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30章

作者:云中岳

北魔绰号叫魔鹰,不但轻功到家,暗藏在袖内的几只八寸长的小鹰爪,更是暗器中的最歹毒玩意,有不少比他高明的对手,就是丧身在这种小鹰爪迅雷掣电袭击下的,比阎王帖子更令人害怕。

夜间使用暗器,威力倍增。

挥剑猛攻是引人上当的障眼法,小鹰爪才是致命的催命符。

同一时间,四名爪牙也衔尾冲出。

同一刹那,破屋中黑影电射而至。

挥剑猛扑的声势狂野已极,身剑合一锐不可当,江湖四霸果然名不虚传,那股一代豪霸的气势极为凌厉无匹,足以让对手心胆俱寒。

扑势陡然中止,怒喝也乍消。

狂鹰展翼,剑光人影倏然飞升。

这瞬间,第一第二两枚小鹰爪悄然破空射出。

怒鹰翻云,半空中展手足旋舞、翻腾。

这瞬间,又是两枚小鹰爪在翻腾中悄然发射。

饥鹰搏兔,猛然全速下搏。

这瞬间,最后两枚小鹰爪电射而下。

变化快极了,令人目为之眩。自扑出、上升、翻腾、下搏,在极短暂的时间里完成。

这先后六枚小鹰爪,却在这瞬息间的变化中发射的,通常武功比这老魔强一倍的高手,决难逃出他这种神奥的致命搏击术下。

而今晚,他碰上的劲敌,武功不仅强一倍,很可能强数倍。

而且,劲敌是有备而来。

小鹰爪的四支爪尖,收藏时是收合的,发射时才张开,径大五寸。也就是说,攻击的面积,比镖箭等只射一点的宽度,足有百倍以上,击中的机会大得多。

下面黑影流动,幻化。

从破屋中电射而出的淡淡黑影,是横祸九刀,及时投入斗场,刀气突然迸发,熠熠刀光如惊雷暴射,冲入四名爪牙撒出的剑网中。

“横祸刀……”喝声与刀啸同时暴起。

同时,传出怪异的噗啪声。

先后六枚小鹰爪,皆被六块泥球击落。

泥球是飞灾九刀在地面闪动流转时发出的,对付大面积飞来的小鹰爪十分灵光。

飞灾九刀的飞电刀,可以击落细小的针形暗器,小鹰爪在他眼中大得像一座山,不屑用飞刀击落,事先暗藏在掌中的小泥球,就是用来对付小鹰爪的,不费吹灰之力,便解决了北魔称霸江湖的独门歹毒暗器。

黑影重现,尖刀的光华出现了。

“我认……栽……”下搏的北魔狂叫,聪明地先将剑向外侧抛出,表示自己没有兵刃在手。

飞灾九刀侧闪八尺,刀当然不曾挥出。

北魔向下飘落,脚一沾地,便向后飞起,后空翻三匝,远出三丈外,落地居然还十分轻灵敏捷,摆脱了飞灾九刀,脱出了尖刀的威力圈。

血腥刺鼻,四具尸体撒了一地。

是横祸九刀的杰作,退在一旁横刀屹立,似乎刚才并没发生什么事,他只是一个在旁戒备的旁观者,四个一等一的高手爪牙,是自己躺在地上的,与他无关。

“你们一起上!”飞灾九刀大喝:“于老魔,你何时学到这种可耻脱身术的?剑还给你!”

他一脚将剑挑飞,跌落在北魔脚前。

“不……不要逼我……”北魔惊恐地叫。

“刀刀斩绝,决不留情。”

“李……李大爷,何……何必呢?”北魔硬不起来了:“有话好说!”

“懦夫……”女魃厉声挖苦他:“你要说好话,干脆你求饶好了!哼!”

“你不要惹火我,烂女人!”北魔可找到出气筒啦:“你以为你是什么活宝?呸!任何一座大城的教坊里,任何一个妓女都比你年轻、美丽、温柔,床上工夫也比你高明上百倍!”

“老鹰你……”

“飞灾九刀,你的女人还给你。”北魔气冲冲地叫:“一个烂女人,没有什么好争的,日后你如果想要更美丽更可人的姑娘,到沧州来找我,我送给你一大堆,保证每个都比这烂女人强百倍。”

“我要那么一大堆女人干什么?去你的。”飞灾九刀笑骂:“你还真有点龟公像。我只要讨回这一个女人,一个已经够麻烦了!”

“你拿回去好了。先申明,我无意抢你的女人,是她来找我的。我只知道她得了蓝老大不少好处,自告奋勇计算你,应该是你的仇敌,所以我不知是你的女人。”

“我并没怪你。”

女魃知道绝望,反而镇定了。

“李九如,你侮辱我已经够恶毒了,你哪像个男子汉大丈夫?我看错你了……”她尖声大叫。

“我如果是男子汉大丈夫,我会要你这种女人?”飞灾九刀冷笑道:“你还不过来跟我走?”

“你这算是什么……”

“抢亲。”

“除非你帮我称雄天下……”

“我要把你放在屋子里,像养猪一样圈起来养,你这辈子休想在江猢多走一步,体想……”

女魃向后飞窜,用尽了全力,展开绝顶轻功,从亭后飞逃。

北魔无意相阻,也阻止不了,发出一声信号,首先向侧方开溜。

飞灾九刀没料到女魃突然开溜,起步晚了些,追出亭后,女魃已远出五六丈外了。

横祸九刀跟在他身后,像是替他保护后面的安全。

“你飞不上天,入不了地。”飞灾九刀大叫。

不妙,亭后十丈左右,是一座黑黝黝的矮林,只要往林中一钻,怎么追?

“不要追了,遇林莫入。”身后的横祸九刀叫。

“不,她逃不了……”

“噗”的一声响,肩胛骨内侧的夹缝神堂穴挨了一击,浑身一震,气散力消,向前一栽。

横祸九刀一跃而上,挟住了他,而且加制了气海和璇玑两穴,将他扛在肩上,拾起尖刀举步便走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他大惊,太意外了,竟然不知该说什么。

“你如果多嘴,我要加制哑穴。”

“为什么?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横祸九刀西门英,你忘了?”

“我要知道你……”

“不许多问,给我乖乖地等好戏上场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你不听话是不是?好!制哑穴……”

“我不说。”

“这才对。”

眼前一黑,他知道已经进了矮林。

女魃为人不但凶残,而且阴毒,工于心计,天生属于反叛性强烈的人。

当然,她很聪明。飞灾九刀年轻、英俊、武功超绝,怎么可能爱她这个年过半百的江湖荡妇?所以改用怀孕的诡计来套牢飞灾九刀。

她已经明白地表示,日后孩子生下来,不管是男是女,她都要向外表明是飞灾九刀的子女,而且加以虐待,飞灾九刀必定被羞辱得抬不起头来。

这一招果然有效,对这方面所知有限的飞灾九刀,果然被她套牢了。

可是,飞灾九刀要带她脱离江湖。

这一记反击,可把她急坏了。

她知道飞灾九刀不可能娶她为妻,只想找个地方把她囚禁起来,把孩子养下来就不需要她了。

聪明反被聪明误,这只是她的想法,其实飞灾九刀已决定咬紧牙关娶她为妻,认命了。

不管怎样,要她脱离江湖,她无法忍受。

北魔保护不了她,她只好逃。

她只留意后面追的人,却不知道林中有鬼,拼老命飞跃入林,再贴地急窜。

她对*葯毒葯都不陌生,可惜逃得慌张,没留意入林的瞬间,嗅入了异物。

窜出十余步,突觉眼前一黑,头重脚轻,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脚下一虚,向前一栽,便糊糊涂涂失去知觉,压倒了不少枯草。

窜出跟上的程贞,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,拖死狗似的拖出林后缘。

一身白的西门小昭跟在后面,不时留意后面是否有人跟来。

林后是一片荒野,枯草丛生但相当平坦。

程贞将人一丢,仔细地先搜身,缴剑摘囊,连衣裙的摺缝也仔细搜遍,发髻的钗环也拔出丢掉,搜身的经验十分丰富。

“快点嘛!程大姐。”西门小昭不耐地在旁催促。

“急什么?”程贞说:“不搜光一切右用来自尽的物品,你会后悔的。”

“我听你的啦!”

“不听我的,你会哭!”

“大姐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别撒娇了。”程贞拔下自己的金钗,毫无怜悯地扎破女魃的气门,扎伤了督脉,这才在女魃的鼻端抹上解葯。

“先躲起来!”程贞向外移。

两人在不远处的草丛中伏下,形影俱消。

程贞不但是玩毒的行家,也是制经穴的行家,金钗刺穴制脉的手法极为高明,受制的人当时并无异状,必须等到使用内劲真力时,方发生效用。

因此女魃醒来时,并没感到身躯有异样感觉。

“咦!我……我怎么啦?”她爬起惊讶地自问,举目四顾。

她记得,自己冲入树林逃走,怎么处身在荒野里昏迷的?可能吗?

矮林在十丈外,但她并不认识这座林。

“奇怪!”她得不到结论,只好罢休。

很不妙,她发觉身边什么都没有,剑、百宝囊、暗器、甚至发髻上的金钗……全都不见了。

“我碰上鬼了!”她抽口凉气叫,心中一虚不管东南西北,撒腿就跑。

前面白影徐升,形影依稀。

“白无常……”她自相惊扰,脱口本能地尖叫,既然碰上鬼,白色的鬼只有一个:白无常。

扭头要跑,黑影又在眼前幻现。

“黑无常……”她自以为是惊叫。

“哼!魃比鬼高一级,介于鬼与魔之间。”黑影传出女性的嗓音:“你女魃竟然怕鬼,岂不奇闻?我看,你是吓破胆了!”

“毒牡丹!”她终于神智一清:“你这恶毒的鬼女人,这场火拼的灾祸,追根究源,你就是罪魁祸首,你比我女魃更凶残恶毒。”

论真才实学,她比程贞高明多多,但目下身上什么都没有,更没有辟毒的葯物可用,因此虽然面对不配与她动手的程贞,依然不敢逞强主动攻击。

“俗语说:最毒妇人心;你我都是女人,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”程贞徐徐欺近:“蓝天成如何坑害我、胁迫我、侮辱我的详情,你是知道的,如果换了你,你如何处理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如果再编排我的不是,我保证你以后没有好日子过,你最好是相信。”

“哼!你配在我面前说大话?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奉命带你走!”

“奉命?奉谁之命?”

“飞灾九刀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

“今后,我就是监护你的人,飞灾九刀要将你囚禁在人迹罕至的地方,直到你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。你最好乖乖跟我走,不然……”

“啐,你这该死的……”

程贞急冲而上,一耳光掴出。

她勃然大怒,更高明的高手名宿,也不敢用这种狂妄的态度对待她。

吸口气功行百脉,抬手封架擒腕扣脉。

糟了!真气陡然急泄,劲道全消,浑身发软,似乎某些地方漏了气,走了样。

“劈啪劈啪……”六记正反阴阳耳光,打得她昏头转向,眼前星斗满天。

一声尖叫,她向后踉跄急退。

“此路不通!”后面的白影声出手动,一掌劈在她的右颈根,臀部接着挨了一踹,重新向前面的程贞冲去,手脚又不听她的指挥。

一阵拳掌,把她打倒在地。

“哎……哟……”她受不了啦!发狂般尖叫:“不……不要打了……”

“我是奉命行事,你最好乖乖驯服。”程贞站在她身侧,语气阴森冷酷:“免得我火起,把你弄成要死不活的老母猪。”

“哎哟……你……你你……”

“你很爱飞灾九刀,是不是?所以你才用移神香计算他,逼他上你的床。你有了他的孩子,却不肯嫁给他。

他可不愿意未来的孩子叫别人为爹,他的孩子必须姓李,所以他才横定了心,把你囚禁起来,直到孩子呱呱落地,才放你自由。现在,你给我爬起来,跟我走,我是他请来照顾你的人。”

“你……你叫他来……”她狼狈地爬起泼野地尖叫。

“他追北魔去了,老魔绰号叫魔鹰,会飞,谁知道追到何处去了?我负责把你带回许州,回客店等他,而且他不想见你。”

“我要等他,条件没谈妥……”

“你已经没有什么条件好谈了,你嫁不嫁给他,他一点也不介意,他本来对你就没有情爱可言,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