臻化境的老花子又怕又恨,真没有几个高手名宿敢招惹这位邪乞。

飞天豹子显然知道老花子的身分,但自以为是地头蛇,人多势众,不怕强龙,情势上骑虎难下,也不能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倒威示弱。

“南宫前辈,你胡说些什么?”飞天豹子沉声说:“藏剑山庄的事,用不着外人置喙。”

“罢了!”老花子失声长叹:“神拳电剑的为人,毕竟还像条汉子,比起南毒要好十倍,所以老花子存了一点私心,不希望藏剑山庄被南毒毁掉,因此劝这姓李的小子,助你们一臂之力对付南毒。

没想到你们居然瞎了眼,把他当成南毒的人来对付,来了一大批人,放火烧他的家园。好吧!你们乱搞吧!老花子不管你们的事了。”

人影一闪再闪,瞬即形影俱消。

“岂有此理!这臭花子可恶!”飞天豹子不是听得进逆耳忠言的人,冲老花子消失的方向大叫:“哼!他也对咱们藏剑山庄没安好心,黄鼠狼向鸡拜年。放火!”

“郝总管,不……”路少庄主急叫。

“放火!”飞天豹子不加理会,沉声催促。

土砖墙不怕火,但内部的建筑全是木造的,怎禁得起火烧?刨花不但易燃,而且火旺,天干物燥,火一起便不可收拾。

片刻间,全宅成了火海。

李九如一直不见现身,很可能被大火烧死在内了。

十三个人,直待房屋崩塌,这才恨恨地离开火场。

八个人站在宅后的小冈上,盯着仍在燃烧的火场发呆。这座小冈,正是李九如的李家墓园所在地。

八个人中,有程亨程贞兄妹在内。

为首的是个身材修伟,神气威猛的中年人。

“你们真没发现姓李的逃出来?”中年人向众人沉声问:“你们的监视网是否有漏洞?”

“不可能的,师父。”程贞坚决地说:“藏剑山庄的人,是火宅全部崩陷时才失望地离开的。姓李的除非变成虫豸爬走,不然休想逃得过双方的人耳目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可能是闭经散气大崩香的毒,提前发作了,他无法活着逃出来。”程贞不胜懊恼地说:“徒儿以为他修为深厚,所以大崩香多泄放了些,可惜。”

“哼!看来,你们这件事做错了。”

“师父的意思……”

“藏剑山庄的人既然找他,并且焚屋泄愤,可知他必定与路家有过节,你们真该用怀柔手段来罗致他的,真是做事不牢。”

“徒儿本来的用意,就是要逼他就范呀!谁知道藏剑山庄突然来上这一手绝户计?”程贞为自己的行为辩护:“大崩香能在期限内及早救治,复原不难。如果徒儿不想留他为用,早就用三步断魂飞雾毒死他了。”

“不要和我强辩,以掩饰你们的无能。”中年人大声说:“你们没有知人之明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虽说情势出人意外控制不住,你们仍然错之在先。走吧!这就前往你爹的落脚处会合吧。”

他们没留意冈后的动静,更没料到那里有一座地窖,也没料到房舍的后院,有一条地道通向冈后的地窖。

地窖有两处通风口,其中一处正遥对着冈顶,相距仅二十步左右。藏身在通风口近地面处,透过草隙,可以看清冈顶的景物,耳力敏锐的人,可以听清冈顶人所说的话,看清人的面貌。

李九如就爬伏在通风口向外瞧。

他的气色差极了,脸色泛灰,双目无神,手软脚松,浑身在战栗,冷汗彻体,气息奄奄。

他是在收拾工具返家时,发觉体内有异物,无缘无故眼前发黑,接着发现手脚无力,便知道大事不妙,可能是病了,也可能是疲劳过度而中暑。

他当机立断,返屋后立即作了应变的准备。

侧院的地底,本来建有秘密的地窟,是存放重要器物的地方。后院,则有地道通向冈后的地窖。

山区人家,这是避兵躲祸的秘密地窖,有兵乱匪乱风声,便在地窖中先存放水和粮,躲三二十天绰绰有余。

他不在地窟藏身,躲到地窖暂时避祸。

像他这种修为深厚,寒暑不侵的人,怎会患有来势汹汹的大病?更不可能中暑,他用手斧斗程家三个人,根本没用上三成真力,暑从何中的?

当他定下心,运气行功时,便知道大事不好了。

中毒,他对毒物不算陌生。

可是,他不知道中的是何种毒物。而且,也不知是如何中毒的。

毒物千奇百怪,不能乱用解毒葯物。

他百思莫解,谁用毒对付他的?

今天,他曾经先与路少庄主五个人发生冲突。

路少庄主不可能用毒。

周小姑娘更不知道什么是毒。

然后是阴司双厉魄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