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27章 大奥谷追堵

作者:云中岳

追逐的两人中,有千里旋风在内。

他心中发出一声令人胆寒的冷哼,利用怪石枯树掩身,也绕山崖急走,奔向谷口的参天古林。

展翅大鹏发觉未能将追逐的人摆脱,心中暗懔。他的轻功傲视江湖,千里旋风也是以轻功见称的人,彼此不分伯仲并非奇事,而那位箭衣大汉也同样高明,便不由他不心惊了。

他必须出谷,因为谷左也有人影飘忽出没,显然有人正在那儿穷搜,他必须将人引离秋华的藏身处,从谷右出谷,与乃兄会合和来人周旋。

他把千里旋风恨入骨髓,认为千里旋风不该出卖朋友,引这些人来追赶,不杀千里旋风此恨难消。

进入了近谷口的参天古林,谷左的人已闻警向这儿汇聚,穷追不舍,但他已不再恐惧了。

正走间,前面出现三名千里旋风的弟兄,五六头猎犬发狂似的奔到,厉吠声震耳。

后面十余丈,千里旋风和箭衣大汉狂风似的向前急卷。

“花当家请留步。”一名大汉叫。

他无名火起,一面飞扑而上,一面怒吼:“挡我者死!”

喝声中,双手左右齐扬,手中六七块指大小石连续飞出,射向张牙舞爪、咆哮着扑上的六头猎犬。接着拔剑急冲,一跃三丈,从犬群的上空飞越,咬牙切齿地扑向拦路的三名大汉。

猎犬发出厉嚎,六头猎犬被击倒了五头,在树下的草丛乱滚,声势骇人。

三大汉同声大喝,两面一分,避开展翅大鹏的锐锋,不敢接招。

最后一头猎犬回身冲到,恰好接住下落的展翅大鹏,向前跃起,张口便咬。

展翅大鹏不想被缠住,只想脱身,一见三大汉让出去路,他也就不再追袭,单足落地,刚想纵出,突觉身后有异响入耳,百忙中扭头一看,猎犬已跃上扑到,森森犬牙入目,近身了。

他已来不及转身出剑,只好向前纵跃。

晚了一步,“嗤”一声裂帛响,衣后摆已被猎犬撕下了一幅,一带之下,纵不出去了。

猎犬丢掉衣幅,一声咆哮,再次上扑。

他怒火焚心,大喝一声,扭身一剑急挥,人向侧闪。剑过爪落,猎大的两只前爪被剑挥断了。

“砰!”断爪的猎犬仍向前扑,撞中他的腹部,力道居然奇重。

他飞起一脚,将猎犬踢得倒飞丈外。可是,他也耽误了片刻光阴,千里旋风已经拉近至六丈外了。

他扭头便跑,急急如漏网之鱼。

“休叫他走了。”有人大叫。

“花兄慢走,咱们好好商量。”千里旋风大叫。

他向前穿林飞奔,一面叫:“没有什么可商量,太爷将要你好看,姓鱼的,你等着就是,我不信你能举宅飞升,你的家小将无一幸免,咱们走着瞧。”

“花兄,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到阎王爷面前,你再说好了。”他急急地答。

将近谷口,前面一株巨树后,闪出一个箭衣大汉,挺剑迎面拦住说:“阁下,站住!凡事好商量的,你总不至于想丢掉老命吧?”

他飞扑而上,恶狠狠地身剑合一奋身抢攻,剑化长虹,兜心便点。他不知对方的来历,竟然狂妄地飞扑出招。

箭衣大汉冷哼一声,从容地一剑振出。

“铮”一声震鸣,火星飞溅,优劣立判。

他感到虎口一阵麻,几乎脱手,剑上传来的凶猛反震力,令他身不由己向左侧方冲退丈外,“砰”一声左肩撞着一株树干身形不稳,几乎倒地。

箭衣大汉一跃而至,大喝道:“丢剑投降。”

他扳住树干稳住身躯,全力一剑挥出。

箭衣大汉举剑挑绞,同时喝道:“你找死!”

“铮!嘎!”剑的接触声和刺耳的绞错声同时传出,他的剑被绞飞三丈外,落入草丛中去了。

箭衣大汉一声低喝,剑虹一闪,点向他的右肩井穴,捷逸电光石火。

生死须臾,他拼命向左滚倒。

这瞬间,银芒一闪,侧方树根下射来一枚亮银镖,“嗤”一声贯入箭衣大汉握剑的手掌背部。

“哎……”箭衣大汉惊叫,剑尖倏偏,“嚓”一声剑尖刺入树干,入木三寸。

展翅大鹏得亮银镖一击之力,震偏了剑尖,剑锋擦肩而过,危极险极,从死神的手中逃出来了。

千里旋风和另一名箭衣大汉快到了,大叫道:“大家先别动手……”

树根下出现了翻天鹞子的身影,叫道:“二弟,快走,我断后。”

展翅大鹏心胆已寒,怎敢逗留?全力飞奔出谷。

翻天鹞子断后,两人向谷外飞奔。后面,两名箭衣大汉和千里旋风,还有千里旋风的三名手下,穷追不舍。

奔了半里地,前面林影中青影一闪,血雨剑在树后闪出,叉腰而立,冷叱道:“在我面前你两人还想逃命,大概是不想活了。”

先前在鱼家,双方相距在二十丈外,仓猝间,翻天鹞子兄弟没看清血雨剑的面貌,这时相距仅四五丈,岂有看不清之理?翻天鹞子大惊,认得是四神的老二血雨剑青伯巨,不由心胆俱寒,向乃弟低喝:“折向,血雨剑就是他。”

展翅大鹏当然也认出是血雨剑,不等乃兄声落,已经向左折向飞逃。他赤手空拳,连照面的勇气也消失了,逃命要紧。

血雨剑没想到两贼居然敢抗命逃走,一声冷叱,身形疾闪,急截而出。可惜!他的轻功并不比两贼高明,没截住,只能衔尾急追。

翻天鹞子心中大急,青天白日之下,被修为精纯的人衔尾急追,不消多久,便会力竭就擒,那还了得?两贼血案如山,落在替官府卖命的血雨剑手中,凶多吉少。生死关头,他横了心,不顾一切后果,向后打出了三枚亮银镖。

血雨剑冷哼一声,左手一捞一抓,三枚亮银镖入手,五指一收,三枚亮角镖碎如铁屑,冷笑着叫:“有多少零碎,全送来好了。”

翻天鹞子几乎吓破了胆,也心中暗喜,一面向前飞奔,一面将另三枚镖身暗藏蒙葯的亮银镖向后打出。

血雨剑太过大意,依样葫芦接住了三枚银镖,刚将镖抓碎,突然身形一颠,踉跄前冲,阴沟里翻船,着了道儿。

千里旋风恰好赶上,一看不对,赶忙一把搀住他叫道:“咦!青大人……”

“给我解迷的葯……葯……”血雨剑沉叱,站住了,居然能保持清醒,屹不不倒,可知他的功力深厚的程度是如何惊人,*葯对他起不了多大效用,可用力迫住葯物内侵,短时间仍可支持。

主脑人物受制,其他的人慌了手脚,眼睁睁的看着两贼如飞而遁,未能及时追赶。等他们用葯物解救了血雨剑,两贼已失去了踪迹,山深林茂,到何处去找?

血雨剑怒不可遏,向千里旋风说:“你带人守住谷口,我去找,不将两个恶贼弄到手,决不干休。”

接着,他只带了一名箭衣大汉,两人循踪急追。在原始丛莽中,林深草茂,高可及肩,荆棘藤萝密布,人从其中经过,决难掩去踪迹。

两贼所逃的方向,原先是主谷的谷底,但逃了三里地,迷失了方向,逃入向左折的一座死谷。

这座谷前三里有林有草,三里之后,丛莽已尽,奇峰猝然矗拔,满山全是及腰青草,不见树木,峰腰以上,童山濯濯,褐黑色的岩石和泥土寸草不生。别说是人,连兔子也无处藏身。

发现眼前的困境,展翅大鹏叫苦不迭,说:“快退!这儿是绝路。”

“咱们翻过山去。”翻天鹞子断然地说。

“咱们已经力竭,翻不过去的,恐怕到不了峰腰,便被他们追上了。除了走回头路,别无他途。”

“好,转回去。”

蓦地,身后传来了冷厉的嗓音说:“你们早该挖个狐洞藏起来的,这时走回头路不嫌太晚了么?”

两贼大吃一惊,火速旋身,但立即心中一宽。身后三丈外,站着神定气闲的秋华,虽则额上见汗,但呼吸十分平静。两贼不在乎秋华,只怕血雨剑。展翅大鹏有点莫名其妙,讶然问:“咦!你怎么也跟来了?”

“跟了你们许久啦,迟迟不下手,就是要离开那些人远些,此刻正是时候。”

“谁替你解蒙葯的?”

“自然有人。”秋华冷冷地说。

“是千里旋风?”

“你问那些废话干什么?”

翻天鹞子狞笑着迫近,拔剑道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闯进来,你来得正好,乖乖将名单说出,太爷也许会饶你一命。”

秋华屹立如山,纹丝不动,冷笑道:“你们两个恶贼,冤魂不散地死缠不休。在眉县你们要黄金,这时又要名单,口口声声要吴某的命,你以为你们是主宰吴某生死大权的恶鬼么?呸!见你的鬼。俗语说:人为财死,你两个财迷心窍的人,今天将埋骨荒山,吴某要埋葬了你们这两个欺人太甚的狗东西!”

翻天鹞子哈哈狂笑,举剑迫近说:“死在眼前,还敢逞口舌之能吹大气?真正可笑之至。”

“是否可笑,一试便知,你们并不比天残丐和阴手黄梁了得,他两人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做伴呢,老兄。”

翻天鹞子大怒,一声低叱,一剑攻出。

秋华向侧一闪,狞笑道:“把你那些可散泄蒙葯的暗器献上来好了,比剑你不行,太爷今天要杀你,你尽管将压箱的本事掏出来吧。”

展翅大鹏拾了一段小树枝,从侧方欺上。

翻天鹞子一声低叱,扑身而上,再出“落叶飞花”,剑化点点银星,射向秋华的胸腹要害。

秋华不再闪避,抖开布囊口,光华一闪,龙吟动魄惊心,凝霜剑出鞘,伸向射来的剑影丛中,信手便绞,用上了剑锋。

翻天鹞子看到耀目光华,心中大惊,知道是宝剑,想收招已来不及,想变招避免和剑锋接触也力不从心,感到手上一轻,不由心中发冷,火速跃退。

“打!”他沉喝,左手暗藏蒙葯的三枚亮银镖已先一步出手自保。

已经知道对方的暗器有鬼,便不用担心了。秋华屏住呼吸,剑左拂右振,震飞三枚银镖,疯狂前扑,光华飞射,“长虹经天”猛攻退后的翻天鹞子。

展翅大鹏见乃兄遇险,奋不顾身从侧方抢出,树枝贴地扫出。

秋华宝剑一沉,树枝应剑而折,信手挥剑反击。

展翅大鹏向侧仆倒,滚出丈外,剑芒以半分之差落空,险之又险。

翻天鹞子知道完了,大喝道:“弟弟,分开脱身。宝剑利害,以后再说。”

他一面叫一面逃,已远出三丈外。生死关头。他已顾不得乃弟的死活了。

展翅大鹏心中害怕秋华报复,怎敢迟疑?展开绝顶轻功,扭头飞遁。

秋华不追展翅大鹏,先追翻天鹞子。

只追了半里地,便追了个首尾相连。秋华盯在他背后不足一丈,一面追一面说:“阁下,你跑吧,我要追你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等到你力竭趴下时,呆某方好好整你。快!别像老牛一般踱慢步。”

声落,轻轻在翻天鹞子的右臀点了一脚尖。

翻天鹞子真是被追得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跑又跑不掉,要拼命又手无寸铁,他的镖已经用完,连拾一根树枝反抗的机会也抓不住,真是苦也。

他逃命的方向已经迷失,不是至谷底的方向,而是走的回头路。臀部挨了一记,他知道完了,但仍然作垂死的挣扎,拼全力奔逃,浑身大汗如雨,脚下逐渐迟滞,再逃了半里地,已是山穷水尽,油尽灯枯之境了。

秋华折了一根小树枝,不时抽他一两下,一面叫:“快走!快走!你这浪得虚名的鹞子,有种你就飞给我看看。”

他的脚已经脱力,拖着沉重的脚步,踉跄向前挣扎,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秋华又抽了两树枝,叱道:“快!难道要我抬你走不成?前面有五百两黄金,有价值连城的名单,去慢了就没你的份啦!快!快!”

翻天鹞子哪能快?脚下一软,被草一绊,突然向前仆倒,气喘如牛地叫:“吴兄,饶……饶我一命,我……我发誓,今……今后决……决不再……再打扰你……”

秋华一脚把他踢翻,冷笑道:“你这种人目无鬼神,发誓等于是家常便饭,平常得紧,没人会要你发誓。你苦苦纠缠在下,在下只好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可不能便宜了你。走!快!赖在地上怎成?走不动爬也要爬着走,再不走就割掉你的舌头。”

翻天鹞子凶横一生,今天可倒了霉,为了怕割舌头,他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 大奥谷追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