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05章

作者:云中岳

距重阳街村中心的岔路口仅半里地,路有的草丛摆着四具尸体。

京口一霸被打昏的身躯,则冲倒在路对面的树林内,右肋有一道不算深的创口,血已经凝结封住创口了。

这里,距他们被飞灾九刀逐走的现场不足一里。

这是说,他们是接近岔路口才被杀死的。

鬼影邪乞与相貌威猛的灵剑周元坤,正不安地向俯伏在林中的京口一霸走去。

他们已先检查过四具男女尸体,看出四个人都是被一刀杀死的。

刚走进京口一霸,脚步声急骤,无双秀士带了七个人,快步急掠而来。

鬼影邪乞一怔,伸棍挡住了刚想俯身检查的灵剑周元坤,示意暂勿动手移动尸体。

“咦!两位在此地杀人?”无双秀士厉声问。

鬼影邪乞久走江湖,认识这位称雄江湖的秀士。

“蓝小辈,你怎么说话信口雌黄?”老花子冷冷地说:“老花子与周老弟,只比你们早到一步,正在找寻这些人被杀的线索。

那四个已经死去多时,这一个还没察看呢!你小子不是没知识的混混,怎么一见面就咬人入罪,像话吗?”

“南宫兄,不能怪他情急,这些被害的人,是他的朋友,错不了。”灵剑周元坤指指京口一霸:“至于这一个,翻过来辨明身分之后,也许能猜出是哪一方的人,说不定是凶手呢。”

老花子突然俯身,将京口一霸的身躯翻转。

“咦!还没死呢!”老花子讶然叫。

无双秀士一听人还没死,急急抢近。

“是被打昏的,也许是撞树撞昏了。肋下挨了一刀,没错。”灵剑周元坤不理会无双秀士,一面检查一面说:“救醒他就知道了。”

无双秀士抢着动手,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只瓷葫芦,倒出些葯末,抹在京口一霸的鼻端,轻拍对方的面颊,手掌也轻抚耳门。

京口一霸呼吸一阵紧,片刻便身躯一震,呀了一声,双目睁开了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无双秀士大声问。

“哎呀!我……哎……”京口一霸想急急挣扎撑起上身,却痛得鬼叫连天。

“镇定些,说,出了什么意外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“什么,不知道?”

“飞灾九刀杀……杀了彭前辈,我……我们带了尸体逃到此地,眼角仅发觉有……有物闪动,我……我便挨了一击,以……以后就……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飞灾九刀?你们找到他了?”无双秀士一惊。

“是……是他找到我们……”

“你们五个人也对付不了他?”

“老天爷,一照面剑……剑断魂彭……彭前辈就……就完了……”

“饭桶一群!哼!来两个人,先把他带到村子里救治。”无双秀士向同伴下令:“其他的人,跟我到那狗东西的田地附近搜他出来。”

一阵忙碌,人都走了,尸体却留着。

“这没教养的东西!他眼中哪还有其他的人在?”灵剑周元坤冲无双秀士飞掠的背影咒骂:“他能幸运地在江湖平安地横行十余年,一帆风顺无灾无殃,可能真是他祖上有德。”

“这次他向飞灾九刀挑战,可能就有飞灾了。”老花子摇头苦笑:“奇怪,他没有任何理由找飞灾九刀,但他却找上了,原因何在?”

“也许是怪飞灾九刀逼走了南毒,没能让南毒与路老哥拼个两败俱伤,所以迁怒飞灾九刀吧!”灵剑自以为是地说:“他这种一帆风顺目无余子的人,是不会把飞灾九刀放在眼下的。”

“周老爷,有点不对。”老花子老眉深锁。

“老哥,有何不对?”

“飞灾九刀决不会偷袭,京口一霸却是被人偷袭受伤的,甚至连人影也来不及分清。”

“这……他们人多势众,飞灾九刀……”

“人再多,飞灾九刀也不会偷袭。你看京口一霸的惊怖神情,分明事先胆都快吓破了,不值得飞灾九刀偷袭。这件事有古怪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有人混水摸鱼。”老花子警觉地说:“所以,咱们必须提高警觉,以免枉送性命。”

“老哥说是的,咱们小心些。走吧!希望能先一步找到飞灾九刀开诚布公谈谈,不然,路老哥的日子,难过得很呢!”

两人急急南行,希望能找到飞灾九刀,化解藏剑山庄的劫难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飞灾九刀无意逃避,摸清情势之后,敌我已明,用不着追查原因了。

山林中到处都可以藏匿,搜寻的人必须分散,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,假使碰上了,搜寻的人数不会太多。

无双秀士只带了五个人,便敢放胆往南搜。

南面,是汝河河谷,山势下行。

站在这一面的山头,可以俯瞰东南三里外,伸入河湾的一座小山,山顶平坦,光秃秃寸草不生。

南面伸入河中游,居高临下观看,像是伸入河中喝水的鸭头。所以,土名儿就叫鸭头山或雁头山,反正鸭与雁相差不远。

无双秀士与五个好朋友,登上这一面的山头,恰好目击鸭头山顶上的大杀戮发生,却无法及时赶往参与,眼睁睁看着爪牙们刀下断魂。

好惨,十一个人,十一条活跳跳的鲜活生命,在刀下却显得那么脆弱、无助、绝望。

是另一组追搜的人,大概是人数最多,实力最强的一组,十一比一,双方实力相去悬殊。

他们搜到飞灾九刀了,飞灾九刀故意引他们追到鸭头山地来屠杀。

沉叱声,怒吼声、濒死者的惨号声,甚至隐约可以听到快速破风的啸吟声。

无双秀士六个人,站在山头上发僵,己来不及赶去,眼睁睁看着同伴挨刀而无能为力。

“飞灾九刀,我与你势不两立!”无双秀士向下面的山头狂叫:“你杀了我这许多朋友,你好残忍。”

仅片刻而已,山头上撒了满地的尸体,鲜血触目惊心,说惨真惨。

六个人急疯了,向三里外的山头狂奔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飞灾九刀浑身黑,黑得令人感到心中发冷,令人想到黑夜中勾魂的黑无常,想到不祥的瘟神。

他毫无感情地将十一具尸体,拖至一处堆处,似乎这些尸体不是人体,而是一堆木石。

当一个手中握刀的人,在千军万马中厮杀了八年,践踏过数万具尸体,掩埋过上千上万的人畜,那么,他心目中的人,形象已逐渐模糊,这是十分正常的现象,他决不会为了任何一具尸体而动感情。

而发疯似的奔到的无双秀土六个人,却激动得像疯子,冷静与激动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飞灾九刀刚放下最后一具尸体,毫无感情地面对狂奔而来的六个疯子。

“你……你你……”无双秀上被他阴森、沉静、冷酷的神情惊住,止住冲势,气喘得说话不清。

“我等你调息恢复精力,定下心来。”飞灾九刀的语音坚定有力:“你们将面对一场空前惨烈的搏杀。

我知道你们很了不起,都是在江湖闯出风光局面的枭霸,所以我不会慈悲,我会用上全部致命的九刀,这里,今天,只许一方活着离开。”

一个年届花甲的灰髻佩剑人,总算冷静下来了。

“为何要刀刀除绝?”灰髻老人沉声问。

“因为你们要我的命。”飞灾九刀的答复简单明了。

“太过分了,阁下。”

“你要和我讲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面对你们这些自以为可以主宰别人生死,手中有刀剑的疯子,唯一自保的金科玉律,是屠光你们。

阁下,你们受到一个女人的唆使,竟然纠合大批好手混帐追杀不休,我有权以血还血。所以,你不配讲理。”

“我只想和你谈谈,你却以杀我的人来答复。”无双秀士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……”

“你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个有谈的表示,你看你自己,这是谈的态度吗?不要自欺欺人了。而且,你我之间,没有任何事可谈的。”

“阁下……”

“不要多说,蓝天成。”飞灾九刀声如沉雷:“表面上看,你们是前来见识两雄火并的人。

事实的表现,却是你们突然化零为整,突然结成一群有组织,有指挥,有强大实力的第三方,动机与意图皆令人心中懔懔。

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阴谋,也不想过问追究,但找上了我,我会毫不迟疑地杀死每一个想杀死我的人。现在,你们要杀死我吗?”

“你认为如何?”灰髻佩剑人也沉声反问。

“你们必定要群起而攻杀死我。船到江心,马行狭道;你们已经没有选择回旋的余地,你们这些死了的朋友,也不允许你们有所选择。

你们毕竟是些亡命匹夫,而非打江山夺社稷弄权谋的王霸人物。刘邦可以面对要烹他老爹的楚霸王,脸无愧色地要求分他一杯羹。

你们不行,你们不能要求与杀掉你众多朋友的仇敌结同盟。废话少说,你们准备好了没有?”

一声刀吟,刀出鞘映日电虹四射。

绿影掠登山头,往飞灾九刀这一面靠。

“李兄,他们是来混水摸鱼的人。”周小蕙毫不迟疑地亮剑:“两雄未能火并,他们迁怒于你,如此而已。算我一份,六比二。”

“你给我走开,这里没有你的事。”飞灾九刀不客气地赶人:“你不是藏剑山庄的人,你不配替路家对我施舍小恩小惠。你回去告诉路庄主,我的刀很利,砍不光他藏剑山庄的人,算我飞灾九刀栽了,滚!”

“你赶我不走的。”姑娘笑吟吟地说,不介意他的粗暴叱喝:“他们的人,已经再三向我挑衅,我也有权参与,不管你是否喜欢。”

“那我就先给你一刀。”

刀光一闪,斜肩疾落。

姑娘不闪不避,干脆闭上亮晶晶的明眸。

但她脸上的表情,却是无比的惊恐。

刀停在她的左肩上,她战栗了一下。

“你给我滚开些!”飞灾九刀怒声叫。

她感到腰带一紧,身躯飞腾而起。

吃惊之余,也欣喜慾狂,吸气控腰连翻三匝,被摔出三丈外飘然落地,这才发现落脚在濒河一面的坡顶。

假使她再远一尺,很可能就滚下十余丈的坡底,掉落清溪滚滚的湍急河流。

飞灾九刀舍不得伤害她,这是最重要的事,也是令她芳心怦然,兴奋欣慰的事。

无双秀士激动的神情,总算恢复了平静。

一个大丈夫,必须能控制自己的冲动,能正确地权衡利害,知道该如何取舍。所谓王霸之才,指的就是这种人。

讲仁义的人,永远是个失败者。

飞灾九刀讽刺无双秀士不是王霸人物,一言惊醒梦中人。

这位雄心勃勃的亡命,终于开了窍。

“我确是有意找你谈谈,谈协助你惩罚藏剑山庄的合作事宜。”无双秀士恢复豪气,保持英雄的形象:“没想到我这些朋友操之过急,误解了我的用意。在江湖闯道,在刀口玩命,生死等闲,不幸失手送命,只怪自己学艺不精,运气不好。

我这些朋友被你杀死,当然我不能坐视,但他们是在堂堂正正公平搏杀中丧命的,死了认命没有仇恨可言。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飞灾九刀冷笑。

“很简单,我不想杀死你,我要你听命于我。”无双秀士傲然地说:“你对我还有用处,活的人才有用的价值。

不过,你必须留得命在,死了一切免谈。来吧!看你能在我的无双剑术下,可以支持多少招。”

一声龙吟,晶虹闪烁的宝剑出鞘。

五位同伴一打手式,徐徐后退。

飞灾九刀一怔,这家伙还真有点英雄气概呢!

话说得狂傲自负,风度也不差。

他心中一动,冷冷一笑。

一声长啸,他抢制机先,发起空前猛烈的攻击,刀幻化雷电,风雷乍起。

“排云刀……”啸声后随即传出沉雷似的叱喝。

无双秀士冷冷一笑,剑吐万道金蛇,从电劈雷轰而至的刀山几微空隙中,瞬息间连攻十七剑之多,凶险万分地先一刹那逼刀光移位自救。

快速如电的刀光,竟然不曾与剑虹接触,这表示剑吞吐太快,比刀更迅疾,因此刀无法有效地接触封架,刀的空前猛烈攻势显得徒劳精力,无力行致命一击,表面猛烈,其实封架比攻击多。

“驭电刀……”第二次暴吼接着传出。

刀光更炽盛一倍,猛烈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