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02章 游神惹娇女

作者:云中岳

简简单单一个“你”字,把辛姑娘逗得怒火焚心,突然一马鞭抽出。

秋华向后急退两步,不但第一鞭落空,接踵而至的第二鞭也劳而无功没够上。他冷笑一声,叱道:“住手!你怎么这般任性?我警告你。让了你前后三鞭,你该知趣收手了,不然休怪在下无礼,要得罪你啦!”

辛姑娘怎肯听他的,向身后的师父们怒叫道:“李师父王师父,你两人务必将他活擒。”

她叫那些中年人为师父,但口气倒像是在使唤奴仆。两个穿乌豹裘的师父应诺一声,急步抢出,脱掉狐裘扔给穿黄裘的同伴,两面齐上。

街心一乱,看热闹的人纷纷向外退。

李、王两位师父都带了单刀,却用双手相搏。左面攻上的李师父一声怒吼,疾冲而上,“金雕献爪”走中宫出爪进击,迅速无比。

右面的王师父也同时到达,出左腿旋身飞踢秋华的右腰胁,来势汹汹。

秋华先对付右面的王师父,右掌斜切,同时向右闪,一闪之下,便避开“金雕献爪”的袭击,左侧无虞。

“噗!”切掌击中王师父靴统上方的小腿迎面骨,力道奇重。

“哎唷!”右面进击用腿急攻的王师父,狂叫着翻倒在地。

几乎在同一刹那,秋华冲向左面的李师父。

李师父一招走空,紧迫接近抢进,来一记“黑虎偷心”,拳风虎虎。

秋华右掌一勾,勾住攻来的大拳头向后侧方带,左掌如开山巨斧,来一记“五了开山”。“噗”一声闷响,不偏不倚的劈在李师父后脖子上。

“哎……”李师父怪叫,“砰”一声重重地趴倒在地。

秋华向街心移,含笑:“还有谁有意玩玩?”

两个穿黄狐裘的师父火速脱下狐裘,作势迫进上扑。

“砍了他!”辛姑娘火暴地叫。

两位师父应声拔刀,手刚抓住刀把。

“接刀!”秋华大吼,但见他左手一抄一扬,身形一挫,电芒疾闪。

“哎……”两位师父几乎同时狂叫,收手一蹦三尺高,左手扣住右手掌,身形踉跄。两人的右掌背,各钉了一把柳叶飞刀,尖刀透过掌心,如不是被刀把所阻,可能穿透手掌而出。

“劳驾,请将飞刀璧还。”秋华举步迫进叫。

辛姑娘脸色大变,突然向坐骑奔去,飞跃而上。

秋华飞刀不要了,身形一闪,像狂风般卷到,虎掌疾伸,抓住了辛姑娘尚未就镫的右小腿,喝声“下来!”

辛姑娘向下滑,正想反击,已没有机会了,尖叫道:“杀了他!杀……”叫声中,一马鞭抽出。

另一名穿白裘的女郎一声娇叱,拔剑从秋华的身后扑上,剑啸乍起。

秋华一手夺过马鞭,一手劈胸抓住辛姑娘,迅速转身,辛姑娘的背部,迎着另一名女郎递来的剑尖撞去。

另一名白裘女郎大吃一惊,火速撤剑,分厘之差,几乎失手刺入姑娘的背部,赶忙收剑急退。

秋华丢掉马鞭,两个指头捏住辛姑娘的鼻尖,大喝道:“谁敢再动手动脚,在下先将辛姑娘的鼻子拧下来。”

没有人再敢上前,白裘女郎脸色泛白,垂剑叫道:“你敢动我家小姐一毫一发,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秋华嘿嘿笑,怪声怪调的说:“告诉你,没有人能将在下吓倒。同时你请放心,在下即使死了,也不劳你们替在下找葬身之地。”

他左手扣住辛姑娘的右手,扭转挟在姑娘的背腰上,手一收,便将这位大姑娘抱入怀中,大姑娘挣扎不了啦!右手拧着姑娘的粉颊,笑道:“辛姑娘,你很美,值得骄傲哩!”

辛姑娘吃力地、羞愤交加地、无望地挣扎着,尖叫道:“放手!放……手!你……你这狂徒……狂徒……”

秋华不理她,只顾往下说:“你之所以任性、骄横、乖张,固然是家教有亏,也是令尊宠纵所致。再就是你丽质天生,自视太高才养成这种可怕的性格。好姑娘,如果在下拧掉你的鼻子,剜出你一双眼睛,剥掉你的颊肉,你就不会再这般任性骄横了,对不对?”

辛姑娘心胆俱裂,仍然强横地说:“放手!你……你敢?”

“哈哈!在下为何不敢?在下一个走江湖的人,可说是亡命之徒,横了心的话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对不对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以为在下向你空言恫吓,要不要在下证实给你看?

你的手下决拦不住庄下,你信是不信?哼!你在宜禄镇横行霸道,作威作福,你以为自己是神的化身,别人都是猪狗奴才,你凭什么?在下要光剥掉你身上的衣衫,让你赤身露体在人前出乖露丑,让他们看看你与一般女人有何不同。”

声落手动,先摘掉她的狐皮风帽,拉脱她的狐裘,劈胸一把抓住她的领口,便待向下撕。

辛姑娘凶焰尽消,绝望地叫:“饶……饶我一次,饶……”

秋华突然放手将她推出八尺外,冷笑道:“早些服输,岂不省事?你这是自取其辱,咎由自取。滚开!下次决不轻饶。”

辛姑娘羞愤交加,珠泪滚滚,一言不发跃上马背,驱马向西飞驰而去。

其他的人也纷纷上马,秋华拦住两个穿黄狐裘的人,伸手冷叱道:“还我的飞刀来,谁敢带走?除非他想再挨两刀。”

夺回飞刀,他泰然自若地插回皮护腰的刀插内,返回客店。

未几,乘了坐骑外出,驰出了东镇门。

不久,镇中人喊马嘶,到了不少浅水牧场的骑士,包围了客店,但他的行囊虽在,人却不见了。

骑士们三五成群,四出搜寻他的踪迹。

镇中家家闭户,事情闹大了。

巳牌末午牌初,处决死奴的大典,并不因秋华的闹事而停止举行,囚犯在破锣破鼓声中,押到了梁公庙。

梁公庙是一座残败不堪的破庙,位于东镇门外不远处。多年前,当宜禄镇还是繁华的县城时,这座庙与镇西浅水原上的昭仁寺,同是本地香火鼎盛的寺庙。但近百十年来,已经没有人再过问了。庙中把奉的神,是大唐的名臣狄仁杰。庙虽破败不堪,但庙前的广场却大,数十株古槐光秃秃地生长在四周,抽芽的柳树在寒风中摇曳。

四十余名浅水牧场的人,弓上弦刀出鞘,把住四方戒备,外侧是一大群衣着褴褛的牧奴,还有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人。

在破锣狂鸣高中,两个被脱掉上衣脸无人色瘦骨嶙峋,浑

身都是鞭伤的衰弱牧奴,被四名大汉推跪在广场中心,刽子手头缠红巾,手执刽刀,大踏步从庙中走出,人群纷纷让路。

破锣的声音刺耳,令人闻之头皮发炸。

“时辰到!”有人发出了震耳的吼声。

蓦地,东面的枯林中,泼刺刺冲出一匹健马,马上的骑士,赫然是浅水牧场大批爪牙遍寻不着的吴秋华。

他安坐雕鞍,马儿开始向右小驰。他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张弓,左手挥弓,右手拂箭,直震九霄的歌声震耳传来:“十年踪迹走红尘,回首青山入梦频。紫绶纵荣争及睡,朱门虽富不如贫。愁闻剑戟扶危主,闷听笙歌恬醉人,携取旧书归旧隐,野花啼鸟一般春。”

歌声响遏行云,直薄耳膜。歌声中,破庙内涌出一群老少男女。

人数将近三十,其中有凤目带煞的辛姑娘,她的左首,是一个相貌威猛的中年人。

“三叔,就是他。”她向中年人叫。

“射他下马。”中年人怒吼。

十余把强弓,开始向秋华攒射。

秋华一声狂笑,兜转马头,向右后方急驰,健马腾跃如飞,远出一箭之地,箭雨无法追及。

接着,他向左驱马绕着广场急奔,弓弦响处,箭出似流星。

马儿急奔,起落不定,但见他左右开弓,正,反,背,挂,在马背上展开所学,箭出似连珠,在极短暂的片刻工夫,射出十二枝狼牙。

他兜转了马头,怒吼道:“再接我第二发箭。”

一发,是十二枝箭,十二枝箭像满天流星,攒射庙前的三十多个人。牧场的箭手膂力不够,无法射中一箭距离以外的人马。秋华的箭,却可远及三百步外。

箭先到,弦声和箭矢划空而过的啸声后至,接二连三倒了四个人。在狂叫声中,其他的人一哄而散,拼命向庙内逃,走得慢的两个人,被射倒在庙门口。

刽子手逃走了,人丛急散,惊惶地向镇门逃命,广场上空荡荡地,只剩下两个吓昏了的死囚。

蹄声如雷,赶散了负责行刑的一群爪牙和箭手。秋华的长啸声惊天动地,马儿绕着破庙狂奔。

“得”一声暴响,一枝劲矢贯入腐朽了的破庙门。

“啊……”庙内狂叫声乍发,躲在门后的人显然被射伤了。

马儿第二次冲过庙门,空中划过秋华宏亮的叫声。

“谁出来和在下决一死战?”

“姓吴的,你是存心找咱们浅水牧场的麻烦么?”庙内有人叫。

“贵牧场存心欺负我外乡人,你还有什么说的?”秋华大叫,声震屋瓦。

没有人再敢回答,他飞跃下马。

六个中箭的人,每人的右肩窝各插着一枝箭,脸无人色地坐在地上呻吟。

他剥下两名箭手的羔皮袄和上衣,走向两个牧奴,拔飞刀割断绳索,快速地替他们穿衣,抓小鸡似的走近一株槐树下,槐树下系了四匹马,鞍辔齐全。

他将两人放下,低声急问:“浅水牧场有没有一个姓景的青年人?”

“老爷,小……的不……不知道。牧场人太多……”一个牧奴颤抖地说,语不成声。

“他是被人从庆阳府卖来的牧奴。”他追问。

“牧奴是……是不许越……越界的,牧场有八处牧……牧奴的住……住所,彼此从……从不见面,小……小的那一所没……

没听说有……有姓景的人。”

秋华不再多问,将两人送上马背,解缰绳牵在手中,向坐骑走去,一面说:“跟我来,一切有在下作主。”

他跃上坐骑牵着两人两马,向镇门走去。

巡检司衙门在镇西,蹄声得得,他泰然自若地缓骑穿越大街,街两侧伫立着不少看热闹的镇民,议论纷纷,一个个交头接耳,指着他的背影评头论足。

十字街口,是镇中三大势力的分界点。东街,是土著镇民,不算入三大势力中。北街,是浅水牧场的势力范围。南街,是翔雁牧场的。西街,属于盘谷牧场。

西街的北角,是在昔的废县衙,目前是三栋破屋堆叠在空旷的空地上,那就是巡检司的衙门。

巡检老爷的官阶是从九品,聊算是起码官。巡检衙门早已得到有人闹事的消息,巡检老爷正在召集乱七八糟的十八名役丁,正要带人前往镇压,却没料到闹事的主儿已先一步大胆地找上门来了。

巡检衙门虽小,却格局齐全,设有三堂、一厅、两牢。大堂问案,二堂办事,三堂也是问案之所,也就是秘审的地方。

大堂也就是公堂,巡检大人全套官服,正在集合丁勇,外面奔来一个冒失鬼,慌张地大叫道:“启禀大人,姓吴的事首来了。”

巡检大人年约四十出头,倒没有多大的官架子,未计较禀报人的无礼,因为他自己已吓得有点支持不住。浅水牧场的人已被事首杀得人仰马翻,他巡检老爷不足二十名丁勇,想弹压不啻飞蛾扑火,但职责所在,不得不硬着头皮挺身而出,听说事首来了,吓得几乎小便不禁,变色叫:“什么?他……他……

他来做……做什么?”

“他……他说来……来找大人问……问话。”冒失鬼结结巴巴地答。

问话?简直岂有此理,小民百姓岂敢向父母官说问话二字?

不像话嘛!

巡检大人打一冷战,虚怯地说:“快!告诉他本官不……不在。”

晚了,秋华已带着两个死囚,排开把门的两个丁勇,踏入厅中沉下脸,喝道:“许巡检,你该早些儿不在的。”

许巡检下不了台,恼羞成怒,拍案怒叫道:“你是什么人?

好大的胆子。”

秋华在怀中取出一块掌大的腰牌,“啪”一声丢在公案上,冷笑道:“本官的身份如果泄漏,惟你是问。”

许巡检大吃一惊,抽着冷气语不成声地说:“是……是秦王府的……的腰……腰牌……”

“秦王府中卫的腰牌。”秋华纠正地说。

许巡检屁滚尿流爬上官座,捧着腰牌下拜。

秋华一把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 游神惹娇女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