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35章 步步涉凶险

作者:云中岳

秋华先一步发现追魂判官,而且事先蹲在地上,因此占了先机,丢出了小石,接着,像一头猪食的大豹,先发制人贴地扑上。

“克勒!”小石在两丈外落地。

追魂判官立即转身,向声音传来处凝神侧耳倾听。在大雾迷天中,必须以耳代目,目力已用不上了。

相距仅丈余,一闪即至,追魂判官果然了得,立时发现身侧有声,右掌急拨、旋身、左掌立即劈出,掌上风雷骤发,浑雄无比的内家掌力发如山洪。

“嘭”一声大震,人影乍分。

秋华接了一掌,只震到手臂发麻,掌心如受火烙,像是击在坚韧无比的鼓面上,反震力奇大,身不由己,震得侧退丈余,退入雾影之中。

追魂判官仅斜退一步,身形一晃,不等身躯稳下,立即向秋华飘退的方向猛扑。

双方都心存顾忌,不敢发声以免暴露自己的方位。

秋华稳下身形,向侧急闪。

追魂判官已试出秋华的掌上火候,毫无顾忌地折向猛扑,伸手招出“金鹰献爪”,要用擒拿术擒人。

黑煞女魅不再客气,一脚扫出。

“噗!”扫中了追魂判官的右胫,可惜招发得太急,靴尖的钢尖未能踢实,不然追魂判官的脚废定了。

追魂判官猝不及防,被踢碍向侧暴退,为了防备连续而来的打击,他更连退丈余,这一来,使失去秋华的踪迹了。

黑煞女魅一跃而起,追上秋华低问:“手怎样了?”

秋华挽住她伸来的手,低叫道:“快走,不要紧,老家伙的掌力相当可怕。”

黑煞女魅略一挣扎,最后让他握住自己的手,并肩向前急走。身后,追魂判官的怒吼声震耳传来。

“荃老,是你暗助他脱身么?你算是什么朋友?”

远处民宅的前面,响起华山老人的声音:“奇老,兄弟正与令郎聊天呢,达德大师也在,你何不转来看看?胡说八道血口喷人,你算哪门子朋友!咱们的交情就此一刀两断,你不需要朋友,我宗政荃少了你这位朋友也同样活得好好地。大师,咱们走。”

他总算不糊涂,急叫道:“荃老,对不起,兄弟抱歉,请听兄弟解释。”

他一面说话,一面全神戒备,深怕秋华乘机袭击,或用暗器循声发射。

说完,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,徐徐回到民宅。

所有的人全在,华山老人的脸色十分难看,冲他冷笑一声,冷冷地说:“罗兄,用不着解释了,咱们数十年道义之交,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得了。君子绝交不发恶声,咱们好来好去就此别过,有生之年我宗政荃决不踏入五雷谷一步,我华山寒舍,也不接待你这位英雄豪杰。”

他改了称呼,显然已不愿再打交道,说完,向身后的朋友们说:“诸位老弟们,恕兄弟事无始终,日后有暇再向诸位陪罪,兄弟先走一步了。”

追魂判官老脸发赤,讪讪地抱拳陪笑道:“荃老请息怒,兄弟多有不是,尚请担待一二……”他将刚才有人突然袭击的事说了。

华山老人心中早有打算,这次他带着朋友赶来,确是别有用心,不希望秋华与追魂判官见面,因此沿途藉口等候朋友聚会,一再拖延,以为秋华早该到了成都,再也找不到啦!岂知秋华沿途耽搁,竟在飞仙岭追上了。他心中为难,既不愿开罪朋友,又不愿秋华落在追魂判官手中。经过刚才的冲突,他发觉追魂判官委实不太讲理。有失侠风,因此决定置身事外,借机与门人及几位知己离开,眼不见为净,追魂判官虽已道歉,他退意已决,说:“罗兄,也难怪你怀疑,不瞒罗兄说,兄弟想不到这件事会弄到毫无转圆的地步,衷心感到十分失望。吴老弟虽不是兄弟的朋友,但凭良心说,他虽然以江湖浪子自命,所行所事却不失侠风,仍是我道中人,兄弟确实不想他与罗兄兵戎相见。既然罗兄坚持如此解决,而吴老弟又恼羞成怒一意孤行,双方各趋极端,已无商量余地,兄弟不能作左右袒,唯一可行的事便是脱身事外,以免有伤和气,追踪吴老弟的事,兄弟只好半途而废了,休怪兄弟有始无终,容后谢罪……”

“有人来了。”伏龙大师突然低叫,打断了华山老人的话。

追魂判官以为秋华到了,火速转身戒备。

来的不止一个人,履声杂沓,在前面突然静止,大雾迷天,丈外不见人影,履声在三丈外,只听脚步声,不见有人现身,却有人叫:“禀长上,这儿该有两家民宅,属下去看看。如果有,对面该是飞仙阁了。”

接着是声如洪钟的语音:“好,你去看来。雾太大,咱们在飞仙阁歇歇。”

“遵命。”先前说话的人答。

人影徐徐出现,是一个穿箭衣的中年人,佩剑挂囊,威风凛凛。

双方都互相看到了,箭衣中年人叫道:“长上快来,民宅中有大批江湖人。”

声落,雾影中出现了十余个人影,双方在屋前的院中照面,相距丈余,刚能看清脸貌。

为首的是一位身材硕长,脸皮白净,目光锐利的中年人,留了八字胡,年约四旬上下,头戴英雄巾,穿青缎紧身劲装,腰悬一根紫金如意,长有两尺八寸,属于又长又沉型的大型如意,外形与一般象征吉祥的如意不同,而是真正的实用型如意,头部像手爪,可用来抓背痒,但两侧却多了两根云形肘。

伏龙尊者脸色一变,挪了挪山藤杖向华山老人说:“是阴风客邹士隆,四神的风神到了。”

阴风客也看出对方身份,冷冷地先发话道:“原来是白道群雄聚会,真不简单。武林五老有两位在,还有大名鼎鼎的入云龙和追魂判官,幸会幸会。”

华山老人欠身笑道:“邹大人风尘仆仆,定是远道而来,是在此地歇脚么?老朽即将就道……”

“且慢。”阴风客插口说。

“邹大人有事吗?”

“诸位在此地聚会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“老朽与几位朋友从陕西来,途经此地歇脚而已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老朽不说谎话,邹大人此问,有问用意。”

“在下希望诸位确是途经此地歇脚。”

“尊驾怀疑老朽图谋不轨么?”华山老人不悦地问。

“还不至于这么严重。”

“请教。”

“在下怀疑诸位是因四海游神而来。”

所有的人,全都吃了一惊,华山老人沉着地问:“四海游神事关重要吗?”

“他是在下的贵客,当然重要。诸他如果真是为他而来,最好听在下的警告,千万不可趟这一窝于浑水。”阴风客冷冷地说。

华山老人暗暗抽了一口冷气,讶然问:“他是大人的贵宾?这是说,他是官府的人?”

“这些事,荃老最好少过问。”

阴风客沉静地说完,举手一挥,转身便走。走了两步,扭头说:“诸位,此地不宜逗留,务须及早离开。请记住,在下已经警告过你们了。”说完,重新举步,隐入雾影之中。

他的口气不仅是托大,而且傲态凌人,追魂判官无名火起,踏出一步正慾发话。蓦地,阴风客的身影重新出现,冷冷地说:“罗大侠不服气,是吗?”

原来他早看出追魂判官的神色,当然他对追魂判官的个性也相当了解,阴风客在四神中,以老成持重闻名,处事沉稳,有条不紊,表面上冷静沉着,骨子里却相当骄傲,目无余子。两个骄傲的人碰在一块儿,谁看谁都不顺眼,有热闹可瞧了。

伏龙尊者机警,赶忙拉住追魂判官低声说:“罗施主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”

追魂判官实在受不了,这种指名教训的事,决不是他这种人所能忍受的,暴躁地叫:“阴风客,罗某可不在乎你那一套。”

阴风客冷冷一笑,沉声道:“在不在乎是你的事,邹某必须提醒你阁下,你如果想在邹某面前逞英雄,少做这种清秋大梦,我可以叫你五雷谷寸草不生,鸡犬不留。如果你阁下不相信,在下便会让你开开眼界。你们谁想家破人亡,给我站出来。哼!你以为我阴风客人少,便想摆你的臭架子吓唬我吗?飞仙岭附近,至少也有五十个人,咱们四神已到了三位。你们,哼!说句不中听的话,铲除你们这一二十个人,费不了多大劲的,不信可以试试。”

他的目光,在众人脸上扫视两遍,然后接着说:“四神今天在此迎候贵客,不想死不想家破人亡的人,最好赶快离开为上,以免大祸临头。诸位,好自为之,希望你们自爱。”

说完,转身大踏步走了。

群雄都是有家有小的人,惹不起来头大的四神,被阴风客一顿话说得毛骨悚然,骄傲自大的追魂判官也硬不起来了,脸上愤怒,心中却在发冷。

“罗施主,咱们走吧。”伏龙尊者沉静地说。

追魂判官沉吟片刻,钢牙一挫,说:“在下吞不下这口恶气,诸位走吧,我不能连累你们。”

“你……你想……”华山老人急问。

“兄弟带一子一徒,无论如何要追踪吴小辈,不夺回飞电录,决不甘休。”

“但……四神……”

“兄弟不打算和他们正面冲突,我不信吴小辈会一辈子跟在四神的尾巴后面走。”

他愤愤地说完,带了一子一徒,匆匆向众人告别,满怀愤懑地走了。

他想赶快离开飞仙岭,到前途等候机会,算定吴秋华还未与四神会合,可能仍在山中逗留,等候雾散。那么,他可以在前面等候机会了。

也难怪他看不开,武林朋友的兵刃暗器,代表本人的身份,被人偷走了,等于是砸了他的名号招牌,拆了他以一生心血建成的名位台脚,他如果不夺回来,还能在江湖道上称英雄好汉?

三人在道上摸索而行,好几次几乎掉入路旁的深壑,雾气太浓,几乎连道路也无法看清啦!

走了一里左右,蓦地,前面露影中传来低沉的叫唤:“四海游神吴兄么?”

他吃了一惊,他心中气恼,以为是秋华的朋友在此等候呢,不自报名号,反而喝问道:“什么人?出来答话。”

雾影中人影突现,可模糊地看出是个灰衣人,飞扑而至,看到人影已到了丈内,刀光一闪,锋刃临头。

他心中狂怒,大喝一声,手一抄判官笔入手,他不能退,后面有一子一徒,必须全力一搏,“铮”一声暴响,火星飞溅,砍来的钢刀被震得向外荡。

他的判官笔十分霸道,有名的笔下追魂,因为笔短,所以出招化招时,必定已经与对方近身相搏,一寸短一寸险,近身相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霸道绝伦。

震开钢刀,他揉身欺入,反手一笔斜抽。快!快逾电光石火,“噗”一声击中对方的右颈根。左手一勾,便擒住了对方握刀的手。

“哎……”灰衣人厉叫,失去了抵抗力。

他左手一带,伸脚绊出,立即将灰衣人带翻,笔尖抵在对方的咽喉上。这瞬间,另两名灰衣人从雾影中冲出,一刀一剑急冲而上。

罗超和柴骏撤剑截出,恶斗将发。

“谁敢上,老夫先毙了这家伙。”他大吼。

两个灰衣人站住了,其中一人讶然叫:“咦!你……你不是追魂判官罗大侠?”

他收笔站直腰杆,也讶然叫:“咦!你是浪子左罡左老弟,怎么回事?”

浪子左罡收了剑,走近说:“咱们受朋友之托,前来截杀四海游神,奉命见面立下杀手,不留活口。可是,咱们不认识四海游神,只好信口胡叫。罗大侠不报名号,反而喝问咱们的身份,咱们以为你默认了呢,因此有此误会。”

“老天!你们怎么这般鲁莽?”追魂判官苦笑着说,放了制住的人,接着问:“左老弟,你们怎么会和那小畜生结下梁子的。”

“一言难尽,小弟只知道大概。”

“说说看?”

“据说,那小畜生身上怀有一份极关重要的名单,入川找紫云娘领赏……”

“哦!我听说过有关名单的事,紫云娘所出的赏格极重,听说牵涉到武林中几位前辈高人。老弟,名单的内容……”

“小弟不知道有关名单的内情。”

“那……你们……”

“咱们奉命杀小畜生灭口,毁去名单。”

“老弟奉谁之命?”

“罗大侠,抱歉,咱们奉命的人,完全是激于义愤,挺身而出,一不为名,二不为利,即使刀斧加颈,五刑及身,宁可豁出性命,也不会招出主使的人,恕难见告。”

“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章 步步涉凶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