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47章 决战归云寺

作者:云中岳

怪人之后,也是一个高大的老和尚,相貌清癯,但一双老眼神光炯炯。也没戴僧帽,穿常服。手持一根代表方丈权威的九锡禅杖。

三个人出现,众僧纷纷行礼,徐徐退向两侧。

秋华收了暗器,迎上首先行礼,沉着地说:“江湖后学吴秋华,参见三位老前辈。晚辈三生有幸,居然在此得见武林三位掌门,深感无上光荣。”

第一位老僧淡淡一笑,含笑问:“施主认得老衲么?”

“晚辈仅凭臆测,猜想大师定是少林的明业大师,不知是与不是。”

“是平空臆测吗?”老僧再问。

怪人呵呵大笑,笑完说,“老和尚,你真没有用,有我在,他当然一猜就着罗!小伙子,你的剑很好,是凝霜剑吗?”

秋华挪了挪剑鞘,说:“正是凝霜剑,抢来的。”

“哈哈!要不要砍找两剑?”

“晚辈不敢。”

“呵呵!不是不敢,而是言不由衷。如果我所料不差,你早知我在这儿,所以前来找我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你在伏虎寺,不是向本善说要找我和明业道友吗?别客气,砍下我的脑袋。哈哈!”

秋华胆气渐壮,心神一定,勇气来了,也哈哈大笑道:“你张大仙的脑袋,连当今皇上也砍不了你的,小可何许人也,岂敢放肆大言?不错,小可本是要找老前辈的,但经过多方思索之后,不得不放弃希望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老前辈不怕小可唐突无礼?”

“贫僧愿听你畅所慾言。”

“老前辈对名单之事,是否无动于衷?”

“贫道对俗事不愿烦心。”

“对黄山十二耆宿大会的事,也不愿烦心?”

“呵呵!你认为如何?”

秋华扫了三人一眼,微笑道:“据小可所知,当年十二名宿中,大仙与明业大师皆曾与会。至于一心方丈,如果小可所料不差,曾经与会决无疑问。目下三位全在,如果诸位亦不介意,那么,又何必出面拦阻小可呢?”

高大的老和尚,正是峨嵋光相寺的方丈,峨嵋门下的掌门大师一心。他上前两步,微笑道:“居士料对了,那次天都峰大会,老衲确曾参与。听居士的口气,似乎已从西海怪客鲜于居士口中,套出了不少消息。居士曾经亲口承认杀害鲜于居士,看来此事果是真的了。”

秋华暗中戒备,冷冷地说:“小可已从大师的目光中,看出大师动了杀机。鲜于老前辈的事,小可不想多费chún舌。假使大师不能从鲜于老前辈的为人中,看出他老人家的为人,足以证明大师没有知人之明,小可即使是舌底翻花,也难以获得大师的信任。请问大师到底有何打算?”

张三丰呵呵一笑,说:“小施主的话,大有文章,口气不亢不卑,胆气亦雄。世人谣传贫道已修至半仙境界,能知过去未来,那是不足凭信的,贫道不是仙。但贫道已猜出小施主与西海怪客有不寻常的交情,西海怪客的死,于你无关,贫道希望知道其中详情。目下四神即将派人赶来察看,此地不适宜久留,可否借一步说话,随贫道一行?”

秋华冷笑一声,沉声道:“三位老前辈居然惧怕四神,委实令人难信,不可思议。诸位该知道小可有人质在四神手中,限期将届……”

“呵呵!你还有一天工夫,不必多虑,人质不劳担心,贫道可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

“又一个说大话的。”秋华不悦地说。

“请随贫道一行。”张三丰不以为逆,招手叫。

“除了诸位随小可到归云寺之外,别无商量。”秋华斩钉截铁地说。

一心大师寿眉轩动,变色道:“四神的人将到,道友不必和他废话了。即使鲜于居上不是他所害,但他为了救人质,出卖消息极有可能,何况他已在伏虎寺留下话,岂能无虞?”

“他不会的,你们不了解他的为人。”张三丰沉静地说,举步向秋华接近,伸出大手笑道:“小施主,贫道这几个人,确是不宜与四神的人照面,免得横生枝节。请随我来,贫道保证人质的……”

秋华对张三丰缺乏了解,认为对方要伸手擒人,岂肯甘心?大喝一声,不等对方将话说完,闪电似的拔剑出鞘,向伸来的大手挥去。

张三丰先是一怔,接着哈哈大笑,五指一勾,向挥来的剑搭去,快得令人肉眼难辨,手一动使挽住了急速挥来的锋利剑身,剑势倏止,被他挽住了,五指一收,凝霜剑对他的手不起丝毫作用。

他正慾用引力将剑带过,蓦地一声沉喝震耳传来:“住手!张君宝,你敢?”

张三丰名全一,也名君宝,三丰,是他的号,江湖人称号,称名的人不多。

当今之世,在张三丰面前称名道姓的人,实不多见。用这种口气叱叫的人,得未曾有。

秋华见宝剑被张三丰抓住,不但拔不动,而且有一股奇异的引力,将他连人带剑向前吸引,不由大吃一惊,正待打出飞电录解危,听到喝声甚是耳熟,赶忙停手扭头看去,虎目中泛起喜色。

张三丰也循声看去,松手放剑,哈哈大笑道:“原来是你。哈哈!你还未羽化,仍在人间现世么?”

来人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高年老道,梳道髻,却不穿道袍,穿的是宽大的灰袍,眉白如雪,正是曾在栈道出现,赶走崆峒弟子的怪老人。

明业大师和一心方丈不认识怪老人,全都怔在当地。来人口气极为托大,难怪他俩发怔了。

怪老人徐徐走近,呵呵大笑道:“你放心,我升不了仙,你也成不了道,不必咒我。上次你在金台观装死,如果用汞灌入你的棺中,你便得死翘翘,就休想惊世骇俗了。”

“哈哈!除非你捣鬼,不然贫道死不了的。”

“呵呵!贫道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呢。”

张三丰向两僧招呼道:“两位道友,贫道替你们引见一位满肚子鬼画符的老不死。这位是大成丹士夏珂,周颠的师弟。两位道友对他也许生疏,但对周老怪当不会陌生。呵呵!他没有师兄的能耐,但当今之世,论武学却是宇内第一,连贫道也怕他三分。”

两僧皆心中暗惊,对周颠的事,天下间上至皇帝公侯,下至贩夫走卒,谁不知周大仙的事?饿不死也淹不死、烧不死……可说妇孺皆知,太祖高皇帝还在庐山为这位大仙建碑立传呢,周大仙的师弟,那还了得?

大成丹士撇撇嘴,哼了一声说:“你少跟我嘻嘻哈哈。如果你真怕我,怎敢向我的门人毛手毛脚。”

张三丰一怔,讶然问:“什么?你的门人?”

“是的,我想将大成练气术传诸后世。”

张三丰苦笑道:“见你的大头鬼,你居然收起门人来啦!咱们先离开此地,找地方谈谈。”

“用不着离开,四神派来探消息的八个人,全在前面的树林中睡大觉,好梦正……,两个时辰方可醒来。说吧,你这算是啥玩意?”

“呵呵!你的门人脑袋上,并未刻上大成丹士门人的表记,谁知道他是你的门人?贫道对他并无恶意,你操个什么心?”

“你对我的门人并无恶意,但那位峨嵋掌门,却借出玉牒,招引四川群雄,在飞仙岭众打群殴,直闹至成都,紧锲不舍,我要这位掌门还我公道。”

一心方丈大吃一惊,赶忙说:“道友可曾问过令徒?”

“哼!我还用问我的门人所做的事?见你的鬼!在宜禄镇我就跟在他身旁,他的一举一动,皆在我目力所及之下。哼!你再仔细看看,他是不是用名单换人质卖友求荣的人?为人在世,信义为先、他行事时虽有小暇,但大仁大义守礼守信,出生入死为友全交。他这次前来峨嵋,本打算传四海怪客的死讯,要你们十二名宿小心谨慎,你们却一再迫他,真是岂有此理。名单他早就烧掉了,如想图富贵,还用等到今天?你既然愚蠢到这步田地,贫道不怪你,懒得和你计较。你们怕四神召官兵剿你们的山门,我可不怕。走!秋华。”

秋华总算恍然大悟,心说:“这位师父真妙,既然存心收我做门人,却沿途袖手旁观,眼看我闯刀山蹈剑海,不九死一生便不出手拖一把。”

但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欠身道:“徒儿这就走。”

“你先走,一切还得靠你自己,不可倚赖我,我要和张邋遢聊聊。”

“徒儿遵命。”秋华恭敬地答,向诸人行礼,扭头便走,一面心说:“又来了,不到生死关头,他不会出手相助的。”

一心大师心中大急,抢出一步叫:“居士……”

大成丹士伸手虚拦,哼了一声抢着说:“不许阻他。我知道你肚中的尴尬,我答应你,他不会要那位持玉牒搬人马生事的人的命。”

“道友……”

“那人糊途透顶,该受到教训。”

“刀剑无眼……”

“他死不了,你急个什么劲?”

一心大师稽首为礼,心事重重地说:“道友金诺,贫僧放心了,谢谢。”

张三丰向大成丹士笑道:“老怪物,你是不是太宠门人了?你得小心,以免日后栽培出一个小怪物来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大成丹士呵呵一笑,说:“你以为我宠他?见你的大头鬼!这一路来,他九死一生,如果我当真宠他,岂会如此?他可以凭年轻人的冲劲闯天下,看看众生相磨练磨练,铁不打不成钢,这样他才能明是非辨善恶。你们是他的老前辈,我可不愿你们欺负他。废话少说,咱们谈谈如烟往事,谈谈你替朱家皇朝效忠的狗屁倒灶事,然后去看看我那位门人,如何与四神斗智斗力。”

“你那位得意门人,以一比一,也许能小胜四神,以一比二,恐怕……你会失望。哈哈哈!俗语说,明师出高徒,你这位名师,却调教出这种蹩脚徒弟。”

“别笑,咱们走着瞧好了。他练大成练气术,仅有月余工夫,你说他蹩脚,那是你有眼无珠。”

四人一面走,一面闲谈,逐渐隐入密林深处。

秋华沿小径向上走,绕过一道崖壁,归云寺在望。

修葺过的归云寺,仍保持着往昔的庄严形态,原先改为华岩的匾额,换了归云禅寺四个字,所掘到的华岩石碣,改立在大雄宝殿前。这座古刹,是宋朝绍兴年间,高僧士性禅师所手创,可能是结构最奇特的一座寺院。梁柱的卯榫接头,皆用的是螺旋榫头,在当时来说,可算得是工程学上空前的创举了。

远远地,便可看到翠绿的树影中,院墙上的六个大字,南无普贤菩萨。寺前的广场花卉成圃,寺右一带的菜园一片青翠,寺四周在修寺时种下的栅树,已亭亭如盖,这种树也称木凉伞,有无穷的寿命,树形也十分可观。

寺前不见人影,形如死域,既听不到梵唱之声,也没有钟鼓的应鸣。

他大踏步向寺门走去,心说:“他们似乎十分大方,故示神秘哩!”

距寺门还有十余丈,脚下出现七级卷云形的奇古石阶。他拾级而上,刚踏上第七级,蓦地“砰”一声爆震,一支蛇焰箭在他身右的矮林怪石丛中冲天而起,“啪”一声在半空爆炸,火星四散。

“身后有人埋伏,有进无退了。”他想。

他冷哼一声,转身向蛇焰箭升空处看去,心说:“先收拾外围的人,争取主动,入寺去找他们,等于是受人所制,我可不愿被他们牵着鼻子走。”

他突然一跃而下,人如怒鹰,掠上一座岩石,再以飞隼投林身法,奇快无比疾射入林。

三名青衣人突然从树下长身而起,一声大喝,九枚瓦面镖破空射出,三方齐聚。

在未摸清对方的修为,以及未弄清暗器是何种玩意之前,即使是艺臻化境、不畏刀枪的人,也不愿冒险让兵刃暗器沾体,谨防意外。他自然也不例外,左脚沾地、暗器从枝叶的空隙射到前的一刹那,突然扭身仆倒,奋身急滚,在滚动中已乘机拔出了三把飞刀。

三名青衣人打出暗器,还未拔出兵刃,反击已猝然光临。

秋华滚到一株小树后,并未站起,上身一挺,双手已发,银芒脱手后,他再滚动一匝,一跃而起,凝霜剑已然握在手中。

九枚瓦面镖穿越他先前纵落处,穿枝透叶响声如暴雨,全部落空。

“砰匍!”倒了一个青衣人,手掩右肩,倒地后方“哎”一声大叫,是被飞刀的巨大冲力所掀倒,飞刀尖已贯穿后胛骨,所以冲力出奇地凶猛。

另两名青衣人一被飞刀贯穿右上臂,一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7章 决战归云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