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25章 好心救姦佞

作者:云中岳

十余年的江湖生涯,阅人多矣!秋华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但确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灵秀的姑娘。

这位姑娘年纪约在十六七岁之间,刚发育完成。严格地说来,她并不算人间绝色,美而不艳,也缺乏武林英雌特有的刚气,钻石般的凤目明亮清澈,丝毫不带令人心慑的光芒。穿着朴素而另具一种高贵的风华,素绢窄袖衫,水湖绿坎肩,水湖绿透地长衫。云鬓堆绿,梳了代表待字闺中少女的三丫髻,仅结了三朵球花环,一根风头钗,未施脂粉,粉颊泛着健康的绯色光彩。

她身旁,是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,穿得也朴素,难得的是见了陌生人神情仍然显得天真活泼。两位姑娘的脸蛋长得有七分相像,小小年纪已是副美人胎子。

李管家堆下笑,向秋华和夏店东伸手虚引说:“大小姐,这位是吴爷秋华,那一位就是夏店东。病人已安顿在西厢房,要不要找两位大嫂来帮帮忙呢?”

大小姐向两人行礼,含笑道:“吴爷和夏东主热心救人,盛情可感。既然客人病危,而诸位已尽了心力,无法可施,小女子只好不揣冒昧,事急从权献丑了。只是,小女子虽曾涉猎方脉之学,却经验缺乏,恐怕力不从心,难以切中脉理。吴爷既然曾替患者换葯,并曾以保命丹赐其内服,想必对伤病所知甚为广博,尚请吴爷相助一二。”

秋华苦笑道:“小可外行,不敢班门弄斧。如需小可出力,决不敢辞。”

大小姐向夏店东笑道:“夏东主请小坐,也许尚需东主相助哩。吴爷请。”

秋华不再客套,站起说:“小可先入内准备。”说完,入房而去。他将病老儿的手用净巾拭好,大小姐已和小姑娘跨入房中。

秋华拖过一张短椅,请大小姐落坐,站在一旁说:“伤在右胸胁,深入胁内,创口已有腐烂之象,青肿肌肉大如海碗,而且右半身及上体麻痹,病人似乎已对痛楚失去感受。口中已呼出臭气,可能伤毒已侵入肺了。”

大小姐神色肃穆,静静地听他道出病情,道谢毕,伸出纤纤玉指扣上了病老人的左手脉门。她居然对病人身上所发的秽臭毫不介意,仅旁立持文房四宝的小姑娘略一皱眉而已。

久久,她秀眉深锁地说:“脉沉而虚,涩而涩滞,似停而动,动而难觉。肝木焦枯,伤毒已侵肝经,手将松撒肝将绝。舌本必定过强,心脉将绝。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能救治么?”秋华问。

“只能从权下葯,很难说。秽气冲人,必定下身不禁,定然肾气将绝。救心肾需用人参附子,除肝毒以雷丸为君,而且须表里用葯。

“请大小姐下罢,是不是用大剂?”

“是的,惟有用大剂去毒去邪,或可有救。”

“高明,愚意也认为非此不为功。”

大小姐回到厅中,即席挥毫开出单方。

当夜,秋华带了单方,向夏店东暂借纹银十两,连夜南下到和尚原抓葯。

一住三天,他里里外外忙,前后跑了四趟和尚原,总计借了夏店东二十两银子。

老客人的病,渐有起色,已经可以说话了。

老人姓尤,名金宝。据他说,他是保宁府广元县人,入陕访友,途经连云栈,在盘龙坞遇盗,不仅盘缠尽失,而且挨了一刀,几乎送掉老命。总算他是个练了十来年武的人,乘隙逃得性命想到凤翔投奔朋友。岂知到了鬼迷店,伤势恶化,病倒在客栈中等死。假使不是吉人天相,遇上了秋华古道热肠加以援手,必将客死鬼迷店,做了异乡孤魂野鬼。

秋华没走过这条路,以往入川,他都从湖广乘船走三峡,所以有关这条路的一切,十分陌生。尤老人说是在连云栈遇盗,似乎很有可能,在这条路碰上劫路的小贼而没丢掉老命,可说是幸运万分哩!穷山恶水的栈道中,那还会没有强盗?

这天,秋华陪伴着尤老人闲聊,谈起尤老人遇盗的事。尤老人似乎精神来了,愤然地说:“老朽幸得老弟台援手,留得命在,誓报此仇。”

秋华摇摇头,说:“老伯,南北栈道关隘处处,官兵众多,洪武二十五年修栈,重建连云栈道,整修栈阁二千二百七十五间,整整花了十年光阴。目前各处留了护栈的人,因此人手众多。所以在栈道拦路打劫,打闷棒背娘舅的小贼,该是些流贼小寇。这些家伙不守江湖规矩,属于下五门的贼胚棍,劫了就走,四海藏身。你要报仇,保证你失望。”

尤老人深深吸入一口气,切齿道:“不,这些恶贼中,我认识几个人,他们不是流贼小寇,而是当地的知名人物。”

“你认识他们?”秋华讶然问。

“是的,我认识几个。”

“他们是……”

“是盘龙坞石家堡的人。”

“石家堡住了些什么人物?”

“石家堡住了兄弟两人,老大叫石中玉,老二石中兰。他们在盘龙坞建堡,霸占了前后的地盘,南起倚云栈,北至老君崖,十余里地不许外姓人落脚,原住在本地的人,都得听他们的话。表面上,他们是殷实的富户,是当地的葯商,暗中却是打劫往来客人的盗匪。他们做案做得干净利落,连当地人也被瞒得死死地。”

“老伯,但你怎么知道他们……”

“这条路我已走过好几次,对盘龙坞石家堡的几个熟面孔,多少不算陌生,所以认得是他们所为。”

秋华打量他片刻,笑道:“依老伯如此说来,石家堡的人,行劫决不至于太滥,以免引起官府和白道人物的注意。”

“是的,他们并不经常作案。”

“这条路是凤翔府翔凤镖局的走镖路线,翔凤镖局的白凤旗在这一带十分吃香,他们保货也保人,红货都是贵重之物,难道说,石家堡的人,不敢向翔凤镖局下手么?劫红货虽然有风险,但总比零零碎碎地找油水好得多。而且以栈道的地势来说,劫镖易如反掌。”

“老弟台恐怕不明白,劫镖风险太大。翔凤镖局宇文局主十分了得,他的千金白凤宇文琼玉更是后一辈少年英雄中的翘楚,石家堡不敢招惹他们。”

“小可的意思,是说石家堡总不至于放掉大鱼捉小鱼,只劫一些小商贩,不是太令人起疑么?”

“他们不会劫小商贩。”尤老人一字一吐地说。

“老伯似乎没有被他们觊觎的理由?”秋华笑着说。

尤老人用无神的目光注视他片刻,说:“老朽身上带了八珍珠,和八件极为贵重的首饰。”

“哦!原来如此。”

“老朽必须将这样东西取回,那些珍宝是敝友的传家至宝,哪怕是上刀山蹈剑海,我必须设法讨回来,不然九泉之下,恐无脸见朋友。”

“贵友已经不在人世了?”

“是的,敝友月前仙游故乡,临终郑重地托付老朽,将珍宝带至凤翔,面交其子保存。没想到在褒城客栈中一不小心,老朽透了白,在倚云栈几乎连老命也赔上,要不是同行的旅伴相助,老朽也到不了鬼迷店。”

“老伯打算如何将珍宝夺回?”

“病好之后,先到凤翔府再想办法,请朋友找武林人物出面讨回。”

“你不打算找官府?”

“官府管不了这种事,最多派两个人到现场勘查一下虚应故事,官样文章毫无用处,反而耽误我的事。”

“老伯,等你病好,再加上请朋友的时日,该是一月以后事了,届时你去找谁?一无人二无赃,空口说白话,谁给你作证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江湖规矩对赃物的保管期是一个月,不守规矩的人根本不理会。目下老伯已拖了半个月以上,半月之内,你决难请人到石家堡追赃。”

“老弟台,依你说,老朽的希望岂不是已经成泡影了么?”

“这样吧,等你可以动身时,小可陪你走一趟连云栈。”

尤老人在床上叩首,颤声说:“小老儿身受活命宏恩,无以为报,愿来生……”

秋华按住他,站起笑道:“老伯,不必说这些感恩图报的话,小可聊尽棉力,是否有把握将珠宝取回,尚是未定之天。老伯如果另有良方,不妨同时进行。不打扰你了,请好好将养。”

第二天,尤老人迁回统铺。秦家有两位小姐,外人在内寄注,到底有点不便。虽经李管家一再挽留,尤老人仍然谢绝,迁回原住处调养。

房中,梳道髻的灰衣老人并未离店。

这天,秋华一早便动身赴和尚原抓葯,梳道髻的怪老人也离房外出办事,店房中只有尤老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,店伙也不在附近张罗。

近午时分,外面脚步声渐近,两名店伙带着两名衣着褴褛的客人踏入房中,店伙闪在一旁说:“房里只住了三位客官,床位宽敞,两位请自便。”

“有劳了。在下于贵地小住一两天,管他人多人少,挤一挤就算了。”一名客人笑着接口。

“客官,天井里有用水的地方,请自便。小店兼包膳食,客官……”

“在下理会得,你走吧。”另一位客人接口,居然向店伙下逐客令,神色不十分友好。

店伙眼睛雪亮,赶忙喏喏连声出房而去,临出房时盯了两人一眼,一面走一面低声嘀咕:“满脸横肉,凶神恶煞似的,哼!准不是好路数。”

两个客人确是长相凶猛,年约半百左右,褐黑色的脸庞,眼露凶光。一位客人的右颊,挂着一块掌大紫黑色胎记,另一位颧骨以下,凌乱地长着不少指头大的暗疮。身穿直裰,腰带上插着用布巾裹着的长剑,挂着百宝囊,背着不大不小的包裹。两人的身材都结实,剽悍之气外露。

颊有胎记的大汉将包裹向床内一丢,目光落在床角的尤老人身上。

尤老人倚躺在用旧棉被做成的靠背上,目光不住地向两人扫视。

颊有胎记的大汉目光犀利,一看便知尤老人是个病老人,心中已无顾忌,向同伴低声说:“二弟,时光还早,我得去跑一趟,争取时间。假使鱼兄弟在家,我和他至迟明午可以赶回。如果明早前往,便得多耽误一天,浪费时日。”

长有暗疮的弟弟不以为然,说:“急也不在一天,咱们明天一同前往,岂不甚好?鱼兄弟近些年来,似乎已失去踪迹,万一大奥谷已被与咱们面生的人占了,大哥一人前往,会不会令对方起疑而因此生事呢?两人前往,咱们便毫无顾忌了。”

“也好,咱们且委屈一宵。”

“大哥,这种小店咱们将就些,早晚会住得惯的。”

“最好换一间上房。”

“大哥,你又来了,咱们这一身打扮,住上房岂不自找麻烦?目下那些白道鼠辈正准备入川,要是有人认出咱们的庐山真面目,准有天大的麻烦。”

半躺着的尤老人突然挺身坐正,叫道:“两位,别来无恙。”

两人吃了一惊,颊有胎记的大哥怪眼一翻,手已按在剑把上,闪电似的纵近尤老人。二弟反应也快,火速堵住了房门,向外戒备。

“阁下是谁?”颊有胎记的大哥厉声问。

尤老人呵呵一笑,泰然地说:“别紧张,此地并无外人。两位化装易容,改变了身份,举动神秘,想必有……”

“说!你认识咱们是谁?”颊有胎记的大哥抢着问,神色厉恶,目露凶光。

尤老人仍不在乎,笑道:“兄弟提两个人。”

“说!”

“西安府斗门镇……”

“你阁下好眼力。”

“尊驾自然是翻天鹞子花明花老弟了,一别五年,虽则老弟你经过易容,但声音依然未改,那熟悉的眼神,兄弟依然一看便知。花老弟,如果我是你,便不会笨得和熟人照面,两位的易容术并不高明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兄弟尤武义。”

“哦!老天!你……”

“目前兄弟叫尤金宝,俗得紧。”

这两位老兄,原来是翻天鹞子花明,和展翅大鹏花芳兄弟俩。上次在眉县,将残书一页页仔细逐字推敲,自然枉费心机,才知道上当。

名单的赏金太大,两贼怎肯轻易放手?本想再找秋华算账追讨名单,孔公寨剧变已生,白道群雄大举光临,把他俩吓得不敢在外走动,以免惹火烧身。

孔公寨平静时,已是五天之后了,白道群雄弄垮了所有的地道出口,能活着逃出来的人,也逃不过白道群雄的格杀。由于水上飘萍八人的惨死,白道群雄深恨孔公寨的贼人太过恶毒,因此除了妇孺之外,其余的人全部加以诛杀。等到两贼从妇孺口中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 好心救姦佞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