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23章 秘室待敌酋

作者:云中岳

入云龙以轻功享誉江湖,可是,他不知自量,在这许多高手的堵截下,一个人怎能强行飞渡?在这些悍贼中,论真才实学,不算上四枭和四大天王,铁笔银钩结义三兄弟,任何一人也比他差不了多少,以一比一,在百招内他并无必胜的把握,想冲过对岸不啻飞蛾扑火。

伏龙尊者吃了一惊,火速跟上,自告奋勇应援。

豹枭的道号叫做阴火散人,不但小飞叉利害,阴火霰弹更是霸道,发出了五把小飞叉,几乎同时飞到。木架走道宽仅尺余,两侧是五丈深的刀坑,无法回旋闪避,想同时震落五把飞叉,谈何容易?

伏龙尊者刚踏上木架,身后人影一闪,便有人窜上了木架,是暗器名家多臂熊向君宏。

多臂熊急冲而上,大叫道:“伏下!”

入云龙身形突然仆倒,躲避小飞叉,信手向上振剑。

“叮叮!”剑芒一闪,击落了两把小飞叉,另三把飞叉掠过他的顶门,危机间不容发。

豹枭发出一阵刺耳狂笑,青灰色的阴火霰弹脱手飞射,连发三颗。

入云龙已挺身站起,伸剑便拨。

“拨不得!”多臂熊伸手接住射来的三把小飞又,情急大叫,阻止入云龙用剑拔拍阴火霰弹。

入云龙闻声知警,向侧便倒,长剑间不容发地从弹前撤回,向下疾沉。

多臂熊向后疾退,将接来的小飞叉向阴火霰弹发去。

白道群雄见入云龙失足侧倒,惊得脱口大叫。

入云龙并未堕落刀坑,人向左倒,右脚靴尖勾住了走道上的木板缝,挂在下面,不等荡势停止,上身上收,手一搭木板,重新回到上面。

“噗噗噗”三声轻响,三枚阴火霰弹在木架上空爆炸,被小飞叉击中,惨绿色的火流星向四面八方飞射,丈余空间内全是绿色的火球,奇臭扑鼻。

入云龙幸好在丈外,脱离阴火的威力圈。但他不能逗留,将有更多的暗器射来,后退也不易,进退两难,他一咬牙,只有向前碰运气了。

木架上面有阴火飘落,板面升起了袅袅青烟。多臂熊如果退慢半步,必定被阴火波及。

入云龙刚想拼命向前纵出,一把小飞叉已在阴火霰弹爆裂声中,一闪即至。

这些变化说来话长,其实只是刹那间所发生的事。入云龙刚上了架面,正想扑出,小飞叉已像电闪般射到,想躲已来不及,更不用说以剑拍拨了。

他果然了得,虎腰急扭,尽全力自救,运功相抗。

“嚓!”小飞叉插入右肋下,护体气功仅消去五成劲道,小飞义仍然入体近寸,他浑身一震,向后踉跄而退。

“下去!”豹枭得意地大叫,两把小飞叉已先一步飞出。

入云龙右半身发麻,痛得双脚大乱,退后己是不易,怎能再躲避凶猛地射来的小飞叉?赶忙吃力地举剑,剑不住颤抖,可知他的力道已因肋下的创口而消失了。

正危急间,身后到了伏龙尊者,一把抓住他的腰带向上举,向后暴退,山藤杖罡风骤发,“得得”两声轻响,击落了小飞叉。

伏龙尊者退回原处,脚下的多耳麻鞋已沾有阴火,火速放下入云龙,脱下多耳麻鞋,连布袜都丢了,狼狈已极。

群雄穿的快靴是牛皮做的,出家人不能穿,他只好光着脚,无可奈何。

“过来呀!”铁笔银钩大叫,接着狂笑不已。

华山老人摇头苦笑,知道想冲过对面势比登天还难,木架太窄,只能一次过一个人,即使对方不用暗器袭击,只消由四大天王中任何一人把守在对面,用他们的重兵刃迎头痛击,谁也休想过去。

西面,一群蒙面的黑衣女人到了,也只能望壕兴叹,无法飞渡。

铁笔银钩向毒爪搜魂说:“三弟,你去问那群放火的女人是何来路,日后再找她们算账。”

毒爪搜魂带了几个人走了,秋华恰好从让开的路挤入,向铁笔银钩道:“敖前辈,这些白道英雄浪得虚名,何不放他们几个过来,好好地收拾。他们烧了宝宅,杀了前辈不少弟兄,难道就此罢手不成?和他们干耗,未免太便宜了他们。”

“不能放他们过来,那会坏事。”六月飞霜接口阻止。

秋华转向三枭和四大天王,冷笑道:“这几位前辈可能接不下华山老人和伏龙尊者,武林五老确是艺臻化境,名不虚传,无人敢当,放他们过来必走坏事,晚辈多言了。”

他的话棉里藏针,不由四大天王和三枭不上当。天蓬王勃然大怒,将九环刀向他一指,怒吼道:“小王八蛋,你说什么?”

秋华故作惊惶,在刀尖前变色惊退,吃吃地说:“包……包前辈恕……恕小可多言,放……放他们过来会……会坏事,并……并无他……他意。”

天蓬王一抹满头乱发,向铁笔银钩大叫道:“敖老弟,放他们过来。”

毒爪搜魂不在,铁笔银钩拿不定主意。六月飞霜主张不放人过来,是以不好出面打圆场。

铁笔银钩略一沉吟,尚未回答,豹枭已发话道:“贫道认为,放他们几个过来也好。”

“不……不行,入云龙虽受了伤,但……但高手仍众,伏龙尊者和华山老人很难对付哩!”秋华火上加油地叫。

“你给我滚开!”天蓬王大怒地叫。

“这小子是谁?”天孛王诸荣向铁笔银钩不悦地问。

豹枭沉云道人摆摆手,说:“诸施主请勿和一个小娃娃计较。他叫四海游神吴秋华,是贫道们新近罗致的帮手。”

“冲道长金面,在下不和他计较,叫他滚远些。”天孛王悻悻地说。

秋华乖乖地退在一旁,不住冷笑。这种冷笑不友好,立即引起老三天荧王的反感,正待发作。

对岸,黑金刚侯霸已看清了秋华,走近华山老人叫道:“那家伙就是在宜禄镇打了我和沈师妹以及柯师弟的吴秋华。等会儿让徒儿宰他。”

秋华立即抓住机会,亮声叫道:“黑大个儿,你过来,太爷再好好教训你一顿。”

天蓬王包松立即向铁笔银钩叫:“敖老弟,放他们过来。”

豹枭也低声说:“先放十个过来,贫道和天眚王石施主,负责截断后面的人,保证无事。”

铁笔银钩一咬牙,叫道:“宗政奎,在下让出三丈,你们过来一决生死存亡。”

华山老人立即分派人手,商量片刻,由多臂熊领先,他随后跟进。依次是伏龙尊者师徒,入云龙的爱徒人熊葛欣、子柯文远、华山老人的大弟子黑金刚。然后是艺业甚高的人断后,他们是海天一叟高耿、孤山一鹤宋子材,陕州双雄张氏兄弟……

这些人都是当代的白道名宿,孤山一鹤曾是湖广永兴镖局的总镖头,海天一叟曾经是横行七海,威镇海宇的独角龙范松的知交好友。论名头,他们并没有武林五老响亮,但论真才实学,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因为他们少管闲事,极少出头,因此知道他们的人不多,自然名头没有武林五老响亮。

在江湖上,并不因名头是杏响亮而定艺业高低。十年前黄山天都峰耆宿大会,十二位绝顶高手中,并没有武林五老在内,真正知名的人,只有张三丰、明业大师、西海怪客、独角龙,其他八人,都是些不露名号、游戏风尘、非必要时不愿管闲事的隐世高人,他们的真才实学,知者不多。以秋华的恩师落魄穷儒来说,这位风尘怪杰的艺业,就不是武林五老所能望其项背的。但他的名号,却没有武林五老响亮,甚至知道他的人也少之又少。

华山老人心中有数,他怕熬老贼弄鬼,放过一些人使截断木架阻止后面的人过来,先过的人岂不等于是送死?因此把精锐放在后面,当然也不会放得太后,以免来不及阻止截断木架的人。

准备停当,他一声低叱,多臂熊首先急步越过木架,向左扩张守住左面,掩护后面的人过来。

黑金刚身后是海天一叟高耿,黑金刚向前一纵,脚落实地,海天一叟仍在架上,天蓬王已大吼一声,九环刀暴响,飞扑而上。

豹枭和天眚王石陵左右齐出,抄向木架两侧。

群贼同声呐喊,潮水般向前涌。

豹枭一声狂笑,一剑震得黑金刚倒撞八尺外,堵住了木架走道,阴火霰弹接二连三飞射,飞向接踵通过的海天一叟。

海天一叟知道利害,这玩意既不能接,更不可拍击,威力远及丈外,沾上一星阴火,保证皮焦肉烂火毒攻心。他不能退,也不能闪,眼看要糟。幸而他在发现贼人截击时,心中已有准备,“嗤”一声裂帛轻响,他撕下了长衫的前襟,轻轻地抖出,同时大叫道:“退!不可冒失急进。”他是招呼后面跟进的人注意。

“噗噗噗!”阴火霰弹在襟内爆炸,居然未能发挥威力,只爆炸出些少火星。

海天一叟顺势将残襟丢入壕中,急退八尺。他不敢再进,豹枭的第二把阴火霰弹正准备发射,向他狞笑道:“贫道等你脱光之后,再要你变烤猪。三弹要击破你的衣帛,不信可以试试。”

豹枭堵住了架头,截断了后援的人,先过来的人,立即陷入重围。

秋华急速冲到,劈面碰上两名悍贼夹攻柯文远。柯文远年仅十三,艺业有限,被逼得手忙脚乱,生死须臾。

他欺近一名悍贼身后,奇怪地一掠而过,将一颗碎石射入悍贼的背后命门穴,向柯文远咧嘴一笑,掠向豹枭身后。

柯文远斜冲而过,一剑将中石的悍贼右手削落,感到莫名其妙,怎么这家伙不收招躲闪?

“呵……”悍贼狂叫,向前一仆,爬不起来了。

秋华到了豹枭身后,叫道:“阴火道长,快退,华山老人利害,两位道长在等候你布四绝剑阵呢,这儿由小可负责。”

豹枭侧转头向后瞧,果然不错,豺、狼两枭正和华山老人展开狠拼,附近三丈内无人敢近,势均力敌,两个人无法用剑阵困住华山老人,华山老人已抱定破釜沉舟的决心,展开了享誉武林的追风剑法,八方飘忽剑如狂龙,两枭无隙可乘。

“不要紧,等会儿老大罡风子到了,老匹夫有死无生。这儿只有我才挡得住,你走开。”豹枭冷冷地说。

“罡风子道长不会来了。”秋华笑吟吟地说。

“滚你的!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来了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他在哪儿?”

秋华拍拍左手的长布卷,说:“在这儿。”

“呸!你敢和贫道开玩笑?”

“小可决不是开玩笑。”秋华沉声说,右手探入布卷前端,吟隐隐,光华熠熠,凝霜剑出鞘。

“咦!你……”豹枭大惊失色地叫,反应奇快,旋身长剑急挥,他左手有三颗阴火霰弹,但相距太近不敢发射,以免同时遭殃。

秋华早料到他有此一着,身形下挫,凝霜剑发如电闪,一击便中。双方贴身而立,伸手可及,事先已智珠在握,料中豹枭发出的招势,这一剑稳操胜算。

豹枭的剑擦秋华的顶门掠过,头巾应剑而落。

秋华的凝霜剑无坚不摧,豹枭的护体奇功毫无用处,剑过右脚齐膝而折,人向前栽。

豹枭一声狂叫,左手疾扬,三颗阴火霰弹脱手急射。

秋华早已防着他这一手,先一刹那闪开,顺势一脚扫出,“噗”一声踢在豹枭的小腹上。

“啊……”豹枭再发狂叫,前仆的身躯反向后飞,跌下刀坑中了。

秋华向木架中段的海天一叟招手,在那儿发怔的海天一叟尚未回过意来,对岸一名蒙面女人娇叫道:“高老前辈,快过去。”

同一瞬间,“蓬蓬蓬”三声闷响,三颗阴火霰弹,全击在闻声抢来的六月飞霜身上,绿火飞溅。

“啊……”六月飞霜狂叫,连退五六步,伸手猛拍身前的绿火。糟了,火沾在手上,拍不掉摔不脱;发出凄厉的叫号,倒在地上打滚,想滚灭身上的火焰,枉费心机,被烧得狂号不休。

海天一叟一掠而过,后面的白道群雄源源而来。

天眚王石陵的开山斧,把多臂熊逼得毫无还手之力。多臂熊不但要应付石陵,还得掩护受了伤的人熊葛欣。葛欣左胯受伤不轻,三名悍贼向他全力进攻,他只能吃力地躲在多臂熊身后挣扎,几乎拖垮了多臂熊。

豹枭濒死的叫号,吸引了天眚王的注意,眼角瞥见秋华手中持着凝霜剑,而且向对岸的白道群雄招手,那还能不明白?不由气涌如山,怒火如焚,大吼一声,一斧逼退多臂熊,悄然飞扑秋华。

秋华故意在原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 秘室待敌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