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37章 风雨临锦城

作者:云中岳

黑煞女魅已经睡了一顿好觉,这时恰好醒来。她穿了石姑娘美瑜的村姑衫裤,显得神彩奕奕,伤口经过包扎,红肿早消,已无大碍。她将一头秀发梳了两条大辫子。不再是披头散发的女鬼,但仍戴着惨白色的人皮面具。

石姑娘领着秋华,叩着舱门叫道:“修罗姹女姑娘,秋华哥来看你,方便吗?”

她坐在舱板上,拉开了舱门,笑道:“两位请进,天色不早了呢。”

石姑娘含笑让在一旁,说:“你们谈谈,我到后面准备吃食,天快黑了。”

秋华转入舱内,坐下笑问:“怎样了?伤口是否仍然疼痛?”

“痛倒不痛了,只是仍然感到身上发软。丹葯十分神妙,那恶贼的毒葯暗器也歹毒极了。你呢?”

“小创伤,算不了什么。”

“怪老人的事,石姐姐已经对我说了,他是不是在大奥谷跟踪你的人?”

“很可能,但未见到他本人时,还很难断定。”

“秋华哥,你今后有何打算?”

“打算躲上一个月。”

“要练怪老人所说的手卷中的大成心诀?”

“有这个打算,但……恐怕要等一段时日再说。”

“你不打算利用一月的期间练好?”她讶然问。

秋华淡淡一笑,慎重地说:“练是要练的,但如果岔气伤身,岂不糟了?短短一月想练好,那是欺人之谈。任何练气的内家绝学,就是下三五十年台功,也不一定能练至化境,遑论短短一月了。因此,我并不寄望于大成练气术。我要利用这一月工夫,把自己的气功练好,有神丹相助,必定事半功倍。天下间没有速成的气功,但却有一点即会的神奇招术,我要利用这一月的期限,参研一些凶狠霸道的奇招,以我的所学,加上这些年来的搏斗经验,家师对武林技艺所知极为广博,加上我所获的经验与教训,只须静下来痛下苦功参研,不难悟出制敌的奇招,撷长补短,去芜存菁,以我的所长为础,以经验为基,我有参悟出奇招的自信心。”

“我替你护法好不好?”姑娘满怀希望地问。

“不,谢谢你。”他断然拒绝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有你在,我会分心。”他进一步解释。

“你认为我会分你的心?你……”

“我不是这意思……”

“那么……”

“不管是谁,都会分我的心,除非是恩师在旁,有人督促成就自然要高些,但你不行。”

“我会替你照顾生活起居,可让你专心一志。而且,必要时还可督促和勉励你用功呢。”她低下头幽幽地说。

“可惜,你无法督促我,只能令我分心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不能耽误你寻人的事。”

“我?我寻人?你……”

“你必须和令尊赶到成都。”

“什么?你……”姑娘惊问。

秋华笑笑,泰然地说:“你赶快与令尊会合,下月上旬我们还有峨嵋之约呢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不必变着嗓子说话了,我已经知道你是谁啦!呵呵!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在危难之中,你无意中用原嗓音说了几句话,因此我猜出了你的真正身份。”

“那……你说我是谁?”

“我已经说出来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必须走,到成都之后,劳驾替我打听双方的动静。最重要的是,看锦城馆主躲到何处去了,凝霜剑在他手中,我必须把剑取回,有宝剑在手,我不怕任何人挑衅。”

姑娘沉思片刻。

他又说:“这件事很重要,在四川我没有朋友,必须请你帮忙,一个人到底人孤势单,等于又聋又瞎,你就是我的耳目,请答应我,好吗?”

她点点头,沉静地说:“也好,这件事确是重要,我答应你。日后会面之地……”

“我算算看……这儿到成都,迢迢千里远着呢,真要赶路,放快脚程也得好几天。这样吧,八月初五至初八,三天的午正如果我不到,请不必等我了。会合之地,城东南的合江亭很好找,怎样?”

“好,就在合江亭好了。”

“峨嵋之约,请代转告,初十日……”

“这倒不用担心,我会处理的。”

两人相对而坐,商量日后行事的细节,直至石姑娘前来促请进膳方始告一段落。

成都,那是四川的最富裕平原地带,自古以来,这座城皆是花花世界的代表,民丰物阜,号称天府。本地的人,称这儿为锦城。以城中心的皇城为中心,围绕皇城的四条大街,沿途牌楼密布,气象万千,是四川唯一的大城,统治四川的官吏,皆落脚于此。

城中的治安一向良好,一方面是地方富裕,游手好闲的人不多,再就是衙门林立,负责治安的大员们人数众多,因此路不拾遗,百姓皆能安居乐业。

江湖人到了这儿,必须检束些儿。除了蜀王府的护衙外,布政司衙门有负责治安的人。城北属成都县,城南属华阳县。两县负责治安人员,战战兢兢日夕深入各地,无孔不入,生怕出纰漏。

锦城馆主聂孝的宅第,原在北面的沱江镇,建了一座四川武林朋友无人不晓的锦城武馆,颇负盛名。虽名曰武馆,其实他并不是设馆授徒的武师,这座馆,只是与武林朋友相互切磋的地方。馆占地甚广,没有规模宏大的练功房,拳脚、兵刃、暗器、轻功、驰道、箭道等等,无不齐备,洋洋大观,应有尽有。过往的武林朋友,无不以到锦城武馆一显身手为荣。

聂馆主是一方财主,疏财仗义为人相当四海,四川的江湖哥儿们,对他十分推崇,一句话可以排难解纷,颇负众望。城中共有五座镖局子,有两家专走水路,五家镖局的师父们,与聂馆主皆有深厚的交情。在囚川,他聂馆主并非武艺超群的顶尖儿人物,但论辈份声望,几乎可算是此中的风云人物。

飞仙岭事败,群雄不仅未能将秋华置之死地,反而损失了近二十名高手,更糟的是,有几个是死在四神手中的,并且被四神查出了真身份。因此,曾经参与其事的人,莫不心惊胆跳,人人自危。

还好,四神并未追究后事。藏匿在各处的群雄,眼看一月中并未发生变故,悬在半空的心方行落实。

聂馆主在返回成都之后,立即早作安排,将家小迁至城内,暂避风头。他在大慈寺旁有别业,城里不但安全,而且他与大慈寺的知客僧无亏大师交情深厚。无亏大师是一个隐世的奇士,身怀绝学,却不为世入所知,只有聂馆主知道老和尚是个世外高人。

大慈寺面对雪锦楼,楼高三层,登楼远眺。全城景色一览无遗,是市民的游玩处所,每年七月七日男女老少登楼观夜市,车水马龙热闹非常。

大慈寺建于唐朝至德中叶,寺前的大匾额大书“大圣慈寺”四个大字,出于唐明皇手笔,是本寺的无价至宝。寺产甚丰,占地十余亩,三间大殿堂金碧辉煌,有两百间僧舍禅房。自从朱皇帝下令各地寺院集中管理之后,各地的小庙拆的拆了,倒的倒了,和尚们绝对禁止娶妻,禁止过问俗务,禁止游荡,禁止收小和尚为徒。因此,大慈寺收容了不少散僧,所以人数己超过两百之数,却没有小和尚执下役。

别以为出家做和尚痛快,可以好吃懒做,那就错了,大明皇朝的和尚真是苦到了家,谁也别想快活。尤其是大慈寺院,阶级分得比官府还严格,要想升任首席知客僧,大概要干上三二十年方能有望,而且不但要功德修得多,更要口才目光样样精明才够资格。

无亏大师是首席知客,手下有六名助手。这是说,他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人了。

聂馆主的住宅,在大慈寺的东面不远,是一栋五进大宅院,前有高高的门楼,两侧的院墙高有一丈二尺,占地甚广而且环境清幽,里面院子的大花园,栽着各种蜀癸、木莲、芙蓉……美不胜收。

这天,是八月初六。一早,聂馆主带了两名小厮,到大慈寺找无亏大师下棋聊天,其实是商量返回沱江镇的事。近来风声已息,该回家了。

飞仙岭雾海混战,四神和云门僧双方的人马,都以为秋华已落到对方手中,一月来,双方都转入地下活动。四神的人当然知道白道群雄的底细,苦于找不到他们参予的确证,照过脸的人,已经全部被杀或自尽,未留下活口,因此找不出主谋的人,自不能胡乱入人于罪,所以只能暗中侦察,不再出面公然活动,偃旗息鼓,但外弛内张。

云门僧的人,个个心怀鬼胎,有些逃亡在外,有些迁地为良,有些隐遁山林,逃匿四乡暂避风头。

眼看一月过去了,双方都松驰下来,至于秋华的下落,双方都毫无消息,似乎秋华已平空在人间消失,死活不明,在表面上,谁也不敢提起秋华的名号,但暗地里,四神的人并未放弃寻找的希望,云门僧的人,也暗中侦查,双方都希望能获得秋华的确实下落。经一月来的拖延,总算冷下来了,聂馆主认为暂避风头的时朗可以结束,打算举家返回沱江镇纳福啦!

聂馆主前脚离开宅院,后脚到了一名十一二岁的小顽童,找别门房送上一封白帖,说是有人给了一百文,要他将帖送到,丢下帖一溜烟走了。

帖上只写了九个大字:“江湖浪人四海游神拜。”

门房心中有数,大吃一惊,赶忙派仆人带了帖子,飞奔大慈寺呈送主人。

无亏大师的禅房中,共有三位客人。主人无亏大师年已花甲,身材高瘦,显得脸貌清癯老态龙钟,慈眉善目,举动从容不迫,除了一双老眼依然明亮之外,外表毫无过人之处,常人只知他是个有道高僧,却不知他是个精于技艺的武林健者。

客人除了聂馆主之外,另一人是云门僧,第三位客人,赫然是追魂判官罗奇。

追魂判官还不算太糊涂,他一面品茗,一面向众人说:“有关名单的事,愚意认为,此中恐有误会,诸位可否深入详查?不必贸然与吴小辈与及四神为难才是。”

云门僧摇摇头,苦笑道:“不至于有误会,他身上带有西海怪客的名单,定是千真万确的事,决非江湖朋友捕风捉影陷害于他。”

“就算他确有各单,也不能武断地认为他持名单前来找紫云娘求赏哪!同时,西海怪客之死,并不能证明是吴小辈下的毒手……”

“他已经向天残丐等黑道人物承认了。”

追魂判官仍然摇头,笑道:“他这人比在下更骄傲,更猖狂,要说他肯低声下气用名单向紫云娘请赏,在下不敢置信。他在江湖浪迹,虽说行事乖张,与黑道人士作对,也和白道朋友为难,但所行所事并无大恶,还不至于见财起意……”

“施主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“在下认为,这事必须小心从事。一月来,此间风平浪静,四神的人仍在暗中找他。以那天飞仙岭的情势看来,吴小辈与四神的人会合,可说易如反掌,但他却急急夺路逃命,可知他并无与四神打交道的念头。在下并不是存心替他辩护,其实在下志在将其置之死地而后甘心。但要不要他的命是一回事,是非黑白又是一回事,在下并不能因为他与在下有仇有怨,而故意歪曲情理陷害于他。”

无亏大师接口道:“你们过去的事,老衲不知其详,但有一件事可以说明一切,就是吴秋华此人已失踪一月之久,而在四川的群雄并未发生任何变故,这说明了吴秋华并未与你们双方接头,也就是说,你们都误会了他。如果老衲所料不差,恐怕此事并未过去,一月之平静,如同风雨慾来的前奏,吴秋华将不会甘休。因此,他前来报复寻仇,将是无可避免的事。除非他死了,不然,他会来的,你们逼得他九死一生,他如果是看得破的老年人,也许会远走高飞图个平静,不幸他是个骄傲猖狂的人,他不会善了的。也许三两月,也许三年五载,他会来找你们的。聂施主想返回沱江镇,必须三思而行。”

锦城馆主冷笑一声,不在意地说:“我倒不怕吴秋华,只怕四神探出我那天出力最多,逼吴小辈最力的人,四神前往舍下生事,我可有点寒心。”

追魂判官立即接口道:“这就证明吴小辈并未与四神会合,不然,四神岂会轻易地放过你们?”

云门僧念了一声佛号,说:“聂施主,为了老衲的事,引来这次不幸的灾难,老衲深感不安,真不知该怎样才能表示老衲的心头歉疚才好。无亏法兄说得不错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7章 风雨临锦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