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48章 鸳鸯随师去

作者:云中岳

高手相搏,勇气与信心是胜败的关键,阴风客胸前中剑,虽说伤势轻微,但三神联手合攻,竟然被秋华伤了他一剑,这一剑令他目空一切的傲态几乎全部打消。傲态打消,等于是失去信心,勇气亦随之相对地削减。秋华突然折向向他袭击,令他悚然而惊,不敢再奋勇近身相搏,挥出紫金如意自保,同时以威震武林的看家本领阴风掌袭击,彻骨奇寒的歹毒阴风掌力,像怒涛般向秋华涌去,行雷霆一击。

秋华早知他的阴风掌利害,在掌力袭到前的刹那间,突然滚倒在地,连人带剑奋身滚地进击。

阴风客大惊,飞跃而起,只感到左脚一凉,靴后跟被凝霜剑拂掉了。同时,“噗”一声响,腰脊挨了一击,一把飞刀随身飞越,人落地飞刀亦坠。如果他护体神功火候稍差,飞刀必定贯体而入。飞刀被震落,他已惊出一身冷汗。

秋华已滚越丈余,人如怒鹰破空而起,跃出三丈外,再次跃起时,已接近了寺门右侧的院墙。

寺右的甲士一声大喝,十余枝镖枪破空而飞,啸风之声如风雷殷殷,排空而至,要阻止他逃窜。

他不绕院墙窜走,“唰”一声窜上两丈高的院墙,手一搭墙檐,下体侧向腾升,滚过院墙去了。

紫云娘晚一步追到墙下,却不敢向上跃,因为镖枪已划空而至,她只好伏地暂避,便宜了秋华。

“得得得……”镖枪一一贯入尺厚的院墙,甲士的臂力委实骇人听闻。有几枝越墙顶而过,射入寺内去了。

秋华飞落寺内,掠越十余丈假山花圃,直趋大殿。

寺门外的七名高手,已奔入院中狂追。

大殿前的两廊下,两名青衣大汉抓起了撞槌,奋力一撞,“当”一声大震,巨钟发出巨大的响声。左右客厢和大殿中,纷纷抢出三十余名高手,有人大叫:“拦住他,用暗器射他,死活不论。”

秋华向左一折,奔向客房,那是专用来招待香客的居处,一排共有十余间宽敞的厅房。

廊下共抢出六名大汉,使用的兵刃竟然是绣春刀。这种刀,有两种人够资格佩用,一是宫廷的锦衣卫士,一是有功勋的武臣。前者是他们制式兵刃,后者是皇上赐赏代表功勋的赏物。

秋华无名火起,一面飞扑而上,一面发射飞刀,飞刀像满天花雨,连珠攒射。

“挡我者死!”他舌绽春雷大吼,身剑合一卷入人丛。

其实已没有人挡他,六名大汉被飞刀击倒了四名,另两名鬼精灵,仆倒滚落阶下,不敢迎击。

在狂号声中,他冲入了客厢,击破后窗进入侧方怪石如林,花木扶疏的侧园,穿越园墙出寺而去,落荒而走。临行,仍不忘发出啸声,引四神来追。

归云寺中大乱,日后传出江湖,江湖人说是五神大闹归云寺,四海游神的名号,从此震撼江湖。

刚越过青衣桥,四神已怒吼如电狂追出寺。

他奔向玉女峰,心中暗忖。

先较量轻功,他早知道血雨剑差劲,唯一能和他分庭抗礼的人是紫云娘。老太婆纵跃如飞,在十余丈后紧追不舍,似乎难分轩轾。

其次是旱天雷,只稍差一筹。秋华深信,在三两里之内,准可将旱天雷扔脱。

阴风客又比旱天雷差一分,最差劲的是血雨剑。

血雨剑身后一二十丈,二十四名青衣人,像猎犬般急急纵跃,穷追不舍。最后,方是二十余名会轻功的甲士。

他本想直奔玉女峰,但绕过一座乱石丛,突见伏龙尊者从石后闪出,低叫道:“向北,先除去爪牙们。”声落,重新闪入不见。

他依言向北折,北面里余便是楠木坪。古木参天,寒气袭人,近午的阳光,已经失去了热力,像是初冬的气候,天青气爽,止是大好的松筋骨好天气。

他往林木深处钻,引紫云娘狂追。到了楠木坪,紫云娘不但无法拉近,反而更落后了两丈左右。

紫云娘身后十余丈是旱天雷,至于阴风客和血雨剑,已经看不见他们的身影,但从分枝拨叶的响声判断,他俩人并未迷失方向,仍在后面追赶,只是已经落后半里地了。

紫云娘愈追愈心惊,心中逐渐涌起戒心。

秋华知道机会快到了,吸入一口长气,突然脚下一紧,全力施为,钻入一座山壁间的孔石丛中,一闪不见。

紫云娘毫无顾忌地追入,可是,已失去秋华的踪迹,地势复杂,她油然兴起戒心,伏下运耳力倾听声音,一面向后叫:“池大人,小辈已隐身,小心了。”

后面的旱天雷向右抄出,低叫道:“搜!用暗器。”

两人相距二一丈余,小心翼翼地向前搜进。孔石峥嵘,草木交错,虽是光天化日之下,视界仍然是有限,孔石草木挡住了视线,极易受到暗袭,因此两人皆不敢大意,进取甚慢,搜进三五十丈,仍然一无所获,似乎秋华已平空消失了。

正搜间,后面突传来隐隐的叫吼声。紫云娘吃了一惊,讶然道:“难道说,他转回去了不成?”

旱天雷脸色一变,说:“不对,他带有助拳的人,叫吼声音源甚远,像是咱们的手下受到袭击。”

“转回去。”紫云娘断然地说,转身又道:“咱们中了他的调虎离山计了,快!”

他们无法赶回,二十四名青衣人,在一处矮林中受到暗器袭击,连人也没看到,便被击毙了十八名之多。其余六个人发觉不妙,见机回头逃命,归途遇上追来的甲士,他们不惜危言耸听,把甲士们也吓得回头开溜。

山林中,只剩下四神了,分为两路,彼此不能兼顾。

阴风客也是愈追愈心寒,不得已只好放慢脚步,等候血雨剑赶上同行壮胆。

当他们发觉后面半里地传来号叫声时,不由脚下迟疑,不相信紫云娘会将人追丢,更不信秋华会折返到后面向他们的手下袭击。

“啊……”阴风客发出一声长啸。

前面不远传来了旱天雷的回啸,两人心中大定,不再理会后面的叫号,仍旧向前急赶。

正走间,前面一块大石后人影倏升。

“咦!是你?”阴风客骇然叫,站住了。

秋华从石后站起,像鬼魅般突然现身,踱出石后迫近冷笑道:“你们才来呀?我说过,你们终会有落单的时候,不错吧?在下已久候多时了。”

声落,闪电似的冲上,气吞河岳地挥剑进击。

阴风客在前,心中早虚,赶忙向侧一闪,拍出一记阴风掌,闪开一击,让后面的血雨剑赶上联手。

这次秋华不怕他的掌力了,剑虹一震,阴风吨吨异啸,被剑气震得潜劲四散。

血雨剑恰好赶上,展开抢攻,配合着阴风客的紫金如意,双方施展真才实学,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恶斗。

两神知道事态严重,不得不定下心神沉着应付,他们毕竟是老江湖,经验丰富艺业不凡,定下心存心决死一战,秋华便无法完全控制大局了。

脚下是碎石乱草,高低不平,又有古树可藉以掩身,因此谁也不敢大意将招式使老,也不敢放胆抢攻,便形成了缠斗的局面,逐渐对秋华不利,因为另两神快到了。

秋华心中大急,决定冒险。

他左面是血雨剑,这家伙勇悍如狮,横定心要报寺前一剑之仇,要和秋华拼个两败俱伤,因此攻势十分狂野。

“唰唰唰!”血雨剑乘秋华反击阴风客的机会,切入连攻三剑,最后一剑尤其凶猛,剑尖迫近秋华的左胁了。

秋华大喝一声,不向左转接招,反而向右倾侧,右旋身人似陀螺,招发“回风荡劲草”,剑势反拂先沉后浮,冒万险回敬反击。同时左手一扬,银虹疾飞。

血雨剑的剑从他的顶门飒然滑过,他的剑也一发千钧地光临血雨剑的右腰胁,生死须臾。

阴风客乘机欺近,紫金如意拦腰便砸。

血雨剑的剑无法收回,秋华反常的冒险反击举动,大出他意料之外。按理,秋华只消向前一窜,使可轻而易举地避过这一招,决不会冒万险用反旋身的险着逆击的道理。身陷危局,他只好拼命,大喝一声,剑把下击。

秋华在旋身冒险发招的同时,向后扔出一把飞电录。阴风客不怕飞刀袭击,误以为飞电录是飞刀,同时相距太近,想闪避也力不从心,只能运功护身,希望将飞刀震落。

瞬间的接触,说来话长,其实是刹那间的事,变化迅疾无比。

远处紫云娘和旱天雷出现了。

接触快逾电光石火,三败俱伤。

“哎……”血雨剑狂叫一声,飞退八尺,脚下脱力,突然屈右膝跪倒,右胁下,剑尖划过处鲜血如泉,断了两根肋骨,一发之差,内脏几乎涌出创口。

“啊……”阴风客上身一挺,踉跄后退五六步,“砰”一声背部撞中一株树干,滑坐在树下,紫金如意失手坠地,飞电录穿透他的右肩井,透背而出,贯入树身几乎尽柄而没,鲜血从前后创口流出,染湿胸背。

秋华左胯骨被如意击中,项背也受到剑把凶狠的一击,仆倒在地,眼前一阵黑,感到浑身发软,脑门发闷。

幸而他已运功护体,尚能支持,踉跄站起,紫云娘已到了五丈外,飞扑而上。

他忍痛扬剑,用颤抖着的手拔出两把飞刀和一把飞电录,等待对方接近。

紫云娘愚蠢的站住了,以为秋华并未受伤,同时阴风客和血雨剑的受伤不支,也令她大吃一惊,失去了乘危进击的大好机会。

“咦!你居然能将他两人击伤?”紫云娘骇然变色叫。

秋华抓住机会调息,用一声冷笑作为答复。

旱天雷到了,紫云娘急叫:“快!去帮助他们两位。”

秋华强忍痛楚,镇定地徐徐降下剑尖,沉着地说:“给你们替他们裹伤的片刻机会,再决一死战。”

紫云娘急于知道两人失手的原因,被秋华镇静的神情所骗,不假思索地奔向阴风客,旱天雷则奔向血雨剑。一面裹伤,一面低询受伤的经过。

可便宜了秋华,抓住机会调息,等他们替同伴裹好伤,他已调息得差不多了,皮肉之伤算不了一回事,能调和呼吸养力便够了。

紫云娘并不知飞电录插在树干上,包扎停当,挺杖迫近秋华沉声问:“你的飞刀决无如许威力,你用的是什么暗器?”

秋华冷笑一声,从容地说:“对不起,恕难奉告,你留心就是。”

紫云娘盘杖劈面便点,怒叫道:“老身多承关照。”

秋华一剑封出,“铮”一声暴响,火星急溅,紫云娘盘龙杖出现一分深的剑痕,宝剑无功。

“你也接我一剑。”秋华气吞河岳地叫,奋起抢攻。

“铮铮!”老太婆神力惊人,杖沉力猛,将攻来的两剑荡开,把秋华震退三四步。剑是无法与杖硬接的,先天上剑便不是硬拼硬架的兵刃,是以轻灵迅疾见胜的轻武器,不宜以力胜,只能以灵巧争雄。但老太婆杖势如游龙,迅疾狂野鬼神莫测,想避免兵刃撞击势不可能。

老太婆主宰了全局,杖影如山,点、打、姚、劈、扫、拨势如狂风暴雨,奇招如长江大河般滚滚而出,每一杖皆重逾千钧,每一招皆霸道绝伦,锐不可当,杖影所及处,草木纷飞无人能近。只片刻间,便将秋华逼得游走四五匝,近身不得,只能以灵活的身法,闪避盘龙杖狂风暴雨似的袭击,险象横生,危机一发。

双方功力悉敌,艺业相当,兵刃便一寸长一寸强。盘龙杖长有六尺,正是最具威力的趁手兵刃。老太婆挥动这根不怕宝刃袭击的重家伙,宛若狂龙肆虐,漫天彻地全是飞舞着的杖影。所及处砂飞石走,海碗粗的树干应杖而折,八面生风。已经过一场血战,负了轻伤的秋华,毫无近身还手的余地,只能以游斗术利用地势闪避旋走,找空隙准备近身反击。

旱天雷安顿好两神,发啸声召唤爪牙前来照顾伤者,却不知所有的爪牙,已被华山老人一群隐身暗处的好汉赶跑了,不会有人前来支援啦!他在一旁戒备,随时准备声援紫云娘。看了双方的形势,他大为放心,以为紫云娘足以控制全局,用不着他出手相助了。

秋华并不傻,他逐渐看出对自己有利的形势了,老太婆毕竟是女人,使用的兵刃重有六十斤,尤其求胜心切,必定损耗真力甚巨。他只须利用自己敢于冒险,身法敏捷的长处,引老太婆全力进击,自己则相机调息保存精力。那么,不久之后,老太婆必定真力不继,双方便可相对消长,拉成平手决无困难,那时必可找到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8章 鸳鸯随师去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