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横剑狂歌》

第05章 荒林屠四狼

作者:云中岳

秋华发现有人入侵,猜想是六盘四狼来了,事先已得到西海怪客的警告,他心中虽有点紧张,但并无丝毫怯意。

辛姑娘向他保证不逃,但他仍然不放心,可是,辛姑娘出奇地柔顺,他反而不好变脸制住她啦!

他熄了灯火从壁缝向外倾听,天色已呈微曦,但禅房中仍然黑沉沉的。

没有声息再发出,显然来人已发现四面皆设有易发响声的物品,提高警觉,不再冒失地进入了。

他一把拉住姑娘的纤手,退向预先设好的出口,轻轻掀开虚掩着的一块木板,将姑娘推入,扭头大喝道:“前来谈判的人,到寺外相候,如果妄想营救人质,休怨在下心狠手辣。”

说完,窜出壁缝反手向手边的木柱全力击出一掌。

“啪!”室对面发出木板落地声,有人低喝:“人在里面,进去。”

“里面太黑……”另一个声音低答。

“黑容易欺近,怕什么?”先前低喝的人说。

“但也易遭暗算呀!”

“我先进去,老四,准备用暗器掩护我。”

“好,小心了。”老四低声答。

“老四,发暗号知会外面的老大,要他们截住对面的走廊,

见面即下重手。”准备进入的人说,徐徐拉开了禅房门,一闪而入。

入侵的人共有九名之多,散布在寺中每一角落。六盘四狼并未入寺,正与辛大爷辛三爷等等三十余名骑士,在寺前的广场等候消息。

从禅房门进入的人由于房中黑暗,视野有限,因此进入后,立即本能地向右闪。

这一闪闪急了些,脚下踏中一块虚架在那儿的木板,只感到脚下稍沉,一阵微尘从天而降,他仍然毫无警觉,背部贴上了墙壁。

“格拉拉……轰隆隆……”巨响如雷,惊天动地,整座禅房轰然倒塌,尘上飞杨,土木纷飞。

“啊……”禅房内外的两个人,只惨叫了一声,便被埋在瓦砾堆中,眼看活不成了。

秋华已带着辛姑娘,窜入后面的院子。这里已看得到天光,黎明的辰光朦胧,视界可达十丈外。

他拉着姑娘向壁角一闪,附耳沉声道:“我不怕你叫唤,但我警告你,假使你妄想逃走,休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她花容失色,嗫嚅着说:“我……我说过不逃走的,你……

你放心。只……只是,他……他们如果来了,你……”

“谁是他们?”他抢着问。

“六盘四……四狼。”

“有你在我手中,我怕什么?”

“那四个人阴险狠毒,他们是不管任何人的死活的,爹与他们有交情。但……但却无法控制他们,他们要做任何事,爹是无法干预的。”

“那么,事实上令尊该是受他们控制的人,令尊并非真正的主人了。”

“家父每年送他们不少礼物,彼此之间互惠,并非主从关系。”

秋华用一声冷哼作为回答,同时目光向右一瞥,出奇不意地在姑娘的颊上捏了一把。

辛小婷吃了一惊,退了两步羞急地叫:“你……你这人……”

秋华哈哈一笑,喝声“打!”

右侧的破院门人影一闪,在小婷的急叫中窜出两个中年大汉。

“打”字出口,两把飞刀幻化成两点淡淡银星,射向闻声窜出的两名大汉。

“哎……唷!”两名大汉同声厉叫,像是中箭的兽,狂乱地踉跄蹦动,蹦了两下,先后跌倒在墙角下挣扎。他们的右胸上方,各挨了一把柳叶飞刀,深入四寸伤了肺部,如不及时救治,性命难保。

秋华向小婷红着脸笑道:“谢谢你的惊叫声,你该知道我不禁上你叫唤的缘故了吧?”

“你……你利用我来……来……”

“来吸引他们,分他们的心。”秋华抢着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残忍阴险,是么?这叫做无毒不丈夫,我还不够毒,所以只伤而不杀。走!离开此地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走了。”小婷愤然地说。

他一把将小婷拖过,冷笑道:“走不走由你不得。”

一面说,一面制了她的右肩井穴,力道恰到好处,令她浑身发软而穴道不伤,清醒而不昏迷。

“你……”小婷大叫。

“你再叫,他们便会循声寻来送死。”秋华冷笑着说,将她扛上左肩,闪入左侧的一条甬道。

小婷腹部被抵在肩上,怎受得了?奔了十余步,她感到五脏六腑似要向外翻,眼前发黑,星斗满地,哀叫道:“放……放我下来,我……难受死了……”

“打!”秋华的叱喝声震耳慾聋。

“啊……”惨叫声令人闻之毛骨悚然,前面有人砰然倒地。

秋华飞跃而上,拔回飞刀喝道:“朋友,快上金创葯,不然性命难保。”

他将小婷塞入一处破壁中,点了姑娘的睡穴,用破木板掩上,从原路退出,迳奔另一座藏坐骑的禅房,牵出坐骑挂上马衔,飞身上马从偏门驰出,出寺向荒野的西面狂驰。事先已准备了藏匿进退的地方,因此撤离时十分顺利,远出半里地,在寺后搜索的人方发现了他的踪迹,有人狂叫道:“那小子走了,在正西,正西……”

在寺前等候的地三十余名骑士,闻声纷纷上马,狂风暴雨似的向下赶。

他已经远出里外,晨光朦胧,里外的景物仍难看清,且有树丛阻住视线,追的人无法看到他。

他早有打算,奔上了西行官道,然后闪入路左的一座矮林,定神向外瞧。

不久,人马渐近。首先,他看到前面的四匹马上,有四个脸色狞恶的陌生人。第五骑是辛大爷。第六骑是另一个儿粗壮的保镖师父。

共有三十八匹健马,三十八名骑士皆未留意路旁的秋华。

他等人马去远,微笑着驰出官道,返回昭仁寺等候。

寺右旁有一座矮林,他在林前下马,刚想牵马入林藏好,林中已传出西海怪客的声音:“你要在这儿对付六盘四狼?”

他站在林外点头道:“有此打算,前辈以为如何?”

“以一比四你吃得消么?那四个恶贼是不讲单打独斗的。”

“我总不能就此罢手呀。”他沉吟着说。

“你想做英雄?”

“呵呵!”他怪笑,笑完说:“英雄是无所不能的,小可不是英雄,也不羡慕英雄,只是量力而为尽人事而已。”

“那么,你乖乖撒手一走了之好了。”

“小可不是有始无终的人,一走了之的事小可办不到。”

“但以一敌四,你毫无机会。”

“以一比一呢?”

“你能接下二十招左右。”

“好!小可应付得了。”

“但你不可能获得以一比一的机会的。”

“可能的,遇上高明的人,斗智不斗力,他们决不会永远四人同进退。”

“你有何打算?说说看!”

“这儿地广人稀,以机智和他们周旋,料无困难,小可自信可以各个击破他们。”

“你很固执哩!”

“不是固执,而是势难撒手不管。四狼不除,辛场主是不会屈服的,为了小可本身的事,同时也为了那群可怜的牧奴,小可慾罢不能。”

“实力相去悬殊,你……”

“小可即使不胜,相信也不会被困住,小可有的是闲暇,即使需要等上一年,小可也会等下去的,这附近饿不死人,四狼

也决不会永远在此替辛场主坐镇撑腰。”

“呵呵!老夫从你的话中,已听出成功的希望甚大。这样吧,要不要老夫助一臂之力?”

“小可求之不得,不敢请耳。”

西海怪客从林中缓步走出,笑问:“你的飞刀术很了不起,会其他的暗器么?”

秋华点点头,笑道:“小可十五岁那年,家师带我潜赴南阳府,在多臂熊向大侠府上逗留三个月,化名结交向公子国良,做向公子的书僮,暗中偷艺。可以说,向大侠的发射暗器心诀,小可几乎囊尽。小可的飞刀,就是仿向大侠的飞刀而打造的。但锋刃稍加改变,因此小可的飞刀不但可以横旋,亦可直旋飞行,能当飞电钻使用,可破内家气功。”

“喝!你鬼头鬼脑,偷起向大侠的艺来啦!是令师授意你的么?”

“前辈既与家师是三十年前的知交,当知家师一生从不使用暗器,但他老人家也知道暗器利害。所谓暗器,其实也是兵刃的一种,用得明就明,用得暗就暗,用刀剑从背后暗算人,你总不能说刀剑不是暗器。所以家师不但不反对小可学,混入向府也是家师授意的。那向大侠为人小气,挟技自珍,只传子不传徒,不偷决难如愿!”

西海怪客不住怪笑,接口道: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,令师当年未成名之前,专会偷偷摸摸,见艺就偷,几乎成了一个门门会又门门不精的捡破烂的人,你千万别学他的样。”

他在怀中掏出一个布包,一面打开一面说:“四狼的气功比你精纯得多,你的飞刀毫无用武之地,我送你五把飞电录。好好收拾那四个恶贼。”

秋华吃了一惊,急问道:“是五雷谷追魂判官罗奇的飞电录么?”

“你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西海怪客不正面回答,打开了布包。

布包中,五把八寸长的刻笔形小刀银光闪闪,但又不像刻笔,身呈椭圆,尖刃斜开,锋利无比。

秋华摇摇头,说:“追魂判官的飞电录,该是金色的,所以称为录,前辈这五把却是银色的,显然不是他的霸道神物。”

西海怪客笑道:“追魂判官的飞电录确是金色的,但只是涂色之别而已,录本身其实是近乎透明的水晶色。追魂判官早年在西昆仑天池畔获得十枚,涂以金色藉以炫耀,珍逾拱壁,不轻易示人。他没料到老夫却偷了他五把,赃物岂能不加以改色?

可惜这玩意坚硬无比,水火不惧,不然我早就将它改头换面了。”

“呵呵!前辈也会偷呀?”秋华笑问。

西海怪客老脸微红,笑道:“那老家伙目中无人,骄傲自大,偷了他的宝物,他便神气不起来啦!送给你不要紧,但你如果不会使用,还是免了吧。”

秋华呵呵笑,恭然地说:“使用飞电录并无困难,难在如何方能控制由心。由于锋刃是斜开的,因此控制伤、毁、废、死必须恰到好处。以射心坎来说,录如从心坎正中射入,用的是反锋,那么,锋尖必向右上方偏一寸,伤而不死;用正锋,废亦不死。力道强,斜偏则小,弱则反是。不过,以小可的看法,这些小节其实根本无关宏旨。”

“无关宏旨?你未免……”

“前辈请听小可解释。使用飞电录时,对方必是比自己高明,而且护体气功必已臻至兵刃不伤的地步,不然便用不着此物。那么,发时何必计算得那么精确呢?不论胸腹,任何一处皆要害,飞电录入体后,任何高手也受不了,何必一定要射心坎?”

西海怪客欣然大笑,说:“好小子,你的看法深获我心,这

五把电录是你的了,希望你毋负神刃。记住:不用则已,用必中,再就是发后必须收回,以免落入歹徒之手。你的心不狠,昨晚你给我三飞刀,全向右肩井招呼,用劲手下留情,所以被我接住了,要不得,一并还给你吧!”

他将五把电录递过,在袖底摸出昨晚接来的三把飞刀璧还,匆匆地说:“他们快到了,只要胆大心细,无畏无惧,你会成功的,好自为之。我得提醒你,光天化日之下,我无法助你公然出面,一切全在你自己了。”说完,闪入林中不见。

秋华藏好飞电录和飞刀,飞身上马。

西面蹄声如雷,追赶的人去而复返。

他发出一声怪啸,驰向南面的丘陵荒野。

大队人马追近,天色已经大明,远远地便发现秋华一人马落荒而走的背影,便放胆狂追。

三里外是凋林密布的丘陵地带,有些树林已现青绿,野草亦已抽芽,人马奔入其中,立即失去了踪迹。

六盘四狼的坐骑十分神骏,一路领先,三十余匹健马形成一长列,最后一匹已落后了半里地。

“希聿聿……”丘陵西端传来了马嘶声。

最后面的狞恶怪人举手一挥,沉喝道:“三弟,你和四弟向右面抄出,我和二弟走左面,两面包抄好了。”

四骑士左右一分,辛大爷与其他的保镖们,不知该跟谁走,稍一迟疑,先前发令的怪人恰好扭头大叫:“辛老弟,你们从中间搜进,向西折入,老夫四人从左右包抄,发现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 荒林屠四狼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横剑狂歌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