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04章

作者:云中岳

那天到李家撒野的五个人中,有南毒的次子程亨,女儿程贞,南毒怎能把人送去?

而且,更不能把右肩已碎,重伤了的阴司双厉魄之一,不讲道义送出去。

近午时分,改穿了花衫裙,打扮得像个淑女的程贞,出现在瓦砾场前面,堆放着木料的工作场。

这里,也就是她兄妹第一次与李九如打交道拼搏的地方。

五个人,只来了她一个。

她倚在工作台旁,有耐心地等候,脸藏于宽边遮阳帽下,神色的变化不至于落在对方的眼中。

她很聪明,不带兵刃和百宝囊,表示是为和平而来的,摆出弱者的姿态只身赴会。

她老爹号令大江南岸的江湖群雄,四兄妹都有独当一面的才华,见过大风大浪,与牛鬼蛇神周旋,知道一个漂亮女人所具有的潜在威力,比挥刀出剑的威力更大,所以她聪明。

“我知道你藏在这附近。”她终于沉不住气,向广场外侧娇滴滴地说:“请现身谈谈好不好?李大爷,我不相信你怕我。”

久久,没有任何声息。

“李大爷!”她再次高叫。

瓦砾场的情景令人恻然,那不曾倒下的断墙颓垣一片焦黑,所有的木制品全化为灰烬,五天了,仍可嗅到烟火味。

“飞灾九刀李大爷!”她有点沉不住气了。

如果她不能在午正之前,与李九如取得谅解或协议,那么,杀戮的时辰即将开始,她老爹南毒的人,不知有多少人将刀头饮血,难怪她失去镇定。

“飞灾九刀!”她焦灼地大叫。

瓦烁场的一段断垣后,突然踱出一位英俊的蓝衫佩剑年轻人。

“那小子不会出现了。”年轻人脸上有令姑娘们心跳的温柔笑容,一面说一面向她接近:“他要你们五个人,而只来了你一个,他有不现身的充分理由。”

她吃了一惊,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。

“飞灾九刀李大爷精谙易容术,但目下他不需易容。”她迟疑地说:“他不必扮成这种文质彬彬的外表,来乱人耳目,你不是他。”

“我当然不是他。”蓝衫年轻人自负的神情相当明显:“他那种泼悍亡命,哪能和我比?”

“哦!你是……”

“我姓蓝,蓝天成。呵呵!程姑娘该听说过……”

“哎呀!失敬。”她掀高遮阳帽,露出喜悦的美丽面庞:“红尘三秀士之一,无双秀士蓝爷。闻名久矣!只恨无缘识荆……”

“程姑娘,不要为朋友们胡诌的绰号所惑,用掉文语调敷衍在下,呵呵!”无双秀士话说得颇为谦虚,其实洋洋自得:“在下不是秀士,秀士不一定会掉文。”

“蓝爷!”

“我老得足以称爷吗?呵呵!”

“蓝秀士知道飞灾九刀……”

“我是来看令尊与路家争雄的,此地所发生的事,我应该知道,这也就是我先来这里找这小子的原因,他岂能不知自爱突然站出来搅局。”

“哦!蓝秀士似乎不怕飞灾九刀。”

“我怕他?笑话了。”无双秀士傲然地说:“他那种在兵荒马乱中乱打乱杀称雄的人,算得了什么?

你们是被他的声势与摆出的死汉姿态所唬住,丧失了自信而心怯。

其实,令尊的朋友中,至少有一半高手名宿,武功都比他高明。所差的是,缺乏与他死拼的勇气而已。”

“你的话颇有道理,但问题也在此。”她苦笑:“人的名,树的影;先声夺气,在气势上他就占了绝对上风。以上次来说,我和家兄与拼命三郎胡三郎联手,攻了百十招也盛气不衰。

但自从知道他是飞灾九刀之后,不瞒你说,我们三人恐怕连十招也支撑不住,没办法克服心里面的恐惧。”

“放心啦!程姑娘,把他交给我无双秀士处理,保证他灰头土脸,说不定要埋骨此地一了百了呢!

我住在重阳街,到我的落脚处小叙,也许在你们与路家的纷争中,我能为令尊小尽绵薄。”

“我先谢谢你,但这里的事……”

“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;不理睬什么飞灾,飞灾就不会威胁你们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不要三心两意啦!程姑娘,他不会来了,我们走吧!”无双秀士走近,肆无忌惮地挽了她的小腰肢,亲昵地并肩向外走。

她不得不走,午正已过,飞灾九刀是不会现身的了,等也是白等。

老天爷保佑,总算来了救星,来了一个不怕飞灾九刀的风云人物无双秀士,真得感谢老天爷慈悲,差遣这么一位救星前来援手。

红尘三秀士,都是在江湖上成名十年以上的高手名人,神功绝技深不可测,名列天下风云人物,连那些早年的高手名宿,也对红尘三秀士深怀戒心。

三秀士的名头,比藏剑山庄路庄主高,也比号令江湖的豪霸南毒响亮。

一方之豪,与天下之豪是有分别的。

南毒请来助拳的无法和尚与无天法师,也是天下之豪。可知天下之豪并不一定武功如何了得,只是足迹遍天下广为人知,名头比较响亮而已。

一般说来,天下之豪必须确有足以称豪的真才实学。

红尘三秀士就具有足以在天下称豪的神功绝技,十余年来一帆风顺,声誉日隆,不是吓人的。

无双秀士荣居三秀士之首,更是声威远播,也人见人怕,他动起剑来六亲不认,心狠手辣口碑并不佳。

每一个江湖豪霸,在用人方面都有同一看法:用人唯才。假使有某一位仁兄,强调用德,那他一定是疯子,至少也是白痴。

所以,程贞并不认为无双秀士口碑不佳,而应该疏远提防,因为她自己也口碑不佳。

当然,无双秀士的人才和武功都是无双的,不需无双秀士引诱或胁迫,她甘心情愿与这位秀士走在一起,不再将飞灾九刀的威胁放在心上了。

无双秀士落脚在街西的一座农舍里,同行的还有两位江湖名人:天地一钩勾一峰、无常一刀鲁兴隆。

这两位仁兄,都是恶名昭彰的勒索名家,按理该算是黑道人物,但他们却坚决否认,自称为游戏风尘的奇人怪杰,碰上触他们霉头的不识相人士,他们就会痛下杀手,除之而后快。

在农舍中,无双秀士替同伴引见了。

四个人在厅中品茗,谈话先以飞灾九刀为中心,不久便谈上了藏剑山庄的事,把飞灾九刀的威胁置于脑后了。

“家父的意思,的确愿与路庄主诚意地谈判合作事宜。”程贞豪不隐讳乃父的企图:“双方先联手除去飞灾九刀,再谈进一步合作大计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无双秀士说:“令尊的计划,其实不是什么秘密。双方合作,唯一的阻碍是江北的鬼面神,有鬼面神横亘在中间,合作谈何容易。”

“是呀!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令尊的用意,并不在毁灭藏剑山庄,而志在逼路庄主联手先吞并鬼面神,下一步,就可以毫无阻碍水到渠成了,自然而然地双方合作无间啦!”

“家父确有此意,鬼面神的实力极为雄厚,唯有两方的人联手,才能集中全力相图。”程贞坦然地说,把无双秀士看成自己人。

“哦!原来是真的。”无双秀士阴阴一笑。

“什么真的?”她真的听不懂无双秀士话中的含意。

“集中全力图谋鬼面神的事呀!”

“本来就是真的。”她嫣然一笑:“江湖鬼蜮,设法壮大自己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,任何手段都是正当的。家父所用的手段,可说是最光明的了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“你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吗?”

“当然愿意,所以我才找你呀!”无双秀士笑吟吟地说,左手轻狂地轻抚她红馥馥的娇嫩面颊。

“先谢谢你啦!”她略带娇羞地接受温柔的抚摸:“去见我爹,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无双秀士故作沉吟。

“可是什么?”

“有件事令我为难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鬼面神的真名实姓,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呀!蓝天虹。”

“我呢?”

程贞突然脸色大变,左手迅疾伸向腰间的精致荷包,和垂挂在腰间的花汗巾。

无双秀士手一伸,便扣住她的左手曲池。

“我叫蓝天成,只差名的后一字。”无双秀士狞笑:“天,是辈名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她大骇,想挣扎,全身已被怪异的劲道所禁制,左半身麻木不仁。

“他是我堂哥。”无双秀士抱住了她的腰肢,五指肆无忌惮地握住了她高耸的右rǔ:“好姑娘,你希望我助令尊一臂之力,吞并我堂兄的基业吗?”

“哎唷……放……手!”她尖叫。

倒不是rǔ房被抓得疼痛受不了,而是一旁有两个陌生人旁观,眼中的恶意婬笑,令她羞愤难当。

这种事,不入六眼,大庭广众间毛手毛脚,把她当成什么人?

教坊的妓女?

“人算虎,虎亦算人。”无双秀士可不理会她的感觉:“江北的群豪,同样打你们南北两方的主意,目下总算有了籍口,妙哉!程姑娘,你就是助家堂兄成事的大功臣,我得好好谢你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久之后,我再和你去见令尊。”无双秀士挽起她,挟持着往后房走:“不要妄想动用你的毒物,我是此中行家,我会先弄清你的毒物。至于如何才能弄清,不久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不!不!……”她尖叫,拒绝往后面的房间走。

“哈哈!由不了你啦!小宝贝。”无双秀士大笑,拖走了五六步,已经把她的外裳解掉绊纽,饱满的酥胸脱颖而出。

“天哪……”她声泪俱下哭叫。

半个时辰后,黑衣人出现在建了草棚的坡下。

警哨传出警号,十二座草棚的人纷纷抢出。

三个自以为武功超绝,自以为胆气超人的高手,不等主人南毒招呼,勇敢地抢先向下冲。

三个人:无法和尚、无天法师和威镇江汉的名杀手吴一刀。

三个人,都是南毒花了重金,卑辞厚礼请来助拳的高手名宿,宇内闻名的凶神恶煞。

相距约四五丈,黑衣人摘掉遮阳帽,信手丢弃,露出庐山真面目。

没错,飞灾九刀李大爷。

谁也没料到他有这么大胆,敢向聚集六十余名高手的地方闯。

最先看清相貌的人,是曾经吃足了苦头的无天法师。

“是……是你……”老道骇然狂叫,嗓音全变了,急冲的身形向下挫,硬将脚步刹住:“不……不要过来,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无法和尚也刹住脚步,看到无天法师失了魂似的可怜相,大吃一惊,愣住了。

吴一刀满脸困惑,不胜诧异地注视着老道发怔。

“这次,不再饶你。”飞灾九刀大声说,沉静地向前迈步。

“我……我走,我……我怕你……”无天法师发疯似的向侧急退,退出十余步外,突然神气起来了:“贫道向天发誓,决不放过你,贫道要用尽一切手段,杀死你这羞辱贫道的混蛋。”

语音未落,扭头如飞而遁。

“他……他怎么啦?”无法和尚忍不住大声向吴一刀问。

“他是在下的手下败将。”飞灾九刀代为回答:“上一次他很幸运,因为我飞灾九刀痛揍他的时候,用拳脚而不曾拔刀。”

“小子,你……”

“飞灾九刀。”

“狗东西!贫僧正要找你。”无法和尚怒吼,方便铲一提,便待冲进。

“找我?很好,这次,飞灾九刀一定要送你上西天。上次把你吊起来,只是小小的惩罚,这次……”

“什么?上……上次是……是你把……把佛爷……”无法和尚吓得打冷战,不但不敢再进,反而惊恐地拖着方便铲后退。

“对,是我把你吊起来的。你一个佛门弟子,卑鄙地暗算一位姑娘,居然要在光天化日下发泄你的兽慾,吊起来的惩罚太轻了。哼!这次,要你的命,决不再饶。”

飞灾九刀的手,刚搭上了刀靶。

无法和尚一声叫,一跃三丈,惊兔似的向西面的树林狂窜。

这时,以南毒为首的六十余名英雄好汉,已经先后到达,在上坡二十余步的草坪中列阵。

无天法师失魂般飞遁,这些人已心惊胆跳了。

无法和尚一逃,这些人的斗志消了一大半。

凶名昭著的无法无天,竟然闻名丧胆,望影而逃,比两人名头低的好汉,谁不心惊胆跳?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