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32章 夺宝石家堡

作者:云中岳

石姑娘已退在一旁,见状急叫道:“先别动手,有话好说。”

石家堡只住了石家兄弟和两房族中弟兄,其他都是请来的采葯师父,加上十余名仆人,全堡老少人数只有四五十人。有人找上盘龙坞生事,打了四位采葯师父,声称要在店中谈判,未免欺人太甚,石家兄弟得报,怎受得了?立即下令到镇中和来人一决,带了二十余名采葯师父,向镇中飞奔而来,两里地不久即至。

带走了二十余名师父,堡中还能留下多少人?只有三四位采葯师父和几名仆人,其他都是老弱妇孺。

堡后的山崖上,三虎带了六名朋友,在笑无常的分派下,正偷偷在崖上等候机会。居高临下看得真切,他们直等到石家兄弟将近镇的入口,方喜极慾狂地将缒绳悄悄向下放,要乘机入堡抢劫了。

南面的堡前外们,三个黑衣女人以巾蒙面,疾趋堡门。

北首,一个披黑披风、穿黑劲装的女人,正站在崖壁上向下凝望,竟然是黑煞女魅,她的尊容在光天化日之下,看来更为吓人,原来她又换了一张鬼脸面具,青黑色的肌肤像是久年成了气候的僵尸。

石姑娘叫大家先别动手,但怎阻止得了?那位师父已经拔刀跟上秋华,收不住势,而且喝声已经出口,“小狗接刀!”

秋华向前再纵出八尺,光华一闪,凝霜剑出鞘,旋身急挥,刀剑相接的刹那间腕部一振。

钢刀接触剑锋,齐锷而折,刀身被剑身一振之力,震飞丈外翩然堕地。

秋华剑尖下沉,舌绽春雷般大喝道:“站住!”

采葯师父脸无人色,双手张开,右手仍握着刀把,僵立在那儿直抽冷气,身上打冷战。

秋华的剑尖点在他的胸前,剑气彻骨奇寒,他怎敢不站住?吓得浑身发冷。

“你们要行凶,在下不和你们客气,我警告你,吴某是专向强盗勒索的人,你这点斤两,最好自爱些,你给我快滚!”秋华沉声说,声落,一腿斜飞,“噗”一声扫中采葯师父的右胯骨。

“哎……”采葯师父狂叫一声,向侧滚倒。

秋华收了剑,向石姑娘冷笑道:“去叫令兄把八串珍珠带来……”

人声嘈杂,石家兄弟带着人到了,看热闹的人纷纷向外让,叱喝声震耳。

秋华哼了一声,接着说:“来了,带了大批人手。哼!今天盘龙坞的街道,必定有人溅血。”

奔来的人接近了,领先的是石家兄弟,老大石中玉绰号叫六爪龙,他的左手有六个指头,一抓之下碗大的石头碎如齑粉。手中剑霸道绝伦,重有十八斤,全长三尺六,可作刀使。年约三十余,生得高头大马,但脸貌却相当英俊。

老二电剑石中兰,比乃兄小五岁,快三十了。相貌与乃兄相似,但似乎要清秀些,细皮白肉像个大姑娘。他的剑是普通的三尺剑,以轻灵快捷见称,进击时宛如电射星飞,攻势迅捷无匹,所以绰号叫电剑。

身后的采葯师父们,各带了砍山刀、猎虎叉、钢鞭、铜棍、匣弩……潮水般涌到。

石姑娘大震,显然两位兄长已经动了无名孽火,麻烦大了,急叫道:“使不得,有话好说,有话……”

电剑石中兰来得比乃兄快,远远便看到两位师父躺在地上挣扎,不由气涌如山,急冲而上,不理乃妹的呼叫,冲上怒吼道:“姓吴的,你欺人太甚,接剑!”

秋华拔出地上的一位师父的单刀,迎上叫:“先打了再说也好。”

石姑娘急急奔上叫:“二哥,不可鲁莽……”

没有用,两人已接上了。

石中兰气吞河岳,冲上招出:“乱洒星罗”,抢先进招。

秋华一声沉叱,单刀上下飞旋,从急剧吞吐的剑影中锲入,奋神威硬接硬拼,发挥拼命单刀的威力。

“铮铮铮!铮!”人影乍合又分,刀光剑影倏敛,龙吟虎啸之余音袅袅不绝。

石中兰退后八尺,脸色一变。

秋华退了三步,轻敌之念渐消。

两人的兵刃都有了缺口,双方都有点心惊。

六爪龙举手阻止身后的师父叫骂,沉声叫:“大弟,退!我和他打交道。”

石姑娘急急拦身在两人中间,尖叫道:“大哥,你先约束自己,有话好说,此中有误会,不可各趋极端。”

秋华刀隐肘后,冷然问:“阁下是六爪龙石堡主中玉么?”

石中玉手按剑把,上前说:“大妹,你退下。”又对秋华说:“区区正是石中玉,刚才领教阁下刀法的是舍弟中兰,阁下

石姑娘叫道:“大哥,吴爷说月前我们劫了一位姓尤的老伯,劫了八串珍珠和八件首饰,所以要前来讨回,此中显有误会,月前……”

石中玉“哦”了一声,向秋华问:“老弟是说月前的事?”

“正是。”秋华沉声答。

“月前,兄弟堡中确是到了大批金珠,可不止八串,恐怕不止八十串。首饰嘛,也不止八件,确数兄弟不知其详,大概不下数百件之多。”石中玉沉着地说。

“那是说,阁下行劫真有其事了?”秋华冷然问。

“正相反,来人在前面倚云栈之下,为争路倚众群殴,伤了敝堡五位师父……”

“哼!你的话妙极了。”

“吴老弟请听我说。兄弟带了人前往交涉,双方动手不打不成相识,先是互有死伤,还伤了两位过路的人,后来兄弟将他们请回堡中,相谈之下结为好友。除了这件事,兄弟从未与人冲突,兄弟虽不是富豪,但三代经营采葯,颇有货财,断不会败坏家风有辱先人,去做强盗拦路打劫。吴老弟所说姓尤的人,兄弟可否请他前来一会?”

秋华哼了一声,说:“对证可以,但必须离开盘龙坞阁下的势力范围。”

石中玉哈哈大笑,说:“老弟,一句话。兄弟虽不是江湖人,但相信双目未盲,尚看得出你老弟定是英雄豪杰,不会对兄弟怀有歹毒心肠。”他一面说,一面将剑解下交给乃弟,又道:“为免老弟疑心,兄弟愿即时随者弟前往。再就是兄弟必须说明,前月那些与兄弟冲突的人,尚住在舍下,他们带了十八箱金珠,可说价值连城,要送兄弟两箱作为打伤舍下采葯师父的礼物,兄弟严词峻拒,分文未受。那两箱金珠,价值足有十万金,也打动不了兄弟的心,区区八串珍珠和首饰,岂能令兄弟动心?”

秋华心中一震,突然问道:“石兄,你说的那些人,为首的是不是一位姓敖的青年人?”

“咦!老弟怎知道?他叫敖忠。”

“他人呢?”

“现在堡中,他打算等秋凉后再动身入川,说是恐怕有人打他的主意。”

“尤老伯的事,咱们以后再谈。兄弟与敖忠是朋友,可否带兄弟去见见他?”秋华急急地问。

“呵呵!你们既是朋友,有何不可?”石中玉爽朗地答。

蓦地,警锣声隐隐传来,其声震耳。

石中玉大惊,向后叫:“堡中有警,咱们赶快回去。”一面叫,一面向后急奔。

石中兰脸色一变,拦住秋华怒叫道:“你……你在用调虎离山计,你……”

秋华似乎心有预感,急叫道:“少废话,带我去看看。敖忠的父亲是大盗,可能有人前来找他,我必须为他尽力,快走。”

石中兰早知敖忠是大盗,只是敖忠已经坚决表明改过从善的态度,因此他兄弟俩乐于与敖忠结交,认为感化一位大盗从新做人,总比逼一位大盗再入歧途好得多。听秋华一语道破敖忠的身份,而且说得甚有道理,同时,他心悬堡中安危,无暇再挑剔秋华的语病,如受催眠,带着秋华撤退狂奔。

他的脚程轻功,在石家堡无人能及。秋华的轻动,更是超尘拔俗,不久便追上了人群,急急向前超越。

石家堡情势危急,妇孺的号哭声大起。

赤发虎早半月到达盘龙坞踩盘子,早已摸清堡中的底细,等待期间,恰好先后碰上了六位同道,他为了壮自己的声威,把朋友们挽留下来,直至接到笑无常传来要造谣的信息,仍不将多了六位朋友的事告诉笑无常。等到会合准备动手前,方将六位朋友替笑无常和黑白二虎引见,生米己成熟饭,笑无常相反对也来不及了。

三虎聚会,彼此都是一丘之貉,随着笑无常潜赴堡后高崖,准备好缒绳,专等秋华将石家兄弟引出。

石家兄弟进入镇中,众贼大喜过望,悄悄将缒绳放下二十余丈的崖根。正待向下爬,笑无常眼尖,突然叫:“等一等,有人来了。”

众贼顺着他的手势向堡外看去,看到了三个黑衣蒙面女人,从堡侧徐徐走向堡门。堡门前有深壕,宽有四丈,吊桥长有五丈,已用辘轳绞起,势难飞渡。堡门楼有两位采葯师父把守,用匣弩守住堡门。

三个黑衣蒙面女人徐徐走近堡门,从容不迫。

“那是谁?”赤发虎讶然问。

白虎哼了一声,说:“就是在草凉驿,暗助吴小辈的那三个女人。”

“咱们不怕她们。”黑虎傲然地说。

“等一等,看她们干什么,也许是吴小辈叫她们前来探道的,咱们不能打草惊蛇。”笑无常审慎地说。

“连吴小辈咱们也要擒住,为何要怕这几个女人?”赤发虎不以然地说。

笑无常摇摇头,冷静地说:“话虽是这样说,咱们可不得不慎重些,万一这些鬼女人发现咱们趁火打劫,告知吴小辈,吴小辈便会提高警觉,咱们说不定会两头落空,这几个女人不好招呼呢。”

“那……咱们……”

“且等上一等,她们是无法飞渡的,等她们退走,咱们再动手不迟。”

左等右等,愈等愈心焦。三个黑衣蒙面女在堡外巡行一周,转至小径外,相距十余丈,似有所待。

把门的两位师父心中焦急,注视着三女的举动,心中紧张,忘了发警锣示警。

笑无常沉得住气,黑虎等不及,火暴地说:“你们如果怕死不敢下去,请便,在下可要下去啦!”

赤发虎哼了一声,首先向下爬,一面说:“不下来的人最好走远些,贪生怕死顾虑太多,一辈子成不了大事。”

众贼共有三条缒绳,三虎、六名悍贼,两个健仆,加上笑无常,共有十二个人,逐一向下爬。

光天化日之下,崖壁有人缒下,瞒不了人,立即引来了警锣声,堡中大乱。

堡中仅有五名采葯师父,几个略谙拳脚的仆人,其他都是老弱妇孺,看到十余名恶贼缒绳而下,怎能不慌?把守堡门的两位师父不再理会堡外的三个神秘女人,发出警锣声之后,以为三女必定无法飞渡堡壕,便同时奔向后堡拒敌。

任何障碍如果无人把守,等于是废物,四丈深壕没有强弩控制,怎拦得住三个女人?把守的人走了,她们立即乘乱渡过深壕,进入堡内。

五名师父和四名仆人奔到后堡,十二名恶贼已经全部降下高崖。十二个人皆以青巾蒙面,只露出一双怪眼。

堡后是几座小巧玲珑的花园,双方在花园的中段遭遇。两名采葯师父各带了一具匣弩,发现青影从花树中钻出,立下杀手,匣弩狂鸣中,箭如飞蝗。

“啊……”一名抢出的恶贼狂叫一声,重重地蹦跳着砰然倒地,身上中了四枝劲矢。

另一名贼人机警,看到对方将匣弩举起,便知不妙,猛地扑地便倒,奋身急滚,藏身在土畦中,箭矢在上空呼啸而过,生命间不容发。这人是赤发虎归海光,避过箭雨立即反击,挺起上身左手疾扬,扔出一把他仗以成名的小飞叉。

采葯师父正手忙脚乱地装箭,小飞叉却来势如电,一闪即至,不们不倚贯入小腹正中,狂叫着扔掉匣弩栽倒。

另一名采葯师父射倒了一名恶贼,白虎甘兴已接着飞扑而至,九节鞭风雷俱发,大喝一声,兜头便砸。

采葯师父无暇装箭,丢掉匣弩拔刀应敌,闪身避过一鞭,从侧面欺上刀出“孟德献刀”,连人带刀向前挺进。

白虎甘兴七节鞭反扫,闪身避招扫击,反应奇快,“铮”一声暴响,采葯师父的单刀被荡开,向后急退。

白虎甘兴一声长啸,如影附形迫进,九节鞭如泰山压卵,恍若天雷下击。

采葯师父不敢接招,向侧急闪。

只片刻间,九个人便有四个人被杀。黑虎和笑无常一马当先,越过了花园向宅院急进。

宅后的一排冬青树后,突然站起十八名彪形大汉,为首的人,赫然是铁笔银钩敖凤来的儿子熬忠。

笑无常大喜慾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2章 夺宝石家堡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