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护 花 人》

第09章

作者:云中岳

出府城北门,沿大官道北行,五六里便是铁城山,那是官道旁的小山岭,有古代的兵垒遗迹铁城砦废墟,草木葱茏,正是藏身的好地方。

眼线跟踪乌锥出城,其实不必费心跟踪,飞灾九刀是大大方方策马登程的。

他的动身离城,让蓝家大院的高手名宿疑神疑鬼,莫测高深,猜想很可能是被黄泉殿主吓走的。

可是,众所周知,贝少殿主挨了一刀。飞灾九刀如果真怕黄泉殿的人,怎敢羞辱贝少殿主?

在客店,贝殿主也没占到多少便宜,飞灾九刀的豪情和胆气,反而在气势上占了些优势。

那么,飞灾九刀为何临阵脱逃?

高手眼线立即出动追踪,却令他们大感不解。

仇敌并非畏怯远走高飞,而是消失在铁城山的山林内,用意难测。

这位可怕的刀客,显然将采取意外的行动。

不管任何行动,决不会对蓝家大院有利。

高手齐出,务必除去这心腹大患。

东北角山坡下的一条小河旁,搭起了一座以树枝草草架起的树棚。

乌锥马卸除了鞍辔,悠闲地在溪旁吃草。

五个巨人与三个中年劲装女人,藉草木掩身,逐渐接近了树棚。

狐洞草丛中突然钻出一名大汉,趋前行礼。

“如何?”为首的狞猛巨人低声问。

“在这里。”透过树枝的空隙,大汉指指五十步外的树棚:“属下赶来时,他已经搭好了住处,亲眼看到他整理棚门。”

“人呢?”

“在棚内。”

“怎么没有动静?”

“可能在小睡,刚才他还出来到溪边喝水。”

“走!”巨人举手一挥,领先便走。

这次,他们不再偷偷摸摸,算定对方这时想逃走,也来不及了。

九个人迅疾完成包围,围住了小小的棚屋。

“飞灾九刀!给你十声数滚出来。”为首的巨人堵在棚口的一方吼叫如雷:“不出来的话,咱们用暗器把你弄死在里面,死得一定很窝囊。”

没有声息,里面不像有人。

“一!二!三……”巨人的大嗓门声震山林。

十数声尽,九男女左手齐扬,各种暗器集中向树棚内攒射,各发了三四枚之多,有如暴雨打残花。

有些暗器穿透树棚,贯入对面丈外的草丛内。

毫无动静,里面不像有人被击中。

巨人举手一挥,一位中年女人警觉地慢慢接近树棚,小心地抓住以带叶树枝捆制的棚门,猛地一拉,丢至一旁拉开马步戒备,预防有人冲出。

里面空空如也,鬼影俱无。

“没有人。”中年女人高叫。

“我……我亲眼看到他在……在里面的。”大汉惶然为自己辩护:“不可能逃……逃离我的监视……”

“你们在找什么?拆我的居所?”巨人身后突然传出中气充沛的语音。

众人的注意力皆集中树棚,却忽略了四周。

飞灾九刀一身黑,站在巨人身后三丈左右,虎目中冷电四射,气势慑人。

“找你。”为首的巨人大叫:“好小辈,你在弄什么玄虚?”

“引猪入屠场,小手法见笑方家。”飞灾九刀不理会对方九个人列阵,双手叉腰屹立如山:“你老兄定是黄泉殿八大鬼王之一,什么鬼王?”

“勾魂鬼王。”

“贵殿主贝疯子为何不来?”

“你配老殿主出面?”

“哈哈!”飞灾九刀要吃人杀人的狞猛神情消失了:“这年头说大话的人,是愈来愈多了。

喂!你们共来了五个鬼王,可知必定把在下看成了不起的可怕高手,在下深感荣幸。请教,贵殿以何种名义,派爪牙穷追苦逼?在下要知道诸位的立场。”

“不需理由……”

“去你娘的!”飞灾九刀又变了脸:“你们该死,哼!你们没何任何理由,即便以鬼面神的助拳人身分出面,也不合道理。

他请你们助拳,并不是要对付我的。你们走吧!师出无名,你们输定了。赶快滚!这是唯一避免送命的聪明办法。”

“你小子牙尖嘴利,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,我勾魂鬼王勾你的魂!”

勾魂鬼王的沉重勾魂令面积大,即使不出招挡在身前,飞灾九刀使用的那种又轻又尖的短尖刀,也无法突入伤人,在兵刃上就输了一大半,尖刀无用武之地。

勾魂鬼王不采守势,自恃了得,沉喝声中,令箭似的又宽又重的勾魂令,像崩山似的冲上兜头便劈,令沉力猛双手发劲,磨盘大的巨石也将一劈两半。

黑影一晃,刀光似惊电,双方急剧地斜冲而过,交换方位。

“天斩刀……”喝声与刀光齐发,利刃破空的迸发刀气入耳惊心。

第二个鬼王恰好挥动虎头勾冲上,准备接应勾魂鬼王,却慢了一步。

“冲上来,阁下。”飞灾九刀取代了勾魂鬼王的位置,尖刀向前一伸,声如沉雷。

这位鬼王不能不冲,冲势太猛,仓猝间刹不住势,就在喝声中撞上了,大钩向不意出现阻路的飞灾九刀挥出,行雷霆一击。

黑影一闪再闪,刀光也一闪再闪。

“六合刀……”沉喝声同时发出。

刀光急剧流转中,人影重现。

“一起上毙了他!”第三名鬼王悲愤地叫号,挥舞着三十二斤霸王鞭冲出。

一名中年女人一双新月挡,紧随在鬼王身后旋舞而至,钻隙贴身攻击,身法之灵活诡奇无与伦比。

其他的人同时发动,群殴的声势十分惊人,足以将胆气不够的人吓昏。

前两位鬼王先后摔倒在草丛中挣命,发出慑人心的痛苦叫号。

勾魂鬼王小腹被剖开,大小肠拖出一大段。

使虎头钩的鬼王,左背肋被割裂,骨断内脏往外挤,鲜血如泉涌。

飞灾九刀发出一声慑人心魄的震天长啸,刀光如潮漫天彻地急旋,在兵刃丛中出没,在暴乱中腾挪闪动,利刃破风声连绵不绝。

好惨的大屠杀,片刻间便人影暴散。

血腥刺鼻,血肉横飞。

飞灾九刀终于出现在树棚口,举刀映着日光察看片刻,神情严肃,旁若无人。

刀不用劈砍,锋刃就不至于受损。

他的尖刀从不使用砍劈二字诀,甚至很少攒刺,以切割为主,用刺时也避免向大骨头部位刺入。

他感到满意,锋口未损,不需磨刀。

一声轻响,他收刀入鞘,虎目中杀气徐消,冷电依然慑人心魄。

一拥而上的七男女,只有那位跟踪监视的大汉是完整的,惨象令人不忍卒睹。

濒死的哀号入耳惊心,有两男女仍在试图挣扎站起,但未能如愿。

“留一个活人报信。”飞灾九刀冷酷的语音足以令人伴随之发抖:“我飞灾九刀不相信世间全是不怕死的人,来找我行凶的人必须死!决不留情。阁下,你可以走了,下次别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大汉浑身在发抖,张大双目惊怖慾绝,张开大口却叫不出声音,张开没有兵刃的手,表示自己没有兵刃,等于是丢兵刃认栽。

最后,大汉发出一声怖极的叫号,不管东南西北,撒腿没命地狂奔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东南角山麓,两个灰衣中年佩剑人沿小径漫步,像是游山客。

前面的树林,传出枝叶拨动声。

两人互相打眼色,仍然边走边谈似无所觉。

枝叶一分,钻出村姑打扮,剑藏在布卷内的程贞。

她荆钗布裙,却没易容,美丽的面庞比往昔更美更艳,水汪汪的明亮媚目更具魅力,真有勾魂慑魄的无比妖,无比艳,无比媚。

“唷!原来是江左两条龙。”她妩媚地瞟了两人一眼,似在送秋波:“难怪警觉心特高,老早便发现有警,不动声色泰然自若,左手已暗扣了三枚龙鳞片刀。两位是不是走错了?”

“呵呵!原来是程姑娘。”走在前面的一条龙戒心尽除:“蓝七爷并没指定咱们兄弟搜杀的路线,咱们只好信步走动啦!哦!天成老弟怎么还没赶回来?”

“至迟傍晚时分可以赶到。”程贞神态悠闲地傍着两人举步:“他要等蓝大爷从汝宁赶回,算行程今天该到了。

昼夜兼程人受得了,坐骑可吃不消,所以无法及早赶回。飞灾九刀这狗东西害人不浅,把咱们克期获取许州的大事耽搁了。”

“呵呵!程姑娘,你对蓝老哥兄弟争霸业的事,倒是怪热心的嘛!”

“这叫嫁鸡随鸡呀!天成已决定年底明媒正娶我做他的妻子,他的事业也就是我的事业,我当然应该尽心呀!蓝大爷请两位助拳……”

“咱们兄弟冲江湖道义来助拳的,可没收蓝老哥的礼物。”

“真可惜!”

“可惜什么?”

“没收礼物,你们死得甘心吗?啧啧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死!你们死吧!”

两人几乎同时双目一翻,向前一栽,手脚略一抽动,像是突然睡着了。

程贞冷冷一笑,拔出两人的剑,在每人的左颈割了道大创口,用对方的内衣拭掉剑上的血迹,两把剑抛散,再将尸体拖开。

在附近踏出一片凌乱的足迹,表示附近曾发生过短暂而激烈的打斗。

她突然停止踏草,警觉地拔出布卷内的剑,动人的媚目中,涌起慑人的寒芒。

侧方的一座小坡丘顶端,坐着一个青衫客,相距约十五六步,这人不知是何时到来的?

“你是谁?”她沉声问,缓缓向坡丘接近。

“不要问我是谁,你叫我青衫客好了。”

“贵姓呀?”

“不必问,你不知道我,我却知道你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不要上来,程姑娘,我知道你所用的毒很可怕,决不可站在你的下风和你打交道,最好保持三丈以上的距离,越远越安全。”

“这不公平,你知道我的底细,而我却不知道你的来历。”对方已经揭破她的身分,她只好在丘下止步,媚目乱转,心中在转其他念头。

“你曾经给予别人公平的机会吗?”

“有时候我会给的。”

“当你有必胜的信心时?”青衫客苦笑。

“对。”

“你很坦白,坦白得可爱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“程姑娘,你为何这样做?”

“我做了什么啦?”

“不要妄想跃上来,我伸一个指头就可以在丈外把你击倒。”青衫客及时提出警告,制止她跃上的冲动:“我是指,你杀死帮助你们的自己人,布置假现场嫁祸给飞灾九刀,为何?”

“我永不会告诉你。”

“我会留心查……”

她银牙一咬,飞跃而上。

青衫客一闪不见,消失在丘后的草木丛中。

她发狂般穷搜,焦灼的神情摆在脸上。

□□□□□□

先后在三处地方,建了三座树棚。

三座树棚放弃的原因,都是血腥味令人受不了,必须迁地为良。

即是说,曾经先后发生了三次疯狂的搏杀。

凡是找来向飞灾九刀袭击的人,每一次只有一个人活着离开,留一个活口回去传播可怕的惨烈屠杀实情。

每一座树棚,都是吸引强敌前来送命陷阱,有如黑夜中荒野里的灯火,吸引那些嗜光性的生物。

飞灾九刀说得对,他不相信世间全是些不怕死的人。真正不要命不怕死的人,毕竟为数有限。

除非受到煎迫,在威迫利诱下身不由己;或者自以为是强者,自信必定可以成为胜家;或者为了某种理由,不得不接受残酷的挑战;可以说,世间绝大多数的人,都不愿向死神挑战。

好死不如恶活。死,毕竟不是什么有趣的事,虽则每个人最后都会死。

惨烈的杀戮,吓坏了不少自以为不怕死的英雄好汉。

恐怖的传闻,像瘟疫般向江湖轰传,听到的人无不心惊胆跳,飞灾九刀四个字真成了瘟疫的代名词。

他在一处河湾的深潭旁,开始搭建第四间树棚。

其实,一个像他这样的亡命,任何地方都可以作宿处,实在用不着辛辛苦苦砍树枝建棚屋,必要时,爬上树躺在横枝上同样可以睡觉。

或者,三两天不眠不休,并不是困难的事。可知他之所以建树棚,目的并不在于准备一处睡觉的地方。

日影西斜,好像没有几个不怕死的人找来了。

他所选的地势,必定有良好的视界,有可以施展的格斗空间,有进退容易的通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护 花 人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