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21章 鸿运当头照

作者:云中岳

小村姑脚下甚快,老太婆更是步履轻盈,奔向远处丛林散落的山丘。

老太婆一面紧跟,一面说:“文姑娘,找着姑娘不如去找大小姐。这几个老贼艺业了得,二姑娘那儿的几个人,恐怕不是敌手,救人不着,反而把自己赔上,不是太蠢了么?老身以为……”

“姥姥,你难道不知大小姐已经去找入云龙商议了么?再说,到老槐冈荒坟禀报大小姐,必须穿越恶贼们埋伏的树林!所以除了找二姑娘出面,别无他途。上次在老槐冈大树将军庙,他义释二姑娘,二姑娘对他念念不忘,正思图报。再说,那次夜入孔公寨,他手下留情放过三妹,我也不能不感恩图报哪!”

“嘻嘻!你不是说他是个好色之徒,不屑理会么?”姥姥笑着问。

“姥姥,不来啦!理会是一回事,感恩图报又是另一回事,为何要混在一块儿提呢?快走,赶两步。”小姑娘讪讪地说,脚下一紧。

原来她就是黑凤盟文家姐妹的大小姐文瑛,今天凑巧在城中发现老贼们的毒谋,赶到城门口示警,却阻不住秋华闯虎穴的狂妄举动,芳心大急,送走了秋华,赶忙向二姑娘曾霓的藏身处飞赶,告警搬取救兵。

孔家寨的贼人在附近大肆搜索可疑的人,黑凤盟的人藏匿的地方经常变换,所有的人,白天都化装易容掩去本来面目。文瑛姑娘变成了奇丑的村姑,难怪秋华不认识她。其实,即使她不会化装易容,秋华也不会认识,那晚在寨西荒野交手追逐,天色太黑。在房中见面时,仅是惊鸿一瞥,而且那时她穿的是劲装,自然很难分辨庐山真面目了。

两人奔向小丘的丛林,久久,两个老太婆和二姑娘曾霓,带了六名以黑巾蒙面的女郎,其中有文瑛三姐妹,带剑挂囊奔向老槐冈,藉草木掩身急走。

穿过一座树林,前面突然迎面掠来两名村姑打扮的中年女人,远远地便举手示意,阻止众女再进。

曾霓讶然止步,举手示意众人停下,说:“是韩、杨两位姐姐来了,恐怕有点不妙。”

两中年村姑脚下纵跃如飞,来至切近,领先的村姑停下脚步行礼道:“二姑娘,奉大小姐金谕,请二姑娘火速另行觅地暂避。二姑娘是听到风声,特地赶往声援么?不必去了。”

“韩姐姐,你的话……”

“老槐冈有警,目前风声紧急,敌众我寡,因此大小姐已下令撤出冈南乱葬冈。咦!云姑娘不知道老槐冈有警,怎会劲装出动的?”韩小姐惑然问。

“小妹只知老槐冈可能有孔家寨的恶贼埋伏,但却不是为他们而来,而是……”

“而是为了四海游神,是么?”韩姑娘抢着反问。

“是的,老槐冈怎么啦?”曾霓紧张地问。

“二姑娘大概还不知道呢!敖老贼老谋深算,已发觉寨中有内姦,因此行事独断专行,凡事不再与寨中心腹计议。今晨他派了四大天王在破晓时分,疾奔老槐寨,十余名高手围攻潜伏在那儿的水上飘萍陈大侠八名高手,陈大侠八人无一侥幸,死伤惨重。大小姐得讯赶到,已是晚了一步,目下贼人正在穷搜老槐冈附近,大小姐只好撤走,深怕贼人向这一带搜索,因此要我前来禀报一声,要二姑娘火速离开暂避风头。柯大侠的人分得太散,不宜和恶贼们硬拼。大小姐认为,我们必须量力而为,不能因一时不忍自乱阵脚,出面援手势难自拔,所以要二姑娘必须约束姐妹们尽力忍耐。刚才我经过前面的丛林,发觉四海游神和天残丐一群人恶斗……”

“他呢?”曾霓抢着问。

“谁?”

“四海游神。”

“老贼们正在追逐他,吉凶难料。二姑娘定是想去助他一臂之力,是么?”

“是的,他……”

“大树将军庙埋伏了鬼爪搜魂几个人,准备对付天残丐一群老贼互相火拼,四海游神可能将老贼们引去大树将军庙,二姑娘千万不可鲁莽。”

“但他恐怕无法到达大树将军庙……”

“二姑娘,他是敖老贼的心腹,死活与我们无关。”

“不!他决不是敖老贼的人,不然那晚便不会放走文姐姐,更不会在大树将军庙放过我。”曾霓焦急地分辩。

“二姑娘,依情理论,当然我们对他的立场存疑。但敖老贼老姦巨猾,谁能断定他不是敖老贼授意用间的人?再说,他是敖老贼的未来东床快婿,即使以往有意相助我们,这时的态度也可能转变了,我们……”

“不管怎样,受人之恩不可忘,我必须赶去助他一臂之力,因为他并不想将老贼们引向老槐冈。”

“二姑娘……”

“我意已决,反正我们不到老槐冈,怕什么?”

韩姐姐苦笑道:“但……但大小姐……”

“你快去告诉我姐姐,我希望她能赶来。”

韩姐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迟疑地说:“二姑娘,如果遇上敖老贼的人,希望你能回避,那些人艺业高强,切记不可和他们照面。我立即回去禀明大小姐,千万小心。”

说完,回身与姓杨的姑娘走了。

曾霓立即分派人手,七个人分为三拨,她和文瑛及老太婆走在前面,三拨人相距五丈左右,向前面的丘陵丛林地带急走。

天残丐将秋华打醒,一面咒骂,一面解下秋华盛飞刀的皮护腰,和阴手黄梁搜查秋华身上的物件,却忽略了秋华藏在袖内的皮护套,更未注意秋华的靴子。

百宝囊中名副其实地藏了百宝,老贼丐将囊中物悉数倾出,逐件检查。

几柄备用的飞刀、火摺子、几包几瓶膏丹丸散、一些碎银、银钞、火石火刀、一小包盐、两条牛筋索、路引、偷来的王府侍卫腰牌、两块佩玉……其中居然有一本无头无尾,仅三十余页的手抄旧书。

天残丐不识字,见了这本残书,如获至宝,往怀中一揣,似有所获。

“郝兄,那是什么?”阴手黄梁问。

“白纸上写了黑字,不知写的是什么。”天残丐信口答。

“给我看看。”

“算了吧,你跟我一样,斗大个字识不了一箩筐,连你自己的名字也不认识,看什么?”

“你不认识,揣在怀中干甚?”

“可以找人看看,也许名单写在里面呢。”

秋华呼出一口长气,故意用有气无力的声音问:“两位,你们所说的名单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天残丐冷笑一声,狞恶地说:“好小子,老夫正要问你呢,不想你倒醒来了?正好,我问你,西海怪客是怎样死的?”

“他自己死了,谁知道?”秋华冷冷地答。

“劈啪!”天残丐狠狠抽了他两耳光,抽得他口角沁血,厉声道:“你招不招?老夫亲眼看见你和小白龙替他立的木碑,取了木碑为凭去找你交涉,刚好遇上旱天雷落脚宜禄,所以暂时放过你,你还敢赖?”

“他如何死的,在下不知道。不错,是在下和小白龙替他收的尸,但在下发现他的尸体时,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废话!老夫在乾州发现他时,他仍然龙马精神,八成儿是你和小白龙合伙害死他的。”

“在下不和你分辨,反正死无对证,你怎么说都成。”

“老夫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你瞎扯。”

“你要说什么?”

“老夫早已打听出西海老怪身上带了一份名单,这份名单据说天下间只有几个人有,西海怪客是其中之一。四神中的紫云娘,曾经向黑道中几位同道透露口风,说是谁能取得这份名单,便可找她交换价值连城的宝物。小白龙是白道中的小辈,他也许不知道,你不能说不知。因此,必定是你利用小白龙的声望,藉此会见了西海怪客,乘机谋害了他,取走了名单,是么?”

“见你的鬼!你怎能信口雌黄,胡说八道?”秋华怒叫。

天残丐叉住他的咽喉,叉得他几乎咽气,然后松手恶狠狠地说:“小王八蛋!你还倔强否认?你谋害了西海老怪,遣走了小白龙,取道入川,紫云娘正在四川游荡,显见得你正是带了名单去找她领赏。小狗,你不吐实交出名单,老夫要活剥了你,我不信你是个铁打铜铸的人,说!名单在何处?”

秋华调和呼吸,久久方说:“你已经取去藏在怀中了,还问什么?”

天残丐喜极慾狂,急不可待地掏出破书,一阵子乱翻,久久,摇头道:“既然说出名单,字该很少,怎么密密麻麻写得满满地,不像是名单呀?”

阴手黄梁伸手抢过,也翻了几页,摇头道:“这是一本撕掉头尾的旧破书,决不是名单。”

天残丐信手拾起一把飞刀,厉叫道:“小狗!你大概不见棺材不掉泪,老夫要一块块把你身上的肉剔下来。”

声落,“嚓”一声一刀刺入秋华的右大腿侧。

“哎……慢着!”

“你吐不吐实?”天残丐压住刀问。

“老兄,你可不能把他弄死,知道么?”终南木客愤然站起厉声叫。

“你少废话,”天残丐不悦地吼。

“他如果被逼死,你得用老命来赔偿。”终南木客厉声说。

“你又想捣蛋是不是?”阴手黄梁不悦地问。

“捣蛋?哼!你的同伴用刑,忘了吴小辈已是气息奄奄半条命的人,你两人名单已获,存心推翻前议,是么?”终南木客咬牙切齿地说。

“他还没招出名单的……”

“你手中不是么?”

“这是一本破书。”

“你不要破书,那就给我。”终南木客伸手叫。

“青天白日你在做梦。”阴手黄梁冷笑着说。

展翅大鹏霍地站起,跨前两步说:“别吵别吵,兄弟认识几个字,让我看看好不好?”

天残丐一把从阴手黄梁手中将书夺回,冷笑道:“我不放心你这家伙,免看。”

“咦!咱们也有一份,你……你这不是别有用心么?小辈说那是名单,你是不认识字,却一口咬定不是,又不肯给人看。老兄,天下间的好事都让你做尽了,咱们活该是捣蛋的歹徒,傻子……”

“给他看看也好,郝兄,书不交到他手上,料亦无妨。”阴手黄梁站起排解。

天残丐总算接受了折衷的办法,戒备着将书放在胸前,说:“好,你来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。”

双方尔虞我诈,凝神戒备,便宜了地上的秋华,他已可活动自如,腹中和双肩的痛楚已经减至最低限度。脸上被掴处虽然红肿,但并不碍事。腿侧的一刀是皮肉之伤,更是无妨。他准备脱身,故意哀声呻吟喘息,双手相错交叠按住腹部,暗中拔出了一枚飞电录。

所有的人,全注意着天残丐手中的破书,未注意在地下痛苦呻吟的秋华。

展翅大鹏在八尺外止步,就天残丐手上念道:“出永昌军民府,取道西南行,经金齿军民司地境,已是人烟稀少之蛮夷出没洪荒绝域……见鬼!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天残丐急问。

“你打开一页,让我看页边写的是什么书名。”

天残丐应声打开,亮出页边。

展翅大鹏走进一步,因为页边的字略小,念道:“《百夷传》二十八。”

他呵呵一笑,说:“这本书叫做什么《百夷传》,这一页是第二十八页。”

天残丐大怒,俯下身躯伸出飞刀尖就待向秋华扎下。

“且慢!你看看第三十九页写的什么?”

《百夷传》,是洪武年中李思聪出使缅甸所记的一本地理书,只有一卷。李思聪将这本书呈奉朝廷,自己留下副本。他死后,这本书流入民间,辗转抄传,但难得一见。秋华要到云南,在西安府弄得半本残书,放在囊中消遣,顺便领略异地的风土人情。

三十九页自然不会有名单,他只是藉机引开老贼们的注意力而已。这瞬间,他乘众人翻书的机会,突然飞跃而起,怕自己的真力虚脱,因此用了全力,飞电录刺入天残丐的小腹。

糟了,他的真力已经恢复,全力一刺,飞电录无坚不摧,尽柄而没,拔不出来,也没有机会拔了。

“啪!”天残丐一掌反拍,临死反噬,击中秋华的右肩,力道奇猛。

秋华“哎”一声惊叫,倒飞八尺,仰面便倒,飞电录脱手,遗留在天残丐体内。

“啊……”天残丐狂叫,一蹦三尺高,《百夷传》丢抛上两丈高空,书页飞散。

阴手黄梁大吼一声,飞扑而上,

秋华在地下急滚,拼全力逃生。

“嚓!”阴手黄梁的剑刺入地中,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1章 鸿运当头照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