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44章 生死一发间

作者:云中岳

在这凶险无比、电光石火似的短暂接触间,他两次被击倒,也被刀尖划伤肩膊,幸均有惊无险,他不仅从死神的魔掌下逃出,更击毙了四个人,绞断了一人的一条腿。

凝霜剑挥出,近身的两个人影狂叫着栽倒。

同一刹那,“蓬”一声闷响,他的右侧挨了一击,一颗磷火弹击中了他,磷火飞溅,他的右腿立即着火。

他当机立断,立即撕右裤管丢掉,只感到被击处火辣辣地,疼痛而难受。

“我被火毒所伤了。”他懔然地想。

这瞬间,右侧崖壁间黑影飞射而至,剑锋红光闪烁,幻着灼灼红焰,人影入目,剑已近身。

他以为是四神中的血雨剑到了,一声沉叱,运剑自保,“铮”一声暴响,双剑相交,两人同时侧飘八尺。

秋华脚下一阵乱,另一名黑衣人已经乘机近身,“唰”一声钢刀急落,向他的顶门招呼。

生死须臾,他向下急挫,上身前倾,反而跌入对方怀中,左手小臂架住了对方握刀的小臂,右手的剑无法运用,右膝却用上了,“噗”一声顶中对方的下阴。

“啊……”黑衣人狂则着向后倒,钢刀脱手飞出。

使红剑的人到了,剑气彻体。

秋华的右腿中了火毒,再情急用膝追击保命,命是保住了,可是就痛得右半身发软,浑身脱力,难以支持,怎敢再与功力奇高的使红剑家伙拼搏?他左脚一蹬,身形飞射,向对面黑暗的壁角窜去。

他总算看清了使红剑的人,原来不是血雨剑青伯巨。燃烧着的裤管余火未熄,那一盏怪灯也发出一星光芒,可以模糊地看到对方狰狞的面目。

“可能是红纱恶煞范天如。”他想。

他以为壁角的暗影可以藏身,岂知却不是壁角,而是一座幽暗的洞口,刹不住脚步,竟身不由己冲入洞内去了,眼前光明消失,重又陷入黑暗之中。

红纱恶煞衔尾追到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剑循影急点。

秋华右脚不便,冲入洞口勉强收住脚步,摸不清洞中的景况,不敢贸然闯进。假使里面是个地底深渊,冒失闯入岂不凶多吉少?

黑暗中应该是安全的,同时腿痛难忍,少不了大意了些,艺业奇高的红纱恶煞到了身后递剑,他竟然不曾发觉,剑尖射向背心,生死须臾。

也是他命不该绝,他突然发觉劲风扑面而至,有巨物迎面扑来。

已没有思索的时间,他本能地扭身侧倒,奋身急滚。

“呼”一声响,劲风掠顶而过,腥臭扑鼻,有一个巨大的物体,从顶上急掠而过。

同时,他感到冰冷的彻骨剑气,擦过身侧,也发觉有人从身倒冲过,危极险极。

他蜷伏在一座巨石下,惊魂初定。

红纱恶煞发觉一剑落空,失去了秋华的踪迹,目下身处黑暗的石洞中,双方机会均等,谁也占不了便宜啦!他掏出三颗火弹,甩手分向三方射出。

“蓬蓬蓬!”火光齐明,暗绿色的火焰跳动,热浪隐隐。四面八方的奇形钟rǔ,幻发出五彩的光华。

这瞬间,秋华看到了闪动着的人影,不假思索地发出了三把飞刀。

红纱恶煞向壁角急退,仍慢了一步,被两把飞刀同时击中右胁,但只伤衣衫,同被护体神功震落,他已练至兵刃不伤的境地了。假使他不是知道秋华有宝剑,恐怕早就毫无顾忌地近身与秋华搏击啦!

秋华吃了一惊,暗叫道:“这家伙厉害,飞刀伤不了他。”

蓦地,奇异的怪叫声大起,尖厉刺耳,震耳慾聋。刹那间洞穴底部飞出无数巨鹰般的怪物,每一头翅展在五尺以上,飞行无声,飞翔的速度奇快,在下悬的钟rǔ间飞舞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,有些向洞外飞,有些八方盘翔,只片刻间,巨大的石洞飞满了这些怪物,其数何止千百?洞底部仍有怪物源源而出,不知到底藏有多少,腥臭触鼻,声势骇人听闻。

红纱恶煞不怕怪物,挺剑向秋华扑来。怪物在他身四周上下飞舞,他似若未见。

秋华见了这许多怪物,大吃一惊,贴在壁角发怔,有点毛骨悚然。

“呼呼”两声轻响,两头怪物掠过他的眼前。

他本能地挥剑奋击,但已晚了一步,一剑落空。

他以为怪物有意向他攻击,抛开惧情,连发三把飞刀,向最近的三头怪物射去。

三把飞刀有两把落空,另一把击中一头怪物,怪物“吱”一声厉叫,砰然坠地,在地面腾扑翻滚。

这一飞刀揭开了怪物的真面目,也救了他自己。

红纱恶煞已从侧方悄然扑到,藉怪物乱人心神,挺剑恶狠狠地欺近。

秋华看清了怪物的形状,心中大定,轻叫道:“老天!这么大的蝙蝠,委实骇人听闻,难以置信。”

蝙蝠是不伤人的,除非你把他捉住。他心中一定,便将注意力转向四周的危机。

刚扭头,便发觉红纱恶煞在蝙蝠飞翔中接近了身侧不足一丈了,来势奇急,剑将及身。

他的右腿不便,不能再躲,用剑接招可能支持不了多久,已不容他思索,拔出一枚飞电录,脱手射出。

红纱恶煞以为是飞刀,一声狞笑,不加理睬,挺剑凶猛地刺来。

秋华举剑奋力急架,“铮!”架偏刺来的剑锷,火红色的剑尖刺入岩壁,贯入四寸以上。

红纱恶煞的身躯,仍向秋华压到,“噗”一声压在秋华身上,两人挤在壁上了,左手想抓住秋华的咽喉,却抓在石壁的岩尖上,五指徐收,筋肉抽动,石角逐渐崩碎。脸上的肌肉在*挛,怪眼似要暴出眶外,嘴chún颤动,张开口艰难地叫:“你……你的暗……暗……”

口突然闭上了,钢牙咬得死紧,身躯一阵抽搐,呼吸渐紧。

秋华被压在壁上,右手剑一振,震落了红纱恶煞的剑,剑把反挥,撞中对方的太阳穴。

红纱恶煞身躯一歪,向侧滑。

秋华顺手拔出钉在红纱恶煞右肋下的飞电录。

红纱恶煞突然大叫一声,身躯一蹦,砰然倒地。

秋华呼出一口长气,精疲力竭地坐倒在壁根下,心中暗叫道:“火光如不及早熄灭,再进来两个人的话,我恐怕难逃厄运。”

他想将火弄熄,但又怕有人闯进。不得已,他只好向壁间的凹入处隐身,同时也将气息渐绝的红纱恶煞拖入。

火焰渐熄,光线黯淡,巨大的蝙蝠群仍在飞舞,尖鸣声震耳。

有两个黑衣人贴壁进入洞中,但看了蝙蝠群的声势,赶忙匆匆退出,不敢进入察看。

秋华心中大定,但感到喉间发躁,腹中发烧,他知道,火毒已进入内腑了。

灼伤处并不严重,只伤了些少皮肤,火毒为何攻心?显然红纱恶煞的火弹含有奇毒,今天大事不妙了。他不怕伤,对毒却心怀畏忌,这些毒玩意如无独门解葯,不死也得残废终生,而且痛苦万分。目前他要救人,如被火毒拖住埋骨洞中,那……”

他心中焦急,五内如焚,猛地收回伸出在外戒备准备进击的凝霜剑,咬牙道:“且刮掉伤处的皮肉也许可减少奇毒入侵。”

剑锋接近了伤处,突感到一阵冷流先接触皮肤,感到一阵舒畅,燥气徐消。

剑锋接触伤处,冷流令他感到精神一振。

“咦!凝霜剑难道可除火毒吗?”他讶然自问。

他不再作刮肉的打算,用剑在伤处徐徐磨动,久久,喉间不再发燥,内火渐消。

他极为振奋,忖道:“看来凝霜剑果然有效,我且在此稍候片刻,一面清除火毒,一面恢复精力,再往内闯。”

洞中火焰已熄,蝙蝠群逐渐安静,四周黝黑,伸手不见五指,正好让他安心清除火毒。

他听到洞外有脚步声,隐隐传来一个大嗓门的人在说话,入耳字音清晰:“你们确知范爷追入洞内了?”

“是的,吴小辈已受了伤。”另一人答,带着浓重的川音。

“进去看看,怎么里面声息毫无?”

“也许此洞通向另一处呢。”

“不管通向何处,咱们点火把往里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不久,洞口火光倏现,洞中的钟rǔ反射出五色光华,三支火把五个黑衣人,踏入了洞门。

五个人没留意秋华的藏身处,鱼贯进入走向洞底,有人大叫:“范爷,范爷!”

秋华等众人通过,便悄然溜出了洞门,贴壁藏身,心中不住盘算:“看来,那使红剑的家伙是红纱恶煞,我何不稍候,等他们发现尸体时,必定带了尸体向三个秃驴报凶讯,我便可以利用他们带路。”

洞底是另一个小洞,只容一人进入,腥臭扑鼻,下面积粪近尺,深不可测。火把刚伸至洞口,立即再起刚安静归巢的巨蝠,像一阵狂风,尖鸣着向外飞。

“哎呀!”五人惊叫,丢掉了火把,连滚带爬向洞外逃,全洞騒然大乱。

“快出去,快!”有人大叫。

出到洞外,有人亮起火折子,领先向内狂奔。

秋华在后紧跟,顶上巨蝠尖鸣,整段洞穴乱哄哄,掩去了他的脚步声。

火折子此熄波燃,五人轮流用火折照路。

不久,前面突传来沉喝声。

“什么人?乱什么?这儿是三位圣僧的禅房,不许乱闯。”

五人应声站住,领先的人叫,“是单兄弟吗?愚兄涂珍。”

“你们为何擅离埋伏地段?”

“范老前辈失踪,他手下的八位健仆四死一重伤,走了三个,因此……”

“吴小辈呢?”

“被范老前辈追入一座洞穴,两人都失了踪。”

“涂兄快入内禀报,主人正与三位圣僧等候消息呢。”

五人奔近,方可看到洞门旁暗影中的守门人。

洞内透出微弱的光线,足可看清敞开着的洞门。

秋华从后跟上,盯在最后一人的身后,看清了守门人,立即出手。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紧要关头,慈悲不得,杀一个少一个劲敌,大喝道:“小心飞刀!”

刀字声落,双手齐扬,接二连三扔出了九把飞刀,在人群奔逃中,刀光如电,火光朦胧,无法看到他打出的飞刀,去势如暴雨打残花,也难逃此厄。

九把飞刀全部发出,他向地面一伏,贴地急窜,便进入了洞门。

狂叫声震耳,惨厉的叫号中,五个黑衣人与看门人纷纷倒地。

洞内的人纷纷惊起,三僧脸色大变。

洞门内两则站着两个和尚,没发觉秋华贴地窜入,却看到有人狂号着向里栽倒,大吃一惊,双双抢出相扶。

秋华挺身站起,鬼魅似的到了两僧身后,双掌齐出,“噗噗”两声,劈中两僧的脊心,两僧一声未出,扑地便倒。

他向侧方一闪,藏身在一座怪石后,向里一看,不由心中狂跳。

石床上的俘虏,虽戴了头罩,穿了黑袍,但身材不高,极像黑煞女魅。

而左右两个赤着上身,抱刀而立的狞恶怪人,他感到似乎有点面熟,再一细想,暗叫不妙。

天残圆明悚然心惊,厉叫道:“四海游神来了吗?进来。”

他先打量洞内的人,三残很易辩识,独臂翁他也一看便知,唯一陌生的,是那位脸色阴沉的老女人。

天残圆明得不到回答,只听到中刀的人垂死的呻吟。

独臂翁拔出了鱼鳍枪,跃上石床,怒叫道:“四海游神,你如不出面答话,老夫先杀人质,再和你决一死战。”

天残圆明大为不悦,扭头叫:“施檀樾,你要自乱章法?”

“老朽……”

“你在我前面如此放肆?”

独臂翁老脸无光,忍口气跃下陪笑道:“老朽情急,大师包涵一二,对不起。”

天残脸色稍霁,转首向外厉声叫:“四海游神,你如果再不现身,佛爷便下令杀人质,你能不出来面对面解决么?你休想潜入救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秋华不得不现身了,哈哈一笑,挺身站起,向前迈步。他的狼狈情形相当可笑,右脚裤管齐大腿根撕断,火灼处红肿尚未完全消退。

双方相距两丈左右,面面相对,站住了。

“哈哈!和尚,咱们少见。真是闻名不如见面。”他狂笑着说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天残圆明厉声问。

“我说闻名不如见面。大名鼎鼎的三残,名列江湖前辈,修为登峰造极,剑术通玄,想来,该是跺一脚天动地摇的人物。哈哈!岂知尊驾为了我这个初出道的江湖晚辈,居然龟缩不出,洞穴中的十道埋伏,挟人质以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4章 生死一发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