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30章 机关鬼迷店

作者:云中岳

赤发虎听出笑无常的话中带了刺,便不再冷峻,收起拒人于千里外的傲慢神态,笑道:“尤老兄,谁叫你一年来见,相貌便变成了这副德行?兄弟没认出是你嘛!可怪不得我不睬你?怎样?天知道你遭了什么祸事,落得这般狼狈?”

笑无常看四下无人,叹口气说:“一言难尽,在石家堡碰了个大钉子,几乎送掉老命,是以落得这般狼狈。你来得正好,老弟,想不想发财?”

“笑话,谁不想发财?这些年来到处找油水,却很少碰上大户,白道朋友有钱的不多,同道们有的是金山银山,但不好意思揩他们的油,因此都是一百二百破破烂烂的进账,左手来右手去,几年来依然是两手空空,囊空如洗,穷得发慌。你老兄带携兄弟发财,兄弟欢迎还来不及呢,岂敢拒绝?说啦!哪一位白道老兄在附近有钱?”

“你听说过连云栈盘龙坞石家堡么?”

“不错,那是北栈大名鼎鼎的葯商,主人六爪龙石中玉,可力搏虎豹。老二电剑石中兰,单人独剑连杀三头巨熊,很了不起。唔!你要打石家堡的主意?”

“正是……”

“老兄,免了。”赤发虎断然拒绝。

“怎么?你……”

“人家当年累月在山中采葯,日夕与豺狼虎豹为伍,赚来几个血汗钱,我可不打这种人的主意,你另找高明吧。”

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免了吧,还有什么可说的?只听说开葯店的赚穷人的大钱,可曾听说过采葯的人发大财的?成年累月在山上餐风宿露,抛妻别子和猛兽拼老命,采的又不是千年人参百年首乌,一担黄精蓬累子,卖不了三五两银子。石家堡的名贵葯材有两种,一是麝香一是鹿茸,一年所捉的麝不足三十条,鹿茸也不过百十来支。老兄,你知道他家里要养活多少采葯师?打这种血汗钱的主意,我赤发虎没兴趣,吃了这种钱心中不忍,会害肚子痛。老兄,你是不是穷急了?”

“你这人真是半吊子,就不肯让别人将话说完吗?”

“好,你说,最好长话短说,以免有伤元气。”

“早些日子,不知从何处钻出一位大户,带了二十个人,十八箱金珠价值连城……”

“见鬼!哪来的这种大户。”

“兄弟还没摸清底细,盯了几天梢,没想到石家堡先下手为强……”

“见鬼!石家堡石家兄弟会做强盗?你少在我面前说鬼话,我可不听你这老狐狸的漫天大谎。”

“你又来了,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?”

“好,你说。”

“大户因争路的事,行凶打伤了石家堡五个壮丁,石家兄弟一怒之下,留住了这群运宝的人。兄弟一时情急,等不及便上前动手,几乎送掉老命。老弟,珠宝箱的金珠我曾经看过,果真是价值连城,其中还有些无价之宝。石家兄弟辛苦一生,所为何来?说穿了还不是为了发财?送上门的千百万金银,他不要鬼才相信。因此,咱也……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别打岔。咱们去将金珠弄来,八辈子也不用奔波了。”

赤发虎沉吟片刻,慎重地说:“不行,咱们两个人成不了事,弄得不好……”

“咱们再找几个帮手,大家均分。”

“见鬼!这条路上怎会有咱们的朋友经过?”

“你认识斗门镇的花家兄弟不?”

“闻名而已。他们在这儿?”

“在。再提一个人,四海游神吴秋华。”

“小辈一个,派不上用场。”

“你错了,有没有听说过天残丐和阴手黄梁?”

“这两个贼丐我见过,还不错,艺业马怪虎虎。”

“四海游神在眉县把他们宰了。”

赤发虎吃了一惊,问道:“真的?”

笑无常颔首笑道:“半点不假。”

赤发虎沉吟着说:“那……倒还值得一用。”

笑无常逼上一句:“你答应合作?”

赤发虎点头答应:“一句话。”

“妙极了。”笑无常高兴地说。

“几时动身?”赤发虎问。

“过三五天便可动身。”

“他们人呢?”

“他们住在这儿。你听我说,目前四海游神和花家兄弟有过节,咱们必须分开走,免得闹意气。”

“不错,应该分开走。我先到连云栈等你们,如何?我不想在大散关附近逗留。”

“也好,你可以先去摸底。大散关附近很安全,你为何不想逗留?”

“哼!依我看,你最好也早些离开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早两天经过益门镇,发现追魂判官一群人在那儿,听说过几天所等的人如果未能前往会合,便决定先到大散关等候。他们如果来了,你最好及早回避,免得麻烦。”

“好,我留意就是。你先走一步,过几天我和他们赶来找你。今晚你不必住在连升客栈,以免引人注意。”

两人立即分手,就此约定。

笑无常直等到鼓打二更,方失望地回房歇息,大概花家兄弟和秋华都已经遭了毒手,凶多吉少,他必须另行找人了。

他服了店伙煎来的葯汁,朦胧地睡去,不知睡了多久,突觉肩膊被人轻推,耳中清晰地听到秋华的低叫声:“龙老伯,醒醒。”

他猛地醒来,房中灯光已灭,不见人影,但却知道身侧有人,低问道:“是吴老弟么?你……”

“不必说话,请听我说,小可是告辞来的。这儿有黄金两锭,足以在此养病一两月,我到盘龙坞走走,假使一月之内我不能转回,那么。便是小可对老伯的事无能为力,老伯不必寄望小可了。”

“老弟,你要立即启程?”

“是的,立即启程离开。”

“老弟可否再等三五天,那时老朽便可一同前往了。”

“不!这次找到千里旋风,碰上了硬对头,不能留在……”

“碰上了谁?”

“老伯不会认识的,共有五个人,为首的人姓青。”

“哦!我记起来了,你走了之后,先后来了两批人前来找你。昨天找你的人已经走了,今晨回来的五个人也动身入川啦!他们……”

“他们走了?”

“是的,老朽亲眼看到他们动身,就是在前面等你。”

“在前面等我?”

“是的,如果他们是你的对头,何不在此多留几天?他们要是等不到你,便会死心啦!”

“唔!也好。再给你两锭金子……”

“老朽要不了那么多,这样吧,我替你还夏店东的债,老弟千万不可去见夏店东,恐怕他已受到威胁,要是被人逼迫说出你的行踪,相当讨厌,恐怕会连累你受罪呢!”

“好,相烦知会李管家一声,并代向秦姑娘致意。我在附近躲三天,三日后三更天,我再来看你。”

秋华匆匆说完,留下了四锭黄金,提起自己的包裹,悄然走了。

笑无常遣走了秋华,避免秋华和夏店东会面,怕夏店东将他带血雨剑到大奥谷的事说出,不惜危言耸听,表面上大仁大义,口口声声以夏店东的安全为念,轻而易举地骗过了秋华。

他在等花家兄弟的消息,三天来望穿秋水。

又拖了两天,他对花家兄弟绝望了,准备再过两天动身,毫无机心的秋华,居然被他玩弄于股掌上。

预定启程的前一天,已是六月下旬了。

入暮时分,他在店面徘徊,脑海中不住思索到了石家堡之后,如何利用秋华与石家堡的人冲突,如何从中取利。最关重要的是,该如何避免秋华与石家兄弟有当面评理的机会。

当然不能让秋华与赤发虎见面,赤发虎的名声不太好,秋华虽也算是黑道人物,却亦正亦邪亦侠亦盗,恐怕不肯和赤发虎这种人同流合污,必须避免他两人见面,免生枝节。

蓦地,他发现与他同室十余天的灰衣老人,从对街的小巷中走出,匆匆入店。他注视着老人的背影,忖道:“这个老家伙很怪,像是大病缠身,却又死不了,经常一两夜不在店中睡觉,又不是本地人,他在这鬼迷店忙些什么?”

他懒得多想,转身向街尾走。当他到了街尾转回来时,发现三个女人踏入了连升客栈的大门。

镇口,三名劲装大汉大踏步入镇,走向另一家客栈。

他加快脚步,忖道:“今天投宿的人不少哩!且看看有没有我的朋友。”

接着,镇口进来了两名大汉,后面跟着两乘山轿,停在连升客栈的前面了。

他紧走两步,到了店前,山轿已抬入东院的上房,两大汉之一留在柜旁与店伙打交道。

“妙极了!是潜龙梁北。”他心中狂喜地自语。

潜龙梁北,是三龙中的第三龙。三龙中,第一位叫金眼龙太叔志远,是河南郑州达昌镖局的少局主,是白道英雄中,年轻一代名号最响亮的人。因为他的眼珠略带黄色,因此绰号叫金眼龙。

第二龙是小白龙任家宏,第三龙便是潜龙梁北。梁北这人既非白道人物,也不是黑道或绿林强盗。他在江湖行走,来去自如神秘莫测,和白道朋友较量,也找黑道高手印证。路见不平,他会拔剑相助。碰上看不顺眼的事,也会挺身而斗。总之,真正知道他的底细的人,少之又少,很难断走他属于哪一类的人。在江湖朋友的口中,他算得是英雄人物。唯一的缺点,是他交友太滥,谁愿意巴结他,他就愿意和谁交朋友。瞧不起他的人,他会千方百计用尽手段,和对方为难。因此他这人喜怒无常,最易受人利用。

笑无常认出这位来客是潜龙梁北,心中狂喜,立即退出店门,向另一家客栈走去。

他进入客店不久,连升客栈又到了几位客人。

他向柜上询问刚才投宿的三位劲装客人的消息,据柜上的伙计说,三人一个姓阴,阴晴的阴,另一人姓甘,第三人是姓阴的仆人。

他问明三人所住的房间,便信步向那儿走去。

刚接近房门口。房门倏开,一个脸色白净、英气勃勃、眼有厉光的青年人恰好跨出房门,迎面撞上了。

青年人伸手相招,目无余子地叫:“喂!你是店伙么?”

笑无常打量对方片刻,抱拳笑道:“如果老朽所料不差,老弟定是白虎甘兴甘老弟。”

青年人一怔,傲然地问:“你认识我?贵姓?咱们眼生得紧。”

笑无常呵呵笑,说:“老弟自然不认识老朽,咱们彼此闻名,老朽多次见过老弟,而不曾与老弟台亲近。老弟的同伴,如果老朽所料不差,定是黑虎阴平阴老弟,可否请借一步说话,让老朽与阴老弟谈谈?”

五虎中,排名第一的黑虎阴平,生得脸色黑褐,虎目虬须,性情火暴,是个杀人越货的黑道魔星,手中的三棱刺重有二十四斤,似剑非剑,可当剑用,也可作刀使,算是别开生面的重兵刃。进击时锐不可当,两臂有千斤神力。

第三虎叫白虎甘兴,长相与黑虎恰好相反,白净脸皮,英俊而潇洒,只是有点骄傲。这家伙也是黑道人物,而且风流自命,不时采采花,玩玩女人。他与黑虎是知交好友,经常连袂闯荡江湖。两人的艺业甚高,作案时也做得十分高明,计划周详,准备充分,决不留下把柄。因此,江湖朋友虽对他们的恶迹略有风闻,却不敢认定他们是歹徒恶贼。加以他们艺业甚高,抓不住把柄证据,谁也无奈他们何,任由他们公然地往来天下各地。

白虎傲然盯视着笑无常,冷笑道:“不错,黑虎阴兄现在房内,阁下报上名号,看你配不配见咱们两人。”

“兄弟笑无常尤武义,有事与两位磋商。”笑无常笑答。

白虎打量他许久,久久方说:“原来是尤兄,算起来,你还是前辈呢。听阴兄说,半年前他与你曾有一面之缘,但并无交情可言,磋商两字,用得有欠斟酌,但不知为了何事?”

“兄弟找到财路,特地前来找两位商量。”

白虎“哦”了一声,推开房门说:“请进,咱们从不将财神爷往外推的。”

房分内外间,且有厢房。两人进入外间,内间里也恰好出来了黑凛凛的黑虎阴平。

“咦!甘兄弟,这人是谁?”黑虎亮着大嗓门问。

笑无常呵呵笑,说:“阴老弟,如果前些日子见面,老弟更不认识在下啦!在下笑无常尤武义,大病一场几乎送掉老命,容貌改变了不少,难怪老弟不认识了。”

黑虎打量了他片刻,惑然地问:“你真是笑无常尤兄?”

“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章 机关鬼迷店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